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95 节外又生枝1

295 节外又生枝1


  咸丰缓缓地吐出向个字来,令曾国藩差点无法站住脚根。大义灭亲,那就是说自己的弟弟此次非死不可了。他有些凄凉的低下头去,整个人都好像瞬间老去了十多岁一样,憔悴无比。不管自己的弟弟如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好。若非自己心里也有那一些倚权而重的心理,若有若无之下默许着弟弟曾国荃做出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皇上,罪臣还请皇上开恩,恕舍弟一命吧!舍弟为人鲁莽,不知轻重。一切都是罪臣的过错,罪臣愿受责罚!“曾国藩微微轻泣着,向咸丰拜倒。
  大事已定。如今扬州城内就有十几万大军,湘军若有任何风吹草动,大军一举而下,南京便会如那风中的落叶,风雨飘摇。莫说现在湘军被分成三部分,人心不齐,就算平时上下一心,只要大军被托住,朝廷再动员其余几大军区南下北上,围歼湘军,湘军也没有任何胜算。
  只是曾国藩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弟为了自己,还要死在自己手刀下。这太过残酷了。可是咸丰却没有给他任可希望,冰冷地摇了头道:“国有国法。若湘军如此大事,朕都能草草了事,那今后大清的国法将何存?你自己想想吧,想清楚了,再向内阁发电就是。“
  轻轻推开曾国藩有些沉重的身子,咸丰大步迈出了佛堂。他刚才也是心里捏着一把冷汗的。要是曾国藩不像自己所想像的那般,被自己逼急了,真的来个狗急跳墙,直接叫卫兵将自己拿下,以自己为筹码向内阁讨价还价。那自己的那一剑就白挨了。
  不过还好,自己所料的还算不差。那些该死的史官对于曾国藩的性格还是没有参太多的水份。出了军区指挥部,咸丰游目四望了一下,他想看看刚刚发现的那个红色倩影是否还在这里。那是先自己一步潜来南京的周秀英。这个曾经的小刀会大头目的女儿,那天在小树林的一翻作态,在咸丰的心中深深地刻下了一道印迹。
  他有些失望了在来往的人群之观望了很久,却再也没有发现那个红色倩影的影子。轻轻叹了口气,只得失望地离开了。
  咸丰在南京城的一家客栈内住了一晚,想等待曾国藩的消息,但令他失望的是,当天南京军区并没有传出什么消息来,南京城一如继往,全城戒严,一片萧杀。咸丰不敢再在南就城再待下去了,他怕曾国藩一个想不开,真的叫人来把自己拿下。自己又不是电视里讲的什么大侠啊什么的,能够高来高去。
  如今他是一个光杆司令,身边连最信任的老太监图先都被自己安排在扬州为自己装病去了。一旦曾国藩下定决心要与朝廷拼个长短,凭着他知道自己来了南京这条消息,发动大军在城内搜查,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在南京停了一天,咸丰便起身悄悄出城,回到了扬州城之中。此时无论是江苏州的军政大员,还是扬州的市政官员,都齐聚在咸丰“养伤“的客栈里面,焦急无比地等待着咸丰的伤势情况。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说好话,也不管他们怎么劝说。图先始终都是拦在门口,丢给他们一句毫无改变的话--皇上伤重,大夫正在抢救!便算是回答了。其他的,他一字都不多言。
  直到事情去了不知道多少天了,官员实在等不得了。这大夫都在咸丰的房里呆了这么久了,也不见其出来,也不见有什么东西送进去,更没有皇上招见哪位大臣的进去交待什么的。所有人都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但又不好说破。刚想一齐冲进去看个究境的时候,突然客栈外面急跑来一个士兵,面对苏州军区的司令以及上海军区的司令官刘铭传急急道:“报首长,军部来电,蒙古异动。“
  “什么--!“两位司令官一齐起身,惊讶不已。
  “啊--!“所有的政府官员也一齐起身,难以置信地望着这名突然到来的传令兵。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将所有的苏州军政官员,以及上海的军中将领振住了。蒙古这个进修突然出现异状,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如今咸丰皇帝南巡遇刺,生死还无法知道。若这个时候蒙古又突然出现变故,那么整个大清,该做何打算。没了咸丰这个主心骨,光凭刚刚竖立起来的朝廷内阁显然无法支架住。
  “到底是什么情况,军部的电报中有没有细说?“还是身经百战的上海军区司令刘铭传心性稳定,第一个回过神来,向那名传令兵问道。
  那名传令也是知道这消息其中的意味着什么,连忙拿双手将电报交到刘铭传的手中,敬了个礼,快速得道:“回首长的话,军区情报部今天上午才收到军部的急电,说外蒙六旗于几日前突然出现大军集结的意向,内蒙三部的骑兵游骑无意之中发现,紧急向科尔沁军区传报的。“
  刘铭传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抬头向苏州军区的司令道:“看来,咱们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知道皇上的情况如何,再作打算。若是皇上病情真的无法稳定,再请军部拟出临时作战计划,以防不测。“
  他的话令在场的所有的官员都赞同的点头称是。于是一齐向一直守在咸丰房门外的图先走了过去。图先隔的不远,那传令兵的话,他自然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可是现在咸丰并不在客栈内,还不知道在南京怎么样了。若是这些人就这么走进来,知道咸丰并不在,那还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场景。可是现在情况危急,若咸丰再不回来拿主意,他怕事情会越弄越糟糕。
  一时图先不知如何是好,见所有在声的官员都走上来,将自己围住,死活就是要现在就进去看看咸丰到底情况如何了。图先左挡右支的,根本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苦无办法之下,客房的门马上就要被一众官员将领给挤开了,刚好此,房门打开,咸丰完好无损得从里面出来,寒着脸望着一众拥挤在门前的官员将领道:“大清的官员都像你们这样子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呀!“
  这一变故顿时令所有的官员将领傻在了当场。这皇上不是前些日子才传言说得受重伤的吗?怎么现在好好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看样子根本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啊。这是所有在场官员心中最大的疑惑。
  不过疑惑归疑惑,咸丰能没有事,是所有的在场官员将领心中最希望的。众人怔了半会儿,才回过神来,齐齐向咸丰行礼道:“臣等(末将)参见皇上恭贺皇上,圣体无恙!“
  咸丰的到来,感到最放松的就是图先了。咸丰单身只影跑到南京去劝服曾国藩,这令图先心中早已不安,若非被咸丰派在这里挡住所在来看望的官员将领的话,打死他也不任由咸丰单独去南京的。还好现在咸丰回来了,还回来得这么急时,再要迟上片刻,图先怕这客栈里就要炸锅了。
  “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么慌慌张张的?“咸丰也是刚刚回来,并不知道蒙古出大事了,于是看着一众官员将领挤在客房门外,大惑不解得向刘铭传问道。
  咸丰无事,刘铭传心里马上就放了心。虽然不知道咸丰为什么突然演这一出遇刺的大戏,使得两大军,十数万大军风云齐集,但是既然咸丰没有什么事情,而现在蒙古又正适动荡,正是咸丰出来主事的时候,所有因为蒙古出事而引起的不安都消失了。
  他上前一立正,大声回道:“启禀皇上,军部刚刚急电,外蒙异,六旗大军云,不知道所谓何故。末将等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要向皇上请示!“
  “什么,外蒙现在就想独立了不成?“咸丰也是一惊。这外蒙古还真是会挑时候,自己刚刚借假受伤,集齐了两大军区的军队,威逼南京湘军,他们那边马上就出现动作,大军云集,准备闹独立了。
  只是咸丰一句“外蒙古就准备独立了“,把成场的所有的官员将领都振住了。怎么看皇上的意思,好知道外蒙打算闹独立样子,根本不感意外似的。不过这样也好,皇上料事如神,对外蒙变故,早有打算,那这样的事情必会迎刃而解的。
  咸丰可没有这些人这么乐观。大清才刚刚跟洋人大战过几场,受损的原气还没有来得急恢复呢,外蒙古就开始闹独立了。这在大草原上打仗可不跟在这中原地带一样,一城一池的争夺。那可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就算几十万人丢进去,立马也会像丢进大海里的沙子,瞬间不见踪影。
  若是事先没有敌人的踪影,想要找到敌人那比登天还难。而且咸丰为防止蒙古出现****,道路的铺设,远远得将蒙古排在了后头,为的就是怕哪天外蒙突然了生大事,外蒙铁骑顺着铺好的道路,一路南下,直扑北京,那就是个措手不及之势呀。
  咸丰神色凝重的在门口踱了几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南京的曾国藩还没有动作,万一朝廷调集大军全力扑灭蒙古的****,湘军再跟在后面托后腿,那可就真的是时退两难的境地了。
  “图先!“咸丰回过神来,冲图先大声道。“马上准备车架,我们即日回京。刘铭传听令,命你部迅速度江,驻扎镇江。苏州军区,着一军驻滁州,严密监视南京湘军动向。如有蒸发异动.“说到这里,他停了停才接道,“格杀勿论。告诉曾国藩,朕可以不杀他弟弟,但是湘军必须马上接受改编。曾国荃贬为小兵,发配沈阳军区。别的价码都别提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