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南京****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有看着安丰离去,咸丰依旧倚着木窗,望着天上的那一轮月,久久无言。一丝溥云轻轻飘过,遮起了半片月芽。美女含羞,欲语还休半遮面,在这清冷之夜,却令咸丰别感凄美。夜已深了,他却还没有要回休息的意思,任秋夜凉风带动他的长衫,孤寂的摇摆。我孤独的时代,谁能明白他的苦心?
  “云出月却隐,月隐夜孤寂。孤寂人生寒,对酒无对酌!“咸丰拿起房中桌上的一杯早已凉透的清茶,对月而饮。那沁凉之意随着冰冷的茶水,一直从喉咙延伸至心底,再透过指尖,滴出一片孤独。
  夜色里,咸丰的房门突然被轻轻打开,一袭白衣,越门而入,轻盈地飘近咸丰的身后,肤白似雪的佳人,静静以他的身后观望一会儿,才轻启朱唇,冰冷地道:“你什么时候杀我!“这话语冷得仿如这孤寂的秋夜一般,沁人肺腑。
  听到话语,咸丰的内心轻微地动了一下,可是他并没有转身与她对视,只是抬头望月,略微凄凉地带着笑意道:“我,不会杀你!朕从来就不想杀任何一个人,你明白吗?一个都不想,若杀人可以令她再生,朕倒是不介意杀尽天下人!“
  说到最后的时候,咸丰突然感到内心一阵剧痛。好像似然从美梦中醒来,发现出现自己眼前却不是梦里与之相依相偎的人儿,一阵失望,一阵刺痛。他最后说到的那个她,自然便是他至今无法释怀,思恋不已的慈安皇后。太久的处在高位之上,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会为自己,渺视天下苍生的啊。
  同样冰冷的话语,令明月的心也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她便被内心的仇恨所覆盖,秋水又眸再冷冰冷了起来,不含半点表情地望着咸丰的背影,冷然哼声道:“哼--!在这里假慈悲吗?我明月从接近你的那一刻起,便没想过要活着离开!你不想杀人,可你却杀了千千万万人!你的臣民,你的兄弟,你的子侄!那个时候,你可想过对他们说你不会杀他们?“
  “那是为了更多的人活着!“面对明月的反问嘲笑,咸丰豁然转身,一把拉住明月娇嫩玉手,定定地望着她道,“朕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阻挡在大清前时的步伐之前!如果有,那既便是朕的亲生子女,朕也要搬开他们,永永远远地搬开!“
  他这时看到了停留在明月身后的图先,正自一脸担忧地望着他和明月两个人。这才知道为什么明月会从图先的看守之中跑过来的。也不知道明月跟他说了什么,竟带着她带到了自己的房中。杀了明月,曾经他也曾这么想过。毕竟她一手造成了今日南京的局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心里却总是有个声,不停地说服着自己,让自己饶过她一命。他下不了手。
  因为太过用力了,明月被咸丰抓得玉手生疼起来。她奋力挣脱掉咸丰的手,向后退却了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无力地扶住一旁的桌子,半倚着,轻轻抽泣起来。数月来的来往,她突然绝望地发现,自己居然同样无法狠心向咸丰下手了。
  这个自己的杀父仇人,这个一手将自己的家与所有的家人都葬送的仇人,自己的四伯父,她偶尔望向咸丰的又目的时候,会深深得体会到他眼中不为人知的那一丝淡淡地孤独。他也会孤独吗?她曾无数次在黑夜里这样反问过自己。她不知道咸丰那隐没得很好的孤独之中,是不是有一丝对自己阿玛的悔意?
  数月的相处,他才知道咸丰为了这大清的江山操过多少心思,也知道想要这大清,江山永固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很多次,她绝望得发现自己会在心底某个无人知道的角落里为咸丰开脱,甚至愿意为他背负起所有的痛苦。于是她矛盾了,在仇恨与悲哀之中苦苦挣扎。
  “谁在你的背后操纵的这一切?朕的行踪,南京的布置。你都知道多少?“看着眼前这个与慈安相似的侄女儿,咸丰感到一丝怜惜。他决定了,不杀她了。等事情结束之后,就让她出国。那里没有人认识她,可以海阔任鱼跃。
  明月苦笑了一下,有些病态地笑了起来:“杀了我吧!我不会让你再杀任何人的。你休想从我这里得一丝半点的消息。除非.“
  他停住了,肆无忌惮地望着咸丰笑着。秋眸之中满着痛苦之色。不知道她是在为谁哀叹。也许谁都有之。她的阿玛,额娘。她所有的亲人,或者还在眼前的这个男人。白色的长裙扫过地面,带起一阵淡淡的香风,她走近咸丰的面前,直视着他的脸道:“除非你现在就是死在我的面前,哈哈.“
  “朕现在还不能死!“咸丰简简单单地回了一句,没丝毫地退让地与明月望着。
  突然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之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明月更加肆意地笑了起来。她花枝乱颤地指着咸丰道:“皇上,万岁爷.哈哈.你不是说要为天下的百姓铲除所有阻碍吗?现在你就是大清的阻碍。只要你死了,这江南半壁就会少死千千万万的人。您还是舍不得死了吧?哈哈.“
  她得几乎将眼泪呛出来,却依旧抚着肚子,苦苦得支持着。许久,看到咸丰丝毫不为所动,仍自看着她大笑不已。兴许失去的意味,兴许她根本就没有笑。她整了整被自己弄得凌乱的衣裙,飘然转过身去,丢下一句淡淡地话道:“别以为你抓住了我,曾国荃便没了办法。南京城现在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你去送死了。呵呵.哈哈.“
  看着明月将欲离去,咸丰突然心中一动,向明月欲去的身影大喝了一声道:“好--!朕就成全你!“说着,不知道他从哪里抽出了曾经周秀英刺在他身上的那把短剑,舞了个剑花,倒转剑尖,飞快得冲自己的腹部刺了下去。
  “皇上.“停留在房门口许久的图先见到咸丰的动作,惊呼了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啊.!你.!“明月难以置信地双手捂住朱唇,怔怔地望着咸丰将短剑刺在腹部上。殷红的血液,顺着雪白的剑刃流成了一条红线。
  “这一剑,可以还你阿玛的仇了吗?“咸丰艰难地向明月说道。他任何飞扑过来的图先慌张地为自己处理着伤口,双目定定地望着脸上一脸矛盾而又惊愕表情的明月。他期望这一剑能从明月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却想用这一剑,牵出无数头绪,将这江南之行的千头万绪都用这一剑而引出来。
  果然,明月似怨似痛得看着咸丰,缓缓地将身子向后移去,小嘴里不住地低声念着什么。未等图先反应过来,便娇一声,飞快地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咸丰深吸了口气,忍着伤痛缓缓步移到桌旁的椅子上坐下。图先此时已经无法说话了,一直颤动着双手,将咸丰腹部流出来的鱼血擦拭着。原本是因为明月突然说有几句重要的话想对咸丰说,他才会放她来与咸丰相见的。却没有想到临了却突然出现了这个变故,现在他连杀死自己的心都有了。若咸丰此时有个什么差迟,南京又出了大事,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大清江山,又将会是怎么样一幅生灵涂炭的惨像?
  可是咸丰却像是毫不在意的样子,紧咬着牙齿,狠狠地将短剑拔出。幸好他的衣服质地很好,刺的时候他也没有真的想在明月面前自尽。因此虽然拔出短剑的时候,腹部流出了不少血,却没有到危急生命的地步。
  他推开慌慌张张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图先,淡然道:“图先,你马派人去传电内阁。就说.就说朕,微服南巡,遭刺客行刺,受伤难愈。快去--!“
  “皇上.“图先一愣,疑惑地望了咸丰一眼,不知道咸丰心做的何打算,迟疑着不敢出去传命。咸丰虽然出了大量的血,但是以他的眼光看来,并没有危急生命的意思。若非如此,他早已在咸丰的面前自杀了。
  见图先还迟疑在那里,咸丰气恼地骂了一句道:“蠢货!咱们现在已经暴露,曾国荃已经有了防备,而且京里到底是谁指使了明月咱们也还不知道。若非如此,怎么能让这些跳梁小丑自己蹦到台前来?“
  图先释然,但还是有些迟疑得望了一眼咸丰的伤口,却咸丰气恼地一把推开。只得无奈地应了声是,离门而去。
  南京城里,曾国荃将自己的哥哥软禁了起来。自从朝廷下令,任命自己的哥哥为内阁文教大臣这个有职无权的闲之时,他便心中感到强烈地不满。尤其是朝廷居在任命了彭玉麟为南就军区的司令之后,他开始决意要运用湘军的影响迫使朝廷收回成命。因此,他将即将去北京上任的曾国藩软禁在南京由太平天国的天王府改过来的军区总指挥部内。
  咸丰刚离开北京,打算微服南巡不久之后,曾国荃突然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慝名电报,称咸丰已然离开京城,打算前往南京整肃南京的军务。这令曾国荃顿时有些慌了手脚。因此上,他还与彭玉麟公然撕破了脸皮,将他挤到了长沙,而一直两边都不答理的胡林翼也让他挤回了湖北。
  之后的几个月里,他一直能收到那没有名字的电,不断传来咸丰的一切动向行踪,并称只要他在南京得了手,朝廷马上就可以恢复他大哥曾国藩的军权,并且不追究湘军的一切行动后结。这令曾国荃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个暗中帮助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只要能令大哥得新坐上湘军大帅的位子,其他的他都不想去追究了。
  咸丰离开的苏州的时候,曾国荃派出去与那个暗中帮助他的人突然失去的联系。派去接头的人一去不回。曾国荃隐隐觉得可能是咸丰知道了他们的行动,将他派去接头的人抓去了。到了这个时候,曾国荃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他将自己的三万余旧部,忠于曾氏一族的一些湘军旧部招集起来,将整个南京都严密地布控。只要咸丰一进南京城,他便一令下,将其控制在手,以此要协朝廷,收回成命。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