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恭王之女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京?周秀英去南京做什么?咸丰怔怔地望着伊人消失的方向,头脑之上时时闪现着她刚刚一言一笑的神情。他突然想起这女人自己先一次遇见之时,已经十八岁了,现在过了四年了,已经逾过了双十年华,怎么好像还是单身一人的样子。这个时代,女人要是过了二十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就算是老姑娘了。难道周秀英真的是对自己因狠成爱?看她离去时望向自己的那一眼,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九!
  咸丰下定了判断。可是这个判断却令咸丰更加为周秀英感到担心起来。南京现在已经势风云变幻之势。她一个小女子,只身一人去南京,应该是去为自己探查南京的动向了。这傻女人,她虽然身手不错。但是再好的身手,能比火枪更犀利吗?
  “哎呀,皇上.来人抓刺客--!“咸丰久久地望着周秀英消失的方向,却没有想到自己离开车队已经很长时间了。图先在原地左等右等不见咸丰回来。焦急之下,离下两名护卫保护车上的女人小孩,自己带着两名护卫跑到小树林的方向来寻咸丰了。
  刚走近小树林,图先便看到咸丰独自一人矗立在小树林的边缘,呆呆地望着树林发呆。由于咸丰是背对着他们的方向的。因此图先起先还没有发现咸丰受伤,待到他走近了之后,才惊慌地发现咸丰的上衣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他惊叫了一声,将咸丰的思绪从周秀英离去的方向拉回来。
  咸丰回过神,摆手拦住两个就要冲进小树林追赶周秀英的两名护卫,向图先艰地道:“不必了图先,扶朕回车上清理伤品!“
  “可是皇上,那贼人.“图先仍然望着咸丰曾久久凝视着的方向,不甘心地道。咸丰居然受伤了。到他来的时候,心中上还插着周秀英的短剑。早知道如此,他刚刚便应该坚绝跟过来的。虽然咸丰没有生命危险。但若是周秀英刚真的将咸丰杀死了,他图先该怎么向大朝廷交待?
  “不必了,“咸丰一把扶住图先的手臂,忍着刺骨的疼痛艰难阻止道,“是朕让她刺的,不关她的事。“
  碍于咸丰的命令,图先只得无奈的放弃。他疑惑地望了一眼咸丰,不知道刚刚咸丰与周秀英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他多年的眼光来看,刺向咸丰心口的一刺,若非行刺人临时消减了手上的力道,咸丰绝无生还的可能。这样一来,便说明周秀英当时并没有要夺咸丰命的意思。但是这触目惊心的一剑,还是令图先心里余悸难消。
  他扶着咸丰,缓缓向车架走去。此时丽妃等人仍还坐马车之内,并不知道咸丰此时的现况。若是知道咸丰受伤的消息,估计早已惊呼地奔跑过来了。咸丰不想惊动这两个女人,而且他已经决定,现在就点破仇雪的身份,看看她到底是哪路神仙,跟着自己又是有什么目的。
  于是当图先扶着他刚走近咸丰的车架面前的时候,咸丰转了一下方向,向着仇雪所在的那辆马车,向图先道:“不要惊动了两位皇妃,我们去后面。你让他们先行一步吧。“
  车队突然停止前进了这许多时候,车中的仇雪也份外感到疑惑。只是她一直隐忍着,并没有下车去向图先等人打听什么情况。不过咸丰突然改行程,令她心里感到措手不及。咸丰没有依原先的行程安排那样,离开苏州之后便直接去上海与浙江,这让她今后的安排都要泡汤了。
  可是现在在路上,外面咸丰的几名护卫将车队看护的严严实实地,她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下车,将这一意外消息发送出去。为了不再让自己暴露了身份,她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呆在马车之中。
  车帘轻轻被人掀起来了。一身鲜血的咸丰图先扶上了仇雪的马车。看到咸丰这个样子,仇雪神色一惊,一双玉手捂住小嘴,难以置信地望着咸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次图先再也不愿意咸丰又单独面对一个身份不明的仇雪了。他将咸丰扶上马上之后,自己也坚决跟着上了仇雪的马车,之后他才吩咐车夫马上赶路。与周秀英的一场会面,实在把图先的魂都快吓掉了。眼下咸丰受着伤,要是仇雪也同样对咸丰有不利的想法,再暗中给咸丰也来上那么一下的话。图先估计他这一行所有人都不用回北京,直接在这官道之上,找块石头撞死得了。
  “黄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谁要杀你?是不是我们遇上马贼强盗了?“待到车队又开始飞速得前进,仇雪才从振惊中回过神来。不过她先是心中一喜,之后才不为人知地将心中的暗喜掩饰掉,表现出一副惊慌担忧的样子,扶着咸丰关怀地问着。
  咸丰摇了摇头,并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紧张地替自己处理伤口的仇雪。他越看仇雪,越觉得她像慈安。瓜子小脸,不语自伤的双眼,她为自己担忧的表情。哪一样都与慈安那么相似。
  可是就是这个与慈安如此相似的少女,竟与南京的不臣扯上了关系,将自己的所有行踪告诉了那边。现在南京那边已经知道自己微服出巡的事情了,最近大批的军队调集会不会与自己有关呢?
  “你到底是谁?与我有什么仇怨,要储心积虑地接近自己?“咸丰没有回答仇雪的问题,而是直奔主题地向仇雪摊开了牌,“你早已知道了我的身份了,那在苏州的时候有那么多机会,你怎么不向我下手?“
  仇雪又是一惊。将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咸丰,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没有想到,咸丰居然已经怀疑到她了。难道是刚刚突然现的人向咸丰道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吗。但是听咸丰的语气又不像。
  她惊疑了一阵,随即强制镇定自己的心神,疑惑地问咸丰道:“公子你说什么呀,仇雪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接着她似很哀伤,轻轻抽泣起来道,“若公子以来仇雪是那种水性扬花的女人,为了什么目的接近公子的话,仇雪现在就下车.“
  不等仇雪表演完,咸丰已经将周秀英交给自己的那张纸条拿了出来。他实在不愿意再看仇雪的表演了。因为她哀怨的神色使咸丰难以自拔地又要想起慈安来。他怕自己到时候下不了手,所以他直接出示了这些纸条。
  纸条一现,果然令仇雪的表现瞬间变幻了几次。这次她是真的害怕了,雪白的俏脸越发的白了,没有了滴血色。仇雪轻颤着接过咸丰的纸条,难以置信地望着咸丰道:“你怎么会有这个的,你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了吗?那你以前怎么没不动手抓我?“
  “雕虫小计,也想瞒过我家主子?简直痴心妄想。你刚出现的那天,我家主子便派人查过你的身份,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来人--!“见仇雪在那张纸条面前主动承认了自己有不轨岂图,马上他便要叫人拿人了。
  此时咸丰却挥手示意图先不要急,他静静地望着仇雪,沉声道:“看你的衣饰,身份并不一般。朕从没记得与哪家仇姓贵族起过恩怨。你跟储心积虑接近朕,又给南京汇报朕的行踪,到底所为是何?“
  “呵呵.哈哈.“仇雪突然仰头狂笑起来,只是她的笑声之中却带着无比的凄凉,泪水更是随着她笑声,花花地滴落,不知笑了多久,仇雪才停下来,梨花带雨地望着咸丰,冷冷地道:“我是谁?陛下自然记不起来了。可是我的阿玛,您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他吧?“
  阿玛?仇雪是满人!汉人是不会称自己的父亲作“阿玛“的。原来是满族遗老人的后代啊,也不知道她哪位被自己曾经惩治过的满族亲贵的女儿,竟然这样储心积虑,要至自己于死地。
  咸丰沉吟良久,脸上再没有任何表情地向仇雪问道:“你阿玛是谁!与湘军有什么关系?“他实在想不起,在被自己流放,惩办过的满清亲贵之中到底是谁与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怨。
  “我叫爱新觉罗-明月,我阿玛就是爱新觉罗-奕忻。怎么样,我的皇帝伯伯,您记起来了吗?呵呵.“仇雪阴冷地笑着,看着咸丰因为听到自己阿玛名字的时候而动容的表情。四年了,她整整等了四年,为的就是有一天,能看到咸丰现在的表情。
  “恭王?“咸丰与图先两人对望了一眼。咸丰四年,恭亲联合慈禧,岂图利用满族八位铁帽子的势力逼宫,被自己一举识破,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咸丰记得当时他是下过命令,将奕忻一家全部流放,或者是处死的。怎么这里会突然出现一个恭亲王的女儿?
  “对!“仇雪或者说是爱新觉罗-明月,大声叫道,“就是你的六弟,恭亲王爷。皇上,您的心真的好狠啊。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全家都不放过呀。“她的情绪非常激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嘶吼着向咸丰说出来的。
  只是随即她便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娇躯向旁一边歪,晕了过去。咸丰知道她是因为太过激动而如此的。一个十多年的小姑娘,便背负了整个家族所有的罪孽与仇恨,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东西。可是现实对她却更加残忍,她苦心计划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被自己轻意看穿了,希望成为奢望,自然难以接受。
  只是咸丰不知道明月是知道与湘军联系上的,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决定或者交易,这都要等到仇雪醒过来才能知道。咸丰一把扶住明月倒下来的娇躯,带着些怜惜地看了自己的侄女儿一眼对图先吩咐道:“好好照顾她,等她醒了就告诉朕。“说着,他自己将染血的衣服换掉,粗粗地处理了一下伤口,便令车夫停下,下车到丽妃等人的车上去了。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