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90 缘孽纠缠3

  “仇雪?“咸丰心里一惊。周秀英突然提起这个身份不明的少女,难道她知道仇雪的真实身份?咸丰疑惑地望着周秀英问道,“周姑娘,你怎么知道仇雪的?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不等咸丰想出个头绪来,周秀英已经伸出一玉手来,娇嫩的手掌之中躺着一枚用折纸折成的小鸟。周秀英一面将“小鸟“交给咸丰,一面道:“我本来是.“她顿了顿,差点将她本来是为了看看咸丰的话给说了出来,心中一阵羞涩,急忙打住话头,微沉俏首,悄悄遮过心中的不安,才接道,“我本来就是跟着她来到苏州的。路上,我无意听到了一个惊天的大密秘,由于不能太肯定,所以只能暗中跟踪她。“
  “哦?“咸丰玩味的看了微低着头的周秀道,“大密秘?什么惊天大密秘?“咸丰觉得周秀英的反应越来越有趣了。这个女刺客居然两次当着自己的面露出小女儿情态来了,难道.?不会这么神奇吧?心底里,咸丰好笑地将自己的想法否掉。
  “你看过了这封信,就会明白了!“周秀英快速地将“小鸟“送到咸丰的手上,其间她的手常被咸丰的手指刮,惹得她差点慌了神,若触电般又将小手收了回去,不敢再看咸丰一眼。
  “九月二十日,咸丰出苏州!“咸丰这次被那“小鸟“吸引住了,没有看到周秀英的羞怯神态,纸条之中短短的几个字,却令咸丰心底里生出一股恶寒来,从心底里一直漫延到背脊,直冲头顶,既散到全身四肢,冷汗便如雨般滴落下来。
  这是什么?虽然只有数字,却是将咸丰的行踪一语道尽。周秀英从哪里来的,难道是仇雪送出去的?仇雪又是怎么送出去了,什么时候送出去的,送给谁?咸丰在心里一连问了自己几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之下,他只得将目光投向一旁静默的周秀英。
  慢慢灰复了心神的周秀英见咸丰投来询问的目光,好整整了神色解释道:“你在苏州这么久,虽然她时时刻刻都没有离开过你们,但中间总有疏忽的时候。由于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抓到与她接头的人,所以一直没有惊动她。昨天,可能是见到你们要动身了,那个接头人没有注意,被我跟上行踪,一路跟来这里,将他截下来了。“
  “怪不得你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如此!“咸丰带头淡淡地悲意道。这条路是去往南京的方向。仇雪的接头来是在这里被周秀英截住的,那么是不是说明她与南京有关系呢。这个与慈安如此相似的少女,难道与自己真的有什么血海深仇吗?湘军曾国藩真的不服朝廷的安排,竟要逆天而行,做军阀吗?
  看着咸丰误伤,周秀英芳心里也没来由的感伤起来,她柔声道:“我也没想到你们会突然走这条路,刚好本想希望你能够放小刀帮李铁一马,所以就拦住了你的车架了。这条消息,换一条人命,应该够了吧?“
  “仇雪是在苏州现身的,你为什么一路从北京跟踪朕到这里来的?“咸丰没有接周秀英的话题,而是反问她道。
  周秀英不知道如何回答咸丰的问话。小女儿心里的那点心事,又怎么是可以随意拿出来讲的。他吱吱唔唔,含精不清地不知所谓了一阵,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咸丰轻轻叹了口气,这才回答周秀英的问题道:“你来晚了!“
  “啊--!你--!“周秀英惊叫了一声,咸丰短短的几个字,却好像比冬天的冰雪还要冷一样,她没有想到咸丰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将李铁处死了,竟然连时刻跟踪他的自己都没有丝毫查觉。她有些失望,又有些释然地望着咸丰,红唇轻轻颤动,却说不出一句来。李铁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曾经冒着满天的箭雨,与无数的清军,带着自己杀出一包围。没有他,又怎么会有今天的自己?
  “国之大事,不容有碍。小刀帮以及那许许多多的帮派都已经成为大清前进的障碍了,若姑娘觉得朕做错了,现在就杀了我吧!朕绝不怪你!“咸丰轻轻闭上双眼,负手挺胸,等待着周秀英的短剑向自己刺来。
  周秀英真的想举起自己手中的短剑一剑刺死这个列暴的皇帝,但是当她的短剑真的要刺到咸丰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心中也像被长剑刺透了一般的疼。她苦忍着,紧咬着红唇,心中几经挣扎,终于还是缓缓地将短剑放下。
  “罢了,你这也是为了百姓着想。“周秀英无力地摆了摆俏首,忍着心中的悲苦道,“那其他人呢,真的都流放到宁古塔去了吗?“
  “都杀了!“咸丰没有表情,也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扑--!“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周秀英几乎连想都没有想,就在咸丰说出那句“都杀了“的时候,再次举起垂落的短剑,刺进了咸丰的胸前。若非她临了之时,心中不忍,短剑的力道被她中途收去七分,咸丰的前胸便要被周秀英刺个透心凉了。
  不过仅此而已,周秀英的短剑也刺进了咸丰的胸口三分,鲜红的血液,随着锋利的剑刃缓缓地流出,渐渐汇聚成一条血红的直线,漫延到周秀英白嫩的小手之上。周秀英惊呆了,她惊呼一声,飞速地缩回手去,紧紧捂住自己的小嘴,秋眸凝泪地望着咸丰。
  “你这混蛋,怎么不知道躲一下?“周秀英又气又悲地大声向咸丰骂道。她气,气咸丰一口气杀了数十万人。她又悲,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悲些什么?
  咸丰没有动,一步都没有动,哪怕心中传到剧烈的疼痛,他都没有动。眼睛直直地看着周秀英因为气悲而颤抖的娇躯,他竟然毫不变色地道:“朕说过了,如果姑娘觉得朕真的做错了,那便杀了我,朕也不怪你。我又为何要躲?(事实上是周秀英那一剑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他根本躲不过)“
  他仰头望天,天空此时万里无云,只有阳光灿烂。他仿若自言自语地说道:“大清江山,积弱已久,如今情势,似安实危。朕没有时间再慢慢一一将旧习改变了。快刀暂乱麻,未为不可!朕要用十年的时间做到洋人几百年才有的成绩,不果断些又怎么样办到?姑娘如觉得朕是个暴君也罢,明君也罢。为了这大清的基业,为了大清四万万百姓,骂名又算得了什么?“
  “那可是几十万条生命啊!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周秀英激动地轻轻抽泣起来,“十几万洋人你怎么不杀,他们在大清犯下的罪孽就不重了吗?“她突然觉得咸丰在自己心中的美好形像,就会山崩一般瞬间蹋陷了,这比杀了她更加难受。
  “洋人能换钱,能换机器,能够令在清大大缩短强大的时间!大清需要这些,却不需要数十万条蛀虫。若任由这些人离去,多少年之后,大清又要毁在这些蛀虫的手里,到时候洋人恢复实力,还会再给大清一次重来的机会吗?“咸丰毫不退让,直直地看着周秀英的秋眸正色地一字一句说着。
  周秀英一直无力地被咸丰说得摇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楚楚动人的样子,令咸丰心中没来由一阵疼痛。他慢慢缓和下来,叹了口气柔声道:“朕没有时间一一去处理这些人。杀,是最好的办法!“
  也许是情绪的缓和,使得原本不太痛的伤口竟变得疼痛难忍起来。这时咸丰才注意到自己的胸前已经被汩汩流的鲜血,染红了大片。他握住仍插在胸口上的短剑,低声呻吟了一声。眉头因为疼痛,紧紧地皱起。
  “你不要紧吧?“周秀英被咸丰的呻吟惊醒,关怀地问了一句。她不知道咸丰说的到底是对是错,她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再也没有勇气去杀死咸丰了。她芳心不管多么不愿意承认这点,她的双眼却出卖了自己。
  咸丰摆了摆手,苦笑一声道:“没事,姑娘若还想杀我,大可趁机再往里插插!“他疼得有些气喘,话语里却还是带着微微的调侃之意。这令周秀英大为恼火。她恨恨地跺了跺脚,再也不管这个厚脸皮的家伙,一转身竟要飘然而去。
  见到佳人要走了,咸丰有些心急,顾不伤口,目光追上周秀英的身倩影道:“姑娘就这么走了吗?宝剑都不要了吗?“
  “你若想死,就还给本姑娘吧!“周秀英转过身投送咸丰一个凄美的笑容。她眼中的泪水已经悄悄拭去,但是一双秋眸却仍微微泛红。此时带着俏皮的笑容,令咸丰顿觉眼前一亮。
  “你.“两人相望良久,突然同时出声说道。随即周秀英再次娇笑起来道,“你先说吧,说完就回去裹伤吧。你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你那些妃子和护卫可真要以为大清的咸丰爷命丧我这个小女子之手了。“
  刚刚的一刻,她突然看淡了许多。什么天下兴亡,什么国家社稷。她只是个平平凡凡的小女子而已。不管咸丰做的是什么,都有自己的道理吧。她相信了他。因为咸丰相信她,一个连自己仇人的话都肯相信的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吧。她这亲安慰着自己。
  “你去哪?只身一人上路,要小民为是!“咸丰想了良久,突然说出这样一句毫先营养的话来。可是周秀英却因为这样一句话,突然悄去脸所有的笑容,轻柔地点了点头。随即留恋地望了一眼咸丰,飘然而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