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缘孽纠缠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似乎并没有将周秀英当作一个女刺客看待,相反地在周秀英眼里看来,咸丰那句调侃的话,似乎将她当作了多年未见面的老友一般,亲切而随意。这令周秀英的芳有些温暖,可是随即她想到,此时咸丰正处在两个女人的身边,芳心之中又没来由地一阵气苦。
  他倒逍遥自在,自己跟在他身后,不辞辛苦,就怕那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对他有什么不利。他倒好,不但不对那个女人起疑心,还一路左右不离地带着。早知道他这么不知死活的,自己便不暗中保护了。
  “这该死的混蛋,真是.真是气死有家了!“周秀英暗暗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咸丰,俏脸转寒,冷冷哼了一声,不再与咸丰对望了,眼睛望向路旁地一片小林道:“我有句话跟讲,要是怕死就要来了!“
  说完她的人影便飘进了那片小林。红影拂动,竟是另有一翻美丽。咸丰不知所谓,不知道这个女刺客怎么刚见到自己时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可转瞬间就变成冰山美人。还约自己到一片小树林去说话?奇怪,真是奇怪!女人都是这样子的吗?一定要装得跟海底针似的,让男人们怎么猜都猜不到才高兴?
  苦笑了一下,咸丰便打算下车追过去。他不知道这女人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地到底想做什么?按理说,就凭刚刚她见到自己时的那情景,不会是想骗自己单身前去,好为她的父亲报仇的。最让咸丰郁闷的还不是这些,他最郁闷是怎么好像不管他怎么走,自己的行踪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先是突然现身的仇雪,现在又跑出个周秀英来。自己的反跟踪之术就这么拿不上台面?那既然如此,是不是南京那边也听到了关于自己的什么风声,所以才突然有了大动作?咸丰苦思了一阵,没有得出什么答案来,只得甩甩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了。
  “皇上,这周秀英来意不明,您只身前往,老奴担心她对您不利呀!“咸丰刚想走出车队到小林去见周秀英,却被一旁的图先伸手拦了下来。出声告戒了咸丰一下。
  周秀英是小刀会头目周立春的女儿,咸丰四年,小刀会起义被清军扑灭之后,这个女人便纠结了一帮小刀会余孽曾在扬州行刺过咸丰。现在她又突然现身,拦住了咸丰一行人的车队,还约咸丰单独见面。这让图先不得不为咸丰的安全着想。
  果然咸丰被图先的话打动,犹豫了一下,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咸丰便释然地向图先道:“无事!这击秀姑娘做事光明磊落,而且朕看周姑娘的神情也不像是要对朕不利的样子。她约朕单独见面,没准备有什么重要事情也不一定。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就好了。朕去去就来。“
  还有一点咸丰没有对图先说起的是,周秀英对咸丰的行踪如此了如指掌,连他中途突然改变行程之后,周秀英还是能很快得找到他的行踪车架,若说她是事先便预料到的,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便只有一个种情况能说明这一切。那就是周秀英一直在跟踪自己。甚至有可能周秀英从北京就跟过来了。她这么储心积虑地跟踪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咸丰隐隐感觉到了点什么,却没有向图先说破。劝阻了图先硬是想派两名护卫跟自己过去的打算之后。咸丰整了整衣服,迈步也向周秀英飘去的小树林而去。
  南方的树木不比北方。此时虽时已入秋,但是南方多是长青之木,咸丰一行人路经的这片小树木,一眼望去仍是一片青青之色。咸丰追过来,见到周秀英的时候,她并没有进入小树林的深处,只在小树林的边沿上静静俏立,背转着身子对着咸丰。
  “日爽天高,青山叠翠!周姑娘,这大好秋日,姑娘大老远从北京城跑来找奕宁,不会是为了约奕宁来此赏秋色吧,呵呵.“咸丰远远地停住,继续嘻笑着跟女刺客周秀英开着玩笑。
  听到这句话,周秀英的身子动了,若随风摆柳般的红影一闪,快如闪电般飘到咸丰的近前,手中短剑“铿锵“一声出鞘,明晃晃的短剑直指咸丰,周秀英俏脸冷笑着望着咸丰道:“如果我说这次来是因为我反悔了,还是决定要你这大清天子的狗命的话,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后悔了?“
  老实说周秀英突然来的这么一下,确实令咸丰措手不及。他心中暗暗叫苦不已。怎么自己刚刚来的时候才说“女人心,海底针“,这才刚过了不久,这么快就应验了。他不显山露水地暗暗向后退了几步,讪讪笑道:“朕知道姑娘一向行事光明磊落,决不会说话不算话。又怎么会突然违背约定呢?姑娘说笑了,说笑。啊.嘿嘿!“
  原本周秀英就是要吓吓这个花心皇帝的,现在见自己计谋得逞。咸丰在自己的兵刃之下,吓得脸都有些白了。一时心中露出恶作剧得逞的欢欣之色,只是俏脸之上却仍是一副冷冷地表情,亦步亦趋地向咸丰慢慢逼近,嘲笑地娇笑道:“难道‘英明神武‘咸丰大帝陛下,没有听圣人说过?‘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吗?我不但是女子,还是一个小女子,凭什么要履行和你几年的约定?“
  咸丰一面后退一面暗想,这次完了,这女人这次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完全不像几年那个爽快颇有侠女之风女刺客了,她这时脸上虽然是冷笑,咸丰还是能从他的神色之中看出些许小女儿之态来。难道小丫头被什么人骗去的身子,身心有所属,被人唆使来杀自己?咸丰想着,心里一急之下,竟连电视剧里面,“良家妇女“大街上被无良恶少调戏之时专用的辞句都用了出来:“姑娘,有话好好说。你再靠近,朕可就要叫人了!“
  “扑哧!“一声,周秀英被咸丰的言行给逗得大笑,短剑出随手放了下来,一只玉手死命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几乎透不过气来。咸丰好奇,低头望了一下,才知道这女刺客真的是骗自己玩的,一时放下心来,尴尬地咳了几声道:“周姑娘,你费这么大心思引朕前来,不会就是为了取笑我一下吧,有什么事情快说吧,我们还得急着赶路呢!“
  他有些不悦了,堂堂一个大清国的皇帝,居然被一介小女子骗得脸色发白,出言讨饶,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看着仍娇笑不已的周秀英,咸丰气得恨恨哼了一声,不再理她了。不过这女刺客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别有一翻风味呢,咸丰不由得又多看了几眼。
  “我就是来取笑你的。也算是替我爹和小刀会的许多弟兄报仇了。这么便宜的事情,你还生气不成?“周秀英苦苦忍住笑意,直起腰来向咸丰道。这几个月来,天天在暗中跟随咸丰,早已淡漠的复仇心理早已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心动。
  她不想再找咸丰报仇了,但又放不下父亲兄弟的仇恨,这样小小的惩罚一下咸丰,也算是她为那些阵亡的小刀会兄弟报仇了吧。好歹堂堂大清国皇帝也被自己折腾得灰头土脸吧。咸丰早料到这女人不可能经过了几年之后,还会来早自己报仇的。自然对周秀英所说的话不在意了。
  但是他脸上还是要表现出感激的神情的,不然没准这丫头一看自己脸上毫无悔改之意,心里又反悔了,真的在这小树林里把自己砍了,那这个冤找谁诉去?他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向周秀英长身一礼道:“那朕在这里向姑娘替天下的老百姓道谢了。“
  “这关天下百姓什么?“周秀疑惑地望着咸丰问道。
  “姑娘不觉得朕实在是一个有为之君吗?若姑娘执意要杀了朕而后快,你能确定朕的继位者能比得朕过?要是朕的继位者是个残暴昏君,天下的百姓不是又要吃苦了?所以.“咸丰厚颜无耻地向周秀英解释着。他实在是够厚颜的了,大清早在他的安排之下,渐渐向君主立宪的方各发展了。
  就算是现在他立马死了,大清接位的新皇,也无法向从前那样为所欲为,大部分的权力都被他移交给总理内阁衙门了。他这样将自己的生命与大清四万万百姓的生活挂上关系,不无耻都不行了。
  可是还是有人,就是能被人忽悠地一愣一愣的。周秀英就是其之第一个。咸丰的这一句话还真提醒了她,令她默默地沉思起来。
  咸丰见唬住了周秀英,心里暗暗高兴,便恢复起他“帝王“的威仪,负手向周秀英再次问道:“姑娘在这里拦住朕的车架到底所为何事?“
  “啊,哦,我一来是想向你要一个人的,二来.“周秀被沉静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被咸丰突然一问,有些找不着头绪,吞吐了好久才把话说完。
  她这次来本是想向咸丰讨要小刀会的龙头老大李铁的命的。她也不期望咸丰能就这样放了他,但至少希望能保住他的命。咸丰东南沿海的打黑行动,周秀英在暗中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后来,咸丰处决这些人的时候,做得很隐秘,竟连她也没知道这些人其实早就被咸丰一个“杀“给杀得个干净净。
  李铁当初是她父亲的部下,小刀会败亡的时候,他力保着周秀等人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出了上海。虽然他组织小刀会的事情,令周秀英也很气愤,但毕竟李铁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父亲的好朋友。她实在不忍心李铁就这亲被咸丰处死了。
  咸丰心里暗了下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将事情的结果告诉周秀英,不过还没有等到咸丰的答复,周秀英已经将许题接了下去了,只听她略带着担忧的语气向咸丰提醒道:“二来我来告诉你,要小心那个叫仇雪的女人的。“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