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65 整肃黑帮7

  一场无形中的危机烟消云散了,咸丰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但是脸上仍是一副不以为意的轻蔑样子,他双眼眼盯着那位最后留下来的掌柜模样的中年男子,淡淡笑笑道:“哦,不知贵上是何人,居然能令这在苏州无法无天的小刀帮甘愿后退,看来本事不小啊--!“咸丰故意将语气拉长,脸上一脸上的讽刺。
  这样馀庆堂城西分号的掌柜的姓史,苏州本地人,在馀庆堂做事已经快两年多了。这馀庆堂在江苏那可是喘口气都能掀起一阵大风的主儿,他没有料到咸丰等人居然也这么大牌,居然对苏州胡氏毫无顾及。若说咸丰根本不明白小刀帮身后的势力,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什么既然已经知道了小刀帮背后有胡氏撑腰,态度仍如此傲慢无礼呢?史掌柜心中只有一个答案,那便是咸丰的身份并不比胡氏低了。
  想到这里,史掌柜的也不为咸丰的傲慢态度而见怪,谦恭地的一笑,作了一揖道:“本人姓史,是苏州馀庆堂城西分号的掌柜的。鄙上是苏州胡氏,这个我想公子也不用小的多做什么解释了。“
  史掌柜的说得很谦卑,他不想替东家招惹什么麻烦。小刀帮只是胡家在苏州养的一条看门恶狗,因此他并不害怕李铁在临走之时看过他的那狠狠的一眼。他是馀庆堂苏州分号的掌柜的,更是馀庆堂淮豫地区的总管事,是馀庆堂四大总管之一。他的身后是胡家,只要主家不倒,小刀帮再狠也弄不过大腿去。
  因此上,史掌柜的对于咸丰等人尽量展现出苏州胡家的善意。因为若是咸丰等人真如他所想那样,身份地位与胡家相若的话,那么得罪了咸丰也就是为自己的主子招惹了一大强敌,胡家不好过了,自己的日子自然更加难过。在这商场之上混,能不竖立一个敌人便尽量不竖立一个敌人,这是史掌柜的多年来的经商之道。
  “贵上不知何事需请本公子一行到贵府啊?胡雪岩这几年可是越来越给本公子长脸了!“咸丰和颜悦色地道,可是他的话里却没有任何和善的意思,反而满是阴狠。
  这句话令刚刚还从容不迫的史掌柜的神色顿时一愕,他惊呆了。胡雪岩是什么人,那是苏州胡家的家主,是大清国防军江南各军区军用物资的后勤官,大清现时顶子最红的官商。咸丰到底是什么底细,居然敢对胡雪岩直乎其名,而且看意思竟然还是一副以上位者自居的意思。史掌柜的彻无法摸清咸丰等人的底细了,他呆呆地望着咸丰竟是说不出来,嘴唇也在轻轻的颤动着。
  不等史掌柜的回过神来,咸丰冲他一挥手,道:“好了,既然胡大人请本公子前去府上做客,本公子哪敢不尊啊,史掌柜的前面带路吧!“说着也不等史掌柜的带路,竟是自己回过头冲丽妃等人行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跟随自己前去。
  目光扫过丽妃一行人的时候,咸丰的目光在仇雪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带着玩味的神色笑了笑。因为就在刚刚千钧在发的时刻,虽然她同丽妃、容妃两人一样的惊慌害怕,娇躯轻颤,但是咸丰去敏锐的发现,仇雪的虽然害怕地花容失色,却是别有一翻风味,无限地惹人怜。
  咸丰发现她“害怕“得太过头了,在那种时刻之下,竟还露出自己如此妩媚的一面,这不是明摆着在逗引那群亡命之徒公然犯罪吗?她如此做作而又心机深沉地希望咸丰等人命丧这群亡命之徒手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小刀帮群起而攻,那种坏境之下,她也显然无法全身而退。而看样子她与小刀帮的李铁也并不相识,难道她真的与自己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死仇,竟愿意不顾自己的清白生命,要与自己同归于尽?
  咸丰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仇雪的家族,因此他一时也没想点透其中的密秘,只是目光轻轻带过之后,便率先走出了小巷。等咸丰一行人全都退出了小巷之后,呆立在当场的史掌柜的才回过神来,在原地哎呀一声,纵身追上咸丰的步伐。
  馀庆堂苏州总号之内,胡雪岩听说了胡永原跟他说过的消息,当场便想将李铁杀了投进苏州的护城内喂鱼。他在内堂里左右来回的踱着步子,心里暗暗期望着老天不要让李铁得逞。现下朝廷的督察御史就在苏州城内,如果这个时候让李铁真地将咸丰一行怎么样了,那这数月来的功劳都要打水漂,更严重的是,自己与好友这些来的一片苦心经营都要化为乌有,皇直会对自己很失望,胡家必将家破人亡。
  他心里气急,直指着侄子胡永原大骂了整整半天。但是一切都无济无事,他也只得无奈地祈求上天了。时至中午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家人急匆匆地赶了进来,称城的史掌柜的将当事人请了过来了。这才令胡雪岩担忧了老半天的心放下。
  庆幸地望了一眼许久都不敢回一句话的侄子,胡雪岩还是给予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如今之时,也只得尽快摸清楚咸丰等人的身份才是上上之策了。不过无论咸丰等人的身份若何,胡雪岩在心里都在想,小刀帮是不能再留了。而能最快地摸清咸丰等人的身份的方式莫过于与其面对面地交谈一次。
  “这件事算你办得还不好,随我来吧!“说着胡南岩负着手,率先出了大门。胡永原应了一声是,紧随其后,他心中也暗自侥幸,幸好史掌柜的去得及时,李铁并没有惹出什么大祸,若是晚了半步的话,这事情便无法收拾了。
  胡雪岩急步走到前厅的待客大厅之内,正见到一位年轻的男子背对着自己,长身而立地欣赏着胡府大厅里面的装饰摆设。几位千娇百媚的丽人,以及一位粉雕玉啄的小姑娘端从在两旁的椅子上。四周都由四名垂手而立的大汉护卫着。
  他忙走上前去,长身一礼,笑呵呵地招乎道:“这位公子有礼了,寒舍简陋,难登大雅之堂,令公子见笑了!“
  “郑板桥的竹若还算简陋的话,本公子倒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东西算得上精贵了。胡大人,您倒是跟本公子说说看?“咸丰带着嘲讽与些许愤怒的语气,缓缓地传到胡雪岩的耳中。
  他实在太生气了。这位被史官大笔绘描的晚清“红顶商人“,竟是个与黑帮勾勾搭搭的无良商人,自己苦心裁培起来的商业人才,就这么经不起世俗的诱惑吗?这就是历史上急公好义,为人一身正气,至死都行事光明磊落的胡雪岩?
  没有见到胡雪岩之时,他还不怎么生气,但是一见到他,想到自己苦心裁培他,却落得个这样的结果,总感觉像是一位父亲见到自己堕落的孩子,心里疼不可忍。
  “啊--!你.皇.“胡雪岩对咸丰的印像何其深,若没有咸丰的破格提拔与帮助,他怎么能有今天的光辉成就,他起先便对侍立在咸丰身后的图先有些眼熟了,只是一开始并不能肯定而已。待到咸丰一发话,他一听之下,便认出了咸丰的声音。
  虽然事隔多年,他与咸丰见面,说话也只有少数的几次,但是人的样子可以改变,但是声音却是难以掩饰的。胡雪岩振惊了,他几乎激动地就要想下跪行礼了。这时咸丰带着冷笑快速地转过身来,望着他,示意他不要揭破自己的身份,这才阻住了激动万分的胡雪岩。
  “皇.黄公子,不知道公子大架架临苏州,有失远迎,实在罪该万死!“胡雪岩吞吞吐吐地躬身说着话,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颤动着。好几年了,自从自己成功之后,他就一直盼望着能够再见到咸丰,能够向咸丰送自己由衷的感激之情。今天咸丰终于架临苏州,并且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咸丰会突然微服出现在苏州,但这已经令胡雪岩感到激动万分了。
  他几乎忘记了李铁,忘了小刀帮与咸丰等人的过节,静静地等待着咸丰的训斥。果然咸丰“哼“了一声向他道:“本公子哪敢劳动鼎鼎大名的胡大人来迎接我呀,我不怕被苏州城的黑帮老大人砍成十八块吗?“
  胡永原惊呆了,在叔叔第一次如此谦恭激动之时他便呆在了当场。他实在难以想像,咸丰等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竞能令在江南商界呼风唤雨的叔叔如此激动不已,失了往日的从容。现在咸丰居然呼斥自己的叔叔如长辈呼斥晚辈一般,更令他摸不着头脑。
  “黄公子,小刀帮虽然多有得罪你们,但是家叔并不知道其中原缘由,你怎可如此无礼?“胡永原半带着怒气地****咸丰道。
  “住口,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还不退下!“胡雪岩大喝一了声,斥道。接着他再次谦恭地躬身向咸丰道,“此处并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黄公子到内堂一叙。“
  胡永原被叔叔训斥地又是一愣,说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低着头退下一旁不再说话。叔叔今天的表现太反常了,完全不向往日从容冷静的苏州第一商了。难道咸丰等人的身份,真的到了连叔叔也害怕的地步了吗?
  咸丰哼了一声。但想到在这大厅之中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何况一旁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仇雪在旁,看胡雪岩的样子,苏州之所以出现这样规模的黑帮组织,胡家与小刀帮有关系,其中必有什么难以言衷的缘由。想到这里,咸丰不禁心中暗松了口气,挥大手,率先进了胡家的内堂。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