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59 整肃黑帮1

  这一切都做好了,图先才心下稍安地走到咸丰一行的身边,但是他的双眼同样盯着那与客栈老板争吵的大汉不放。同时,他的身子始终隐隐约约地将咸丰等人护在身后,双手也程微抓的样子,随时准备给予想危害咸丰一行人的歹徒以致命一击。
  “图先不用这么慌张!“咸丰微笑着,夹了一块糕点给小念慈,又夹了几块糕点给两个妃子,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声头也不抬地对精神极度紧绷的图先说了一句。图先这才唯唯应了一声是,转过身子,专心侍候咸丰等人的用餐。可是他的身子却依旧紧绷不敢有半点马虎。
  “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清早地扰得人连个饭都不得安宁!“一旁的丽妃早已经受不住了。昨夜与咸丰一夜缠绵,佳人大清早仍是粉面含春。想着咸丰昨夜的轻怜蜜爱,仍自欢喜,听说咸丰清自为她们挑选了上好的苏州小吃糕点,丽妃第一个就冲出了房门,好争取时间再缠绵一下,说说情话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刚到前厅,就见到一大堆人正在大门口争吵不休,将她心中的想法全部破坏了。若非咸丰一直宠爱地与她时而调笑几句,亲自为几位大美人夹东西,另外两位一大一小的大美人也早要发怒了。
  只见丽妃粉面含怒,秀眉紧皱,正怒气冲冲地望着门大报怨着。咸丰轻笑,轻轻刮了丽人的粉面一下,道:“莫去理他们,一群地痞流氓想要收保护费的。“说着,咸丰适时的送上一块甜点。这才令丽人转怒为喜,娇柔无比地吃了一小口。
  可是有时候人不想惹事,但是并不代表事不想惹。丽妃刚刚报怨的声音虽然说得很低,而大门口处也很嘈杂。但是那与客栈老板争吵的大汗似乎耳目十分灵利,隔着老远,又是如此环境之下,竟然被他听到了。
  一时大门口处的人声突然静了下来。那大汗不再与那客栈老板争执了。转却一双牛眼似的眼睛,满面狰狞之色地望着咸丰这席。狠狠地瞪了咸丰一行一眼。而客栈老板没想到这时候,大堂之上还有顾客在用餐。因为就在刚刚他与大汗争吵的时候,一些见事不好的顾客早就起身回房去避难了。
  见咸丰他们好像因为大堂嘈杂,而心有不满,老板连忙将怒气冲冲地脸转变成笑脸,小路到咸丰他们桌旁,谦卑地道歉道:“实在不好意思,向位客官。小店因为一些小事吵到几位客官用饭了,若是几位有什么意见,在下马上令小二去送一桌上好的酒菜到几位的房中,以示歉意。这里小店还有一些私事,若几位不便可回房去用餐。“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咸丰本来就有意介入这件事情之中。他笑着对店老板道:“没事,没事,在下夫人喜静,那位兄台的嗓门儿太大了,吵到我的心肝儿了,呵呵.老板不必客气!“
  说着咸丰伸手在丽妃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安慰了她几下。其实丽妃早被咸丰刚才的那句“我的心肝“啊什么的情话,给忽悠晕了。这年代,谁敢大厅广众地称自己的女人做收肝保宝贝啊?丽妃顿时觉得自己的魂都飞了。羞着小脸低头甜思不已。
  “扑哧--!呵呵.“一旁一声甜笑出自仇雪的口中。一早上咸丰跟他的大小老婆卿卿我我的,就她他一个外人,本自觉得没有意思。但是为了接近咸丰,她也只得暂时忍了下来。同时心中想着,这狗皇帝对自己的女人倒是不错。这两位妃子也不知道休得几世的福气,才得到皇帝如此的宠爱。
  这时刚好听到咸丰借棒子打狗,小小的戏弄了那个虬须大汉一把。心中忍不住却娇笑了出来。这一声有如黄莺出谷,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大堂之中所有的男人都将目光转向坐在咸丰对面的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身上。
  那一身西洋衣裙,雪白香肩,白花花地露出半截来,引得这些男人们侧目感叹不已。客栈老板最是识趣。知道咸丰一行人的身份不低,这位白衣姑娘与咸丰的关系密切,指不定是咸丰的什么人呢。他虽也被仇雪的音容淘醉不已,但仅是一闪而过而已。随即他便感激地望了一眼咸丰,道谢道:“多谢这位公子的体谅。只是大厅嘈杂,莫影响了各位的雅兴!“
  这年头做买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顾客们可挑剔着呢。像咸丰这么说道理的贵客,一年到头来也碰不到几个。人家都这么通情达理了,自己没理由让自己的客人跟着自己浑身不舒服吧。
  哪知道咸丰铁定的心思要介入这件事,对于客栈老板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的陪着爱妃吃点心,哄着爱女儿说笑。老板无奈,只得转身又想去找那个大汉理论。不想那大汉一时被咸丰话激起心中的怒气。
  加之他见咸丰一个年轻公子,身边几位美人个个都如花似雪的,引得人口不直流。他本来就这苏州市井上的一霸。自从前几年开始,这苏州第一富商的侄少爷与他结了几分交情,更是在这苏州城内无法无天起来。仗着那个自己的拜把子兄弟的叔叔在朝廷与官府之间都很吃得开,就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倒他了。
  开头他就对丽妃的报怨很生气,又被咸丰不温不火地讽刺了一下,早就满腔怒火了。现在又看到仇雪那模样身姿动人不已,心中顿时恶念陡起。再不去顾那客栈老板了,叉着一双长满黑毛的粗手,一条脚往一旁的桌上一搭,扯起嗓着道:“那白面书生,这里不关你的事,没事,趁早给老子滚到一边去,别到时惹了老子火起,找帮兔爷弄死你!“
  这大汉来时就带着十几个打手,个个都黑布粗衣,一身短打妆扮。个个都形容猥琐,听到老大拿着眼前的白面书生模样的年轻公子开涮,顿时大声淫笑了起来,只听他们之中说什么话的都有,笑得前仰后合的。
  这可把图先给惹恼了,咸丰是谁?大清国的皇帝,大清中兴之主。文韬武略比之大清圣祖爷康熙都只高不低了。哪里轮到一帮地痞流氓来污辱。他向四周散坐的天机处士兵扫了一眼,四个身手矫健的天机处特种士兵顿时就要起身动手。
  可是咸丰却好像没有到大汉的话一样,淡淡笑了笑了,暗中摆了下手,示意图先他们先不要动,才开口道:“天下事,天下人管。这大清是有王法的地方。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苏州城里收所谓的保护费?“
  看到咸丰不急不燥,大汉起先愣了一下,但听到咸丰所说的话的时候,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大汉跟狼嚎似地大笑了几声,抽出一把短刀,在咸丰的面前晃了晃道:“凭什么?就凭老子手上有这个。哈哈.“
  “哈哈哈.“大汉的随众也一起抽出随身带的小刀,大笑了起来。
  见到咸丰身边的三位大美人,因为看到他们抽出了兵刃而惊怕不已的动人模样,这些人更是得意不已。咸丰温柔地望了丽妃两人与仇雪一眼,安慰了她们一下,不惊不怕地冷笑了一下,道:“哦,这么说来,只要身上有家伙就能代替王法了?那么我们这些东西是不是更能代替王法一些?“
  他说完,冲早就心中惊慌不已,生害这群不开眼的小流氓会突然动动手伤了咸丰一行人的图先示意了一眼。图先如蒙大赦,狠狠地冲四名天机处特种兵喝道:“动手!“
  一声还未息,四名天机处的特种士兵早已将隐藏在腰间的短枪抽了出来,黑洞洞枪口对准了十几名黑衣流氓。咸丰的这一招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没有人能看出咸丰这个白净净,瘦瘦弱弱的书生,身边竟然还有配火枪的手下。
  虬须大汉看到四把短枪出来,顿时惊住了。火枪如今在这大清的地面上可不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了。现在的大清军队都一水儿的快枪大炮。这虬须大汉也曾看见过,大清跟洋人打仗的时候,苏州城里就驻扎过好几万大军,都是身背长枪的。那家伙,百步之外,中者必死。
  虽然这些短枪他都没有见过,但是他用脚想也能想出来这些东西是什么。用一尽长的小刀跟火枪对着干,虽然自己这一方的人数占优势,但就自己这十几个,要是动起手来,估计还没有冲到人家身边,自己这方的人都就被人家的火枪打成蜂窝了。
  虬须大汉犹豫了一下。一想到自己背后还有靠山,而且还是大靠山,他的胆气便随即又恢复了一些。将小刀钉在桌上,指着咸丰道:“有枪就了不起了。老子还怕你不成?你是什么人,这苏州地界上,明令禁止私人配带火器,你公然渺视王法,等着官军来拿你吧!“
  咸丰心中恶汗。这什么年代啊?耍无懒的人跟好人谈起王法来了。亘古未有之事吧!接着估计这大汉也事情搞大了,一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收起家伙,一转身恶狠狠地望了客栈老板一眼,威胁着说道:“王老板,今天老子就看在你的面上,宽限你一天。要是明天还不把钱交出来,到时候就不是我小刀帮跟你过不去了!你自己心里可得想清楚了。“
  “走--!“说完这句话,大汉便一挥手,带着十几个手下打手出了大门。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