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烟雨江南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仇雪!这便是咸丰从那位白衣女子口中所知道的名字。名如其名,果然是一位如雪一般美丽的女子。咸丰还从她的口中知道,仇雪本是北京人士。由于家族几年前遭到一些变故,家道中落,因此她的父亲才会急于将她下下嫁一位权贵的公子。这令从西洋留学回来,深受西方思想影响的她非常难以接受。固执的小姑娘便一气之下,只身离家出走了。
  路途之中,仇雪打算去湖南投奔那里的一位表亲。但是由于她自小便被家里送到法国念书,对于大清的人物风景只是道听途说,并不十分了解。近日她一时兴起,走到苏州近内的时候,便打算转道来苏州观光一下有着天堂般景色的苏州。
  她刚游至枫桥的时候,突然听到咸丰所念的几句诗词,见咸丰一时受窘,她便不经意接了上来,因此解了咸丰的尴尬。见咸丰一行人气质,身份都不一般,便想接近咸丰等人,希望这一路能个照料。
  这些便是咸丰从仇雪口中所了解到的一切。其实咸丰心中并不怎么相信这位突然出色的绝色少女口中所说的一切,只是这位女身上的某些地方却令他想起一位心中的至爱--慈安皇后。
  特别是仇雪一频一笑之羊,那举手投足,那眉目生情,那娇弱得惹人怜的神情,都令咸丰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慈安。这也是为什么咸丰一见仇雪之时,便会出现那短暂地出神的情况了。而他执意忍着心中的疑虑,硬是要与仇雪一路而行,也有这里面的原因。
  图先在消失后不久便回到了咸丰身边,并给了咸丰一个眼神示意他,事情已经被办妥了。接下来,咸丰便带着三大一小四位大小美人流连在留园的花草奇石之间,惹来不少观光留园景色的侧目观望。
  时至黄昏之时,咸丰才带着女人们回到了起初他们安排的客栈之中休息。由于仇雪突然加入的原因,咸丰不得不再在客栈之中再开了一间上房给仇雪单独居住。而这位白衣少女似是对咸丰破有好感一般。直到各人都回到自己房中之后,她依旧跟随在咸丰的身边似有什么话对他说。
  感觉到了这一点,咸丰对图先打了个眼色,令他退下。之后,咸丰的房中便只有仇雪与咸丰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时候是很难保证这中间不出点什么意外的。何况眼前的丽人如青春靓丽,像极了心中曾至爱的女子,咸丰望着仇雪白衣飘飘的样子,一时有些动容。
  仇雪对咸丰的异样眼神丝毫不感到奇怪与尴尬,她任由咸丰满含温情的眼神看了一会儿,突然“扑哧“一声娇笑出来,盈盈道:“我好看吗?“白花花的雪白香肩随便着她的娇笑在咸丰的眼前轻轻的抖动着。
  咸丰神色一窒,暗道这女子好开放。难道法国的学校光教美女怎么勾引男人的媚术?他心中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随即努力将自己的思绪从对慈安的思念之中拉了回来,轻松笑了笑道:“姑娘确实是国色天香的人物,若非我已有了几房妻妾,便会真的不由自主想要纳你为妻呢!呵呵.“
  咸丰的假装调笑,令仇雪感到一丝羞赧。她粉面略红地白了咸丰一千娇百媚的一眼道:“公子,你有很多妻妾吗?看公子年纪也不过双十出头而已,怎么会有如此多妻妾?富贵之家便如此视女人如玩物不成?“
  “姑娘也的芳龄也不大吧?我看姑娘也不过二八年华,却有如此胆色,敢只身离家出走,令黄某人佩服不已!“咸丰呵呵笑着说道。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咸丰不知道仇雪到底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一时有些疑惑。但是仇雪好似没事人一般,依旧缠着咸丰问东问西,问得还尽是咸丰他们一行人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为了不引起仇雪的怀疑,咸丰都一一如实说给她听了。这时他实忍不住了,这仇雪摆明是在摸着自己的行踪去向。而且这一天来,丽妃与容妃两人对于咸丰见色心动,而大感不满,一路上都没怎么与咸丰说什么话。这时回到客栈,咸丰正想赶着去好好安慰两位美人几句话呢。不然这长夜漫漫之下,无心睡眠之时,自己要到哪位美人的暖柔乡中消遣?
  “姑娘不知道留下来,是否还有什么话跟我说,若是有什么困难,姑娘大可说出来,本公子也好帮姑娘尽快解决!“咸丰忍不住问道。
  仇雪笑靥如花,轻轻摇摆着纤柔的身躯走到咸丰的面前道:“公子可是要急着回到安抚你那两位千娇百媚的如夫人?“
  咸丰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仇雪向咸丰款款下拜道:“小女子身逢变故,感公子大恩,答应施以援手,小女子这厢再次向公子谢过了。给公子带来诸多不便,还请公子见谅!“
  仇雪突然变得如此郑得其事,咸丰不由神色一顿,随即摇手道:“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挂怀,若无事,姑娘还是先回房去休息吧。我们还要在苏州盘桓数日,若是启程,到时我自公叫家人来通知姑娘一声!“
  原来,仇雪一直留下来,竟是害怕咸丰等人会突然弃她于不故。本来她这样一个突然现身的女子,在出门在外的人眼中看来都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都会对她倍加小心。而咸丰虽然一路之上对自己有说有笑,但是女子心细,却看得出来,咸丰有时确实在敷衍着她。因此她不得不再次出言提醒咸丰一下。
  得到咸丰的肯定答复,仇雪盈盈笑了一声款款而去。咸丰这才有机会走出房门,去到一旁丽妃的房中。他与仇雪之间相处的情景却一直没有逃过周秀英的视线。咸丰房间的窗外,正好邻着另一栋客房,屋顶与咸丰的窗子相隔不远。
  咸丰刚刚走出客房,黑夜之中。周秀英紧绷的心情突然放松了。轻轻的长吁了一口了。她一路跟随咸丰的车队而来。本来偶尔瞅着空闲之时,也能远远处在人群之中看上咸丰一眼,只是后来,快到苏州的时候,她路上却突然发现了件密秘。
  而这件密秘与这白衣少女仇雪却是相关密切。虽然她还不知这其中的详细,但是当时他心确实对咸丰颇为关心。不知道这些人对咸丰会有什么不轨的岂图。这突然之间发现的密秘,令她心中焦急不安,因此这才一疏忽之间,被安丰他们觉得到。
  周秀英暗暗之中又开始跟随着仇雪的踪迹一路南来。见果然仇雪有着特意接近咸丰的意思。在枫桥之上。她见咸丰一见仇雪之后,便好似被仇雪迷住了一般,整个人都失神了好久。这令她气急不已。待到咸丰一行回到客栈,咸丰又与仇雪独处一室,更令周秀英在心中大骂咸丰好色无形。居然想借机见色起义。
  她一怒之下,便偷偷潜到咸丰的房间之外,在屋顶之上关注着咸丰的一举一动。若咸丰其中有什么不轨举动,她倒是不会介意突然杀出,来个大杀风景的。不过还好,咸丰并没有如她心中所想一般,做什么来。这让周秀英大大的放松了不少。
  此时已是一轮明月高挂中天了。周秀英痴痴地呆在屋顶之上,望着咸丰消失的地方,怔怔出了一会儿神。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天对咸丰的关注越来越深,竟是俏脸一红,笑骂自己好没出息,居然为自己的杀父仇人感到担忧。
  但是骂完之后,她仍感觉脸不火辣辣的,一摸之下,竟是触手生烫。她心下大惊,哎呀了一声,满脸羞色地急急跃下屋顶,消失在黑夜之中。
  咸丰对这一切都处在未知之中。他出了房门一转身便进了丽妃的客房。此时丽人正一脸气闷地嘟着樱红小嘴,独自一人坐在桌前生着闷气。不时嘴里还喃喃着说着咸丰见色忘情,喜新厌旧什么的。浑然不知道咸丰已到了身后。
  “丽妃,你竟敢对朕如此不恭?小心朕回去之后,把你打入冷宫之,一生不得见天日!“咸丰假装怒道。
  他这一叫,顿时不知道他到来的丽妃大惊失色,惊叫了一声:“啊--!皇.爷,您怎么来了!奴家刚刚只是一时气恼,请爷恕罪!“说着她竟秋眸微红,欲哭无状地样子。咸丰心中大起怜爱之心,微笑着摇了摇头,走上前去,轻轻抚过丽妃娇嫩的俏脸。
  “朕骗你的,这么紧张做什么?呵呵.“咸丰一把将丽妃轻轻拉入怀中,抚着她的青丝,忏然道,“是否还在生朕的气?“
  被说中的心事,丽妃情绪有些低落,俏道埋入咸丰怀里,轻泣道:“爷想要那女子也没什么,臣妾只是.只是替皇后姐姐伤心!“
  慈安一直对丽妃很好,她在时便百般在后宫之中呵护她。既使是慈安去逝这么多年了,丽妃仍一直称慈安为皇后姐姐,更是对于慈安在心中的地位毫无争议,她只求咸丰有空闲之时能够想起自己那便是好的。
  只是今天,她见咸丰一见仇雪的面,便如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都丢了魂一样,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觉得咸丰变心了,不再以自己心中的皇后姐姐为重了,因此,自己还是次要,她首先就对咸丰把慈安忘了而感到伤心。
  她这一说,令咸丰顿时整个人都呆在那里。曾几何时,便是那个女子,用无比温柔的爱呵护了自己那因伤而死去的心灵。曾几何时,就是那个女子,将咸丰的任何一个动作都看作是如珍似宝一般。
  自己没有忘记她,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她宠怜地拍了拍丽妃的头,安慰道:“朕并未忘记慈安,仇雪只是一个孤伶伶的小女子而已。朕只是可怜她,并没有其他意思!莫再伤心了!“
  丽妃抬着满上露珠的双眼,微笑着看了咸丰一会,突然她欢叫一声用力投入咸丰的怀抱,秀拳在咸丰胸前“恨恨“捶了几下,假嗔着骂道:“皇上坏死了,害奴家担心了一天!“咸丰大笑,一把操起丽妃娇弱温暖的娇躯,吹熄桌上的灯,向她和秀榻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