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烟雨江南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州,江南重镇,物产丰富,地势优越,美景层出不穷。
  苏州建城开始于公元前五百一十四年。吴王夫差的父样阖闾,命楚国前来投靠的伍子胥建吴国都城--阖闾大城于此,距今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一座小桥之下,咸丰望着往来不绝的行人,身伴着两大一小三位美人,滔滔不绝地卖弄起自己胸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方采来,向三位没少出宫门的大美人讲叙着苏的历史文化。
  直到如今,苏州还保留着许多关于西施、伍子胥的建物古迹。到隋开皇九年,苏州才始称之为苏州,是以城西南处的姑苏山而得名的,所以,并非其从开始便称苏州的。咸丰微笑着向三位美人道。脸上大是得意,对于这三位很少出宫门的女人,一开始便说苏州历名就是这个名字,心中大笑不已。
  现在大是出了一口,三位大美人在车上将他抛到一边的“恶气“,突然他似有所感,且不怀好意地向容妃以及丽妃淫笑了几下道:“不知道朕来这苏州微服私访,其中会不会发生什么才子佳人的传奇故事呢?江南自来多美女,要是朕也能遇上一个如古时西施一般的绝色女子,啊--!真是.“
  话说虽然现在咸丰的改革之下,妇女有了些权力,可以随意上街,也可以读书识字,自由婚嫁,但是那三妻四妾的制度,咸丰还是略有私心地保留了下来。但这却并不明表,大清的女人便不会吃醋了。
  咸丰当着两位爱妃的面前提,江南巡游,才子佳人偶遇的事情。实在很扫两位妃嫔的兴致,纷纷白眼递了过去,虽然不致像咸丰后世之中的女人们一样,男人一但在她们面前谈到别的女人,便是一付捉奸在床的样子,但是眼中的幽怨却是少不了的。
  偏偏这时候,咸丰还真是桃花劫到,谈什么来什么。
  事情就发生在咸丰打算带着三位大美女去赏一下苏州名闻天下的园林景观的时候。苏州城建城早,规模雄大,基本保持着古代“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双棋盘格局、“三纵三横一环“的河道水系和“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古迹名园“的独特风貌。
  其中这苏州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都学在其次,最最重要的便是苏州的园林绝艺,世所罕有。苏州园林甲天下,中国四大名园之中,苏州便占了两座。分别是掘政园与留园两处。“吴中第一名胜“虎丘深厚的文化积淀。
  咸丰一边走,一边不厌其烦地向三位大美人讲解着苏州园林的美丽之处。突然要走下小桥时候,想起这座小桥,在历史上,特别是在文人仕子当中享名已久。这座桥有名的叫做“枫桥“,而苏州的的风味建筑之中,就以桥闻名。
  唐朝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几乎令所有的中国文人仕子对枫桥趋之若x。“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了了数十个字,却将这苏州小桥美丽尽显无遣。
  到了刚要下桥了,咸丰不知道怎么突然诗性大发,负的冲着枫桥大声念起诗来:“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念到这里,咸丰突然忘记了最后一句到底是什么了。
  他尴尬地被三位大美人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望着,急忙转过头去向一旁的图先求救道:“咳--!那个图先啊,你跟随朕这么久了,可知道这个诗的最后一句是什么啊!“
  一旁图先没来由被咸丰抛来这么个苦差使。他一个皇宫老太临,一生到头来也没念过几句诗,更别说咸丰所念的这首了。他是听都没有听过。一时被咸丰问得满头大汗,不知道所措。可是咸丰也是被身边的向位给逼的啊。他不敢不回啊。
  这不能怪谁,要怪也只能怪咸丰自己,没来由好好得念什么诗啊。就后世里学得那几首破诗都没记得住,更别说这首根本没上过课本的所谓“艳诗“了。他也是偶尔从一本小说之上看来的,当时觉得确实是美得令人难以忘怀。
  但那也仅只是“当时“美人令人难以忘怀而已,小说一丢掉之后,咸丰立马就忘了。这时真正身临苏州,突然触发心中意念,便想起那么几句来了。没想到一首诗四句话,他都想起三句,偏偏最后一句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见图先也一旁大掉冷汗,咸丰无奈地正打算向三位大小美人认输,赶紧带人去看苏州园林是正事。不想这时突然从咸丰他们的身后传来一声如黄莺出谷一般美妙的女声来接住了咸丰的那一首诗:“玉人何处教吹萧!“
  这一声来得很突勿,并不是因为这声美妙的女声将咸丰的尴尬正好解了,而是这声音听来实在令人为之心动。咸丰一行人不由得都转过身去向声音源头处望去。这一望这下,便令所有在当的场男人都振惊了。
  只见枫桥之外,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正望着他们之中的咸丰微笑不已。那一身似白衣却并非中国女子所穿之长衣折裙,而是西方法式的贵族小女的服式。宽大雍容,肩头似雪肌肤露出一小部分出来,映着明日更显动人。发式也是时下出国的女子们争先校仿的卷发,一支振翅欲飞的蝴蝶结戴在头上,令人一看之下,好似这支蝴蝶也贪恋主人的美色,因此流连不去一般。
  咸丰心中暗道了一声美,对着这位突然也现的流洋少女长身一拱,道谢道:“呵呵,多谢姑娘解救之恩!“
  一见咸丰神色,两旁的容妃与丽妃便觉事态要糟,齐齐向这不明来历的女娇精白了一眼,又轻轻悄悄在咸丰身后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咸丰快快带她们去观赏名园,远离这“是非之地“。哪想得到咸丰早已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玉人振晕的头脑。
  长身一礼之后,咸丰竟望着眼前巧笑倩然的美丽少女回不过神来。容妃与丽妃顿时脸上都有些发白。可偏偏这位少女像是被不知道咸丰的眼神之中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咸丰这样的眼神对她来说将怎么样的一翻天地。只见她对咸丰的呆望并不以为意,依旧巧笑偏偏地向咸丰一行慢步飘来。
  “这位公子多礼了,小女子一时兴起来这枫桥游玩,不想似才听得公子几句古人佳话,便心中忍接了上来,唐突之处,还请公子莫怪!“少女倩然走到咸丰身前,玉指轻轻提起衣裙,款款向咸丰福了一礼甜声道。
  这一声更如天外飞仙般的击中的咸丰的心。只见眼前玉人,肤若凝脂,形容娇美之致,两汪柳叶眉都好似带着笑意,浅浅的两个梨窝随着脸上的笑容时隐时现。咸丰当机了好一些时刻,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没见识,怎么见到美女脑子就当机。
  整了整狼狈神色,咸丰正想拱手施礼呢,不想这少女倒是学洋人的东西学得十足,向咸丰施完礼之后,竟伸嫩白玉手,似如春睡刚起的娇娘一般懒懒地伸到咸丰面前。西方人的礼仪,男子向女子问候时,便是男子轻吻女的手背的。
  这时咸丰身旁的两位佳丽早对这名身份不明的女人视如仇敌了,两双透目都快奔出火来了。可是人家咸丰可是当今皇上,她们一时也不好对这个女人的不当之举做些什么,只是俏脸含怒地望着人家。
  咸丰倒是不觉意外,知道西方人的礼仪。他微笑了一下,拉过那少女的玉手,轻轻吻了一下,道:“姑娘如此佳人,独身至此,不怕这大街之上的某些无良浪子见到姑娘美色而心动吗?“
  这一说更令身旁两位丽人动怒了。这整条大街之中怕就只有咸丰这条色狼只难以令人抗拒了,竟还说别人。两位丽同时在心中恨恨地嗔了咸丰一下。耐何当事根本没有看出这两位爱妃的心意,依是一脸淫像的样子看着眼前丽人。
  这少女好似也被咸丰提醒了似的,急急收回玉手,颇似焦急地道:“多谢公子好意,只是.只是.“
  这两个“只是“说得分外惹人怜爱,令听她说话的人一听便能知道她此时只身在外,心中定有难言苦衷。
  果然咸丰被被她勾引起心好奇,丝毫不将身旁两位丽的焦急之色放在眼里,向少女问道:“只是什么?若有难处,本公子定当帮姑娘妥善处理掉!“
  少女秀眉轻蹙,破似为难,最终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向咸丰款款道来:“小女子留学法国刚刚回到家中,却不料家父为了结交权贵,硬逼小女子下嫁心中不喜爱之人。小女子心中地气,便.“
  接下来的话,咸丰不听也知道其中的意思了。他不由心中一怒。没想到大清到了此时今日,竟还有强迫嫁取的之人。便即便一挥手,哼了一声向少女道:“汝父是谁,那位想经强娶的权贵又是谁?朕,呃,真是岂有此理。姑娘请放心,若是姑娘有本公子帮得上忙之处,只消说一声便是。“
  咸丰一时口快,差点便爆露了身份,但是仅只这一点,那少女轻轻皱起的秀眉之下,一双秋眸之间分明快速闪过一丝寒光来。随即却很好的用兴奋掩饰住了。她再次向咸丰款款下拜谢道:“如此多谢谢公子了。公子仪表堂堂,断然非那些无形浪子一般。小女子只身在外,无处安身,不知道公子欲往何处,可否沿途捎带小女子一程。小女子在湖南有位表亲,本是要去投靠他的。“
  “这有何不可。姑娘不嫌弃,便与本公子一道吧。本公子也是要前往湖南的。正好顺路!“咸丰康慨地道。这让丽妃与容妃脸上顿时面如死灰。但又不好怎么样。
  一行人聊了一会儿。丽妃与容妃受不了少女的矫揉造作,先一行一步往留园去了。而咸丰则慢慢与少女边聊边走地好不容洽。他们刚走过不远,却只见枫桥之上突然人影一闪,一位女子现身出现望着咸丰一行人远去的方向恨恨难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