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奇怪的商人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海客栈是整个开封城内最大的客栈,同时也是位于整个开封城内地段最佳的地方--开封最中心。店栈占地很广,几乎将整条中心大街都占去了一半。此时正是正午,客栈生意却依旧很好。
  往来于此的行人,客商都习惯在此住脚。店分前后两部分,前面一部分用来招待客商吃食的地方,后面巨大的部分,溜半条街那么长都是客房。由于开封经济开放政策普行地最早,这里又离京城比较近,因此开封每日的人流量不比直隶地区的几个大城差多少。
  也正是看到这种远大的光景,四海客栈的老板,一年前将四海客栈搬到了开封城之中,并将之扩到现在这个规模。当然事实也应正了这位眼光独到的老板的想法是正确的,四海客栈从此一跃成为开封城最上等的酒家,客店。每天在这里住宿吃饭的客人就不下三位数。
  四海客栈的前门的门帘之上挂着一幅醒目的对联,说道是:门前不驱谦卑客,店内不赶落迫人。横批写着四个大字:高朋满座。
  这正应证着四海客栈为什么如此兴望的原由。四海自去年开始,老板不知从哪里请来一些洋人顾问,帮助客栈改建装饰,帮助店员修正理念,坚决以微笑态度面对所有到店里来的第一位客人,更是从来不欺压客人,就连偶尔因店门外流连的叫花,四海客栈也从来不驱逐他们,任何在门前乞讨。对于一些客人因为某些情况,袋中羞涩,店员更是不会加以鄙视,而是友好相待,尽量令每一位顾客满意。
  正因如此,令四海客栈的名声在开封城内成为最好的客栈,也因此打响了四海客栈的名气。南来北往的商客,旅人都愿意住到四海客栈之中。
  咸丰一行人由图先领着来到了店门之前,只见既使是赤热如此,店内的生意依旧红火无比。店员迎来送往,食客笑脸如花。咸丰抬首一看,正见着四海客栈的门前对联,高声赞了一句道:“果然好心思。如此一来,谁人不愿来这里就食,住宿?这位老板倒是见白不同凡响啊!“
  却不料身旁两位丽人早已因天气闷热,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早已香汗淋漓,不住催赶咸丰快快入店。而咸丰怀中的小念慈却是破为好奇,向咸丰投去疑问的目光道:“阿玛,这家店如此行事,若任由乞儿整日流连店门之前,不怕客人们因其门前杂乱而不来了吗?“
  暗暗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位美人,心中暗自示意她两人,心想早叫她们不要跟来,偏偏不听,在宫里死活都要跟来,现在吃这一点苦便受不了。女人真是难以捉摸的生物啊!不理会两位妃子的报怨,咸丰赞赏地望了一眼怀中的爱女,道:“能来住店的,通常都是些外地客商。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风云不测的时候。若是店主只一味眼高手低,便会令人觉得店家是店大欺主的人,自然不喜。“
  见小念慈哦了一声,点了点小脑袋,咸丰再又接道:“且,有些落迫之人,没准哪天便能衣锦还乡,若在其落迫之时救济了一翻,虽是施的小恩。但此人日后发达,必会谨记一生,这样一来,店家岂不是一本万利了?治亦当如此,朝廷虽是施小恩于民,但若使民安息,得享太平,他年国家一旦有难,民必群起而助之!“
  小念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此时四海客栈的小二早已见到他们一行人,早已满脸笑意地迎了出来,将他们一一礼让入内。四海客栈如然服务周到,将咸丰一行人都妥善安排必,便有香茶,点心随即送来,店小二的态度更是与其他地方的小二不能比的了。
  咸丰一行人要了五间上房,车马等物都由店小二一一妥当安排。收拾好了之后,咸丰等一行人才出房出用餐。店中小二没有人因他们身着明贵便给予了特殊对待,也没有人因为其他桌上的客人衣着普通便爱理不理。
  四海的经营模式也与其他地方传统的理念不同,这让咸丰想起了后世之中的饭店,高级宾馆。心更对四海客栈的老板佩服不已。一顿饭吃地很安心,小二尽量满足了咸丰他们的要求,将他们安排在一间独立的用餐雅间之内。
  饭毕,咸丰便令容丽两妃各自归房,将小念慈交归容妃照顾,自己与图先只说了一声要去外面有要事要办,便走了四海客栈。此时经过咸丰他们的一翻安顿,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天上的阳光虽然小了些,但是大街上的热浪却依旧猛烈。
  咸丰顶着炎热,在开封城的大街小巷之中胡乱的逛着。突然来到一处买卖古董的店前。店前的几位穿着独特的洋人引起了咸丰的兴趣。这群人与其他英法德美国等国来的产人不同,其他国家的洋人在大清都是穿得西装革履,一举一动之间都尽显西方人的高雅之处,但是这群人无论从穿着还是行为之间都没有西方人的那种做作之态。
  这令咸丰感到非常的好奇。他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却不打扰那一群人,而是自顾自的拿起一件瓷器,细心地看着。耳朵一边听店家与这群洋人之间的对话。
  听一名穿着长衫大褂,头发略红,睛色微蓝的洋人操着流利的中文与那名店家争执着什么。他一手拿着一个瓷瓶,一边向身边的同伴说着,一边与店家争着。他显然对于店家开出的价格非常不满意,正与那位店家争执的价格。
  咸丰抬头望了一眼这个洋人,脸上的好奇之色更加浓了。一个中文如此的流利的洋鬼子,如果不是长期在大清行走的话,洋人之中很少能找到几个出来。就算自称是中国通的马克夫,偶尔以几个坳口的字之上,也会有些不自然的,而这个洋鬼子不同,居然说出来的中文与大清的百姓绝无两样,其间居然还会带上点河南本地的乡音。
  此时那个洋人与店家的争执已经趋于白热化的,两人都因为争执,脸上开始涨红起来。只听那个洋人拿着一件白色的花瓶冲店家喊道:“老板,您的价钱太黑了。我祖辈就是河南开封人,您所说的都是假的,您不要想骗我的这些朋友。“
  “洋人,开封本地人?哈哈哈.“店家显然对于有洋人口称自己是开封本地人非常怀疑,他大笑了起来道:“唉,我告诉你。虽然你说大清的话很流利,但是这年头来大清的做买卖的洋人多了去了,能说几句大清的话了洋人也多,你能说几句大清话就是开封本地人了?“说着他脸上一副打死也不信的态度。
  这令那个洋人心里更是气恼,他将手中的花瓶恨恨地放到原处,指着店家道:“我是‘蓝帽回回‘人,我的祖父很久以前便在开封定居了。你不信吗?我说你的这个汝瓷不是真的,就不是真的,你管跟我到官府去理论吗?“
  说着,他便想上去拉店家的及袖。这令店家很慌张,本来他看到来的一群客人都是洋人,想将一件普通的景德镇产的瓷器说成是大宋年间的汝官窑瓷器,好赚上洋人一大笑,哪里知道这群洋人堆里居然还有一个会说大清话的洋鬼子冒出来,而且,说的还很流利。
  他的把戏被那个洋人识破了,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敢声张,只得慌张地退后了几步躲开那个洋人伸过来的手,神色不稳地指着那个洋人骂道:“洋鬼子,别以为老子怕你,现在的大清早就不是你们洋人的天下了。你.你说这不是汝瓷,你从哪里看出来不是了?若不是,你倒说说这是哪里的瓷器?“
  店家指着那个洋人放下的花瓷。虽然心里有些发慌,但是对于瓷器来说,不是个中高手,是很难看出瓷器的产地以及质地的。果然,那个洋人被问得哑口无言。虽然他一看那个花瓶不是老板口中所说的汝瓷,但是却无法说出他的产地,只得一个人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地站在那里。
  这时咸丰脸上笑了笑,打算走过去,替这个洋人解围。毕竟这样吭骗外人的事情总是不好的,虽然吭骗的对像是洋,但是这里面居然有犹太人,还是早年定居大清的犹太,这可就是那一码事了。
  不料咸丰刚想动身,那个洋人身后突然走出来的年纪比较轻的男子,拉了一把他,并向他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个洋人便不再执着于与店家去官府理论了,而且拉他的男子似乎身份不低,那个洋人对于男子很恭敬,低头应了声是,便打算带着伙伴们离开。
  眼见好机会就要错过了,咸丰立马一个大步走近店家身前,并拿起那个洋人放下的花瓶向店家,也向那群洋人道:“汝窑瓷器,釉滋润,胎质溥,且为天青色,瓷器底部有支钉纹,为宋代五大窑之首。你这件瓷器虽然作工精细,胎质也很像,但是汝窑瓷并非纯白色,且你这件瓷器,底部并没有那些支钉纹,胎质也很厚,如我所料不差的话,从质地看来,应该是出自景德镇的小民窑仿的吧?“
  咸丰不怀好意地望了一眼那名店家。底细被彻拆穿,而且拆穿他的人显然是个大清的少爷公子的人,而且对于瓷器显然很在行。气势上彻底低了下去,店家瞪了一眼咸丰,虽然心底里有怒气,但也不好发作,只得乖乖地将那件瓷器放回原处,闭口不言。
  店家的低落情绪,咸丰倒是没有太在意,而是看了一眼将要离开的那群洋,果然听咸丰将那件瓷器的出处,以及各个方面都说了一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起先拉住那个与店家争执的洋人的男子,突然转过头来,向咸丰看了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同伴回来。
  而咸丰也同样向他报以微笑,轻点了一下头。负手看着这群奇怪了洋人商人。不料那名男子的举动令众人有些惊讶,那个曾与店家争执的洋人更就不小心用英语叫了一下那名男子道:“殿下,您要做什么?“
  “殿下?“咸丰脑中猛地一振,意味浓厚地再次望了一眼那个男子。他笑了笑,自己退开一步,给那名男子让开一些距离,心中暗想,这次的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