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49 四国和谈13

  三天之后,四国和谈再次开启。双方按照事先或明或暗之中达成的协议,签署了四国和谈备忘录。其中英法俄三国以承担大清两条南北大路建设为低价,从大清手里免去了大把的赔偿款,更因此三国在今后的大清发展建设之中,打开了一扇大门,或得了大清这个巨大市场占得一席之位的机会。
  其中俄国人更是凭借其货卖大片国土的代价,再次减省了一千五百万两白银的赔偿款,更是利用机会,向大清以物资,技术,人员,工厂为条件,又免去了数百万两的银子。而英国人也不甘落后,在获得了在铁路修建权主的最大利益之后,又以战舰,工厂,技术,人员,海军教官人条件,使得英国人在这次战后赔偿之中免去了大部分的赔款。
  法国人在暗中与大清的交易还未还得及,第二次和谈会议就开始了。但是法国人杜南德在会议上听到英俄两国都向大清出售了不少东西,因而减免了不少赔款,因此也学着英国人的样子,以钢铁,技术,工厂,人员等为条件,同样免去了不少的赔偿款。
  而四国就此次战争之中的租界以及领土的纠纷问题,也在大清四位和谈代表的致强硬之下,三四和谈代表无奈只得暂时退让。大清因此得以收回英法两国在上海,广州,天津等地的两国租界。而对于香港这个比较敏感的原大清割让土地,大清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暂时指定香港为特别行政区,允许外商可以自由于出入香港。
  但必须在大清宪法所归定的范畴之内,经商活动。另外已经住在香港的英法洋人可以不受到驱赶,但必须到香港大清官府办理登记手续。香港回归大清的统治区域,任何人不得插手,或以强制性的手段,干扰香港的统属性问题。
  这一举措令英国人伸入太平洋的触角得以小部分的保留,艾尔只得答应。再说就算是他不答应也没有办法,如今的香港已经被两广官府收回了。而对于法国而言,得中心并不在大清,而在于安南。在大清所有的租界,也只不过是法国在大清占据的一点点市场份额与门户而已。
  关于安南的问题,大清暂时退让。并表示,在今后的十年之内,不以任何名议出兵帮助安南政府独立。只不过法国人没有更深层次的了解过中国人对于文字精通。王韬代表大清仅只答应不以任何名义出兵帮助安南独立,却没有说过暗地里不会帮助安南的游击队,把法国的驻安南势力搞得天翻地覆。
  致于俄国政府要求的,清军驻尼布的军队尽快撤回黑龙江,额尔古讷河以东的提议,王韬等人并没有答应。并指出,尼布楚地区自来便是大清的国地。只是由于清圣祖康熙为了能与沙俄友好相处,才宽大为怀,将该地让给了俄国。但是介于俄国自从获得尼布楚地区之后,并没有停止其向大清入侵的野心。大清政府决定再次收回尼布楚地区,以示对俄国贪心不足的惩罚。
  并且,王韬还在会议之中指出,关于尼布楚条约之中尚还有一处地方处于两国一直以来的争议区,自四国和谈签定之日起,将永久成为大清的固有领土。并从此划定中俄两国在远东之地新的国界线,两国以尼布楚以外兴安领为界线。其中外兴安领属大清所有。
  这项决议,王韬等几人不容彼得洛夫有任何异议,便强硬的决定了。而既使彼得洛夫想要提出异议,或者备忘录受到沙俄皇室的拒绝,因而沙俄仍想要以武力解决的话,石达开以僧格林沁等军人都当即当面表态,随时欢迎俄军再次光临。
  和约备忘录暂时签定。三国代表第一时间都交出了赎回各国主要人员的赔款,将三国大使带回本国。备忘录签定的第三天,三国代表便同进起身,各自回国向国会提交此次四国和谈所议定的款项。
  至此,大清最危难的时刻终于过去。因此次和谈引起一些小小的问题也顺利解决。德国公使马克夫在谈签定之后的第二便赶往了北京,他需要从咸丰的口中知道,自此之后,德国在大清的地位是否因为大清向万国开放通商口岸而受到影响。而在咸丰做出正面答复,并安慰表示,大清永远不会与德国人成为故人之后,他才略略宽了一下心情。
  随即,马克夫向国内发电,将在四国和谈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一向国内详细汇报了一次。同时他提议德国国会加大对大清的外贸关系,以及各项合作领域的交流,以此来稳固德国在大清所占有的地位,保证其不受到英法等西主各国的到来的影响。
  和谈之中,感觉最冤枉的其实还不是马克夫,而是美国公使卫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俄国人居然会因此无法承受向大赔付的巨额赔款,而将美国即到嘴的阿拉斯加,转而卖给了大清。而令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在价钱增涨了一倍的时候,大清政府居然同意了俄国人的条件。以一千五百万两银子的价钱,从俄国人手里买走了巨大的阿拉斯加。
  虽然卫廉因此曾向王韬提出过召会,并委婉的提示,希望大清政府不要答应俄国人的要求。但是都被王韬装咙作哑的混答过去了。无奈之下,卫廉只得认倒霉。本来还希望借着中美国两国的友好,向俄国施回压力,迫使俄国人将价钱压得更低的,没想到到头来去为别人作了嫁衣裳。
  偏偏美国政府与俄国人的交易,之前一直都还只是口头上的协定,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应。而且阿拉斯加也是俄国人自愿卖给大清的,清国人其间并没有任何的威胁,或者是提示。而俄国人在面对巨额的战争赔款,以及国内经济不景色的压力之下,将阿拉斯加以高于美国一倍的价钱卖给大清,作为抵偿,更是无可厚非的。
  卫廉与美国政府两方都不能怪,只得怪自己贪心不足,没有先下手为强。就这样,四国和谈,就在这样仿若柔肠百结的喧闹之中结束了。王韬等人圆满完成了任务,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不提。
  咸丰知道这一次四国和谈会议,其实也只是初次草草决议的,于真正的和约签定并没有多大的价值。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有了这次和约的备忘录,相信各国也大概知道了大清对于对待外族威胁的态度了。将来的第二次和谈,相信双方都不再会需那么手段,而是可以直奔主题相讨出一个另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来。
  咸丰八年六月,大清终于迎来十几年以来,真正的平稳安定的时期。国内各项工作都开始步上正轨。政治与军事改革都基本可以告一段落了。而新兴的工商必革也在兴起,大清仅这半年的赋税收入便上涨了百分之五十。
  有了前人的榜样,各种各样的工商业都开始在大清萌芽生长。民间工商人士在看到了先进的科技所带来的丰厚利润的带动之下,再也不像之前一样,犹豫不定了,而是不断从西方引起各种更加先进的技术,以增加其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而本土传统的手工业产品,也在向着先进化,科学化,机械化的道路迈进。
  由于大清一直在鼓励工商,大肆降低进出口货物的税赋,促使本土的传统产业,以及新兴的工商业品产能够在外来工业产品的冲击之保持称步发殿。自咸丰五年开始,大清的外贸交易额便开始有增无减的增加。这大刺激了国内工商业的兴起,成为新中国强大起来的良性基石。
  六月,大清内阁总理大臣王韬回到北京,并将和谈的议项交由咸丰亲自过目。这些事项大多都有咸丰提前的交待,看着一项项的协议都基本达成了要求,虽然还都只是暂时的,但是咸丰还是感到无比的满意。
  紫禁城,御书房内。
  咸丰满意地向王韬点了点头道:“王卿此次辛苦了。如今大清一切都在稳步发展之中,但是王卿的责任却仍是很重,望王卿不要懈怠,助朕建起一个傲立于巨界的强大大清来。“
  “微臣尊旨。但请皇上放心,微臣,必定尽心尽力,死而后已,以报圣恩!“王韬谢恩道。他长长地吁了口气。这次和谈,表面看起来虽然是无风无浪的圆满结束,但是除了咸丰,谁能知道他在这期中所有的担忧。
  能圆满完成任务,已令他开心不已了,何况咸丰还如此厚爱关怀。自从被咸丰起于微末之后,他一颗心都扑在了大清的政务之上。能为大清多做事情,报达咸丰的知遇之恩,已令他知满足,何况这还他曾经的一生的报腹。既使咸丰不耳提面命,他也会尽力,将政务处理好的。
  他直起身来,向咸丰回道:“皇上,如今和谈虽然,但却只是草议,怕是三国都不会接受大清的条件的。第二次和谈在所难免,我大清当做好准备才是。“
  “这是自然!不过有了这次草案,相信各国对我大清的态度也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下次再来,想也不会有多大的争议了。大清实力不如,该退让的还是暂进退让吧,免得又引起不必要麻烦。大清的发展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咸丰深吸了一口气道。他摸了摸坐一旁认真听着他们两人谈话的小念慈。沉声接道:“但是,该坚持的地方,我们一步也不退让,洋人要再以武相逼,我大清也不必怕他!“
  “是!“王韬沉声应道。他知道咸丰所指的必须坚持的地方是哪里。无疑就是指中俄边境的事情。咸丰是下定了决心要收回尼布楚的,还有租界也是要撤销的,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大清同各国签定的不平等条约也是要废除的。这几点是任何人也不能用任何方式改变的原则。
  咸丰拉起小念慈的小手,起身向王韬道:“好了,这就样吧。如今一切平定,今后的朝政大事就有耐爱卿了。朕也好长时间没有出去走走了,这次就借着这个机会出去放松一下吧!“
  王韬一惊,肃然问道:“皇上打算南巡吗?“这些天来,除了四国和谈咸丰一直很在意之外,便只有南方的事情令咸丰放不下心了。咸丰说是出去散心,但王韬心中去是知道,必定是这么久了曾国藩那边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咸丰心里不放心,终于打算要亲自走一趟了。
  “皇上,此事不宜过激,只得暗中慢慢来,一但过激的话,微臣恐咸丰数年心血付之东流啊!“王韬担忧地对咸丰道。
  咸丰何其不知道这之中的严重性,但是时间是不等人的。如今大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有谁知道这风平浪静之下的暗流汹涌。他也想自己所猜想的是错误的,但是无论如何,咸丰不能让这个不稳定的因素等到今后大清暗流浮现之时再来决断的。
  “爱卿不必担忧,朕自有主张。朝廷里的大事就有耐爱卿了。朕相信曾公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你先退下吧!“咸丰挥了挥手,脸色沉静地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