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四国和谈9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克夫这次口水大爆发不为别的,就为了王韬那一句“我大清正在大肆修建铁路.“什么的云云。众所周知,在四国和谈之前,大清预计要修建的三条大铁路,其中的一条京汉大铁路,已经由德国铁路工程公司承包了下来。按照德国政府的打算,就是其他的两条还未动工的大铁路,德国也是要一力“承担“下来的。
  可是这一下倒好,王韬一句话,大有将其余两条铁路承包出去的打算。而承包人还都是自己的死对头,老冤家。这怎么好,马克夫的脑子一时周转不灵,于是便一口茶喷口而出了。他对于自己的再次失礼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一般,根本没有赔礼的意思,手忙脚乱的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茶水,失声叫了出来道:“总理阁下,贵国的铁路工程不都一直是鄙国在承包的吗?难道鄙的工程师们无法令贵国满意吗?我可以马上传报回家,让鄙国政府再派更加优秀的工程师来大清的!“
  他说话很快,生怕自己一时停顿下来,大清的几条铁路便跟德国说拜拜了。于是根本不管他身前被他的茶水喷到的几个人的阴沉脸色,开机枪似的一句句扫射而来。
  另一边三国和谈代表刚听出了些门路,就被马克夫的“机关枪“给打断了,三人同时愤愤不平的望了一眼马克夫。然而更多的是想到王韬那几句话之中的利害关系。到大清的所有欧洲人都知道,大清幅员辽阔,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四万万多的人口。
  但是在这么巨大的国家里,却无法找到一条像样的铁路来。仅有的一条铁路还是前几前才修建完工的从直隶到太原一条单向小铁路。这条小铁路还是主要用来将山西的各种矿产运往直隶工厂专用铁路,民用价值都还在其次。
  这么大的国家,想要修铁路了。那得多少的东西,多少人力来修啊。这其中的价值多得都令三国的代表直流口水。奈何,之前三国与大清都有仇怨,想从德国人口里抢食吃,其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现在不同了,大清总理阁下公然发话了。想要将另外两条预计修建的铁路承包出去。看意思是,还非得三国之中的国家不可。那就有得搞头了。这大清修铁路,总得要钢轨吧?这钢铁煅练技术,整个欧洲甚至于整个世界,英国人敢称第二,谁还也称第一啊!
  法国人一向是英国人的小弟,自然不敢跟自己争吧,俄国人就更别说了,他们自己还处在半封建半农奴制的国家呢。这不,这些年一直就欧洲到处转悠,希望英法等国能帮助俄国尽快转变,完成全国工业化的进程呢。
  这大清要向三国要东西,这外贸出口这方面的事情,哪里有当了这么多年世界老大的英国人清楚啊。动时候从差价上做点手脚。这银子可就大把大把地省下来了啊。这一点艾尔手脚最快,连给王韬向马克夫解释的时间都不给,立马争着说道:“总理阁下说的是。如果贵国愿意,我大英帝国的钢材是全世界最好的,大清政府大可以向我大英帝国定购,绝对质量可靠!“
  一见英国佬开始抢生意了,马克夫更着急了,就要起身作势,将这个不好的苗头给止住,但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他身旁人影一闪,法国和谈代表杜南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起身了,并且是接着艾尔的话头往上说,中间没有一点空隙。
  “总理阁下,我们法国的钢铁技术也是输给任何国家的,我们也愿意用钢材来抵销这次的战争赔偿款!“杜南德说着,并没有望一眼气急地直跳脚的德国公使马克夫一眼,相反他却有些冷笑地望了一眼英国代表艾尔。
  英国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杜南德心中有数。大清要大发展。铁路工厂,造船练钢等等各方面都是奇缺的物资。大清这些年虽然有了一些发展,钢铁厂也建了两个了。但是这能够满足全国的发展需求吗?
  答案肯定是不能的。自己本身无法满足国内的发展需求,怎么办?当然只有向外进口啦。大清政府计划先修建三条大铁路。光这三条三铁路,就有几万公里长。这是多大的工程?再说了,人家大清这么大的国家难道就修完这三条大铁路之后,难道不再修别的铁路了?
  答案肯定也是否定的。大清不但会修,而会大修特修!但是就大清这几年的发展来看。估计就算再给大清十年,无法彻底满足大清铁路修建的需要。这十年里,大清又得向外国进口多少钢材满足呢?
  何况大清目前来说,工业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什么都得进口。这拉到了大清铁路的修筑权,就等于在大清扎了一条根啊。到那时候,多少利益等到自己来收取啊?英国倒想的好,想自己一个人独占,门儿都没有。
  早年,看到德国人在大清做外贸,做的风声水起的。那银子赚得都跟流水似的。英法两国早就眼红了,要不然,两国为什么眼巴巴的千里迢迢地从欧洲打到大清来?还不是为了垄断大清的外贸市场?
  英国佬想吃白食,拉铁路修建权拿过去了,以后就等着大清向他们定购机车了吧?机车搞完了,还有其他东西吧,大清的民营工厂啊,大清的战舰啊。现在的战舰都升级了啊,改用铁甲战舰了。这战舰用的钢材能少了?大清数万里海疆,得多大一支海军来看家护院?
  杜南德不是笨蛋,不但不是笨蛋而且还很精明。见艾尔急着想把大清的铁路钢轨先包下来,好利于大英帝国在大清扎根,将来抢占大清的庞大市场。杜南德自然不能让艾尔如愿,虽说两家在欧洲好得跟蜜里调油一样,但不见得法国就得处处让着英国佬啊。
  杜南德话了一出口,艾尔就知道事情要糟。他倒没有想到法国为了这点钢材的事情,居然敢跟大英帝国争了。也是,这大清的市场多大啊。他原本打的就是杜南德所要的主意。现在被杜南德看穿了,又不好当场说穿,只得不满地望了一眼暗自得意的杜南德一眼。
  英法两国开始争了,彼得洛夫作为此次和谈的代表,自然不是蠢人。哪里看不出这中间的利害关系。奈何俄国人太穷了,自己的铁路都还没修多少呢,国内的钢材产量还不够自己用的呢。不好怎么跟英法两国争啊。可是他也不拘泥不化的人,一想到英法都把钢材生意揽过去了。但是作为铁路另一个必不可少的材料,英法两国都没得俄国人多,那就是枕木!
  俄国东边多得是森林,木场。那里的百年老树多得数不胜数,数量多,质量更是可靠。这一点总是英法两国没办法争得吧。想这到里,彼得洛夫不免就得意起来。这一得意起来,动作就不免有些慢了。
  他哪里想到不但英法想争着在大清修铁路,做生意。一旁早就急得满头大汗的德国公使更是志在必得啊。马克夫他现在都郁闷地慌。这好好的当个谈判公证人,怎么谈着谈着,就把德国好大一笔生意给谈没了?
  不行,他得争啊,不然回去怎么跟德国皇帝交差啊。彼得洛夫一松懈,马克夫便见缝插针地终于叫了出来:“总理阁下,这对贵国人友好合作伙伴,德意志帝国非常不公平,我要向贵国尊敬的皇帝陛下抗议!“
  下面大清的几个谈代表看着几国公使代表为了几根钢轨的事都开始争得不可开交了,几个人相对会心而笑。王韬仍作为带头人发言道:“各位,各位,请先静一静。要不着急嘛。这才像是一场和谈的样子嘛!“
  王韬微笑着,艾尔与杜南德安静下来,马克夫却仍满心不安的在坐位上望着自己,便首先转向马克夫道:“尊敬的公使先生,你不要急。我皇圣上已经决定了。为了加快三大铁路的修建的进度,将会将另外两条铁路的修建权转让给其他国家!“见马克夫急得又要起身说话,王韬连忙一摆手,拦住马克夫接着道:
  “不过,您也知道,大清幅员辽阔,要建的铁路也不是一条,德国朋友的机会今后还是很多的。这次也是给各国一个机会,哪一国修建的速度,质量最好,今后大清还要修建铁路的话,工程便会由这个国家的工程师接手的。“
  王韬这样一解释,马克夫才稍微定了定神,但仍心有不甘。好好的明显这笔大买卖非德国莫属,谁知道中间插出个英法俄来。要怪也只能怪德国同样发展得不够好不够快。不然哪能轮到英法俄三国来横插一腿啊。
  见马克夫的神情,王韬再次道:“况且,我皇陛下也了解,贵国也在大力修建铁路,很难再抽出人力来帮助大清了。这对大清的发展是不利的。本官希望阁下能体谅大清的急迫之情。“
  果然是因为这个,马克夫苦恼的低下了头。只能叹自己的国家实力还是不如人啊!
  刚刚安抚好德国人,英法两国却坐不住了。大有两个欧洲“好朋友“现场pk的架势,王韬只得又转向英法两国代表道:“铁路的修建涉及到许多地方,一时半刻也无法说清楚,而且贵方也需要私下里先商议好吧。这样在谈判桌上争执,怕是要延误和谈进程的。两位以为如何?“
  艾尔与杜南德两人望了一眼,都不说话,暂时结束了两国暗地里的较劲。彼得洛夫整人过程这间竟没能说上一句话,谈判便有暂时延期再谈的意思了。本想起来说说自己的观点的,但是一想,就枕木一向其他三国(包括德国)都没有自己的自身优势强。而且看样子,英法俄三国还得重新算计有关大清铁路承包的事情。
  事有转机。俄国没准还没从英法两国口里抢到一点荡喝,于是便将说到口中的话咽了下去。而一旁看了直瞪眼的美国公使卫廉已经开始大肆感叹了。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啊,简单的几句话就将英法俄德四国绕进去了,这和谈都快开成铁路工程承包拍卖会了。
  卫廉一边感叹一边暗道可惜,美国人比德国来得迟了。没机会也在中间横插一脚,这么好的买卖,都让四国抢了去了。他心中暗下决定,回去之后,马上向美国国会建议加大向中国的外贸出口,争取以后可以大清的铁路之中也占一席之地。
  看了看众人,见三国代表没有异了,王韬便拍了拍衣服,道:“那么就这么定了吧,贵方三国再好好商量商量,和谈会议三天后再开始!“说着,他笑了笑,向石达开等人示意了一下,率先起身离开了。随后大清代表相继离开,留下英法俄三国代表在那里彼此相望,都想着这次怎么也要借着机会捞一把大的。
  而德国公使马克夫却是恨恨地望了一眼三国代表,哼了一声,大步随在大清官员的身后而去。卫廉在这里没有多大牵连,向三国代表优雅得行一礼,缓缓地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