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四国和谈8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有人理会自己正好。德国公使马克夫见无人理会自己的失礼之处,连忙抓紧机会开始算起帐了。当然这是替英法俄三国代表算的。按照他从大清官员那里听来的消息。英法两国光被人在天津城下抓俘虏就抓了七八万人。
  其中法国陆军来得多,被俘虏的也多。整整算起来就有五万余人。这要是按照一个俘虏一千两银子算起来,马克夫不得不说中国真狠,真不是一般的狠。法国要想接回这被大清俘虏的五万余大军,就得发费整整五千万两银子。这还没有算法国前驻华公使葛罗,这样一算下来,法国不拿出五千多万两银子,我场可不好收。
  英国人却是好点,毕竟人家底子硬。会世界都有殖民地不说,全世界也就他们的工业总产值最高。家里富裕,虽然说拿出个几千万两银子,对大英帝国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这脸可就丢大发了。按照大清官员的说法,英国皇家海军加上陆军被清军俘虏的就有三万余人,这其中还有一个大使,两个司令官,军官更是无数。这样一算下来,起码得三千多万两银子,这还得人家大清好家,将零头给抹掉。
  俄国人可是惨了。国内财政早就汲汲可危了,再被大清这么狠狠敲上一竹杠,那不得把人家沙皇的内裤都得给当了?俄国人这次比法国人好不了哪去,在黑龙江双子岭下就被清军俘虏了三万余人,还被清军追过国界,又抓了一万多俘虏。虽然这一万多俘之中有不少是平民百姓,但是看大清政府的架势,是不打算将这些“俘虏“当平民算了。
  俄国人还有一个大使先生与一个司令官给清军俘虏了,这么一算下来,俄国人不拿出五千万两银子出来,这事也没法了结了。不过俄国人穷,估计跟大清政府求求请,哭哭穷,那个尾数什么的,人家可能也会算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俄国人也会吃不消啊。现在的俄国可不比以前了,在欧洲赔了英法不少银子了,现在又要被大清敲竹杠。而且清军不但抓了俄国五万多人,还占了尼布楚地区,而且看大清的架势,这尼布楚地区也是不打算就这样还给俄国人了。
  也是到嘴的肉谁愿意吐出去啊。马克夫这里没闲情,美国公使卫廉也是刚刚将这个帐给算出来。两人暗暗地在心中算完了帐了,抬起头,各自望了一眼,同时看到彼此眼神之中咋舌不已的神情。
  马克无不能不感叹大清政府果然是由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啊。这买卖牲口的活计那是做的顺风顺手的。怪不的人家在天津城下的时候,宁愿顶着英法十几万大军的猛烈攻击就是不还手,还一再示弱。直到最后英法联军打得筋疲力尽了,清军才发起致命一击。不过也是,这牲口这么高的价格,要让德国人来做,还真没清军做得干净利落的。
  “值啊,真值啊!“马克夫心中暗暗感叹着!
  和他不同是,美国公使卫廉却不是感叹,而是庆幸了。幸好美国政府当时没有从英法两国的教唆,跟着来大清瞎参和。这照这个情形推断下去,美国怎么也得拿出一两千万两银出来赎回俘虏吧?
  再一个就是要是美国听从了英法两国的教唆,那么现在他卫廉也没有机会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当公证人了,而是扛着钢轨,而大清的铁路工地之上,听着大家的响亮号子,使出吃奶的劲,在帮清国人免费修铁路了。
  “庆幸啊,真庆幸啊!“卫廉心中暗自庆幸着,极其虔诚向上帝祷告着!
  两人同时感慨,英法两国这次冤大头可算是当得名附其实了。只可怜了俄国人,跟着英法两国趟了这趟浑水,结果羊肉没吃成,倒惹来一身腥。
  英法俄三国和谈代表,在卫廉与马克夫清醒过来的时候,仍自还沉静在振撼之中,整个会议室里良久都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估计三国的代表也都在像马克夫与卫廉一样在算着变天帐。
  俄国和谈代表彼得洛夫明显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满头的大汗,务自从脸上细细地往下流着。彼得洛夫不时地拿着手绢擦着额头的汗珠,擦汗的手仍不自觉的轻轻颤抖着。法国代表杜南德原本就涨红的两张脸,此时早已涨得成了猪肝之色,大有向酱紫色转变的趋势。而英国代表艾尔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苍白的脸上此时连半点的血色都没有了。
  突然,杜南德实在忍不住了。任谁都知道大清政府开出这么高的谈判条件,三国哪个政府都不会答应的。也就是说,王韬之所以一开始便向三国开出天价条件,无疑就想看看三国代表的笑话而已。
  想到这一点,原本被振惊与气恼弄晕了头的杜南德居然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大后狠狠一拍谈判桌,怒声吼了起来:“这就是贵国的谈判诚意吗?这样的条件,我们三国是不会接受的!“
  他这一声吼,果然起到了作用,其他两位代表也同时惊醒了过来,知道了王韬的目的,也就是大清政府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谈判一开始就打击三国代表的信心与士气,使得三国和谈代表在谈判桌上抬不起头来,好乖乖向大清低头。
  三国这次向大清和谈,并不是被大清逼到了毫无出路的地步。三国只是迫于国内的压力不得不暂时向大清政府认输,远还没有到在谈判桌上任由大清任意割的地步,而大清政府估计也知道这一点,因此这一上来就开出天价条件,最多也就是看看三国的笑话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艾尔与彼得洛夫两人同时再次打起了精神,眼中不免有些气诧之意,对王韬的这样不友好之举感到万分的不满。
  法国人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了,大清这边的几个代表也不甘势弱了,石达开这个纯粹的军人,同时也拍案而起,双目圆睁得与杜南德对视着道:“怎么?贵国难道对这我大清开出的条件不满吗?要是不服气了,我们大可以再来打过啊!“
  这一下,顿时将杜南德刚刚才积攒下来的勇气给泄了开去。打过?开什么玩笑!就连英国人的战舰队都被调回印底去镇压印度阿三们的起义去了。何况这是在大清的领土之内,这也罢了,要是过去,三国代表也没有什么好怕。但是现在不同了,这要是大清当下的就翻脸,他们二十几个人估计第一时间便要成为四国再次开启战端的牺牲品,成员三联军俘虏的一员,为新大清的铁路事业添砖加瓦了。
  心中虽然有些泄气,但是杜南德还是强撑着与石达开四目圆睁地对视着。眼看着和谈又要陷入僵局,英国代表艾尔连忙出来打圆场了:“各位大清的大臣阁下,杜南德先生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但是贵国给出的条件实在太坷克了,我三国政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这样对于贵国与我们三国都没有多大的好处。这想这些条件还是由双方再多商量商量吧!“
  王韬早就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在咸丰给出他的和谈时大清的条件的时候,他也同样振惊了许久,认为洋人是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了。这还用想吗?这三国如果按咸丰给出的条件来谈判的话,光三国要赔偿的银子就相当于大清现在的每年的财政收入了。
  这还是在咸丰全力开展新形工商业,对外大力开启与西洋各国贸易的前提之下,大清国每年的财政收入才由原来的每年数百到一千余万两银子,增长成现在的每年可达到一亿两银子之多。要是换了从前,这三国的赔偿款,就得相当于大清三四年的财政收入了。
  这样柯克的条件,换了是谁,都不会答应,何况英法俄这三个在世界是横行了多年的老资本主义国家。王韬心里早有准备,加之咸丰也提前告诉过他。三国对于大清开出的天价条件是不会同意的。
  于是当艾尔出来打圆声的时候,王韬也同样笑眯眯地回道:“就贵方三国对大清所造成的损失,光这些赔偿已经是不够了的。然而我皇上宽仁为本,也不愿再与贵方三国再次结仇愿。若贵方三国仍觉得我大清索要的条件太柯克了,我大清也可以变通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到还可以变通,三国代表顿时情绪稳定了下来。心急的彼得洛夫率先发问道:“不可贵国打算如何个变通之法?“
  这三国之中,俄国最穷。如果按照大清给出的代价,彼得洛夫觉得自己这次不管与大清谈没谈成这次和谈,他都不用再回国了。沙皇要是知道为了止息这场战争,俄国不得不向大清拿出五千万两银子的赔偿款,估计自己脚刚踏不俄国的国土,沙皇就命令军队将他就地处决的。于是彼得洛夫心急如焚,希望大清能降低谈判的条件。
  其余英法两国自然也同样的心思,三个人,六双眼睛,都盯着王韬的两双眼睛(还有一副眼镜)直看。
  王韬不急不缓,委委道来:“各位也知道,我大清正在全力民展各种工商业,所需的物资数不胜数,但是我皇陛下又急于希望大清的改革能尽快得到成效,而我大清的工商业又才刚刚起上不久,实在无法胜任国内的需求。因此,贵方如果觉得我大清开出的条件太过坷克的话,大可以以物抵款!“
  三国代表听得认真,并没有要打断王韬的意思,于是王韬顿了顿,又接道:“当然,不仅如此,我大清还正大大肆修建铁路,发展海军等等各方面的需求都没法直接从国内得到满足,如果贵方愿意,大可以用各种物资,技术,甚至是人员与赔偿款相抵过。这样一来,我想我大清的条件就不是太坷克了吧?“
  “扑--!“又是一声茶水喷口而出的声音!
  这次便没有美国人多少事了。纯粹是德国公使马克夫的失礼了。只见马克夫正想好好得看看三国代表在和谈之上出出洋像,没想到王韬再次开出的条件居然与德国大有关联,致使他无法再将喝到口中的香茶顺利地吞下,一口气呛住,再次令坐在他身前不远的几个人遭了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