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40 四国和谈4

  咸丰八年四月十八日。
  这一天北京城迎来了热闹非凡的宏大场面。数万由大清各地汇集而来的大清国防军将士在这一天,列着庄严的队伍,士气高扬的从北京城的西大门,一次有序地进入大清的国都。自咸丰与内阁颁下召令,全国新军统入编入大清国防军的序列之后。大清的各地新军便开始了统一的换装与整编。
  清一色灰军的新式军装,清一色的“中兴一式”步枪。国防军将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在无数欢呼的北京城百姓的拥戴之下,迈入北京城。也许是因为有这么多的老百姓关注着,这些国防军将士都不愿在老百姓面前坠了自己的威风。进的队伍特别的严整雄壮。当第一支部队迈着正步越过由百姓组成的人墙,并开始唱起新军的军歌的时候。进城的所有部队都开始不自觉地唱那浑厚的大清新军军歌。
  王韬与大清内阁的一众大臣都已在城门处列起的队伍欢迎这些远道而来的大清国防军将士们。人人脸上的都是一脸的庄严神色。第一支部队是距离北京城最近的是原直隶新军与独立师的将士。经过改编之后,直隶新军与独立师混编成驻防天津军区的两个国防军军。
  这时由天津军区司令员陈玉诚率令两个军之中的精况之师迈着正步,依次通过城门处。王韬等一众内阁大臣见到一脸刚正的陈玉诚迈着大步向他们走来的时候。王韬率先出列迎上陈玉诚,与他亲切握的之后道:“陈玉司令,辛苦啦!皇上正在天安门城楼上等着诸位呢!”
  标准备地敬了个军礼,陈玉诚正色大声道:“天津军区参加大演武的一团部队奉命赶到,请总理大臣指示!”王韬不是军人,向陈玉诚鞠了一躬,满面笑容按咸丰的的安排向陈玉诚说了几句。
  之后,陈玉诚便一转身,向停留在身后的大军喝令道:“全体都有,目的大演武休息区,齐步走——!”声音高吭而雄厚。
  接着大军再次开拔。陈玉诚转入众内阁大臣的队更之中,等待后继各地方国防军的通过。接着而来的是,原两江新军的部队。这些江南汉子,自经过抗洋一战之后,也纷纷涌现出不少英雄壮烈的事情。他们有血的付出向大清所有的百姓证明了,“江南也有好男儿”这一句话。
  带队的李鸿章,半军半文。一身灰色军装也穿得笔挺。这倒映证了其自在地方兴办团练之后,大清一些官员对其的评价——由翰林入绿林。苏州军区的国防将士在城门处停下,李鸿章正步走了出来,向王韬等人敬了礼。礼毕,同样由王韬亲切接见,并将苏州军区的部队按咸丰的要求安排到大演的等待区休息。
  部队再次依次整齐有序的越过人群,向城内开去。自苏州军区之后,便是上海军区的部队,之后还有距离最远的广州军区的部队,都一一开过。英桂,左宗棠等一众大清后期将领一一与王韬等人见过。握手言欢。
  广州军区之后,便是成都军区冯子才带队的大清此时成建最晚的一支新军改编而来的川军队列。经历了一翻独当一面的事情之后,冯子才这名宿将也没有了当初的那股火暴性子。整个人都变都沉稳了许多。与王韬等人一众见之后,却仍向陈玉诚一众曾与洋人有过一翻大战的将领念叨着自己没能参与这次轰动世界的大战。
  军人自来便与军人之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亲切劲。几位大将在一起另竖一格的各自谈论着。旁边声势浩大的部队却仍有条不紊的进入北京城之中。接着成都军区进入北京城的是地方团练之中,声势最为浩大的湘军一部。
  见到湘军的到来,所有的内阁大臣与早先到达的各位将领都沉默了下来。自咸丰发布整军令之后,各地的行动都应声而,却唯独湘军之中到得此时还未曾听到消息。当王韬看到南京军区带队的首将并不是曾国藩,而是其弟曾国荃之时,心中不由得一阵不安。
  但仅仅是一闪而过,他便恢了一向的从容不迫。迎上曾国荃握住他的双手热情地道:“曾将军,盼了个把月,总算将你们盼来了。”
  曾国荃却似乎并不把王韬的热情当作一回事。自顾自的回了一个军礼,请示了一下湘军的安排之后,便指挥着南就军区的部队,越门而入。就连与各地将领打一个招乎也没有。众人一阵尴尬。其中不少精明之中却从中看出了些什么,但是碍于如此大清全速发展的特别时期,也并不当面点破。只是等着南京军区的部队通过之后,便迎来了大清之中最威武雄壮的一支部队——原大清武卫军。
  僧格林沁一身笔挺的军装,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部队的最前方。在他之后,聂士成等一众武卫军将领并列其后。五千武卫军将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雄鸠鸠气昂昂地走近诸人。待僧格林沁走近,王韬待一众文臣武将,纷纷上前行礼,各叙相见之情。
  武卫军的军容算是这些部队之中最为严整的,武器装备也是最先进,完备的大清军队。五千大军过后,便是一支由马车拉着数十挺马克沁重机枪的重武器的部队。庄严的军容,令各地将领都不得不为之叹服。
  “僧王,久别经年,圣对僧王也是十分想念,这边请,随下官一道同去见皇上吧!”王韬热情地为僧格林沁开道,一边伸手出做出请的姿势道。
  僧格林沁可谓是最早跟随咸丰组建大清新的一员大将。而且其身份还是亲王,咸丰皇帝的表兄弟。虽然现在僧格林沁在年初之时,已经被咸丰另委重务,消去了武卫军的军权,但是其在新军之中的威望去仅次于咸丰。且僧格林沁最先率领武卫军东征西讨,阻击俄军,军功至伟,无人与敌。因此众文武大臣对他,也是格外尊敬。
  武卫军最后一波部队通过城门之后,王韬等一众文武,便随着部队的身后,一齐向天安门广场而去。此时热情高涨的北京城百姓也潮水般地随在众官员之后,一路欢呼喝彩着向天安门广场而去。
  今天是大清全国国防军大演武的日子。大清有史以来,或者是说中国有史以来,这也怕是仅有了几次吧。何况这次演武不同于一般。各军武器先进,机枪大炮,都是大清百姓曾经只能从洋人的军人手中才能看到的。现在大清的军队也能有如此利器。大清百姓更加感觉到安全。从此再不用担心被洋人欺负了。
  北京天安门城楼之上。咸丰率领一众大臣与美德驻华公使,以及英法俄三国的和谈代表,正矗立在天安门的城楼之上。等到国防军大演武开始的一刻。突然围绕着天安门广场,热烈高呼的人群,自觉地从中分开一条线。一排排列着整齐队伍的国防军将士鱼贯而来。
  高吭而此起彼伏的歌声,顿时将嘈杂喧闹的广场充填满。四周的百姓都自觉的口中的高呼,倾着国防军将士高吭激昂的歌声。一队队的将士自觉地按事先分配好的区域站立肃立。严整军容令站在城楼上的五国公使及代表惊叹不已。他们心中纷纷暗想,原来这就是打败了英法俄三国联军的大清精锐之师啊,果然名不虚传!
  待得所有的国防军将士都到来,依次站定之后。王韬等一众大清的文武也随后到来。穿过拥挤的人群,向天安门城楼而来。
  楼城之上,各军将领依次向咸丰行以最好标准的敬礼,咸丰一一慰问之后。大清国防军大演武便正式开始了。顿时广场之上,按秩序开始演练。随着国防军将士的此起彼伏的口令之场,四周围观百姓也是欢呼不已。
  “王卿,曾国藩还是没有来吗?今天是谁带的队?”不众人都沉静在国防军将声势浩大的大演武之中的时候,咸丰暗中拉了一把王韬的衣袖,引他去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之中问询道。
  湘军自全军整改之后,除了将部队拉到了指军的辖地之后,便没有听到多大的动静了。时至今日。各地新军整改都已经进行地差不多了,却唯独湘军还是一如往常一般。咸丰心中实在担忧不已。大清刚刚才安定下来,如果湖广有事,实在是人所不欲见之事。因此这一段时间以来,咸丰除了与王韬谈论与三国和谈的事宜之中,便也多了一些对于湘军动态的关注。
  王韬咳了一声,颇有些尴尬地回道:“皇上,曾公兴许身有不适,因此才让部下有些懈怠了。今日南京军区带队之后,便是曾公之弟,曾国荃曾将军。曾公国之柱臣,必不会如我等心中所想那般,于不忠的。”
  王韬觉得自己的话说起来有些勉强。单凭湘军一部今日的表现来看,便令人觉得事出非常,只是他不愿再增加咸丰心中的烦恼。大清刚刚安定,百废待兴,众人实不愿大清再出什么内乱了。
  长叹了一声,咸丰仰天叹气道:“但愿如卿之所想吧。南京军区制衡长江,江南重地之所在,实在不容有失啊。朕也知曾公为人忠直,一心为国,只是却怕湘麾下骄悍将,难以经约束啊。罢了,待到和谈结束之后,内阁再下一道命令催促一下吧!”
  在城上望了一会儿远方,咸丰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对王韬道:“对了,这几****与三国代表接触较多,可曾看出这些洋鬼子心中的打算?英国人的舰队离开了天津港口吗?”
  听到此处,王韬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起来,哼了一声,随即恢复如常,恭恭敬敬地向咸丰道:“回皇上,据臣看来,三国,除俄夷之外,英法两国并无多大的承意。英国人的战舰仍就停泊于天津港之外,向我大清示威。臣以为是否再拖上他十天半个月,再透露一些大清现在的意思。令洋人不敢再如此嚣张?”
  咸丰负着的,渐渐向城楼之中的人群走去,低声向王韬道:“王卿说的有理。这些洋鬼子,不过是面子上放不下而已。待到见过我大清的军姿之后,怕也会渐渐没了那份好笑的高傲之态了。过一段时间,你便让人告诉洋鬼子,英国战舰不离开大清的领海,大清便不与其进行和谈。”
  应了一声,两人再次加到观望大演武的人群之中。美德两公使对于大清的军容之盛,早已有些心时准备。特别是特国公使马克夫是越看越高兴。如今德国在欧洲公开表明与大清结成友好国家。虽然暂时还没有任何关于军事上的合作意项,但大清的强盛仍令马克夫在其余四国面前感到自豪。
  而美国公使卫廉却心中暗自庆幸,庆幸美国还没有怎么与大清为敌,结下什么解不了仇怨。这对中美合作实在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而英法俄三国,明显知道大清这次的全国大演武是针对他们来的。但是当看到大清的军队之强之后,他们心中也渐渐感到与这样一个有着强大军事实力的东方巨国为敌,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