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33 又见倭奴2

  北就城,外国使者的馆驿之内。一名身材长大,身穿花布和服的年轻男人闭目沉思着,独自一人坐在桌边。房外北京城大街之上的喧嚣的呼叫之声,自行车行驶而过时带过动的清脆的铃声混在一起,显得有些嘈杂。
  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这个年轻男人心中的心潮澎湃来得令人悸动。年轻的日本男人便是日本萨摩潘的新任潘主,岛津齐彬的部将大久保利通。大久保利通生性勤奋好学,习文擅武,学业超群。初到社会,便一帆顺,十七的大久保利通便成了潘治下的书记官。
  但是由于其父支持前潘主岛津齐兴的嫡子岛津齐彬,在得知岛津齐兴欲将潘主之位传于宠妾所生的儿子岛津久光之时,便与高崎五郎等人欲谋政变。不想举事之前却被岛津宠妾由罗发现,被发配到了鬼界岛,大久保利通也被牵连在内。被免去一切职务。
  但是德川幕府的阿部正弘为人开明,而齐彬等人也是极积的维新派人士。于是阿部正弘强逼萨摩潘岛津齐兴隐退,使齐彬成了新一任的萨摩萨潘潘主。齐彬一上位,大久保等人便立即得到了重用,告别了长期的流配生活,重新成了萨摩潘书记官,并于1857年二十八岁的大久保利通因为杰出的才能被提拔为步兵督监,掌了重要的权力。
  这一年,维年派因为大清的胜利,而蠢蠢欲动不已。大久保利通向来野心渤渤,虽然得到齐彬的重用,但仍觉得自己的职位太低,觉得是埋没了自己。这一年,维新派要求向大清称臣,引大清的兵力来为日本解除列强之祸的呼声越发高涨。一向为维新派骨干的岛津齐彬正是其中喊声最高的人之一。
  十一月,天皇密秘招集维新派人士前往大清,上表称臣,并希望得到大清的帮助。岛津齐彬也决意派出人手与代表团一同前往。此时,大久保认为时机成熟,便自发地要求前往大清。他却不知道他这一次出来,却是躲过了国内的一场政治风波,
  1857年至1857年,日本政局动荡。针对于日本维新派的不断举动,日本保守派出不甘下风。大久保刚离开不久,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突然死去。保守派头子井伊直弼就任大老(职位在老中之上)。
  对于开明的阿部正弘而言,井伊直弼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保守派。为了位拢美国人充当保守派的保护神,他私下里与美国又签定了多份“日美亲善条约”甚到为了抑制日益高涨的尊王攘夷运动,井伊直弼制开始制造“安政大狱”,以此来镇压尊王攘夷人士。
  萨摩潘,由罗的儿子岛久光与齐彬不同,同样是个保守派的骨干份子。在阿部正弘强逼其父岛津齐兴隐退,并令齐彬上位之后,就一直与齐彬对立。如今井伊直弼上位,看到正是他反击的时候,于是便派人向井伊直弼求助,萨摩托潘内里也是一片风雨之势。
  当然这些,来到了大清的大久保利通是不能知道的。如果不是这样,大久保利通在仕途之中还有一翻坎坷。只是他不经意之中间躲过一场政变,却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咸丰的暗中黑脚?
  来到大清不久,大久保利通便被大清的繁华所振惊。天津港口往来不绝的商船,直隶地区密集的工厂,北京街头那种奇怪的自行车,一切的一切都令大久保为之侧目,随即心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他没有想到,仅仅一海之隔的大清如今也变得如此繁荣无比了。而来这里做商意的洋人与日本国内的洋人比起来,就不知道老实到哪里去了。而且还有对中国人低声下气的架势。这一切都是大清胜用战争所获得的尊重吗?大久保心中无数次这样的问着自己。
  前几天日本代表团的带队头领已经向大清的内阁部理衙门递交了大日本的国书,却是被大清的官员推拖。声称大清皇帝,因为连日操劳,身体不适,这一阵子都不见外客。他们自然不知道咸丰躲得其实不是他们,而只是卫廉而已。
  不过如果咸丰早知道了日本人有代表团来大清的话,卫廉之前的一翻担忧其实是多余的了。
  不管如何,日本代表团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一直在北京等待大清皇帝的招见。而大久保则有许多时间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逛荡学习着。有了一些心得之后,他便会一个人回到馆驿里独自沉思。
  “哐当”一声,大门被一个矮小而略胖的粗暴中年男人给撞开了。一身黑色的长大和服,裹着他矮胖的身体,摇摇欲坠。见到这个矮胖的日本男人,大久保长眉轻皱了起来。看他摇摇欲坠的样子,大久保便知道这个自己的同乡又不知道到哪里去喝花酒来。
  来人笑嘻嘻地冲眉头轻皱的大久保,打着酒嗝道:“大久保君,你怎么不去支那人的青楼里找几个支那姑娘?哈哈.”这到里,又忍不住打了个酒嗝,一股浓烈的酒气直冲大久保的鼻孔而去,大久保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但这人仿诺没有看到一样,仍自一副猥琐至极的表情向大久保道,“你不知道支那女人的皮肤是多么的光滑,在床上的表情是多么的,嗝,多么的令人消魂啊,哈哈.”
  “吉井君,请你不要忘了帝国的使命!”大久保突然睁大双眼,厉声厉色向眼前的矮胖男从喝道,“你这是在犯罪!你难道不知道帝国的威险正越来越大吗?你难道没有看见支那正在强大吗?”
  大久保突如其来的夺夺逼人的问话,令吉井友实顿时清醒了不少。顿时神色严肃地低下头道:“是的,大久保君。我该死,请你处治我吧!”
  吉井友实,本是大久保利通的同乡好友,与大久保一样是坚实的维新派人物。在大久保低迷的岁岁里,吉井友实常与大久保一起谈论时事,交换彼此的政治观点。此时齐彬派遣萨摩潘参与此次前往大清人员当中就有吉井友实。
  只是吉井友实隐忍,到大清还未几天便开始在北京放肆起来。日本,自从明朝末年开始就对中国人十分蔑视,认为中国人占据着中国大好的巨副土地,却是一群胆小怕事的人。吉井友实经常没事便去北京的八大胡同里找青楼女,几乎每天都在青楼里消磨时光。
  以前大久保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当他越来越发现大清遥勃勃生机之后,越来越感到时间的紧迫性。这段日子以来,他从大清北京卫戍部队的身上看到日本人梦魇以求的新式步枪。而北京卫戍部队都是新军之中一等一的精锐之师。大久保深深被大清的京城卫戍部队的严整,训练有素折服了。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想,如果日本也有如此一样的军队,还怎么会再怕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与荷兰人!在北京等的时间越长,大久保的心情就截发焦急,直恨不得将自己在大清的所见所闻都快点向天皇报告,恨不得日本马上就能建此一支如大清京城卫戍部队那样的军队起来。
  “哼”了一声,大久保没有去理会吉井的认错,而是转过头,目光悠长的望向窗外。此时,正有一支伍列严整,步伐一致的北京卫戍部队从他们的窗外巡逻而过。高吭的口令之声,整齐伐一的脚步声。一切都令大久保向往不已。
  吉井被大久保忽略,脸上显得有些尴尬,忙再次深鞠了一躬道:“大久保君,你征罚我吧!我不配成来一名大和民族光荣的武士!”
  在萨摩托潘,一向以大久保才智过人,身分高贵,而成为乡里之中的绞绞者。吉井虽然与大久保志向相同,但是气势之上却与大久保相差很远,因此他们一群人之中都唯大久保是从。
  “吉井君,不是我有意为难你!若在平时,你爱怎么样都行。但是现在,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我们此来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复兴的,是为了天皇陛下的使命而来,不是来大清喝花酒,嫖妓的!”大久保神色稍微缓和一下道。他自来野心不小,早已在暗中结交自己的势力了,对于吉井这样的老乡,他自是要极力拉扰,因此也不过分柯责他。
  吉井一挺身,“哈依”了一声道:“大久保君,为什么我们要向支那人称臣。大和民族是不可战胜的。这群儒弱的支那人,不过是仗着有德国人的帮助,才打赢了英国人。我们也可以先向支那人购卖新式枪支,然后训练自己的军队。我相信终有一天该死的美国人和英国人都会从大日本帝国滚蛋的。”
  长叹了一口气,大久保向吉井道:“你不明白,支那人向来好面子。加上我们曾经在明朝的时候来中国抢掠过。支那人都还记在心里。如果我们直接要求向大清购卖武器,必定会有不多大清的官员出来反对的。而且即使我们的买到了武器,想要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出来,谈何容易!”
  他顿了一下,向吉井指了指一旁的奇子,示意他坐下,才接道:“而且天皇的意思是希望能令大清国出兵帮助我们。如果有了臣属关系,大清为了面子自然不能忽视属国的请求。这样一来,大日本便可以以最小的损失,脱离洋人的控制,又能令大清与洋人结下新的仇恨。到时候,呵呵.”
  大久保阴沉得脸上露出一丝阴冷而狡诈的笑意停了下来,望了一眼一旁会心而笑的吉井道:“到时候,我们再要求支那人帮助我们训练军队。只要大日本帝国强大起来了,那支那也会是我大日本的襄中之物的。”
  吉井大笑了出来,兴奋跳了起来,似乎眼前他们便真的是率领着日本那还在YY之中的军队已经占领了大清的首都一样,欢呼了一下道:“哟西!大久保君果然是大日本的人才,说得太对了。只是我们这样成天无所事事,真是令人闷出气来!”
  说到美好的愿望,大久保阴沉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起来,微笑道:“既然这样,吉井君,我们就到支那人的都里多去看看。大日本帝国要强大起,不光要有强大的军队,还要有强大的经济支柱。我们有太多的东西要向支那学习了。”
  吉井赞同向大久保点了点头,两人揩手而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