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24 冲过额古讷河5

224 冲过额古讷河5


  大清咸丰七年,十月。大清武卫军号称十万大军悍然越过中俄边境线——额尔古讷河,突入俄军东线疆域。武卫军以三个骑兵团为先导,在尼布楚当地牧民的带领之下,迅速占领被沙俄占据了百余的尼布楚地区。
  消息传回俄国首都圣彼德堡。沙皇振惊,俄国振惊,欧洲振惊。惊慌的沙皇连夜从西线调遣大军十万赴援东线战场。自英法俄土在克里米亚大战一场之后,俄国战败。因为害怕土耳其与英****再次向俄国本土进攻,沙皇将整个俄国的兵力都部署在了俄国西部。
  然而原本信心满满的亚历山大一世却没有想到,俄罗斯帝国的五万精锐步兵在与英法联军的配合之后,仍被清军打得一败涂地,全军覆灭。最后仅存的一千余残兵败将也被清军冲过边境线在西伯利历亚地区全部俘获。
  俄国接连大败,国内局势已经动荡难安。沙皇皇室的统治已摇摇欲坠。整个俄国的经济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危机。如此情况下,明知道经济吃紧的情况下,沙皇仍不得不全面向西线调兵,将西线防线的一半兵力紧急调往动荡不安的首都圣彼德堡以及被清军深入了数百公里的东线战场。希望借此暂时压服住国内越来越激烈的农奴爆动,以及新兴的资产阶级接连不断的起义。
  而此时因为远东战片一败涂地的英法两国正面对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国内****,正自焦头料额,根本无暇理会俄国的国内局势。但毕竟三国在远东战征之时,都是盟友,并且三国都为欧洲大国。任由清军在俄国境内肆略而置之不理,必将影响英法两国在欧的强势地位。于是两国在俄国不断得求援请求之下,勉强发出声明,希望中俄国两暂时止兵罢战,以大局为重。
  而就是英法两国向大清发出声明,并开始在国内冒着与强烈人民间抗议之声准备出兵协助俄国击退俄国境内的清军的时候,边邻法国的德国第二天就在欧洲向各国发表声言,称中德互为一体,即将在各项领域内开展合作。并声言,中俄纠分是两国之间的纠纷,大清的友好合作伙伴,不希望看到有第三方的势介入到两国的纠分当去。
  德国这份声言的言下之意便是如果英法两国介入到中俄的战争之中去,德国将保留对他的“友好合作伙伴”——大清的协助。在德国人看来,大清能同时战胜以英法俄三国组成的强大联盟大军,确实是一个值得拉拢的强大存在。何况,大清的皇帝陛下仅只是希望德国在中俄发生大规模战争之时在欧洲发表一份声明,在道义上支持一下他的友好伙伴。
  这一并不需要德国付出多少代价的支持,够令德国得到一个强大的朋友,实在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更何况大清既然能在本国打败三国联军数十万大军,这次的向俄国动武未必没有再次胜利的可能,英法两国早在大清的领土之上就吃了大亏,损失了十几万大军。国内局势越来越不稳。这样自己还一身腥的两个大清的手下败将,能够给俄国提供多大的帮助还是未知之数。因此德国人面对欧洲,特别英法的惊愕之情之时,仍是有峙无恐的样子。
  德国发表声明,支持大清向俄国开战,英法两国顿时愣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德国找上了大清这个远东强援。而有了德国人的支持,原本就对向俄国派兵,抗击突放俄国的清军强烈反对的英法国民,顿时反对之声更加响亮起来。两国政府在国民一片咒骂声之声,将对俄国的军事支援只得暂时搁浅罢论了。
  而得不到英法支援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在一片国内动荡之中,只得勉强凑起十万俄军从西线开往西伯利亚阻击清军。
  可是从俄军的西线开往遥远的东方,路途实在太远了。还没等到俄军到达西个利亚,早就在这里烧杀抢掠了一翻的清军,已经高奏凯歌地向回撤退了。毕竟俄国的是个大国。领地纵深较之大清有过之而无不及。十万清军撒在俄国这片广阔的土地之内,便如一把细沙撒入了大海,顿时难见踪影。
  再说咸丰并没有要向俄国全面开战的意思。让僧格林沁冲过额尔古讷河,越过原来的中俄边境,也只是为了振摄一下,西方那些贼心不死的欧洲。让他们看看,大清并不是只会一味地向人妥协。并不只会一味的以德报怨。
  十月中旬,得到僧格林沁将俄军残余的一千余名败兵追到之后,咸丰当即下令武卫军三个师全面后撤至尼布楚地区休整,并在此驻扎,再不向后退一步了。
  这一次僧格林沁可谓是满载而归了。受到咸丰有意无意地暗示之下,名为追击俄军残的武卫军三个师,在俄国境内大肆搜捕俄国居民。凡是看到头发肤色与大清人不一样的人,武卫军便会冲上去毫不犹豫地将之抓起,冠之以俄军侵略军的罪名,丢进大队俘虏当中,抓回黑龙江的俄军战俘虏营。
  武卫军退入尼布楚之时,除了那一千余名俄军残兵之外,竟连俄国妇女儿童,地方治安部队的成员在内抓获了俄军“俘虏”一万余人。其余的财物,粮草等更是不计其数。将个僧格林沁高兴得什么似的。
  一直对于石达开俘虏了英法联军七万余人,而自己则只俘虏了俄军三万余人不服气的僧格林沁,在回来的路上满脸红光地向手下的三员大将哈哈大笑的赞扬三师的将士这次干得太漂亮了。大大的为武卫军争回了一口气。
  以当时僧格林沁的意思是,这一万多个俄军“俘虏”还是太少了一点,要不是俄国整个西伯利亚太荒凉了,当地的俄国居民太少了,而地方又大,咸丰的命令又急迫的话。僧格林沁还真想再在西伯利亚多抓些“俘虏”回来凑数。
  尼布楚,那木错的小帐篷之内。
  宽阔的草地之上早已被武卫军七万多人扎起无数的军帐,武卫军士兵不时大声的谈笑之声不时传入一脸兴奋的那木错耳中。而此时那木错的那顶小小的帐篷也暂时成了武卫军的军部所在。
  时时盼着朝廷打过来的那木错。得偿所愿,傻笑着站一旁看着三个军装笔挺的武卫军军官一边大声的谈笑细细地查着一张军用地图。清军在俄国境内的一场场疯狂的肆掠,令那木错觉得心中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
  那曾经出现在自己眼中的相同的幕,再一次在自己眼前上演了。只是这回不再是他们这些可怜的牧民,那施虐的人也由凶残的俄国人变成了自己的部队。不知道怎么,那木错看着眼前那些痛哭流涕的俄国平民,心中竟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感。
  也许是这些年遭遇的俄国人的虐待太多了吧?那木错本能得觉得武卫军向俄国平民如此施为实在大快人心,而不是可笑的感到吃惊与哀伤。为那些惨遭肆虐的俄国平民无聊的同情。
  “阿赤赫,你说皇上这次会怎么奖赏我们?哈哈.”帐篷内,丰申阿大笑着向阿赤赫道,“那些洋毛子,也不过如此嘛!见到我大清的军队还不是所足无措,痛哭流涕的,也不见得有什么三头六臂呀。”
  这些竟看着洋人在大清肆意横行了,这次终于能到别国的土地上横行一翻令丰申阿大感快意平生。想想这些天来的冲杀驰骋,丰申阿就禁不往的得意兴奋。
  “奖,奖,奖,奖你们个大头鬼!”一声严历地喝声从三人的背后响起。僧格林沁满脸寒霜的走了进来,正好听到丰申阿这厮得意的大知,立时出言训斥道。
  三人本来还满面红光的神情,见到僧格林沁之后,相望无言,同时冲着彼此吐舌嘻笑了一会儿,随即严肃立正向僧格林沁敬礼。沉稳的阿赤赫首先发言道:“军座,皇上那里是什么意思,咱们是走还是留?”
  僧格林沁迈步走到正中,一转身将一份电报放到放桌上,道:“那还用说,费了这么老大力,就这么走了怎么对得起那木错兄弟!”说着望了一眼被阿赤赫的话惊住的那木错,报以宽慰的笑,接道,“皇上那里来圣旨,严令我军坚守尼布楚,不得再后退一步。武卫军第四师与第五师正奉皇上旨向尼布楚增援而来。”
  说着,他看了一眼明显有些放松下来的那木错安慰地道:“那木错兄弟,你放心,这一次皇上再不会将你们交给洋鬼子欺凌了。你不用害怕,今后我武卫军怕是要在这里长期叨唠你们一家了。呵呵.”
  那木错最担心的就是大清的军队来了又走,自己这一族的族人有不少协助过清军到俄国境内抢掠的。要是清军马上又要走了,那么俄国再回来,他们这些为清军带路的尼布楚居民又要遭殃了。
  看到僧格林沁安慰的神情,那木错彻底的放松下来,激动而感激地向僧格林沁道:“王爷,我们盼着朝廷打回来,已经盼了上百年了。别说是长期在这里驻扎,就是永远驻扎在这里,那木错也是欢喜地很。”说着,激动的那木错的竟然老泪纵横而下。惹来四个豪爽的满族将军的一阵地调笑。
  咸丰七年十月中旬,武卫军聂士成师与张宗禹师相继赶到那木错,并在此地驻防,严防俄军的反击。而得到清军全面撤回到尼布楚之后,并未再采取什么可怕的举动之后,俄国皇室也相机得将十万俄军调防到与尼布楚交界的不远处不再向前。中俄两国惊天动地的大战却在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形势之中匆匆结束。
  这使得气氛空前紧张的欧洲顿时松了一口气。十一月英法两国政府相继出现大的变动。因为发动了远东战征,至使联军损失了十数万大军。英国首相被迫出面调解国内动荡,并在女皇的允许这下,引疚辞职。
  内阁被改组,议会重新洗牌。反对党与在野党终于得到执政英国的机会。新的首相因此诞生。新首相一上台便发布了立即派人与大清和谈的政令,表示内阁将不尽快令被清军俘虏的英军回国,并迎回战死在大清的英军遗体(骨灰)。
  而同一时间,法国拿破仑三世,同样面对着国内激烈的动荡束手无策。他的复僻,本就不得民心,原本打算借着战争为复僻之后的法兰西帝国皇室争取一些荣誉与威严,却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将数万法军沦陷在大清。
  为了缓和国内的动荡,宰相大人被皇帝陛下一脚踢出了国会当了替死鬼。连夜派出使团汇合英国和谈使团一道前往大清商谈战后事宜。而战后仍受到不小惊吓的俄国皇室更是不遗余力的在武卫军停止向俄军纵深突入的第二天便开始准备与大清的和谈事谊。大清国最惊险,最难熬的时代终于被咸丰硬挺过去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