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22 冲过额尔古讷河3

222 冲过额尔古讷河3


  殿上三人听到这个消息,同时一惊。王韬与咸丰两人神色竟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两人不知道早已奠定的结局的东北战场怎么才两天时间便传回急电。又是怎么样的一种紧急情况使得满蒙第一将僧格林沁会突然发回急电来。
  而场上马克夫听到“东北急电”四人字之后,神色便有些古怪起来,眼珠四下一转这后,便将刚要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安静得坐一旁望着肃立在殿中的那名武卫军士兵。
  “念!”咸丰干脆地吐出一个字来。他虽然不知道到底东北发生什么样的紧急情况,但是马克夫古怪的神色却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知道此时不是退缩的时候,故要令马克夫听听这封东北发来的急电。
  “卑职恭询圣上,职于哈尔滨双子岭一役击溃俄夷大部。现余一千余残余俄军逃入山林。两日来,职部紧追不舍,终于雅克萨地区追上敌军。但洋夷军心已丧并不与我军激战,只顾前逃,已于今日午时时分越过清俄边境逃回国内。职部阵兵边境,不敢独做决断,若擅然越境,实有关国体大事,因此来电恭请吾皇圣裁!职僧格林沁于额尔古讷河电,某年月日!”士兵恭恭敬敬地一字一句清楚地念了出来。
  念完士兵一并脚,“啪”一声立正,又目直视前方,再不言语。
  咸丰听完电报,与王韬暗地里长出了口气,心中好一阵冷汗过后。咸丰才双目怒视前方,一拍御案而起,怒声道:“追,为什么不追。我大清堂堂天朝上国岂容来敌来去自如?回电告诉僧格林沁,就是追到圣彼得堡,也要给我将那一千余残余俄军给朕追回来!”
  士兵得令,铿声应是。肃然地走出了大殿。只留下王韬与马克夫两人四只眼睛惊愕地望着正自愤怒的咸丰,无言以对。王韬心中所想的是大清因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抗夷之战,大清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若不是战争结束得刚刚好。他这位大清内阁副总理大臣可要向咸丰哭穷了。
  如今看咸丰的神色并不说笑的样子,而大清的新军更是自组建以来都是惟命是从。军令如山,咸丰这一道命令下去,大清与俄之间怕是要连年征战。如此,如今外强中干的大清怎么能再撑得起如此告大的战争?
  而马克夫所想的却又是另一翻景像。咸丰要让大清的军队冲到俄国的首都圣彼得堡去吗?马克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清的皇帝陛下还想将战争扩大化,那么大清想要打到哪里去?打到欧洲?想跟当年的蒙苦战神成吉思汗一样,呼啸整个欧亚大陆吗?那德国该何去何从?
  大殿里顿时静如死寂。咸丰怒目盯着远去的武卫军士兵,而王韬则在心转着心思,想着怎么样劝得咸丰回心转意,马克夫则在心里却还正在消化着刚刚咸丰的那道命令。一时三人都没有说话。
  “皇上!”王韬率先回过神来,想像咸丰进言。不料却被咸丰眼瞪了回去,同时不经意地向他诡异地一笑。
  王韬神色一凛。哪想得到到了这个时候咸丰还在马克夫面前演戏。可是这戏演得怕是有点过了吧。要真是引起中俄两国之间的连年征战,大清国可是得不偿失啊。还想再上前进言,却终究没有说出口来。
  王韬一声,将一旁的马克夫给振惊醒过来。回了一下神色,马克夫退后一步向咸丰一腰弯道:“尊敬的陛下,鄙人忽感还有些要事要去做,刚才所议之事,鄙人过向天再向王大臣私下高谈。”
  咸丰“犹带些微怒气”地向马克夫“嗯”了一声道:“如此便不耽搁贵使了。只是如今大清与俄国之间终有一战,不知道贵国是否愿意帮大清一把呀!”
  他说得有些沉闷,令人听起来显得有些阴冷。马克夫心中一颤,眼珠一溜顿时明白过来,咸丰这是向德国示威呢。德国自与大清暗中合作以来,一直视大清为德国在远东的附属,其实并不着意拉拢,与大清的合作也只是基于中国巨大贸易市场而言的。如若真的要让德国在中清与欧洲各国闹翻的前提之下也与欧洲各国为敌的话,那是没有可能的。
  而如今却不同了。大清的强悍已经是马克夫亲眼所见了,若中俄两国真的全面爆发战争的话,胜负之数都在五五之间。同样是两个疆土辽阔的国家,同样在军事上强大无比。只是在马克夫看来,却似乎繁华的大清似还略占上一点上风。但仅管如此,如马克夫当场表态德国能为大清做些什么,却是有些犹豫难决的。
  沉思一会儿,马克夫询问道:“为知陛下希望鄙国能为贵国提供怎么样的帮助?若是武器装备上的帮助,鄙国是荣幸之至的!”
  马克夫打定主意德国应该还是先站在大清的立场考虑,毕竟德国在大清遥贸易利益已经逐渐巨大,而俄国这厮近一年来居然忽视德的拉拢,竟与法国之间有些眉来眼去的暧昧不清的意思。让大清给俄国人一个教训也是好的。不过要让德国并入两国的战争,那还是免谈好了。
  “这却不必了,贵国只须在欧洲帮大清声援一下,利用娱论牵制住英法两国。失去了英法两国的强援,俄国自也不难对付了”咸丰“神色一松”有些“欣喜”地道。
  他神色一松,马克夫更是直如从九幽地狱从回人间一般。原来大清的皇帝陛下只想德国在此时候表明一态度。这个事情马克夫找就求之不得了,哪用得着咸丰提醒?于是当下就表态道:“这是当然,鄙人马上派来传回消息回国,定不让陛下担心英法支持俄国。”
  马克夫知道这样一来,德国算是要与英法公开决裂了。但那又如何,三国之间的明争音斗还少吗?欧洲各国早就心知肚明了。何况他自酎大清与俄国之间的战争也并不一定会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多半会是双方各让一步自此言和的结局。因此心中大是轻松。
  而咸丰之所以要那德国在欧洲利用娱论导势向英法两国施加压力,只是防着英法两国贼心不死,大败之后不顾一切卷土从来,那时候大清可真就支持不住了,多半又以失败告终。自己七年以来的辛苦便从此白费,沦为民族千古罪人。
  并不为了那狗屁的牵制英法支援俄国。他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要与俄军全面破裂。当然能趁着大清大胜之机将康熙年间俄国人从大清手里压去的尼布楚等地拿回来就更好了。一直以来中国人都是守城有余而进攻不足。什么时候别来的侵略自己了,才会想到要奋起反击,却从没主动去招招惹过别人,甚至连打胜了别人之后,还往往后退一步,言和示好。
  咸丰对马克夫与德国的“大力支持”感激了一遍,又大力赞扬了两国的邦交,之后才让马克夫退了下去。马克夫刚一走,咸丰便猴急地一招手,令王韬上前来道:“王卿,你快去传朕命令,将先前那道命令废止。让僧格林沁占令尼布楚一地之后,便停止前进。朕料想俄军经过克里米亚之败之后,又再败******之手,定不能立时反击。多半要以先停战谈判为主。尼布楚本就我大清的疆土,能这一战拿回来最好,不能拿回来,也能给列强各国一个危吓。”
  听了咸丰的话,刚刚紧绷的神精终于松了下来。还好,皇上并没有因为一时的胜利而迷了双眼,盲目的想要扩大战争。王韬神色一松,一抹头上的冷汗,讪讪地道:“皇上,您可吓死微臣了。微臣马上去传令,马上就去。”说完生怕咸丰反悔似的,一溜烟的跑了。留下咸丰一人不好气的笑着。
  原来,自那一夜俄军全面溃败之后。由于战场当时混乱不堪,俄军四散逃窜。武卫军光抓俘虏就用去了大半夜。等到场面刚刚好了一些,再派出骑兵出去追击歼余的一千多中俄军逃兵,却哪里看到人影。俄军歼军早已逃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僧格林沁得报,略一沉吟,料定俄军歼军必定沿来路逃返国内。因此下令全军沿俄军来的道路追击下去。只是一路上由于黑龙江地形复杂,山林众多,武卫军追击的步伐是有些缓慢。
  仅管如此,武卫军第一师还是在雅克萨地区刚刚地追上的俄军一千余歼军的踪迹。早已军心涣散的俄军歼军本来连散奔逃了两日两夜,早已筋疲力尽了。一见身后清军又大部追了上来。顿时不知哪里来的神勇之气,撒开两腿没命的奔逃。竟是不管不顾身后追击的武卫军士兵。
  如此双方你追我逃,奔跑了大半日。俄军终于早先一步越过中俄边境我额尔古讷河,逃回了俄军境内。
  随后赶至的僧格林沁与武卫军第二师,第三师将士,一眼着奔流的额尔古讷河,相望无言。明知道河的那边就是俄军的千余残军,但是越过边境线,去到敌国境内围剿敌军非是一件轻言意举的事情。一个不好便会引起两国全面的大战。
  僧格林沁自然自己现在的大清国势的处境比之狼狈的三国联军好不了多少。一时不敢大意,在河边上沉吟子许久,仍无法下定决。只得拖人快马加鞭,赶回哈尔滨向咸丰发下急电请示。
  悠悠的额尔古讷河河水在武卫军面前静静的流淌着。想起百余年前,这条河,连接这条河的对岸广阔的土都属于强大的大清所有的。可是为了向邻邦沙俄以示友好。大清退让了一步,将贝尔加湖以东的尼布楚地区让给了俄国人。
  从此中俄军边境便以大兴安岭以及额尔古讷河为边境。可怜的尼布楚百姓成为了沙俄殖民统治的奴隶糕羊。那次是以大清的胜而告终的战争,却还是令大清丧失了肥沃的尼布楚。那么这次呢?僧格林沁心中暗暗祈祷着,希望雄才大略的咸丰大帝能够充许自己冲过额尔古讷河,充许自己冲过中俄军边境,将原本就属于大清的土地拿回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