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19 血染冰城6

  杰西里绝望地望着冲进阵地的清军,转过头望向马尔夫耶夫大部逃去的方向,苦笑了一下,毅然决然地拨出腰间的佩刀,率领着残存的数百俄军断后部队的士兵涌入清军的人潮之中。
  一千余名俄军断后部队在杰西里的指挥之下,顽强地与火力强过其十数倍的清军面前坚艰难地阻击了清军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弹药打光,再无力阻挡峰拥而至的清军部队。杰西里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武卫军的阻击,决然地率领着死伤惨重的阻击部队与峰拥上来的武卫军将士展了激烈的肉搏战。
  俄人勇悍,体形都较中国人高大许多,体力更是较之武卫军要耐战一些。刚一接触上来,武卫军将始料不及,被俄军士兵顿时刺倒几十名将士,吃了不小的亏。斗了一会儿,武卫军之中渐知自己体先天上较俄军士兵没有优势,便改变策略,三人为一小组与俄军将士进行刺杀。
  这样一来,人数明显占下风的俄军顿时失去优势,战斗的士兵一个接一个惨呼着倒下。武卫军激动作战,三人为一组,却是一人与俄军游斗,吸引俄军士兵注意力,一人在旁侧应,最后一人瞅准空闲,在后实施偷袭。这样一来俄军虽身高体大,战力勇悍,却是人数处于绝对的劣势,防不胜防。往往一个俄军士兵还未能来得及架开前面一名武卫军士兵的刺刀,身体早已被那名武卫军士兵身后的士兵跑上前去一刀刺中身体,鲜血直流,惨叫倒。
  杰西里望着身边一个又一个的俄军士兵在成堆的清军大队面前不断倒下,神绝越来越仓白,痛呼着一狠狠一刀逼退一名与之缠斗的武卫军士兵,惨笑着望着这血腥的战场。绝望回头之中,却看见早已有无数清军大队越过这片战场,向他身后冲去。染满鲜血的脸上惨然而绝望的神色暗念着什么,冲天大吼一声:“不想我大俄罗斯帝国的勇士今日却要血染这哈尔滨城下,啊..”
  引刀向自己的脖子一抹,顿时一股鲜血喷撒而出。杰西里眼前一黑,心中仍默默地道:“司令官阁下,杰西里不能再为您阻挡敌人了.!”轰然倒地,不甘心地闭上了双眼。
  俄军士兵正与武卫军拼杀,突然指挥官引刀自尽,抗击之势顿时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谁,黑暗里大喊一声,倒转步枪,将锋利的刺刀对准自己,毅然扑上。“扑”的一声轻响,鲜血直流,闷声倒地。
  一时俄军残余的百多名士兵纷纷上前一步,逼开紧紧逼进的武卫军士兵,再退后一步,倒转步枪,奋不顾身的决然迎上锋利的刺刀。一时间,整个黑夜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俄军自杀时的“扑扑”声,伴随着武卫军举在手中的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吡啵”轻响,却分外尖锐。武卫军士兵被俄军这一突然而来的意外之举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刚刚还舍死忘生的肉搏战场安静无声。武卫军士兵打着火把,看了看满地自杀的俄军士兵,又彼此相望了一眼,都不知道此时该做些什么?
  “这些俄人倒是条好汉子!”武卫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萨布走上来,望着满地自杀倒地的俄军士兵略带赞叹之色地道,左后一指身前的十几名武卫士兵接道,“留下一人小队清理战场,其余人随我一起追击俄军主力,千万不可令俄军逃了!”
  他身边武卫军将士轰然应声,被指到的十几名士兵举起火把开始在战场之上清理,而更多的武卫军士兵则随着萨布一声令下,收起刚刚的愕然之色,奋起精神大步随着大部队冲进夜色里。
  四十多里外,双子岭之前。俄军主力大部在双子岭两座山峰下向山上的武卫军阵地冲突了无数次了。狭小而崎岖的山道已经被无数俄军阵亡的士兵尸体埴平,但是激烈地战斗依旧争分压秒地进行着。
  马尔夫耶夫将军在阵营内,心情憔虑地来回走动着。看着俄军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都白费了,不但每次都要搭上上千名俄军士兵的性命,而且俄军所带来的炮弹也已经打得差不多了。战半进行了快一个小时了,而山下的俄军却依然毫无进展,反而俄军阵营后方却时时刻刻在不断增加伤员。
  想那些伤员,马尔夫耶夫便不免心情更加糟糕。大炮是死物,马尔夫耶夫可以随意地将之丢弃,可是那些在战斗之中受伤的俄军士兵呢?他们不是死物,更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部曲,这叫马尔夫耶夫怎么能将这些随自己来大清征战的将士于不顾?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在不断地流逝,留给俄军的时间却已经不多了,何况眼前还有两座高耸的大山横亘在自己的面前未能突破,一旦大军被敌人追上,俄军难逃全军覆灭的危险。想到时间不多,马尔夫耶夫情不自禁地回着望了一眼身后,那里依旧是一片浓重的黑色。马尔夫耶夫神色略微轻松了一些,但随即又凝起来。他不知道断后的杰西里还能坚持多久,还能为俄军主力争取多少时间?
  “报告司令官阁下,时攻的十三团与第十四团被打下来了,已经丧失了战斗力!”一名俄军军官快步走近马尔夫耶夫面前沉重地道。
  一般来说,一支部队如果伤亡在三分一之以上的话,将会被判定为伤亡巨大。而如果伤亡了一半以上的话,则会是伤亡惨重。在欧洲,到了这个时候,这支部队将会被命令退下休整,而不时继续在前线上作战了。可是现在的情势危急,马尔夫耶夫却顾不得这么多了,一个团伤亡了近半了,仍被命令继续向双子岭进攻,直到这个团彻底的丧失战斗力不能再战了,才可能被撤换下来休整,也就是这支部队要在伤亡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时候才可撤出战斗。
  马尔夫耶夫听了怔了怔,沉重的挥了一下手,令那名俄军军官去让攻打双子岭的两个团撤退。在时近半个小时的战斗里,俄军新派出去的第十三团,第十四团就这样被打残了。五千多人的两个团,只坚持了半个小时,而且毫无进展,双子岭阵地依旧稳稳在拿在清军的手中,这一天一夜的战斗中,俄军已经伤亡了近万人了,这不能不让马尔夫耶夫心痛不已。
  “彼得少校,阿列克歇耶夫少校,率领你们的部队接替第十三团和第十四团继续进攻吧!”马尔夫耶夫尽量令自己看起来镇定地向两名少校下令道。
  俄军阵营里迅速走上来两位俄军军官,向马尔夫耶夫郑重地行了个礼,沉默着回到自己的部队之中,指挥着新的两个团迅速冲上前去。
  而这一夜来的激烈战斗,也令守在双子岭山头的丰申阿与另一位武卫军师长叫苦不已。他们没有想到俄军居然会如此悍勇,更没有想到马尔夫耶夫会不成俄军的伤亡,连续不断的进攻。而马尔夫耶夫打算丢下拖累部队的两百多门大炮的策略更是让两位武卫军师长吃了不少苦头。
  满天都是俄军的炮弹不住得往下落,炸得武卫军两座山头的阵地尘土飞扬。而起先俄军对武卫军的炮火还有所顾及,并不敢全力以复地向阵地上开炮。却不知道怎么地,战斗打到一半的时候,俄军的炮兵突然像吃错了药似的,任由武卫军的炮兵向他们反击而不顾,几乎忽视了武卫军的炮火,将炮弹拼命地打向武卫军山头阵地。
  加上俄军又不顾及自己人的炮弹,炮火还在继续,进攻部队就开始向山上猛冲。这么惨烈的战斗也让强如武卫军者大感吃不消,一夜的阻击,已经令武卫军第二师与第三师出现了不小的伤亡了。而由于事发突然,这两支武卫军师,并没有带上足够的弹药,只轻装深夜奔驰,在双子岭匆忙设伏的。
  没料想,马尔夫耶夫居然如此谨慎,在哈尔滨城下还没有进攻一日,便率领着俄军大部向双子岭撤退而来,令两位师长大吃一惊之下,匆忙应战,形势感觉有些混乱。这样一来,武卫军的炮兵与俄军炮兵之间大会战了几场之后,双方都因为炮弹告无,停止了开炮,只剩下双方步兵之间的惨烈拼杀了。
  看着彼得与阿列克歇耶夫带领着两个团再加放战斗,刚刚稍微沉静了一下的双子岭山头再次响起激烈的枪响。而同一时间狼狈撤出战斗的俄军第十三团与第十四团的士兵,再次从战场之上抬下来上千名的俄军伤员,一路哀吼着经过马尔夫耶夫的身边。
  激烈的枪里,马尔夫耶夫无意识地回头观望了一下身后。隐约之中他似乎听到什么轻微的声响在自己的部队身后响起。马尔夫耶夫皱了皱眉头,摇晃了一下头,却仍有些猜疑地侧耳倾听起来。
  似雷声滚滚而来,虽然轻微,但在马尔夫耶夫的耳朵里听起来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将他的整个人都振惊在当场。似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者只是自欺欺人一般,马尔夫耶夫狠命的甩了甩头,再次侧耳静听,嘈杂的枪声之中,这一回马尔夫耶夫确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轰隆”之声不传入耳帘。
  “骑兵!大队的骑兵!”马尔夫耶夫脸色仓白地回过头来,心跳猛然加快。那隐约声中听到的似滚滚惊雷般的“轰隆”声,确实是大队骑兵在急速地奔驰着。杰西里只有一千余名步兵在与清军作战,而此时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大队骑兵,不用问,马尔夫耶夫心中也能肯定是哪边的部队。
  敌人终于追上来了,马尔夫耶夫神色有些绝地望了一眼黑夜里高耸在眼前的两座高山,长叹了声,随即快速镇定了自己的神色大声向外叫道:“中军官,中军官.命令部队,放弃所有的辎重,马上突围!”
  一名俄军军官愕然的望着马尔夫耶夫疑问地道:“司令官阁下,您是在说匆视前方的敌军伏兵,部队从中间突然围吗?”
  马尔夫耶夫气闷地瞪了一眼那名俄军中军官,大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命令道:“敌人追来了,再不突围,我们便走不了,快,快,快.”他接连说了几个“快”。这时身后原先还是若有若无的马蹄之声,更加响亮地在俄军阵营的背响起了。已经开始清晰地传入马尔夫耶夫的耳中。
  那名俄军中军官显然也已经听到了那轻微却是很清晰的“轰隆”声,惊呆了片刻,随即想到为什么马尔夫耶夫突然命令部队不顾两旁山头的敌军阻击,强行突围了。敌人追上来了!刚想迈步走开去,却突然想起什么严重的事情来,回过身向马尔夫耶夫沉声道:“报告司令官阁下,我们的伤员怎么办?带上伤员突围,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放弃所有伤员,全军撤退!”马尔夫耶夫几乎不容置疑的大声向中军官下命令道。此时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已经开引起俄军阵营里的士兵轻微的骚动了,不断有俄军士兵回过头过,惊慌地向身后观望。
  已经没有时间让马尔夫耶夫多想了。放弃所有会拖累的俄军的东西,包括所有的伤员!这是马尔夫耶夫最后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而他自己却依旧挺身傲立在白色战马之上。俄军彻底失败了,他没有脸面回到国内去见俄国的将士与同胞们,他已决定留下来,与那些伤员去做清军的俘虏,却见见那位大清帝国雄才大略的皇帝陛下。
  此时双子岭的战斗依旧在激烈而紧张的继续着。而俄军中军官却冲出阵营,向开始骚动不安的俄军部队大声传达着马尔夫耶夫的命令,一时间俄军阵营里人喊马嘶。俄军的开始整队出发,虽然军官们一再制止,但是俄军的队形看上去还是有些散乱不堪。但已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俄军身后的马蹄声如近在眼前一般“轰隆”直响起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