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血染冰城4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龙江肃来冬季气温低下,哈尔滨作为黑龙的省治所在地,因冬季结冰甚长,时有冰城之说。然而此时正为秋季,虽已近季末,然秋老虎余威尚存。日已过西,残阳似血。战场的烈烈程度却未为这渐落的太阳而变得有任何变化。俄军依旧不分波次得向着武卫军的阵地不断地进攻着。
  硝烟腾起,枪炮声不绝于耳。俄军士兵不断得呼喊着乌拉,毫不犹豫地往前冲着。他们用俄国人无坚不推的意志,在证明着俄罗斯军队是不负虚名的世界强军。坚更的土地变得柔软起来,一片片赤红色的血迹深深陷进干燥的土壤里面,让原本干的发白的土壤也开始湿润起来。
  数个小时的不断进攻,终于迫使武卫军第一师第一线阵地全面后撤。阿赤赫不得不将散布在广阔的一线战壕里的微溥兵力退入第二线,以加强阵地的火力密集度。血与火的对战,在俄军忘乎生死的一次次冲峰之下显得残忍而又令人豪情迸发。
  阿赤赫身处在武卫军第一师的后方师部之中,身旁围绕着他的参谋警卫们。举望四野,俄军炮火不时在武卫军阵地上掀起一个又一个的烟柱,偶有几颗炮弹打得很远,落在阿赤赫所在的师部周围,掀起的泥土天女散花般撒落在阿赤赫的身上与四周。
  他似忘记了这是身处在战场上了,丝毫不为所动的依旧仔细观察着俄军与己方阵地的动静。观望了一阵,阿赤赫放下手中望远镜,不无赞赏地对身边的参谋们道:“俄人英勇,果不下于英法之军,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是的,师座!”一名参谋认同地道,“想我满洲勇士曾经也不过如此。皇上英明,俄人对我大清野心巨大,不断在彼我边境之地制造摩擦,欲侵占我大清东北数省之地。因此皇上才百般交待对俄不可隐忍,定要予以痛击,使其不敢再轻视我大清。”
  “曾经的大清?唉.”阿赤赫听着,若有所思地再次举起望远镜向前辽望。听了参谋的话,他不禁感到满族自入主关内以来,生活日异沉伦,不复曾经的英雄姿态,以至最近几十年来,屡遭洋夷欺侮,而不敢言。步步退让,却只是苟且偷安,哪能满足洋夷之野心,最后不过是遗人笑柄,变得人尽可欺起来。哪有曾经努尔哈赤时代的那份纵横驰骋,横扫天下的气势了。
  每当想及此处,阿赤赫这位大清紫禁城曾经的大内侍卫统领便时时不住得摇头叹息,深深叹了口气长声道:“是啊,好汉不提当年勇,呵呵.若非当今万岁雄才大略,我大清怕是要步入万劫不覆之地了。”
  自嘲得望了一眼那名参谋,阿赤赫再次将目光专注到战场之上。此时已近日暮时分,光线变得越来越暗,似血的残阳,已有一半落入西山,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之下。俄军似乎强攻了一天之后,也觉得疲惫了似的,进攻的强度开始有所降低。每轮进攻的人数也由白天的动则近万人,渐渐减少到每波仅三四千人了。
  “俄人怕是要停止进攻了!参谋长,你马上下去通知各部队不可放松警惕,以免俄人趁夜袭击。”长出了一口气,了阿赤赫神色轻松的对着那名刚才与他对答的参谋命令道。
  看来俄军不顾伤亡的疯狂进攻,强如武卫军者,也丝毫不轻松。阿赤赫的精神也在这一天里提得很紧,看到俄军的进攻有所减缓,也不禁放下心来。参谋长立正行礼毕,长身出了师部的门口,下到各阵地之间去传达阿赤赫的命令,以及巡视各部队的伤亡情况了。
  “终于过去了,我是我过得最为漫长的一天,杰西里!”望着渐渐西沉的落日,马尔夫耶夫同样长出了一口气,脸色有些苍白地对杰西里道。
  这一天里,马尔夫耶夫亲眼看着部下的士兵一波波地冲向清军阵地,又一波波地被清军强大的火力阻挡了回来。冲峰时严谨庞大的部队,到撤退下来的时候,几乎不满一半。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道,令一旁的杰西里有些气闷起来。没有马上接过俄军司令的话头,只是出神地望着依旧在继续的战斗,口中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傍晚时分,那名急速奔跑而来的骑士给马尔夫耶夫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俄军一队落在主力身后的辎重部队在路过一处小山林的时候,遭到数目不明的大群骑兵的突然袭击。俄军辎重被烧毁大半,护送辎重的俄军更是伤亡惨重。
  俄军自深入黑龙江以来,很少与遇到当地武装,更别说正规的清军部队了。因此弹药消耗并不是很大,但是五万大军的吃喝却对运输并不理想的俄军非常不利,有时俄军的辎重部队不得不落后大部队一段距离,缓慢跟随主力前进。
  俄军并没有在黑龙江找到足免整个大军的良分补给,辎重物资一直依靠国内漫长的补给线来维持。失去了这批辎重物资,对于已经深入了大清纵深上千里的俄军来说相当的严重了。再要等到国内将补给物资动送到前方部队,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根本就是妄想。而最主要的还不在于这些,却在于这些突然出现在俄军后方的大群敌军骑兵。马尔夫耶夫几乎已肯定了清军前段时间来的后撤,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将俄军陷入进退无助的绝地的阴谋,这让马尔夫耶夫更加坚定了迅速撤退的决定。
  俄军的进攻渐渐减缓并不是因为俄军士兵因为一天的强攻人困马乏了,而是俄军在不经意之间将大部队分批次悄悄地从后方撤退了。
  天气黑沉了下来,俄军终于停止了好像永不止息的进攻,全部退回了大部队营地的所在。喧嚣了整整一天的哈尔滨城,终于在夜色的来临中,渐渐宁静了下来。只留下战场上堆堆烟火还自低声地沉吟着。
  马尔夫耶夫看望最后一批开撤退的俄军士兵,揪紧了一天的心终于暂时放了下来。抬眼望向渐渐明亮的繁星,马尔夫耶夫开始思索起俄国的前路来。明流涌动的欧洲形势,政治黑暗的沙皇政府,越来越激烈民间反抗爆政的运动。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如今看似强大,实际上却外强中干的沙皇政府摇摇欲坠。
  他不尽想起了普提雅婷临走之时对他说起的话。“中俄交邻太广,宜交不宜战。但沙皇一意孤行,不明如今的清国国势已今非夕比。如今的大清皇帝,雄才大略,国势日渐清明与之对敌实是不智之举。此战若胜,于俄国定有好处,但若败,俄军将陷入水深火热之地。请将军思之慎之。”
  当初马尔夫耶夫并没有太注意普提雅婷说这些话时的表情,这时候想起来,普提雅婷虽走得很急忙,但是却并不如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乐观。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向一片忙碌的俄国营地走去。
  “司令阁下,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您是不是先随部队撤退?”杰西里迎上来沉声地对马尔夫耶夫道。
  昨天的那个消息,他也在当场,听了之后,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相马尔夫耶夫的先见了。这时候他将马尔夫耶夫令他悄悄在营地里挖起临时的战壕来,他在俄军刚停止进攻的时候便开始组织士兵开挖了。
  俄军虽然是悄悄撤退,但是数万人突然不见的踪影,必定会引起敌军怀疑的,于是马尔夫耶夫令最后撤下战场的俄军士作为断后部队留了下来。能为俄军主力争取多少时间,便是多少时间。
  马尔夫耶夫望着杰西里点了点头:“今天的伤亡情况如何?留下来断后,将是有死无生的绝境了。你准备好了吗?”他问杰西里准备好了,自然是指他是不是准备好了战死在这里。不禁有些神伤,看着这位直跟随自己的助手,马尔夫耶夫,走上前拍了拍杰西里的肩膀,沉默不语。
  狠狠地点了点头,杰西里同样沉默陪同着马尔夫耶夫在阵地上巡视了圈。临时挖开来的战壕有些松散简陋,但是马尔夫耶夫不能再要求士兵们更多了。在一名军官牵过马来之后,便跨上战马随着远去的俄军撤退部队去了。
  武卫军第一师的师部里,阿赤赫正与手下仔细观望着摆在桌上的地图。一名士兵突然急速得走进师部的大门,喘着气道:“报告师座,刚刚侦察小分队传来消息。他们摸近了俄军的营,见到俄军营灯光黯淡,人声微弱,怀疑俄军趁夜逃走了!”
  “嘭”的一声从武卫军的师部里传出来,阿赤赫手狠狠得拍在桌上,神色愤然地对那名士兵吼道:“怎么不早说?******,我说洋鬼子怎么越打越没劲。原来也学会学咱大清的‘暗渡阵仓’来了。”说完哼了一声,眼中精光四射地向下道,“洋鬼子想跑,没那么容易!马上命令第二旅,从侧翼出发,追上洋毛子,千万别让人跑了。”
  坐下顿时站起几位武卫军军官,轰然应了声是,便肃然离座,快步走出了大门。看着第二旅的军官们纷纷离场,阿赤赫又回过头来眼向第一旅的军官道:“拿家伙,跟老子冲出去。看看洋鬼子到底学到咱大清国的几层本事了?”
  第一旅的武卫军军官也肃然起身,阿赤赫本想也随同大家一起走,突然想了什么,又转身对那名来报信的士兵道:“去通知军座,鸭子想飞,卑职去抓了。”说完也不等那名士兵有任何动作,便抓起短枪,冲出了大门。
  沉静了没多久的哈尔滨又响起子大炮的响声。呐喊冲杀的声音填充了黑夜。只是这次不再是以往的武卫军防守,而任由敌人进攻了。武卫军分散着纷纷冲出战壕,呐喊着杀向俄军白天的营地所在处。
  步炮协同,这边武卫军的炮火还仍旧在俄军阵地上肆虐的时候,武卫军的步兵已经靠向了俄军的阵地不远处。爆炸时明亮的光线隐没着,俄军士兵不顾头上纷纷落下的炮弹,露出简陋的战壕,盲目的射击着。黑暗的光线,令并不擅长夜战的俄军士兵难以捉摸到敌人的动向。
  稀疏的枪响,白天最后撤下战场的俄军两千余人,早已只有千多人了。武器上的差距,令俄军的反击,反不如进攻的武卫军密集,不一会的功夫,俄军便被武卫军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一千余俄军瞬间淹没在冲峰的武卫军人潮当中。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zaixianxiaoshuo(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