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16 血染冰城3

  “轰,轰,轰.”不断的爆炸在俄军的进攻队列之中响起。腾起的烟雾四散开来。爆炸的四周,俄军的士兵不断被飞射而出地弹片击中,倒下一大片。然而俄军的队形却是并未因此而出现混乱,依旧按步就斑的向武卫军的阵前进。
  多现来的空缺第一时间便会有俄军后面的士兵快速补上,再次形成一个完整的行进队列。俄军的炮火并没有第一时间进行炮火的反击,因为武卫军迫击炮古怪的弹道,俄军炮兵实在无从查找出武卫军炮兵阵地准确的所在。
  加上俄军的进攻队列不断与敌人阵地靠近,以免误伤到自己的士兵,俄军的炮兵一直隐忍着,同时开始仔细观察武卫军的弹道特点。这时俄军的进攻部队再次向前移动了一百多米,俄国士兵的样子已经很清楚地出现在武卫军士兵的视线里了。
  “抬上来,抬上来。这么好的耙子,不把机枪抬上来好好威风一下,实在对不起皇上。”一名武卫军军官在战壕里眼望着俄军密集的队列不断地向前推进,忍不住抹了一下嘴角快流出来的口水冲身旁的小兵道。
  不多时,几挺笨重的马克沁重机枪便被十几名武卫军士后从后面的二线阵地上抬了上来,快速架在一线的阵地上。那军官一直眼瞅着不断靠近的俄军士兵,一只手缓缓抬起,骤精汇神地口里数着数。
  “一百五十米!”他大声喝了一声,扬起的手快速挥下,下令道,“打——!”
  武卫军阵地上顿时响起一片“突突突”的重机枪发射的声音。操作马克沁重机枪的士兵不断摇摆着手中的机枪,几乎都不用用眼睛去瞄准目的,便可以看见一排排一俄军士倒在机枪的弹雨之下。
  那名军官见到这种效果,忍不住兴奋地大叫了一声,从趴伏的战壕里跳了起来,只是他还未跳多高,便被身边那名小兵眼疾手快的迅速拉了下去。在他被小兵拉下身去的时候,一枚子弹飞快地从他的头顶穿过。军官顿时全身一抖,吓得冲那名拉他下来的小兵吐了吐舌头。却被那名小兵白眼瞪了回去,顿感一阵不好意思。
  但是外围开始慢慢激烈起来的枪声将他的视线又拉了回去。这时俄军已经不顾伤亡地将冲峰队列移近到距离武卫军阵地不足一百米远的地方了。阵地上枪声响成了一片。军官也顾不上刚才自己的冒冒失失险些丢了性命,便回过头去察看战场形势了。
  马尔夫耶夫站在远处的小山坡上举着望远镜看着俄军的进展。武卫军炮声响的起时候,他没来由的心里“突”地猛跳了一下。但见武卫军的炮火并不是很厉害,便也随之不再多心了。
  俄军第一波的时攻人数是三千人,马尔夫耶夫清楚地看到俄军在接近到武卫军阵地不足一百为的时候已经伤亡了近半了,但他心里还是存着侥幸。毕竟不足一百米的距离只要和个快速的冲峰,便可以冲进敌人的阵地里面了。
  果不其然的俄军在距离武卫军阵地不足一百米的时候,队伍里军官纷纷发下了命令,俄军结束了缓慢而有节凑的进攻模式,开始分散加快步伐向武卫军的阵冲去。马尔夫耶夫微微地笑了起来,在他的心里这一场战斗便从此要结束了。可是意外却突然出现!武卫军的阵里突然在俄军靠近到只有五十米距离的进修,飞出一片黑黑的小东西,如落雨般在落在俄军的队列当中。
  手榴弹!
  尾部冒着轻烟的手榴弹天女散花般落下,不一刻便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爆炸之声。俄军的进攻顿时受阻。这些从天而降的小铁块,比之刚才的武卫军炮火更加猛烈密集。只一个波次的手榴弹袭击,俄军的伤亡便增加了数百人之多,再加上武卫军阵地不断射向俄军的弹雨,三千人的冲峰部队,还未靠近武卫军的阵地便损失了大半。
  俄军队列里突然有人发出一声喊,带头丢下手中的步枪,开始往回跑。这一带动之下,俄军所有人都开始撤退。只想远远地逃离这片可怕的战场。
  “这就是清国人的战力吗?”马尔夫耶夫怔怔地看着远处不断逃回来的俄军士兵自言自语地道。他有难以相信,传说里根本一触即溃的清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
  幸好武卫军并没有主动出击,才使得残存的俄军侥幸逃回了自己的阵营内。出发时整整的三千人,逃回来的只有八百多人不到,而且个个还都带着伤。武卫军突然爆发出来的强大实力,令这些打算来大清抢掠一翻的俄军顿时哪跌谷底。
  “清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杰西里同样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走近马尔夫耶夫的身边,出神地道,“这样的实力,如英国人与法国人遇到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战胜?”好似自己对自己说,却令一旁的马尔夫耶夫心中一紧。
  他突然想到,既然清军的实力这样强大,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却总是对俄军示弱呢?什么直等到了俄军就快迈过黑龙江了,清军才以哈尔滨城下设防阻击自己的部队?为什么看到俄军的溃败没有主动地进行反冲峰,而是选择继续呆在那不可思意的战壕里?
  一连串的问题突然如潮水般的涌进马尔夫耶夫的脑中,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清军如此做为,不是领军的将领有些愚蠢,就是清军另有所图,他用力的甩了甩头,想抛去心中的惶恐一般。只那惶恐不安一旦涌起,似是怎么甩都甩一不开一样,一直笼罩在马尔夫耶夫的心头,挥之不去。
  “进攻,不断进攻。一定要坚持到天黑。天黑的时候,我们马上撤退!”马尔夫耶夫果断的下达命令道。他已经下了决定了,不管清军之前种种不合常理的表现是为了什么,这次俄军的处境都非常危险了。因为他在甩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身后。
  身后宁静的有些可怕的道路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在马尔夫耶夫看来,却好像那是一条通往地狱的死路一般可怕。他这才记起俄军自深处黑龙江以来,一直都没有从法地获得过多少补充,俄军一直都靠着从本国源源不断运来的物资作为补给。
  但现在俄军已经不知道深入到黑龙江纵深多少公里了,这里有些糟糕的道路,复杂无经的地形,加上漫长的补给线。敌人只需要布置一支小小的骑兵便可以于俄军补给线以巨大的威胁。这样的情况,任你是多么强大的军队都有可能军心不稳的,何况眼前还有一支实力相当的军队阻拦。
  杰西里愕然的看着马尔夫耶夫下达了这道命令。“撤退!司令官阁下,您说的是撤退吗?”杰西里难以置信的问道。
  “不要怀疑了,我们可能已经被敌人包围了。”马尔夫耶夫又丢出一句更振惊的话来,之后回头一指身后,那里双子岭似乎还有隐约的轮廓出现在马尔夫耶夫的视线里,他大声道,“你难道不觉得这里有古怪吗?以清军这样的实力没理同一直后撤而不与我们交战一场!没理由那样好的伏击地点却没有任何埋伏在那里!”
  杰西里还有些不明白,怔怔地望着马尔夫耶夫。仅仅只是第一波进攻受到了挫折,俄军五万大军一枪还没开便要大踏步撤退,这未免太怂人听闻了吧!
  “还不明白吗?敌人不是没有实力阻挡我军。敌人是想要全歼我军。我敢相信安吉利娜-安格的山上此时正有无数敌军埋伏在那里。”马尔夫耶夫几乎有些发狂地大声向仍怔在那里的助手吼道。
  “是的,司令官阁下。”杰西里心中一惊,回道。快步回到部队之中向士兵下达连续进攻的命令。
  炮声再次响起。马尔夫耶夫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信断是正确的。如果清军的实力都如自己眼前的阻击部队一样强大的话,那么这么久过去了,依旧还没有传来胜利消息的英法联军可能已经被清军打败了,而自己现在才遇到清军的阻击就是最好的说明。
  俄军的炮击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俄军的冲峰便再次开始。这次俄军再不像第一次那样排列着整齐的队列,缓慢的进前进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教训,俄军已知道使用以往的惯例进行进攻的话,无疑就是去送死一般。
  俄军列是奢侈地利用炮火对武卫军拦截的炮火进行了反击。不管是不是能够真正打中武卫军的炮兵阵地,俄军还是不断地向武卫军炮弹射出的方向不断开炮,支援的勇猛冲的俄军冲峰部队。
  集密的枪声再次要俄军靠近了武卫军阵地几百米远的地方响成了一片,中间夹杂着那些“突突突”怪响的可怕武器的声音。刺眼的光线下,俄军不断的倒下,涌出的鲜血在阳光现显得更为刺眼,不一会儿的时间,浓烈的血腥气息便迷漫着整个战场。
  好在武卫军的阵地防御很疏松,两万人守在广阔的防线之上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俄军不成伤亡的一波接着一波的进攻,中间并没任何的停顿。俄军的士兵是世界上最能吃苦的士兵,这一点,看他们一直以来的生活区域便能知晓一二。能在常年寒冷的西伯利亚艰苦的生存下来的人,对于生死似乎都看得很轻。
  俄军不断高着“乌拉”,在一波冲峰被打下来的时候,第二波冲峰已经在军官的指挥之下冲出了阵营。马尔夫耶夫看着不断增加的伤亡,心中如寒冬的西伯利亚一样寒冷。战斗激烈的进行着的时候,俄军的后方,一骑绝尘而来。马尔夫耶尔望去,心中更加不安起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