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日出东方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七年九月十八日英法联军二十万大军在中国天津城下猖惶逃蹿,经海路一路不停,在法军司令得塞罗的率领下,联军巨大的舰队运载着仅仅就有三万多人的联军大军逃回了英国在马六甲上的军事要塞——新加坡,并马不停蹄直奔本国而去。
  二十日,被联军滞留在广州的英军两千余人在左宗棠率领下的楚军精锐趁夜突袭击之下,弃城投降。左宗棠派出间细四处在城内散拨联军战败的消息,被联军遗弃的英军,在广州城内听到联军战败的消息之后,惶惶不可终日,军心涣散,最终在楚军细作趁夜将北门打开之后,退无可退之下,全体投降。楚军兵不血刃,收复广州。
  同一时间两江,直隶,两广各地封锁英法在华租界的清军纷纷涌入租界之内,并正试宣布,英法两国在大清的租界从此取消。那一刻起,中国从此不再要租界,成了咸丰现下时刻唯一想要做的事情。
  租界内的英法侨民惊慌不已,不知所措。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国家与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交战,却战败了。惶惶不可终日之间,侨民纷纷在家中收到当地大清官府的文告,要求这些英法侨民立即到当地的大清政府衙门内办理登记手续,取得居留大清的资格,不然大清官府将会将他们一一礼貌遣送回国去。
  大清胜利了。自十几年前那场洒满无数中国英雄儿女热,却依旧以屈辱收场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使得英国人的铁蹄踏破了大好中华的山河,使无数中国人在洋人的面前屈委求全,使大清的将士成外国军队的面前抬不起头来。而这一切都随着天津城外那炮声永远成为了历史,写进了大清中兴的历史之中,成为所世无数中国儿女奋发图强,勤勉自省的教训。
  一屡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天津的城墙上。喧嚣了整整一夜的天津战场终于恢复了平静,鲜亮在的阳光里,曾经硝烟四起的战场之上仍旧缓缓升起一屡屡淡蓝色的轻烟,干燥而发白的土地上,一片片鲜红的血迹,还在诉说着昨日那铁血撕样的战场那一幕幕惨烈的瞬间。然而此时从天津而出,一路十数里的路途之上队了一队队联军士兵手抱后脑,被身穿灰色军装的新军士兵们押解着缓缓向天津城迈去的情景,便只留下了满地狼藉的枪械,还有那一片片似乎还带着温度的热血。
  天津的城门早已大开,无数热切期盼着的天津老百姓,涌出城门,纷闹的人群排成了十里长队,他们正在殷殷期待着官兵们的得胜归来。近了,更近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在人群里发出了一声喊,顿时欢天喜地的呐喊之声,振动了整个天津城。那坑洼的道路,此刻仿若成了平趟大道,十里长街。
  欢迎得胜归来的将士的锣鼓,演凑着一曲又一曲欢庆的乐曲,满脸欢笑的百姓,手捧着鲜花与美酒,激动地献给得胜归来的子弟兵们。那笑容如春天的花朵一般灿烂美丽,千言万语的赞美此时都化做那一张张美丽而激动的笑脸。
  新军押解着成队成队的联军俘虏,虽然脸上的硝烟还未散去,可是真诚的笑容却一样沉静在百姓们欢乐的海洋里面。暂时忘却了战友战死的悲伤,暂时放下了军人的身份。用满腔的热情迎接那一张张真炽而热情的笑容。
  “我们打胜啦!”不知道是哪个人在队伍忍不住高声呐喊出来。顿时附和的呐喊淹没了欢迎的人群。这呐喊如一道电波,急速传遍了整个新军的队伍,一直传扬到十数里开外,有人看到后面的队伍之中有士兵高高地将军帽抛起,有人看到激动的人群将一名名军官高高地抛起。
  百姓的热情再次被那声呼喊所带动,激动的情绪再次被点燃,整个天津都陷入到一片欢乐的海洋之中,热情似火。不知道是谁眼中带着湿润的泪水,那是高兴的泪,那是得胜的泪,也是向三万多倒在联军炮火下的新军祷告的泪水。
  联军俘虏们就在这样的气氛当中被一队队押向了早已为他们准备好的战俘营。时而有联军士兵偷偷抬眼瞄向人群中美丽的中国姑娘,不敢相信一夜之间自己便成了人家的阶下囚,不敢相信昨夜还在梦中向自己惊慌失措的中国人,突然之间敢向自己丢臭鸡蛋,烂菜叶子。但事实却无情地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只能低下他们高傲而可耻的头胪。
  直隶总督府里,最波频传,跳跃欢快的电波踏过万水千山将这一喜讯传向北京城。新军军官一个个带着满面的欣喜,气喘吁吁得走进石达开的指挥室,将一个又一个喜讯报告给石达开,然后再由石达开激动地将这些喜讯化成电波传达给在北京城里等待着的咸丰。
  “通报,通报,大肆通报!这个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胜利,要让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从这刻起,大清不再向任何人低头了。”北京紫禁城的御书房内,咸丰高高扬起那一封满带胜利喜讯的电报,向一旁的王韬兴奋地道。
  大清胜利了,何其不是说他自己胜利了?带着迷茫穿越而来,这个中国历史上的转折时代,自己稍一大意便有可能成为全民族最大的罪人,使得华夏民族陷入无法回头的黑暗之中,永远宁日。
  不过幸好,终于胜利了,几个月来隐忍在心头不为外人所知的艰辛终于可以在这一刻重重地放下了,咸丰眼眶微微泛红,有股难言的孤独之感从心底里轻轻地升起,又轻轻地落下。此时他心中的喜乐与哀伤却是无人知道的,也无法向任何人去吐露,除了曾经的慈安,可是她已经走了。
  “皇上圣明,我大清之福也,微臣马上去办,马上去办!”王韬望着眼带泪花的咸丰,以为这位仁明的大清皇帝因为一时的激动竟在他这个臣子面前表露了真实的心声,一时有些慌张,但更多地却是被那份喜讯所掩盖。声音有些发颤地向咸丰行了一礼,匆匆地出去了。
  只是他走得太急,却没有听到咸丰待到他背转过身时,满带哽咽地向着大殿轻轻喃喃的话语:“慈安,你看到了吗?朕来自三百年后,虽然一无所知,可是朕还是成功了。你高兴吗?”
  第二天,所有的《大清白话日报》上都用巨大的字幅——天津大捷!长篇累睹地宣传着天津城外那一场场惊动魄的血战,高调地告诉每一个大清的子民,大清国胜利了。一时间整个北京城沸腾了,接着便是整个江北沸腾了,之后全大清都沸腾了。每一个大清的百姓都走出家门,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庆祝着朝廷的胜利。
  庆幸着自己的幸运,从此大清百姓再不用看洋人的脸色行事了。洋人再也不能在大清的地面上耀武扬威了,再也不能杀了大清的百姓可以挥手扬长而去了。在这个四万万人都欣喜若狂的时候,酒家的老板们却是份外高兴,因为仅在这一天当中他们的美酒都脱销了,欢庆的人群,几乎将可以找到的酒都买下了,用来庆祝朝廷的大胜。
  咸丰第一时间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之上举行了热闹而凝重的升旗仪式。国旗班的士兵庄严的拖起巨大的红色金龙金星大旗,正步踏过刻着巨大的——日出东方的石道,一步步迈向升旗台。
  这仗,新军俘虏了联军七万多人,歼灭联军六万多人。缴获联军步枪六万余支,大炮五百余门。联军总司令额尔金被俘,联军舰队司令郝莫菲在逃亡的时候被骑兵冲峰之中重伤被俘,而从天津津逃走的联军士兵只不足一千多人。可谓全军覆灭了。
  而左宗棠更是俘虏了联军广州守军两千五百余人,歼灭联军两千三百余人,炸毁联军战舰八艘,为整个战争重要添上一笔光辉。台湾的刘铭传也不甘寂寞,俘虏了联军三千多人,歼灭一万余人,炸毁联军战舰三艘。北洋舰队在海面上炸沉了联军战舰十余艘,劫掠或击沉联军补给物资十余万吨。
  这一条条喜讯通报到北京的时候,大清与英法联军的整个大决战终于落下了维幕。轻松了的咸丰再次将心思放到了到如今天还未与俄军交战一场的东北僧格林沁处。此时的俄军尚还没有得到联军全军覆灭的消息,仍在一门心思打着捡联军便宜的主意缓缓地向黑龙江省治所在地,哈尔滨城前进之中。
  俄军与大清有着缠长的交界线,两国的为了领土的争端由来已久。自大清圣祖康熙起,俄国人就不断在中俄边境之上掠夺不休,时而便跨过中俄边境进入大清的领地之内抢杀大清的百姓。
  俄国是大清的最大的威胁。中世纪起不断壮大的俄国不断扩张的野心甚至已经令整个欧洲都开始担忧。那么失去了在黑海拥有舰队权力的俄国自然将更会是虚弱的大清更大的敌人。大清东北的天然优良的港口将成为俄国为眼中无比诱人的蛋糕。
  与俄军的一战将成为咸丰能否将大清带入十年平安发展的最关键环节。而此时僧格林沁正在指挥武卫军一二三师七万余人撤退到整个黑龙江最大的城市里构建防御工事,而在距离哈尔滨一百多里多的地方,五万装备精锐的俄军正在大踏步向着哈尔滨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