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10 关门打狗4

  黎明的暑光刚刚照耀大地,联军指挥部内便开始了忙碌了起来。额尔金展开巨的一副军事地形图,定定地注视了一会儿,抬头望向下面端着两位联军司令官以及各团的团长军官正色道:“昨夜,我军已顺利突破了清军三号阵地的第一道与第二道阵地,清军仅余最后一道阵地在阻挡我军的前进。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三号阵地的得要性。只要切断了这里,211高地便失去了与其指挥部的联系,同时也失去了补给,211高地我们便可沫手而得。”
  额尔金话刚一完,下面便开始有小声地谈论之场传了出来,除了两位知道内情的司令官得塞罗与郝莫菲之外,联军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再没有补给了。他们只知道昨天夜里联军又到来的两万余人的增援部队以及数门大部和部分弹药补给,听到额尔说的话,各位联军团长都显得很高兴。
  联军在天津城外强攻了七天,连连受挫,直到昨天夜里增援部队的到来,终于在清军战线上撕开了一道细小的缺口。这意味道联军已经很接近胜利了。额尔金看了一下下面语带兴奋之色的团级军官,心下长长叹了一口气,整肃了一下心情才厉声道:“今日我军将对清军阵地发起全面进攻,务毕明天之前拿下天津城所有的外围阵地,一举占领天津。”
  “万岁,大英帝国万岁,法兰西万岁。”额尔金说完,下面的联军团长们便发出轰天响的口号之声,兴奋的神色布满整张脸。
  额尔金说了一声散会,便命令所有的联军军官都下次组织各总进攻的事情了。只留下他们三位最高长官相视而无语。清晨时分,联军阵营之中万炮齐鸣,振天响的爆炸声揭开了又一天的激烈战斗。
  联军的炮火仿若要将自己所有的炮弹都打出去一般,炮火长久不绝。密集的炮弹几乎将独立师的阵地覆盖了。而随着联军大炮的响起,独立师的炮兵阵地之上同时响了大炮的怒吼,双方再次开始了庞大的炮战。
  这几日双方的炮为实力都相差不大,而用由正面战场之上的联军炮火甚于要比独立师的炮火略小一些,联军接连三天损失了不少大炮,因此昨天的双方炮战联军都很慎重,并没有强硬地与独立师的炮兵地轰。
  而由于郝莫菲的到来,带了一个巨大的炮兵部队,一下子联军炮火远远胜过了独立师的炮火,双方炮战开战不久,独立师的炮兵便吃了不小的亏,接连几个炮兵阵地都被联军的炮火覆盖在浓烈的硝烟之中,损失惨重。而联军像也要在今天狠狠地出出这几天的恶气一般,炮弹不停地向独立师的炮兵阵地猛灌。
  不多时刻,独立师的炮兵便承受不起这种巨大的伤亡,渐渐的炮声小了下去。这样一来,联军的炮火便更士气大振了,一方面不断压制独立师的残余炮火一方面将猛烈的炮火转向独立师的地面阵地之上。
  赖汉英紧赶慢赶地终于在联军向独立师阵地发起全面进攻之前赶到了天津城独立师的作战指挥部内。这时城外的联军炮火如夏日里的暴雨一般迅猛而急速,巨大的爆炸之声远远地人城外的阵地之上清楚地传进城内。
  城内人流涌动,通往指挥部的大街上摆满了天津城百姓的茶水,食物。朴素的天津百姓的站在摆满茶水食物的小桌之后,满含笑意地望着从街上快速跑过的独立师将士,以及搬运伤员的医疗队和天津志愿者。他们的眼中并没有因为联军强大的炮火而感到丝毫的害怕,反而满充满着鼓励与期待。
  赖汉英顿了一下脚步,随即快步向作战指挥部走去。直隶总督府里,人来往不断,偏厅之内的电报嘀嘀哒哒的发报之声不绝于耳,赖汉英沉步向石达开所在的总指挥部走了进去,在门口处“啪“地立正,正色报道:”报告,大清独立师第一师第一旅长赖汉英前来告报,前线出现紧急情况。”
  这时石达开正忙着对一名士兵说些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赖汉英的到来,只是淡淡地朝赖汉英挥了挥手,又向那名士兵道:“马上传令,让胡以晃不惜一切代价,马上给我把右翼阵地夺回来,他没人手,你告诉他就他自己亲自上去拿大刀砍,也得把那片阵地一寸不少的夺回来。”
  那名士兵明显是刚从前线上跑过来的,身上衣服被泥土溅得一身,头上捆着一层绷带,额头处一片血红。听了石达开的话二话不说地便敬礼离开了。回过头的时候见到赖汉英站在门口处,又转各赖汉敬了个礼,静静地转身离开。
  “嗯?汉英你怎么从前线跑到这来了。三号阵地出什么事情了吗?”石达开明显是刚刚才发现出现在门口的士兵是自己原先的老部下赖汉,脸中疑惑了一下,出声问道。
  “翼王,昨天夜里洋鬼子突然来了大批增援部队,炮火也增强了一倍。三号阵地差点就失守了。我的一团打得就剩下了一个营的兵力了,属下觉得会不会是洋鬼子已经得到消息了,想要集中力量突破我军防线?”赖汉英走近石达开沉声道。
  同于天津第二道防的正面阵地分布很大,独立一师的三个旅都被派了出去,胡以晃的第二旅阵守着第二防的右翼阵地,赖汉英虽然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石达开会发那大脾气,但他估计守卫右翼的胡以晃也同样受到了和自己一样的突然打击。只是胡以晃的第二旅远较赖汉英的第一旅实力差上不止一点,才将阵失陷了。
  果然如赖汉英所料的不差,一早上石达便被胡以晃紧急派来求援的士兵找到,并告之右翼的阵地全部失陷了,石达开一听以为胡以晃没有尽力,将阵地全部丢了,因此对那名士兵大训了一场。此时听赖汉同样遇到了这种情况,不由一惊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耐胡以晃一夜之间就把所有阵地全丢了。还打残了两个团的都没有夺回来。”
  顿了一顿,石达开在指挥室内走了几步,又折返身来道:“你说的情况很有可能。算计日子,洋鬼子也该得到消息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昨天夜里就得到了消息,还带来大队增援,看样子洋鬼子是要做拼死一搏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得到石达开的肯定,赖汉英神情一松地迈上一步询问道。
  石达开脸上却并没有因为联军的大批增援到来而感到忧虑,反而心里有些兴奋,见赖汉英神色紧张,笑了一下道:“还能怎么样,等了这么久还不就等着这天的到来?你马上回去,组织防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洋鬼子突破了防线,只要坚持住了今天,就是我们关门打狗的时机到了。”
  赖汉英神色一顿,脸上跃跃欲试的表神显露无疑,这些天眼看着洋人尽往自己阵地上丢炮弹了,明摆着自己有实力也给洋来一下反冲峰的,却都碍于石达开的计划,只能每次打退洋人之后,闷闷地缩在战壕里,眼看着洋鬼子猖惶退去而心里发急。这下终于轮到自己去端洋鬼子狗窝的时候了,堵在心里的闷气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了,自然神清色爽起来。
  正声应了一声是,正要往外走,却碰见两名身穿少将服的军官匆匆对聊着走进来。赖汉英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两人正百天津城里闷了七天,愣是一枪都没能放的武卫四五师的两位师长——聂士成与张宗禹。
  这七天可是把两位师长大人给憋坏了,双眼直愣愣地看着独立师的三个师在前线跟洋鬼子打得不亦乐乎,自己去却半点也差不上手,这整个天津城的防御部队又就属他们两们的部队装备最为精锐,但是作为全军的总后援与总预备队,石达开硬是拒绝了他们不知道多少次要求上战场增援独立师的请求。
  今天一大早,两人便在城的一直左右踱步,突然发现今天联军的炮火强度大了许多,本能得感觉到有什么大事了生了,两个毫不迟疑不约而同的向作战总指挥部而来。一进门,性子最直爽的聂士成便喊开了,道:“总指挥,洋鬼子今天闹得比前几天凶多了,是不是洋鬼子要狗急跳墙了?”
  赖汉英与石达开望了望两个心急如焚的武卫师长,同时大笑了一声,石达开连忙走过去拉住聂士成的手高兴地道:“不瞒二位,看样子洋鬼子今天是要狗急跳墙了,我刚还准备让人请二位来呢。这下好了,二位倒是不请自来了。”石达开热情将聂士成与张宗禹迎进门,然后便令赖汉英火速回到前线上去。
  武卫军号称天子门生,皇上的近卫军,各地的新军都对他们多少有些忌惮,而且各地方的新军都由武卫军变生而来的,创军模式更是与武卫军毫无二致,连起初的军官培养都是武卫军的教导团一手一手教出来的,自然对武卫军敬重。石达开是太平天国降将,又是从北京讲武堂毕业的军官,对武卫军的了解远比其他地方新军更多,因此与张聂二人共事以来,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作是全军的总指挥看待,对聂张二人很是敬重。
  聂士成与张宗禹两一听果然是自己猜得不错,马上一副就要回到部队整装待的样子,被石达开一笑,压了下去道:“现在联军正在拼命的时候,我们不宜此时出击。两位将军现在回去,整顿部队,等到晚上,洋鬼子大战了一天,人困马乏的时候,武卫军再突然杀出,直奔洋鬼子中军,杀他们出其不意,我军必可大获全胜。”
  “如此我二人便回去整顿部队,只待总指挥一声命下,武卫军全军出击!”聂士成与张宗禹同进起身回道,然后各回了个礼,竟急不可奈地走了门去了。石达开望着两人匆匆而去的背影,摇头苦笑了一下,便为独立师的战状担忧起来。此时联军已经停此的长达三个小时的炮击,开始了全面进攻,那如潮涌般的响亮喊杀声,似乎能从远远的阵地之上传进石达开的耳中一般。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