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05 决战天津11

  李侍贤凝神望了大哥脸上的表情,良久确定大哥确实不似在安慰自己,才敢相信李秀成对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当下心中大是解气一了翻,又有些疑惑地向李秀成问道:“大哥,翼王不是说不能让洋人跑了吗?如此一来,洋鬼得到消息岂不是要拼命逃跑了?”作为一名合格的军官,李侍贤怎么会不知道后路被袭击,补给损失惨重的后果对于前线将士所带来的打击。
  李秀成大笑着牵上自己弟弟的手一路向随着撤退的将士们身后走去,边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如今联军被咱们逼到绝路上来了,他们现在是没退路了,除了一路往前,狗急跳墙,左右都是个败字。”李秀成一路上微笑着,心情好似非常高兴,笑声时而传入身边的独立师的队伍之中。
  “既如此,我们更该大举反击才是,怎得反要向后撤退?”李侍贤不解地道。他虽然于战场之中指挥若定,却对这行军布阵之事反应不够灵活。
  “嗯,洋人毕竟久经战阵,咱们不能将他们逼得太急了,如此的话,咱们的损失就在太大了,大清的新军才刚刚起步,皇上发了无数心血才有新军今天的局,我们不能一虎便将这些皇上的心血都在天津外围拼光了。且翼王在天津一切都布置妥当了,城内的炮兵对洋人的炮火可以起到压制作用,我们也不用白白在洋人的炮火之下,光挨打了。”李秀成细细地向弟弟解释道。
  李侍贤似懂非懂地轻点了一下头,突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原来他一接到李秀成令他们撤退的命令,便什么也顾不上得带着部下撤退了下来了,此时他大腿上伤势发作,竟是痛得不可忍起来。低头一看却是伤口还在不断流着鲜血。
  李秀成心急,忙唤来医务兵,将李侍贤抬了下去,自己跟在大军身后缓缓向211高地而去。此时独立三师第六旅第一团的将士刚好赶上了第五旅的二三团与额尔金所率领的联军主力大战,于是一声高呼,猛冲了上去,将渐渐逼近二三团阵地的联军一通猛打,赶了下去。接着便与罗祥,冯玉刚交换了防务。
  冯玉刚两人知道李侍贤已经带着第一团率先退了下去了,虽心里不明所以但也不迟疑地率着部下急速撤退了,几天来的大战,第二团与第三团的将士确实疲惫不堪了,刚才若不是孟国良的第二营与第三及时增援来到,自己的阵地大半要守不住了。
  孟国良团的将士在阵地之后眼望着冯玉刚他们远远地撤退了下去,再看联军经过刚才一场大战,损失不小,直到一个时辰之后还不见联军得新组织起再次进攻,便也悄悄分批向后方大步撤退了,只留下阵地之前的联军正在准备着再次强攻。
  额尔金满以为刚才的那场战斗能解决了当面之敌,正自满心欢喜,在清军左翼阵地之上连续进攻了两三日总算得以有些进展了,不料刚还看着联军士兵蜂拥上清军的阵地与清军大战一块,却不知道从哪里又跑来一大群清军的援兵,将好不容易才冲进清军阵地的联军士兵一通猛打地打了下来。
  正自懊恼之间,却同得知一直进展顺利的得塞罗也在同一时间被对方突然到来的大批援兵给打退了好几个好不容易得到的阵地。额尔金心中一阵暗想,觉得这可能是敌人最后的一批的援军了,不然可以来得这么迟,直到自己就要占领对方阵地了的时候才到。
  想通这一点,顿时心中便消了几分气恼,命令联军士兵加紧休整,决定再以一次最大规模的进攻,争取一次将清军阵地全部占领。故而这次联军准备的时候特别长,等到孟国良的部队全部悄悄撤出了阵地之后,联军还务自不知。
  待到联军向清军阵地发起一连串炮火打击之后,联军两万多人高喊着口号冲向了阵地,却一路上根本没有撞到往一样清军的强烈阻击,开始联军还以为是清军故计从施,又想躲在什么不知道的地方给联军来一下突然袭击。
  等一部联军冲进清军阵地里的时候,顿时呆住了,搞了半天,清军的阵地里根本空无一人,除了联军战亡的士兵尸体,甚至连清军的尸体都没有。战场上一片宁静,联军身边除了炮火打击过后引起的火焰一直哔啵地响着,便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一句话,所有的联军都呆望着空无一人的清军阵地,搞不清楚敌人刚才还对自己激烈地抵抗,下刻便突然如烟雾般消失了。
  额尔金得到这个消息之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等到正面的得塞罗同样向他发来毫无二致的消息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突然糊里糊涂地占领了几天来都不得寸进的敌军阵地。
  额尔金急急地走向阵地,所见之处果然是真的,战场之上除了燃烧的火焰还在不停的轻响之外,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似乎这里曾经根本就没有过那一场场激烈的战斗一样。额尔金呆呆地望了一会空空地清军阵地,神色有些担忧,并没有因联军占领了这块坚固的阵地而感到丝毫的高兴,反而无比的担忧起联军的前途来。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清军第几次主动撤退了,这些无缘无故的突然撤退除了背后有个巨大的针对联军大军的阴谋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这些不可思意的现像。额尔反身回到了自己的指挥室内,派来找来了得塞罗。
  “将军阁下你怎么看待这几次敌军不明所以的主动撤退?”额尔金与得塞罗彼此相望了一眼之后开口问道。他从没如此认真过地向得塞罗询问什么,可见今天的事情对他影响很大。以致他不得不慎重起来了。
  “依我看来,清军可能已经兵力不足了,害怕损失太大,故将兵力收缩到坚固的城墙内,想凭借城墙的坚固防御与我军顽抗。”得塞罗见额尔金问得慎重之至,深思了一下回道。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敌人为什么三翻五次地与联军打着打着便突然莫名其妙的撤退了。
  额尔金显然有些不太赞同得塞罗的这个解释,凭着他多年的作战经验,没有理由一支顽地与联军十数万大军大战三四天的部队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撤退。但是他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
  额尔金慢慢地走向桌上摆放地一张地图之前自成自的沉思了一会儿,又用手指在地图之上左右比划了一下,仍是一无所知。这天津外围清军阵的布防图,他早已从损失巨大的侦查部队的精心探查之下得到了。
  他知道距离联军不远的地方是整个战役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四击都有清军密集的阵地,但这这也不能解释清军的突然撤退的,从清军第一道防线过去之后,除了那座高地之外,天津外围已经没有什么险地可以守了,清军的撤退只会增加自己的防御难度,对他们没有丝毫好处。
  沉思许久,额尔金都不得其解,只得无奈地放弃了,回过身去向得塞罗道:“但愿你的猜测是对的,将军阁下。”既而苦笑着摇了摇道接道,“我们发了四天进攻清军的阵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简直是一种可笑的讽刺。”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得塞罗也带着自嘲的口气笑了笑道。见额尔金站在地图之前向他招了一下手,示意他过去,便起身走了过去推开一张椅子座下向额尔金手指的地方看去。却见额尔手所指的地方正是211高地之上。
  “接下来我们必须尽全力拿下这座高地来。”额尔金麻利地道,“这座高地距离天津城仅只两里多地,已经在我军重炮的射程之内了,夺下这里,便可用以强大的炮火威胁天津城,同时,清军的正面阵地也会在我军炮火的威胁之下而土崩瓦解的。”
  “您是说我还是以佯的形势,正面拖住敌人吗?”得塞罗望了一眼额尔金,眼中有些不想再次当配角的不满神色道。几个月来,法军一直都在充当战争的配角一样,额尔金根本没怎么用上法军,得塞罗一直对此颇有些不满,耐何前些时候一直都是在海面上做战,法国海军比不上人家,他自然无话可说,可是现在陆地对战,正是法军的强项,额尔金已经让得塞罗做了一次配角了,再让他做配角,他实心里实在有些不平衔了。
  “不,这次贵军主攻这座高地,这带我国军队从正面牵制敌人。法军是世界陆军强国,这个重任自然要由贵军来承担了。”看到得塞罗的神色,额尔暗笑了一下,斩钉截铁地道。
  得塞罗听到他赞扬法军,不由心里一阵暗暗的得意,脸上的神色也好看多了,当下高兴地道:“英法自来是一致时退的,贵军苦战了四天,也是该由我们法军为朋友分担重担的时候了。呵呵.”
  额尔金嗯了一声,也不去与得塞罗计较些什么,道:“我们的这些天的损失消耗怎么样了,有没有派人统计出来,接下来是一场大战了,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其实这也是额尔金习惯性的一问而已,从这几天的战斗激烈程度上来说,他心里已经差不多能估计出联军的伤亡消耗是多少了。
  “嗯,伤亡不小的,阵亡了一万多名英勇的士兵,弹药也消耗了一半左右了。我已经令人去通知郝莫菲将军尽快将补给运送过来了。”想到这几天的伤亡情况,得塞罗刚刚还得意的心情便阴沉了下来。
  法军虽然担任配角,但是第一天的进攻当中,便一下子伤亡了五千多人,这几下来,更是伤亡不断,来时八万法国大军到现在已经勉强只有五万余人了。这样巨大的伤亡是得塞罗之前未曾想到过的。这次既使得胜回去,也有得他向国会作解释的了。
  “这样就好,那么就这样定了,明天大军出发,向清军发进最后攻击。”额尔金手一扬作出最后的决定之后,便与得塞罗一起前往阵地之上安排明日的事项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