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04 决战天津10

  “去你妈的!”李侍贤飞起一脚将一名撞在他大刀之上的联军士兵踢开,一抬后抹去满脸的鲜血,裂嘴狞笑了一下。他已记不清自己已经砍倒了多少联军了,只知道他一直都在不停地挥刀砍杀,不停地将混和着自己鲜血的联军士兵倒地之时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污抹去。他已经快要力竭了,忍不住脚下一软,险些便跪到了地上。
  李侍贤手快,将一柄已经缺口层出的大刀拄在地上,轻轻喘息了一会,此时他与蔡元隆两人亲自带上来的三百来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反之联军便如杀之不绝一样蜂拥着涌上来将第一团的将士团团围在中间。
  他轻微的笑了一下,完全不将这种濒临绝险之地的危机放在眼内,他见一名第一团的士兵被一名高大的联军士兵一刺刀捅中腹部,却死死拿住了对方的枪杆不放,一直忍住巨大的痛苦支撑着,一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提起手中重若千斤的大刀一挥,从那名联军士兵的后腰之间砍了过去,一时间那联军士兵一声惨呼,不敢相信的望了李侍贤一眼,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那名独第一团士兵好似知道李侍贤为他报了仇一样,也是轻笑着向后倒去。手中务自还紧握着那把长枪的一端。李侍贤对他报以一笑,眼中充满敬佩之情。这时他心身俱疲,却不想到身后一阵劲风到来,本身不自觉地一躲,却是因为力气不够,堪堪躲过了身上的要害,却还是被后面偷袭而来的一把长枪刺中大腿,顿时一个趄冽,险些栽倒。
  他正想举刀去挡那再次挺过来的利刃,却是没有力气了,只觉力不从心,暗想自己性命便要到此终结了吧,不觉心下一阵轻松起来,仿佛看到大哥哥伤心地面容,却又带着几分为他的骄傲。
  李侍贤胡乱想着,正要闭目等死,却猛然听到身后一片枪声响起,喊杀之声连成了一片。他不敢相信地回头望了一眼,正见一群独立师的士兵举着枪向自己这边杀了过来。联军见清军增援又到,顿时一阵慌乱,不及再与李侍贤他们再做纠缠,纷纷撒腿便退了下去。
  李侍贤心下一喜,见来的都不是自己的部下,已然知道大哥李秀成派援兵赶过来了,当下不再迟疑,奋力站起身,一挥大刀,怒吼一声带着身边余下不多几十个人朝着联军撤退的方向冲了过去。
  联军一来没想到清军还有大批援会赶到,二来与一团早已大战了一天了,身心自然与比一团的将士好不了多少,被李侍贤带着几十个人一阵乱冲乱打,却被李侍贤赶出了好几个阵地去了。最终李侍贤一群人都因为太过疲累只得停止了继续前进的脚步,停下来,赶紧加固刚夺回来的阵地。
  “李旅长,李旅长——你在哪里?”一阵呼喊之声随着李侍贤的停上而在他身后的阵地之上响起。李侍贤靠着一堵战壕的土墙正自休息,一名医务兵正为他裹着受伤的大腿,听到呼喊之声不由怔了下,望着叫唤自己的人。
  “我在这里!”李侍贤轻微地应答了一声,刚刚他的大腿受伤,因为一时事急,不顾得疼痛,现在联军退下去了,那伤口却是不住地巨痛起来。他才知道他的大腿一直都在鲜血流淌不止,此刻都的脸色都因失血过多而有些发白。
  那呼叫他的人一听到他的声音,脸上一喜,显然知道他还未死,很是高兴,小跑着过来啪得立正道:“报告长官,独立三师第六旅第一团团长孟国良向您报告。”
  “少息!”李侍贤摆手示意了下,发白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喜气来。第六旅第一团是这个旅唯一装备了新式武器的部队。李秀派出过来支援自己显然还是将他这个弟弟看得很重的。他看了孟国良一会,接道,“孟团长,师长有什么指示没有。你们全团都上来了吗?”
  “报告长官,我们全团都上来了,师长吩咐,独立三师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全师撤退到211高地去协住陈玉诚师长防守高地。我们团负责掩护第五旅人马撤退。属下的第二营和第三营已经去与第五旅的第二三团交接防务,请长官快点组部也撤退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孟国良再闪立正回道。
  李侍贤听了猛地一惊,从地地弹跳起来,一把抓住孟国良的肩膀愤怒地道:“什么,让我们撤退,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牺牲了多少弟兄?啊——是谁下的命令,是谁?”他以为是独立三师有谁看他第五旅已经不行了起了轻视之意心下着恼,一时失去了理智。
  孟国良也不在意,只再次重复了一遍才道:“是师长亲自下的命令!”李侍贤这才知道这是真的,知道是大哥下的得命令不敢再有别议,快速整顿了一下部曲与第六旅第一团的将士交接了一下防务便匆匆退到了李秀成所在的大后方去了。
  这时李秀成正整顿部队,将兵力撤往由陈玉防守的211高地方向。李侍贤撤退到后方的时候一计算伤亡,整个第五旅到平安撤退下来的时候一万人的部队竟然伤亡了六千余人,其余能多行走的将士也多半带着伤,李侍贤看不免心中一悲,差点便哭了出来。
  李秀成知道自己弟弟心中的苦,虽然李侍贤平日里都是一副刚强作风,却始终是外刚内热闹的血性轻年。不等李侍贤自己来见自己便走了过去,轻拍了李侍贤的肩一下道:“你做得很好了,大哥为你骄傲。”
  “大哥,为什么我们要撤退,我们还能打的.”李侍贤隐忍了多天的悲伤终于爆发了出来,一把抓住大哥的手,轻轻泣道。
  “傻小子,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第五旅的将士们都是好样的,死在抵洋的战场上他们都不会觉得委屈的。”李秀成轻打了一下李侍贤微笑道,“昨天翼王来信说,广西的刘永福将军已经将洋鬼子在安南的军资全部炸掉了,左大人也在广州重创了洋人,翼人怕洋人狗急跳墙,独立三师会蒙受巨大的损失,哪咱们退到高地上去。”
  李侍贤听了大哥的话,惊愕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原来,刘永福自率五千黑旗军进入安南境内之后,便一早与当地的洲击队联络上了。这些安南游击队早注对占领安南的法军不满了,经常没事便对法军的驻地进入骚扰只是由于武器与实力相差太多,对法军造成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刘永福一与这些安南游击队联络上之后,便开始不断向法军的驻军进行试探,查看联军储藏在安南的军事资存放在哪里。额尔金他们北上的时候,刘永福已然查到了联军军事储备站的祥细所在,于是组织了安南当地的游击队伪装成主力,向法军驻地发起多次偷袭,不堪其扰的法军终于在安南游击队的骚扰之下,出动大兵团向围追游击队去了。
  安南的地形何其复杂,到处都是人迹罕至的大山与森林,安南游击队一见法军大兵团出动,便一溜烟全都躲进了大山里与法军捉起了迷藏。而这时刘永福却是人不知鬼不觉得带着五千黑旗军悄悄摸进法军的仓库,将联军大军的军事物资一一引爆,爆炸之声响彻了整个西贡地区。
  而这批巨大的物资补给却是英法两国提供给联军最后的一批军事补给物资,这下一下便化为了乌有,法军驻军损失了数百名士兵不说,联军顿时成了毫无补给的孤军。英法国内介于民众的反战呼声,称国会将国家的财政都用到了一场毫无意议的战争之上,是在浪费英法两国人民纳税人的钱。
  两国国会迫于民众的压力,再由于联军此次所耗的战争经费也确实已经大大超过了两国国会先前所预计的了,于在知道额尔终于决定在一个月内结束战争之后,集结了最后一批庞大的物资运往相对安全的安南储存起来。哪想到一下便被刘永福炸了个干净。
  刘永福炸了联军大批补给物资立马派人飞马报给左宗棠知道,左宗棠又令将这个消息传至南京,由两江总督李鸿章发电报快速传往北京与天津两处。而联军由于在大清国租界之内暂时还没有开通电报线路,却只得由海军传递北上,因此上石达开要比额尔金得到消息。
  左宗棠在广州韶关了带严密布防,又在广州之外实行坚壁清野的策略,令得占领广州的联军士兵不但无法提供联军主力一点点的粮草物资甚至连城内的联军士兵在广州城内都度日如年。
  不为别的,只为广州是大清最先对外开放的沿港口城市之一,这里时常聚集着不少各式各样的民间密秘组织,这些人大都对洋人毫无好感。待到官兵一退出广州城,这些例如什么“红灯照”,“白莲教”.一些组织便纷纷露头登场,把个广州城搞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这些个组织起先便是以反清灭洋为己任了,太平天国时期活动尤其猖狂,待到太平天国覆灭,这些组织原本也被左宗棠整顿得没见到影子了,不想却是在地下活动,还将反清这个目的去了,光对洋人不客气了。
  这下可苦了守在广州了联军士兵了,原本还以为占了广州,可以在广州地面上耀武扬威一翻,不想联军主力还没走几天,每天晚上都有联军士兵被人莫名其妙的弄死,尸体被挂在城门口,恐怖至极。如此这般时间一长联军士兵便不敢在晚上在城里乱惯了,这到是令广州城的百姓逃过了一场劫难。
  联军能逃过莫名的死亡厄运,却无法逃脱额尔金等人不断发来的催逼粮草物资的命令。无奈之下联军只得每日出动干兵去城外收集粮食物资。可是城外的百姓早已在联军来的时候就逃得一空了哪里来的粮食可找。几个月来别说运给主力大军粮食了,就连他们自己的口粮都不好解决了。
  有心想去远点的地方找吧,可是刚到出去不远便被清军的大军一顿狂打狼狈逃蹿回去。左宗棠收到刘永福的信之后,便觉得联军失去了安南的物资定会加紧在大清的收刮,觉得消灭广州联军主力的机会来了,便设计昨用假像,大军向北远彻,更是假装留下许多粮食不及运走,暗中却布下天罗地网,等联军上勾。
  果然广州联军军官得到安南物资被毁的消息之后,心里惊慌不已,正好这时有联军分队的士兵传来韶关清军撤退的消息,还听说韶关附近发现大量清军不及运走的粮食,大喜之下出去广州一半的守军前去夺粮。
  刚到目的地,果见有许多粮食散乱地丢弃在仓库里,联军将士大喜,赶忙将粮草装车,十几个人拉一辆车,兴奋地往回走,却被从四处冲出来的大量清军连抓带打消灭了两千人,逃的联军不及一百之数。至此广州联军守军两个团,只余一个整团,形势及及可危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