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03 决战天津9

  第五旅三位团长轰然应诺,不敢有半点马虎的心理,他们都知道这次大关系重大虽我夜间不能前去偷袭联军营地而感到一丝遗憾,但还是听从李侍贤的命令,老老实实地从指挥站内出来,回部队去安排防务。
  一路之上,一团长蔡元隆分外有些不诧,白天里只他的正面阵协受到联军的猛烈攻击,全团将士损失过半,大声骂骂冽冽地与其余二人唠叨个没完。只听他一拍大手小声向冯玉刚道:“老冯,依着我看,咱们旅长是条汉子,不愧是师长的亲弟弟。只是上头命令咱不能主动出击,这战打得忒也窝心了些。”
  蔡元隆本便是李秀成的同张,曾与李秀成一起加入太平天国,一直追随在李秀成的身边终心不二,太平天国后期,天军屡屡受创,李秀成与陈玉诚所守的扬州危在旦夕之际,此人还是一如继往地坚决站在李秀成的身边。与其余当下里有心投降清军的太平军将领大有不同。只是他这人却是一股子牛脾气,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的主。冯玉刚知道他心里为白天损失的将士们气愤,也不直接接他的话。
  “老蔡,现在咱们是新军了,要有纪律,翼王说怎么样咱们便怎么样。只要洋鬼子不跑,你想什么时候为阵亡的将士报仇,便什么时候报,还差这一时半会儿的不成?”冯玉刚轻笑着回道。另一位团长罗祥也笑着附和起来。
  “老冯你也别笑我,明天洋鬼可就奔你那去了。你那是211高地的护翼,又是咱独立三师的侧翼,你要是丢了阵地,咱们可就会被洋鬼子左右包抄了。”蔡元隆哼声道。将二位同僚的笑话当做耳旁风。
  第五旅以一团作风最硬,因此李侍贤将一团布在正面阵地之上,而以二团冯玉刚性子最沉稳,作战风格沉着,被李侍贤放在最重要的侧翼阵地之上。白天的时候,由于联军刚到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因此将全最精力都用在了独立三师的正面阵地之上,一团才会有过半的伤亡的。
  罗祥是三人里面性子最为温,却也是最为坚忍的团长,作全军的总预备队再好不过了。三人一路说笑着,走到分路口上,冯玉刚知道明天的战事必定紧张,向蔡罗二人道了声别便匆匆向自己的阵地去了。
  罗祥是总预备队,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也不跟蔡元隆罗唆,匆匆道了别也回后方阵地安排事务去了。剩下蔡元隆一人独自在那里笑骂了二人一阵便自顾回去阵地之上去了。一团一天的弹药消耗极大,要及时补充,蔡员不敢怠慢,要不然团里没了弹药,只能跑洋鬼子拼刺刀了。
  第二日,联军果然只在独立三师的正面阵地之上摆着几千人作为佯攻的部队,牵制蔡元隆的一团,而联军的主力部队则大规模向在侧翼的冯玉刚第二团发起连续不断的猛烈攻击。这两日来,额尔金都在四处散拨联军侦查小分队,打探战场的地形情况。
  用了两日的时间终于摸清楚了一些清军阵地周边的地形与天津外围的大概地形。临夜便绘制出一张精细的地形图来。图上211高地战略位置明显,位于天津外围的左面,地形虽然险峻,却是唯一可以就近府看天津城的屏障之地。
  额尔金与得塞罗了解到这一情之后,当夜便决定联军分为两部各自独立作战,由得塞罗负责佯攻独立师一团正面阵地,其余联军尽力攻破独立师左翼阵地,继而从左右包抄独立三师,再一部向211高地发起进攻,尽快占领这一至高要点,威胁整个天津城。
  天亮时分联军便开始向独立三师的第五旅第二团的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联军大半的炮火都用到了第二团的阵地之上,炮火过后,联军便是连续不断的步兵突击,岂图以巨大的人数优势短时间内占领清军左翼阵地。
  如此这般一来二去,联军再次猛攻了一天,第二团的阵地几乎被联军的炮火犁了几遍,全天的联军步兵击波更是达到了三十多次的惊人的程度。第二团三个营都被联军强大的进攻打得狼狈不堪,却一如继往地死死钉在阵地之上与联军抵死拼杀。而第一团的正面阵地却是与此大不相同。
  得塞罗受额尔金的命令在正面阵地之上只是用小股兵力不断地向正面阵地发起进攻,却往往打到一半的时候就退了回去。炮火的程度更是小的可怜,导致李侍贤忍不住将炮兵也拉了出来与得塞罗的炮兵对轰了一阵,大占了一段上风,打得得塞罗的炮兵损失近半,久久不敢在正面阵地之上发威了。
  联军猛烈攻击了一天虽毫无所得,但是独立师第五旅的阵地却在联军不断的进攻之中摇摇欲坠。第一团是第一天便损失不小的,第二团也在这一天的联军攻击当中损失了大半,竟比之第一团的损失还要大得多。
  一线的几个阵地第二团都是经过了几次拉锯战,苦苦从联军手里硬夺回去的。李侍贤见状不敢有失,连忙令第三团罗祥的部队急援第二团的阵地,这才苦苦守住了这一天。但第二团已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虽然冯玉刚一再要求李侍贤让他带着部队继续防守左翼,可是都被李侍贤回绝了。
  真正的大对战还没的到来,李侍贤不敢真的将整个第五旅都牺牲掉,所以一天黑,他便令冯玉刚带着第二团的将士退下去休整,将左翼阵地交给了罗祥防守。这一夜静得出奇,敌我双方都在抢在这黑夜的保护之下匆匆舔拭自己的伤口以便开始第二天的征战。
  而这一夜却又像是那么的短暂,双方只觉匆匆一闭眼,天便亮如白昼了。天刚刚灰灰蒙蒙地亮起的时候,额尔便开始指挥联军的炮兵向第五旅左翼发起了攻击。振天响的炮声几乎将整个宁静的早晨都振碎了。浓烈的烟雾和着晨务直呛得人发晕。
  这一天的来临也是第五旅最危急地一天的来临。全旅三个团近一万多人的部队经过三天的大战已经损失很大了。一团苦苦守在正面阵地,这天的联军对于正面阵地的进攻也加强了很多了,炮火的强度较之昨天强了不止一倍,人数上也增加了两倍有余。
  依额尔金的看法,清军在正面阵地之上的防守已经很微弱了,联军要用双向进攻的方法,使得清军疲于应付,不知该增援哪里。而李侍贤的最后预备队也于前一天的大战之中派给了冯玉刚,确实有些人手不够的意思。
  左翼阵地要承受联军连续不断的猛烈进攻不算,正面阵地之上的第一团也由于铁丝网的失去,联军实力大增之下,越来越逞现在疲惫之态,往往联军冲进阵地之后,便是代表着防守这片阵地的第五旅的将士全体阵亡了。
  而当这片失守的阵地被夺回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又有一队第一团将士冒着联军的炮火拦截,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从联军手里硬压回来的。
  大战方半天,左翼的罗祥与正面的蔡元隆都相断发来的向李侍贤求援的消息李侍贤望着两方的求援苦思却未果。到得现在,第五旅最多就只有第二团撤退下来的部队了,而这支部队在休整了一夜之后,勉强也只能拼凑起一个像样的营来。这些不怀增援到哪里都是不够的。
  他本可以向后方自己的大哥李秀成求援,可是他早已打下了战死的决心,因此,虽然李秀成手里尚有两个旅近两万人的后援部队,但那两个旅都是装备未齐全的士兵,没有到最后的关头李侍贤是不会向自己的大哥求援。
  三思之下,李侍贤狠命地将冯玉刚匆匆凑起来的一个营一千多人的将士派给了在左翼苦支了半天的罗祥。此地距离211高地已经不远了,如若左翼阵地失守了,不但整个第五旅有被联军包围绕的危险,战略位置极为紧要的211高地将受到联军的正面袭击。
  虽然石达开只命令独立三师在第一道防线上防守三天便可大功告成的,但是李秀成总觉得六天之内联军的士气未必会被消磨掉,到那时联军兵临城下,再要想挽救可就有些迟了。因此他便命令自己的部下死命与联军周缠,不到最后一刻也不后退。李侍贤自然与自己的大哥站在一边的。
  眼看着阵地越来越防守,李侍贤手里的预备队也都全部派出去了,可是依然无继于事,正面的几个阵地已经落入了联军的手里,无论蔡元隆怎么设法去硬夺都一无所获,联军已经在第一团的阵地上站稳了脚根。
  “拿家伙,跟我上!”李侍贤看着越来越危急的正面阵地,顿时丢下手中的望远镜向自己警卫们大叫道。不等警卫动自己已然率先离开的指挥站。临行之前他给李秀成发出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求援请求。
  此时第五旅的两成阵地都与联军战成了胶着状态。左翼阵地之上虽然防御力量大,但是联军的进攻也更加猛烈,伤亡也更大。而下面阵地就更不用说了从前一天开始都现在李侍贤都没有给过第一团个援兵,他来阵地上的时候,阵地上的喊杀之声已然很弱小了,显然蔡元隆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蔡团长,怎么样,洋鬼子冲上来了吗?”李侍贤一到阵地之上便将想要组织反攻的蔡元隆一把抓住问道。这时候正面阵地已有大部分落入联军的手里了,而第一团的伤亡也已经接近极限了,可是蔡元隆很不甘心得又组织起了一队人数为三百多人的敢死队,准备发起反冲峰将刚刚失去一处阵地夺回来。
  “旅长你怎么来了,这里危险,你还是到后面去吧。放心老蔡不会给你和师长丢脸的。”蔡元隆回眼到李侍贤,双眼一呆,有些气急,又有些悲愤地道。他一把抹去脸上的血污,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斗志一般。
  “我们已经没有后备队了,我本人就是你们的后备队。”李侍贤一挺胸,神色坚毅地道,“来吧,跟我上,咱们将失去的阵地夺回来!”说着一扬手中短枪第一个跨出了战壕。身后蔡元隆见李侍贤已经跨了出去,不再阻拦,高举手中短枪高呼一声:“弟兄们跟着旅长冲啊!”砰地朝天开了一枪跟着李侍贤冲了出去。他的身边是三百多名身受轻伤的第一团将士同样高喊着口号随着李蔡二人的脚步勇猛向前冲去。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