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决战天津5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硝烟散尽,联军如洪水般而来,却如丧家之犬般地回去,五千余人仅有一千余完好无损的士兵,两多人丧生在冲峰的道路之上。逃回去的联军士兵一个个脸色苍白,回到阵地好久都只是两眼发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一场清军的反击来得太突然,打得联军几乎七魂却了六魄。
  石达开布在天津城外的外围防线有两道,第一道依211高地与白河流域构建通路狭小联军根本摆不开太大的兵力用于进攻。守卫第一道防线的主帅是独立师第三师的士兵,师长便是李秀成。
  李秀成是太平三将之中性格最为沉稳的一个,因此石达开将李秀成布在了第一道防线之上。因为李秀成的沉稳,清军最初所表现出来的沉着便不足为怪了。第一师的战前指挥站设立在防线的大后方一处隐蔽小坡之下,对于战场上的情势李秀成可以一目了然。
  见到联军苍惶撤了下去,李秀成嘴角轻轻扯起一个不经意的笑容。第一次接触便消灭了联军两千余人,不得不说有一半在于李秀成的沉秀。那突如其来的机枪反击战消灭了大部分的联军冲峰部队。
  “可惜左大人在虎门便打了洋人一个措手不及,不然若是洋人还依原先的战术来进攻咱们的阵地,此战便可全歼洋人五千前峰。”李秀成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与身边的敬卫们说一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
  联军的实力是强悍的,既使受到突然而来的强大火力袭击仍然没有惊慌失措得扰了阵形,不然以清军十几挺机枪不停的扫射之下,伤亡还要大一些。通过刚才的一战,李秀成也对联军的实力多少有了些了解,虽然轻松地胜了第一阵,不无自己隐忍带来的功劳。联军被从没见到马克沁机重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顾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李秀成知道等到联军适应这种威力恐怖的武器之后,自己的部队带来将是难以估计的伤亡的。因此李秀成只轻微地笑了一下便开始为独立三师今后的大战而担忧起来。依照石达开的计划,清军必须最少在天津城外抵挡联军六天的时间,而在这六天里将会有多少英勇的士兵长眠在天津城的城外?李秀成不得而知,但却知道那一定很多,很多。
  “命令部队作好隐蔽,洋人怕是要炮击了!”李秀成沉声地向一名敬卫道,笔挺的身躯一直矗立在指挥站的辽望口边上一动也不动的巡视着前方的阵地与联军的方向。
  警卫应了一声便小跑着出去了。果不其然的联军在撤退之后没有几息的时间便开始发动强大的炮火袭击,遮天敝日的炮火,不断在的独立三师的阵地上响着,李秀成几乎可以看到大地因为炮弹巨大的爆炸之声,而不住颤动的样子。独立师的士兵早已经各自回到了战壕之中的避弹工事里面。横七竖八的战壕之中没有一个独立师士兵的影子,除了时而在战壕里穿梭,察看联军军情的倾察兵们。
  李秀成望着不断在自己的阵地肆虐的联军炮火,双后不经意得轻轻握了握拳,随既放开,双眼怒视着炸开在阵地之上的烟柱。独立师是有炮兵团的,而且炮兵团的实力还很不一般,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作为天津的最后依仗,独立三师的所有重型火炮都安置在了天津城里。
  现在李秀成的身边除了一支拥有数十门中型火炮和小口径迫击炮的炮兵阵地之外,便再无可依仗了。李秀成最后还是放弃了用炮兵反击联军炮兵的打算。他不想过早得将自己手里最强大的实力暴露出来。
  依着联军炮火的猛烈程试和密集度,李秀成断定联军此时所拥有的炮火数量远远地超过了自己,独立三师的炮兵一旦暴露出来,必定会成为联军轰炸的主要目标,而损失惨重。李秀成要忍,要忍到联军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将独立三师这只猛虎放去了狠狠咬上联军一口,令联军在独立三师的面前血肉模糊,惊慌颤抖。
  联军的炮火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才算结束。由于独立三师的机枪阵地已经暴露了出来,这次联军炮火主要打击便是独立三师的机枪阵地与阵地前面的三道铁丝网。炮弹不断在这两个地方猛烈地炸开。只是铁丝网虽看似柔软无比,却是丝毫不为联军炮火的猛烈而动摇,依然挺立在联军前进的道路之上。
  不过机枪阵地却是不同了。虽然为了掩护好独立师这些神秘的杀锏,石达开早已为机枪阵地配备了最坚固的掩体,利用混凝土的坚硬程度,为每一挺机枪搭设了厚实的掩体。但是不论这些掩体多么的坚固厚实,独立三师的十几挺马克沁重机枪还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几处机枪阵地在联军猛烈的炮火打击之下化为尘土,操作机枪析二十几名士兵被炮火炸死在坚固的机枪掩体之内。
  得到这个消息,李秀成忍不住在桌上狠狠地捶了一捶,骂了一声娘,但终究无可奈何。石达开的计划是清军绝对不可以向联军发起反冲峰,要让联军错误地以为清军仅仅只有防守的实力而无与联军正面决战的实力,以免联军受惊之下苍惶逃蹿。
  用石达开的话说,联军自进入大清以来,接连受到打击,如今国内又政治动荡不安,十足地如同一只因受伤而胆颤心惊的小鸟,独立师不可以在对这只小鸟加一声弓炫的响声,将他吓跑了。独立师的目的就是一个字——拖,把联军在天津城外拖累,拖跨,拖死,那才算是大清最后的胜利。
  联军强大的炮火之后,战场再次复恢到一片宁静,只有因炮弹炸而引起的火苗在不断地“吡啵”轻响着。李秀成以为这次联军会以更大的兵力向独立三师阵地发起攻击,于是早早地吩咐前沿阵地上的独立三师士兵提早做好准备。如此他还觉不放心,因为独立三师的杀手锏——马克沁重机枪已亮像了,联军再不会向第一次一样遭受突如其来的机枪阻挡而惊呆了。
  “令五旅长火速来见我!”李秀成面无表情地向警卫命令道,待到警卫得到命令小跑着出去的时候,李秀成轻轻吹开桌上的一层灰尘,露出底下一张天津周边的地图来,仔细地打量着。
  “报告!独立三师第五旅旅长李侍贤前来报告,请师长指示。”一名所纪二十多岁,形容与李秀成几分相似的青年军官在指挥站的门口敬礼,高声地喊道。笔挺的灰色军装衫托得李侍贤英俊的面脸,显出一几分阳刚的英气来。
  “进来!”李秀成望了一眼门口,依旧毫无感情地命道。李秀成与石达开与陈玉诚不同,起初加入太平军多少带着点名利的意愿而造反的。到后来,太平天国冰消瓦解,自己成了清军的阶下囚。那一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为不得意的时候。
  然面咸丰给了他希望,令他三人进入北京讲武堂接受新式教育,再次令他们统兵数万,虽还不是掌握一方的地方大员,但他相信此战过后,自己必定将受皇上重用,实现自己心中理想。因此他在军中待人处事极为严谨,公私分明毫不讲情面。因此哪怕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英俊帅气的独立三师青年旅长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他在正公共场合也与对待手下的其他士兵一样,甚至还要严肃得多。
  “大哥,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吗?”李侍贤一进了大门便变得放纵了一些,称呼也由原来的师长变成了现在的大哥了。他实在想通这种亲昵的称乎来显示自己在独立三师里的与众不同来。
  李秀成明显地有些不高兴弟弟地自己的称呼,两撇浓浓的眉毛顿时皱起,严厉地道:“今后在正式场合不许叫我大哥!”他的话明显有些不悦,这让李侍贤呆了呆,脸色一下便仓白了起来。
  “是,大——师长!”李侍贤尴尬地咳了一声,恢复了一下心情,肃立着回道,一时还无法适应,差点又叫了那声大哥来。
  李秀成嗯了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向李侍贤道:“洋人吃了第一次亏了,这次再来必定比第一次凶勇十倍百倍。第五旅是独立三师装备最完整的旅,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失望,不能让第五旅在大家眼中丢脸!”说到后来,李秀成的语气明显地大了起来。
  虽说他公私分明,但是对自己这个唯一的亲弟弟他还是有着丝丝的维护,整个独立一二三,三个师都只半个部队得以装上全新的武器弹药。李秀成爱护自己的弟弟,将独立三师的一个旅装备安善了。此时到得与洋人大战,他自然令独立三师的第五旅充当了全军的主力,摆在了防线的最前沿。他也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大家自己虽然有点内举不避亲,但是自己的眼光还是没有错的。
  他对李侍贤如此严格要求,如此严厉也是想自己的弟弟在全军面前证实自己的能力,不致于让第六旅的亲兄弟们说闲话。李侍贤自然知道大哥的苦心,自是憋足了劲想在这次战斗之中证明自己,告诉大哥自己没有给他丢脸。
  “属下必定与洋人死战到底,绝不退让一步,请师长放心!”李侍贤挺直了胸脯大声地回答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