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98 决战天津4

  联军第一波攻击人数为五千人,一字形摆开在清军的正面阵地之上。额尔金看着不断向清军阵地靠近的数千大军,心里突然感到一阵的害怕。清军的阵地之上太安静了,如此安不平常的安静背后,定有可怕的后续事情隐藏着。与清军交战过多次了,额尔金也算是摸出了一些清军对战的规律了。
  可是士兵们已经冲出去了,不可能临时再将他们招回来了,这样会有损全军的士气的。额尔金只能聚精汇神的紧盯着不断前进的联军士兵。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清军阵地之上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可是额尔金却越来越感觉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萧杀之意,正浓浓地拢罩在联军士兵的上空之间。
  突然,清军的阵地里终于有人发出一声喊:敌军三百米,炮兵准备——放!”仅管额尔金离着战场还有很远的一段的距离,这喊声传到他耳中的时候已婚经很小了,但还令额尔金不禁心里突得跳了一下。事实果如他心中所想的一样,清军开始反击了。
  联军冲峰的部队此时离清军的阵地只三百米不到了。刚还觉得四下里安静得可怕,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当头便遭遇到了清军猛烈的炮火打击。清军阵地之上数十门六零迫击炮响彻大地。炮弹“啾——”地不断在联军阵形之中炸开,掀起一个一个烟注。
  联军被当头打得呆了一下,冲峰速顿时停顿。但是联军士兵毕竟不是纸糊的,只稍微停止了一下,便又开始高喊着冲峰口号杀向清军的阵地。并且见清军已经开始反击了,心中的的疑虑之情顿消,冲峰反而更加猛烈。丝毫不理会不时在身边炸开的炮弹与被炮弹炸死的战友。战场之上没有怜悯,这是血的教训。与其停下脚步去顾及倒下的战友而被随便而来的枪炮一样,不如鼓劲的冲峰,冲上对方的阵地为战友报仇雪恨。
  联军冒着清军如雨而下的炮火再次向前前进了一百米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布在清军阵地之前的第一道铁丝网。第一道铁丝网在联军实行炮火打击的时候,已经有几处倒蹋的地方,这成了冲到铁丝网面前而束手无策的联军士兵唯一的选择。顿时,分散开的联军部队再次集中在了几处倒蹋的铁丝网之前,峰拥着一一越过第一道铁丝网。联军严整的队形出现了一丝混乱。
  这些扎堆而聚的联军顿时成为了清军炮火最好的耗子,铁丝网倒蹋的地方,联军士兵成堆成堆的倒下,炮火似乎长了眼睛一样,尽在联军扎堆的地之炸响,一响便会倒下一大片联军士兵。
  联军好不容易在损失了无数士兵之后,终于全部跨过了第一道铁丝网,被巨大的伤亡带来的愤怒,将每一位联军士兵的双眼都染红了,其时联军之前尚还有石达开布下的第二道与第三道铁丝网挡在联军的前面。可是愤怒已经淹没了联军士兵的恐怖,在他们血红的双眼面前,似乎前已经是一片坦途了,唯一的阻碍便是无耻的中国人。他们要冲过去狠狠地将这些无卫的中国全部杀死,来为自己的战友报仇。
  联军士兵越过了第一道铁丝网,向前再次快速推进了五十米,来到了第二道铁丝网之前,这道铁丝网同样也有少数几处倒蹋了下来,可是远比不上下第一道倒蹋处数多。不过联军这次却是学聪明了,再也不像第一次那样成堆地涌向铁丝网倒蹋的地方,而是留下大部的士兵趴在地上开始向清军阵地射击。此时联军士兵距离清军阵地一百五十米。
  “敌军距离一百五十米,重机枪准备——开火!”清军阵地里那声高吭的叫喊之声再次响起。顿时阵地之上,突突突.的声音不绝于耳,十几条火龙带起轻微的灰尘,猛烈地向顺序越过铁丝网的联军士兵,拨风般地射击起来。
  所有的联军士兵都惊呆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射击之快的枪。联军士兵只见到十几条长龙般的弹道,射向自己的战友,子弹打在联军士兵的身上发出“扑扑扑”闷响之声。只见拥在铁丝网缺口处的联军士兵,一一惨呼着倒下,或者还未死去的士兵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一双手染满鲜血的手,艰难得往前抓着,似要抓住自己快要流逝的生命。
  联军士兵心里全体一片寒冷,觉得身体上的寒毛一片片的竖起。前进的步伐再次滞了一滞。许多士兵甚至开始回头望去,希望自己的阵地之上早点吹起撤退的号角,好令自己早点离开这恐怖的战场。
  此时战场上所发生的恐怖的一切深深刻印在每一个联军士兵的脑海之中,成为他们今后无比寒冷的回忆。战友临死之前发出的惨叫之声,倒地不起却尚未死去的战友那染满鲜血的双手,每一个片段,都如血红海潮一般时时冲入他们的梦乡,令他们一次次在黑夜里惊醒。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场战争,实在太恐怖了。我的好战友,马尔夫就倒在我的面前,他的胸前有一排冒着鲜血的弹孔。他死得很惨,双眼都瞪得很大,一直那样两眼直直的望着我..我当时吓坏了,只希望司长官们能早点吹起撤退号,中国人的武器实在太不可思意了。那简直不像是在收割敌人的生命,而是一抬割草机,在收割着面前的杂草一样.”一位联军士兵在很久之时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地写着。那时他已经是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仍然无法忘记那恐怖的一幕。
  “那是什么?”额尔金吸了口冷气,呆呆地望着战场之上,从清军阵地里突然射出的十几条火成惊凛地道。起初之时他看到清军在联军被阻在铁丝网之前时用炮火大肆地杀伤联军士兵,心里也只是轻微地振动了一下,认为那不过是敌军用陴鄙的手段阻延联军的进攻而已。
  可是当联军被那十几条火龙纷纷打倒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地叫出声来。听着那突突突连续不断响起的恐怖的声音,听着战场之上,联军士兵中弹倒惨嚎不已的声音,他简不敢相信这场战争之中自己就是那被敌军屠杀的一方。
  “中国人是魔鬼吗?他们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强大的武器?是德国人给他们的吗?为什么在欧洲我们都没有见过?”得塞罗与额尔金一样很振惊,他跨在战马之上的双脚正在轻轻颤抖着。
  连发枪英国人正在研究了,在广州虎门炮台之上,联军也从楚军阵亡将士的身连获得过。那种带弹夹的步枪也只是可以连发五弹而已。就算英国人正在研发的被命名为“加特林”的连发枪也不能够像清军的这种武器一样快速发射。
  得塞罗很担心,因为英法两国都知道大清正在与德国人合作开发军工武器。以得塞罗心中的想法,这种能够连继快速发射的武器,肯定是德国人设计的。以大清现在的知识水平,得塞罗觉得根本无法造出这种杀伤力如此强大的武器来。
  想到这点,得塞罗的心里就无比寒冷起来。普法多年来的仇怨整个欧洲都知道,德国这些年来一直积极发展,在工作业水平与军事国量之上已经不再弱于传统的陆军大国法国了。而且隐约还一些超过了法国的陆军。
  如果德国人有了如此强大的武器装备到德国陆之中的话,那么德军与法军交战之下,法军会怎么样?得塞罗想到这里都不敢往下想了,他迅速得整理了一下心情,暗中将自己见到的一切都记在心里,在回国的时候他要马上向皇帝陛汇报,法国已经被德国人压过了。必须及早做好防备。
  “让孩子们撤退吧,司令官阁下,我们的损失已经很大了,再不撤退前峰部队就要全军覆灭了!”得塞罗回过神,语音之中带些许的颤抖向额尔金道。
  此时联军冲峰部队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少,不断有士被机枪打倒,倒在冲峰的道路之上,一部分越过了第二道铁丝网的联军士兵在前进了五十米之后,也无法再前进了。因为第三道铁丝网几乎丝毫无损,高高地阻挡在联军士兵的面前。联军士兵除了隔着铁丝网向清军阵地射击之外,毫无办法。
  可是如此下去,伤亡却是不断增加。联军士兵趴在毫无遮挡的空地之上,虽然可以稍微地避过清军强大火力的射击,却仍然会被不断扫射而来的机枪打到。距离清军阵地一百米远的空地之上已经倒下了不下两千多名联军士兵了。联军冲峰的呼喊之声越来越微弱。
  “啊?啊.是的,撤退——快撤退!”额尔金仿若刚刚从梦里被惊醒一般,全身上下颤动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冲峰部队正在惨遭敌军的屠杀,声势越来越微弱。看着满地倒着联军士失尸体的战场,他才意识到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于是大声向传兵命令道。
  撤退的号声终于响起,冲峰的联军士兵似乎像从地狱里解脱了一般,全身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冒着敌军密集的火力撤退回去同样会有生命的危险,但是终究可离开这修罗地狱一般的战场了。
  联军士发了一声喊,稀啦着快速向后退去。来时场势浩大的冲峰队伍到撤退的时候,五千的冲峰部队完好无损回去地却还不到一半人。清军的机枪突突突地追着联军的屁股后面扫射了一阵,直到联军退出第一道铁丝网的时候才停下,战场再次回复到之前一片宁静——死一样的宁静。
  战场上除了默默地不断飘升的硝烟,便只留下了联军伤员因无法被抢救无回去而绝望地呼救之声,此外便是死一样的宁静。那沉伏着的清军纵横交错的战壕阵地,便如一尊蹲在联军面前的巨兽,睁着狰狞的双目虎视着联军士,而那三道高高竖立着的铁丝网便如巨兽的牙齿一般阴森恐怖。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