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决战天津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石达开等五人不迟疑,三个独立师,两个放在了正面的防线之上,一个师放在了侧翼211高地之上。分配妥当,静等着联军的到来。联军出大沽第二天之后,便出现了意外的情况,且意外连连。作为开路先峰的法军一个团,原本在宽大的官道之上走得好好的,但是刚过了一日,法军团却连连踏中莫其妙的炸药,损失了数百名法军士兵,几个低级军官。
  这便是石达开给联军送上的第一道大餐,在从大沽通往天津的官道之上布满了不下五百颗地雷,法军每几步便会有一颗地雷被法军士兵踏中,既而炸开掀翻四周的法军士兵。
  这个年代又没有探器的出现,法军踏中几颗地雷之后,只能嘴里用难听的法国乡哩语大骂清军不得好死,把个好好的官道挖得步步惊险。一时联军行进速度大为受制。这了减少伤亡,联军不得不令几名士兵在前一步步慢慢探查着走。可是地雷安放地很隐蔽,探路的士兵根本无从找起,因此还是不断有士兵被地雷炸死。
  偶尔找到几颗地雷,挖也挖出来了,但是等到联军士兵一个黑黑的地西瓜似的地雷从坑里拿起的时候,这地雷还是莫名其妙的响了,顿时上去围观的联军士兵又被炸死一片。
  原来石达开知道联军被地雷干扰之后,必定令士兵在前面探路,在路上又安了几颗子母雷。上面一颗下面一颗,子母相连。一旦上面的母雷被拿起来,下面的子雷立刻被牵动引线引爆。
  如此接连两日,联军都被地雷骚扰地苦不堪言,踏地雷而死的人两就有四五百人,还有几百人受了大小的伤。被派出去探路的士兵更是九死一生,人人都将被派出去当探路先峰视作是撒旦的召唤。于是联军士兵骂完了清军无耻之后,又加上了对长官的诅咒。
  联军两里是仅只前进了数十里路程,额尔金觉得这样下去不成,便另委派了一个营的联军走乡间小路,看看行不行得通,要是行得通便绕过宽大的官道。可是乡间小路也不平静。
  这些羊肠小路,地雷倒是没有了,但是却又出现了许多其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地上一个坑,里面布满了锋利的竹签,又或者一堆葱葱郁郁的青草之下却是一个猎人用来捕捉野猪用的巨大铁夹子。
  那个被额尔金派出去探查乡间小路的联军营去了一夜,到早上回来的时候,其中一大半都带着伤,脸中愁苦不已。这些人要不就是双脚被竹签通透,鲜血淋漓,伤重的一只脚被夹野猪的铁夹夹中,脚筋全部都被夹断了。
  额尔金等人看了,不住地跳脚,大骂清军丝毫没有绅士风度,行径太插鄙无耻了。但是骂过之后,知道对于清军毫无损伤,不说他们现在还在上百里开外的天津城内,根本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估计也没有一个人能听得懂他们的鸟语。而联军自己第二天则还是要去面对那虽然表面上看似宽整平趟,其实凶险无比的道路。
  好在石达开只在打击一下联军的锐气,只在起初一段数十里的官道与乡间小路之上下面了暗招,根本没借着地雷就想把联军吓回去的意思。再说石达开“欢迎”联军还来不急呢,还舍得把联军吓走了。
  联军小心翼翼地又走过了十几里路,发现这一段路上并没有发现联军士兵踏中地雷的情况出现。暗料可能是清军没有地雷放了,只前面一段路上放了地雷。终于敢大着胆子在官道之上大踏步前进了。走过一段之后,发现果然再没有发现地雷的踪迹,连日来担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联军士兵大部分有一种走过了一片死亡之海后再或得生的喜悦之情,大大的吁了一口气。
  联军刚刚走出地雷阵,石达开派出去的骑兵团便相继到达了指定的地点埋伏下来,与肃顺的直肃新军一道,将联军的后路堵得水泄不漏。这一切额尔金他们都没有发现。
  联军经过六天的快速行军终于于九月份的时候到达了天津城下。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信心满满的联军士兵都有一种欲试的感觉。可是当联军士兵看到眼纵横交错的战壕的时候,心中再次生起股股的寒意。与清军交战以来,联军对于清军的战壕战可谓到了谈壕色变的程度。
  这一次天津城下的清战壕可是他们生平仅见的。只见眼前一片纵横交错一直延升至了天津城的城门之外。除战壕之外,清军的战壕不远处还竖立起几道能够阻断联军进攻道的铁丝网。
  这些一人多高的带有明显尖刺的铁丝网是用来干什么的,额尔金不用去想也知道,只是他想不能的是这些看起来极为细小的软软的铁丝网能不能够经得起联军强大炮火的轰炸。
  “您觉得怎么样,得塞罗先生。”额尔金观望了一会清军的阵地之后,疑重地将手上的望远镜交给得塞罗道。清军的降御体系很完备,显然早已对联军的来范做足了准备。到此他也终于确定清军是有预谋地一步一步在向联军示弱。自己之前所有的收获只不过是清军坚定自己投向他们预谋的毒药,一步一步带着联军走向这里。
  “敌人相当的聪明啊,不过我相信即敌人再奸诈也无法挡住伟大的大不列巅帝勇士和法兰西勇士的。”得寒罗接过望远镜观望了一下,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他的心中同样有着如额尔金的担忧,事实证明额尔金的猜测是正确的。可是现在联军还有得选择吗?他只能尽能以轻松的态度来对待这场即到来的坚苦战役。
  “那么就开始吧,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除了向前!”额尔金淡然道,到了这一步,他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胜利了英法联军必定会受到政府的嘉奖,失败了,他,额金尔将成为整个政府向英国民众作为平息动荡的替罪羊,结束他光辉的政治与军旅生涯。
  得塞罗点了点头,转过头去向身边的传令兵轻声低吟了几句。那士便快速得敬礼跑了下去。既而联军的炮兵阵上便传来了联军炮兵军官们的高吭口令之声。有了铁丝网的制肘,联军不可能如往常一样派上几千士兵做试探性进攻。总不能令士兵在敌军的射程之内,趴在铁线网前叠罗汉吧。
  “全体就位,预备——开炮——”联军炮兵指挥官举着红色的小旗帜,在炮兵们全体停止了较准动作之后,高喊着口令,将手中的小红旗轻劲往下一压。顿时联军数百门火炮轰轰之声大作,雨点般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尾音,不分前后地在清军阵地之上炸开。
  浓烟瞬间便在清军的阵地之上升起,朵朵炮弹炸出的烟花,带起一片片的尘尘,飘然在清阵地的上空。那些高高竖立在阵地之前的几道路铁丝网受到了重点的炮击,一排排炮弹在铁丝网的中间炸开。巨大的冲击波带着柔软的铁丝网不住的凛动。可是却一直如顽的哨兵一般,挺立在联军与清军的阵的之前,巍然不动。
  联军炮火不断向清军阵地发起攻击,但是却没有等到清军的炮火反击。额尔金“噫”了一声,双紧皱,不敢置信地与得塞罗相互望了一眼。天津是通往北京的最后的最大门户,通过了天津,联军的面前将一马平川,可直抵北京城楼之下,清军再也没有力量阴止联军的步伐了。
  可是为什么清军没有反击联军的炮火的呢,却任由联军炮火在清军阵地之上肆略。额尔金不会愚蠢地以为守卫天津的清军的炮火还不足以与其余地方的清军炮火相比。但是为什么没有向联军开炮,清军在等待什么呢?一阵阴云罩在额尔金的头顶。
  “哦,我的天,那到底是什么做的!”额尔金沉思的时候,得塞罗正举着望着镜观望联军炮兵的战果。可是他却看到拦在联军面前的一道道铁丝网在联军炮火的不断轰击之下,仍然有大部分完好不无损地竖立在那里。以致他不敢相信的叫出声来。
  “什么——该死!”额尔金回过神来接到得塞罗递过来的望远镜边看边道。神色与得塞罗无异。
  联军对竖立着的铁丝网毫无办法,只得用不断的炮火向清军的阵地轰炸。猛烈的炮火将大地都振动了去无法振倒那些柔软的铁丝网。一个时辰之后,联军停止的炮击。清军阵地之上一片黑烟折雾,有如云海一般,却只是那时而跳跃着的火苗显示着这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
  那些经受了无数炮火洗礼的铁丝网,有几处被炮火炸地倒蹋了一段,便是由于别的地方仍然屹立,却是半蹋着在半空之中摇荡着。而清军的阵地之上至始至终都是一片沉默,好像这征沟壑纵横的坚固阵地之上从来没有过个人一样,死一般的沉寂。
  “开始进攻吧,不管前面是怎么样的地方。”得塞罗向一直沉思着的额尔金建议道。
  额尔金一点头,不管如何,大战就在眼前,不管对方表现地如何诡异,自己纵横世界的士兵们总不能一枪未开便就此离去吧。得塞罗待到额尔金点头之后,便招手示意了一下早已做好准备的英法联军士兵。
  “法兰西万岁!”法军士兵高呼着口号向清军的阵地之上冲了过去。
  “大英帝国万岁!女皇万岁——!”英军士兵也高呼着口号随在法军之后向清军发起了进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