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决战天津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送走了普提雅婷,咸丰再次回到以往的面目,望着普提雅婷离去的方向沉默良久。突然他回过头来向王韬问道:“王卿,德国方面的消息怎么样了?”原来,待到联军从本土一离开,咸丰便即寻找到了德国驻华公使马克夫,希望德国能通过国内的娱论导向,将联军在大清战事进行不利的消息散布到英法两国去,以加大两国国内的压力,使得联军不得不下定决心抛弃顾念,一意进入自己设的陷井里去。
  “回皇上,德国人早已在国内大肆喧扬英法两军在大清战事不利的消息了。据马克夫公使先生意思,英法两国上原本的压力就很大。克里米亚战争两国都损失不少。这次消息一传回国去,英法两国的民间反战情绪很高。两国政府很有可能进期迫使联军尽快结束远东战役。”王韬肃然道。
  咸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如此最好,通令天津方面,作好最后战斗准备,联军不日便会直逼天津。大清生死存亡,全在此一战了。”咸丰语重心长地,沉吟了一声。三人知道滋事体大,咸丰虽表面上看起来轻松,其实心中还是放心不下,于是齐齐躬身告退。
  谨慎的额尔金在联军占领大沽炮台之后,便艰令联军停止前进,驻扎下来等候郝莫菲的消息。他直觉得这次战事不正常,清军的举动很蹊跷,没有把握之前,他便不敢冒然进军了。虽然现在离北京几那么远了,可是他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两天之后,郝莫菲率领联军分舰队赶到大沽炮台与额尔金汇合。为了夸大自己的战绩,他无形之中便将守军的实力夸大了很多,并将之后一系列的淮军偷袭情况隐瞒起来。这样致使额尔金得到了个假的报告,心安了下来。
  联军在大沽炮台再次休整了几日,浑然不知炮台守军早已退入周边大山之中,只等联军通过便关起门来打狗了。几日之后,普提雅婷兴冲冲得与额尔金等人,将自己在紫禁城御书房内所听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先生们,我们就快成功了。大清的皇帝害怕了,此次他委任我来向在坐各位求和的。呵呵.”普提雅婷红光满面的说道,差点将口水溅了额尔金等人一脸。惹来联军司令们的一片不悦不之情。
  “普提雅婷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可是在我们看来,中国并没有一点想要求和的意思啊!”额尔金不悦地道。联军与俄国商定三国合作,共同向大清出兵的。当初也是看在俄国与大清交界,距离北京城的要比自己近,才欣然同意与俄军全面合作的,可是联军从广州一路到了天津附近了,而俄军却连影子都还没看。
  “我更希望看到俄国的士兵出现在北京的城墙下面,而不是您带来的所谓大清国求和的消息!”额尔金虽然对普提雅婷带来的消息很心动,可是英法因此已付出太大的代价了,根本没有再与大清讲和的可能,唯一的可能便是彻底地逼迫大清政府无条件向两国投降,答应两国提出的所有条件。
  “呃,是的,总司令阁下。我军已与清军激战了多场向大清的领土前进了一百公里了,我相信再不用几日,我们三国联军的大军便能在大清国的首都城下汇会了。呵呵.”被额尔金的话一堵,普提雅婷顿时讪讪地笑了几下道。心中却暗想,该死的英国佬,一点也不知道轻重缓急,要是把大清逼急了,指不定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可是他的脸上对仍是一副谦和的笑容。
  俄军到底进展到怎么样的地步了,普提雅婷根本一无所知,他这些天一直大北京城等到咸丰的招见。可是他不知道,额尔金他们就更不知道,于是普提雅婷便随意说了一个数字,以求先蒙混过关。免得英法两国说俄国人是来捡便宜。虽然俄国确实是打着捡便宜的大旗来的。
  额尔金等人虽然对于俄军的进展很不满意,但是当下三国却是盟友,不好过于指责普提雅婷了,便淡然的点了下头。得塞罗与普提雅婷之间另有一层关系。自德国兴起之后,日益威胁到法国的利益,而且常常叫啸着要报当年拿破仑时的一剑之仇。虽然法国不一定怕了德国。但是欧洲各国关系复杂,一旦两国开战定会牵扯到许多国家之间的利益的。
  而且欧洲各国实力相差并不太远,普法开战的话,法国必定将受到严重的损失,实力大降之下,被其它的国家挤下去也是有可能的。因此法国看上了俄国的有利位置,这几年与俄国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起来。
  这时见普提雅婷被额尔金抢白了几句,弄得气氛很尴尬起来,便出言替普提雅婷圆场地道:“先生们,我们虽然在中国碰了一点小麻烦,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我们确实很快成功了,不是吗?让我们为胜利先干一杯吧!”说着他便举起手中的酒杯笑着向众人示意了一下。
  虽然英国方面很恼怒俄国这种明摆着捡便宜的姿态,但是也不能将三国的关系过份闹疆了,而且得塞罗说的也算对了。虽然联军这几个月来一直碰到不大不小的钉子,但是联军合共大军有超过二十万的大军,额尔金等人相信,这样大规模的英法联军放眼世界也没有多少国家敢于正面硬碰的了。当下便也举起酒杯,四人轻轻喝了一口。
  “总司令阁下,您认为我们下一步的计划该怎么办?”得寒罗叉开话题道。依他的意思是联军马上进军天津,然后占领天津之后,便直逼北京,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大清政府就是不想投降,也得投降了。
  额尔金虽然对己方的实力很乐观,但也有着担忧,他沉吟了一下才道:“比较稳妥的方法是我们马上退回海上去,利用海军的优势封锁大清的沿海,迫使大清投降。”
  得塞罗刚刚喝了一口红酒在嘴里还未还得急吞下,听到额尔如此说,顿时“扑”的一下将口中的红酒喷了出来,大声道:“什么,总司令阁下,我没有听错吧。我们离北京城可是不过几百里的路程了呀。胜利就在我们的眼前了。”开什么玩笑,放弃快要到手的果实,又退回去,联军这几个月来的努力白费了吗?联军近两万士兵的损失都白费吗?得塞罗直觉得英国人真的是越来越胆小了。
  “清军近来的动静很不正常,我相信总司令阁下的担忧是正确的。而且退回海上,可以减少我军的伤亡损失。”郝莫菲反驳道。在欧洲,英法好的如一家人,但在外面可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特别是美国问题使得两国在殖民地之间的矛盾与日俱增。因此只要得塞罗一提意见,郝莫菲都恨不得全部驳回去。
  得塞罗与普提雅婷相望了一眼,眼中尽是鄙夷之色。两人都不相信中国能够搞什么鬼,就算中国人真的有什么阴谋诡计,以三国联军的实力难道还要害怕吗?何况大清国的皇帝已经开始向三国表示出求和的意向了。此时联军退缩岂不要让各国都笑话。
  “郝莫菲说的不错。”额尔金赞同地向郝莫菲望了一眼道,“我们到来之前,便得到了情报,清军早已调动大批武装向他们的首都靠拢过去了,可见我们的前面必定阻击不断,损失不小,这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的。我建议得塞罗先生考虑一下本人的建议。”
  “可是我们的敌人一直在后退啊我的司令官阁下,您不觉得此时退缩会让德国人看成是一个大笑话吗?不要忘了德国与大清之间是有同盟关系的。这里到处都有德国的商人。”得塞罗轻轻笑了笑,眼中更加鄙夷额尔金与郝莫菲两人。他觉得英国就会在海里大呼小叫,上了岸终究还是比不上陆军世界第一的法。
  郝莫菲越来越看不惯得塞罗的这种嚣张样了,正想起身反驳他几句。可是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了,一名士兵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向四众敬礼道:“司令官阁下,伦敦急电。”说着双手恭恭敬敬地将那份文件交到额尔金的手上,再次敬了个礼走出了大门。
  额尔金不知道伦敦此时来急电给自己想说什么,不过他想伦敦那些只自己将利益与自身前程勾的政客不会有什么好消息传给自己,十有八九还是催自己进军的电报。这样的最报,他已经接到过不下三封了,他都一直不以为然。
  淡然的打开,额尔快速地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看到后来脸色却是开始发白。这果然是一封催促联军尽快结束战争的急电,只不过与上三次不同的是,这次电报里的语气十分强硬,丝毫不容额尔反驳了。因为英国政府的皇宫门前已经不下一次地被打着反战标语的民众堵住门口了。
  英国各大在野党,反对党更是在报纸上大肆作文章,抨击政府的失策,发动了这场毫无意义可言的战争,致使数万英勇的英国士兵身死他乡,而联军却一直一无所获。浪费财力物力。之次英国因克里米亚战争而引起的国内波动再次兴起,民众高喊着反对战争,让孩子们回家的口号,堵在了女皇皇宫大门的门口。这上面还提到了法国的状况几乎与英一致。本不受民众欢迎的拿破仑三世的复辟政府,更回摇摇欲堕。
  两国根本没想过这次战争费竟会如此久。战争的经费已经远远超了国会起初的预算了。在国内反对势力的压力之下,英国首相向额金尔发出了一封措辞极为严历的电报,要求联军务必于一个月之内迫使大清政府投降,平息国内的动荡。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先生们。”额尔金无力地将电报往桌上一丢,神情有些失落地道,“我决定,大军一日之后,向天津进军。务必于十天之内占领天津。”他起身作了最后的发言,便沉默地走了出房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