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94 不是阴谋是阳谋

194 不是阴谋是阳谋


  联军攻克大沽炮台的消息很快由天津通过电报的方式传到了北京城内。咸丰大喜过望。直到这一步,联军才真正踏入了咸丰设下的陷井之中。步步抵抗,消除联军锐气,却又令联军不至一无所获,毫无进展。因此便先弃广州,再弃台湾根本之地,最后向联军“不情不愿”地趟开通往胜利的大门。只是大门的后面是什么,却只有走到里面去才能一睹无快了。
  “真正的计谋不是躲躲闪闪的阴谋,而是令人明知道明途凶险不测,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里闯的阳谋。哈哈.”咸丰大御书房内向内阁副总理大臣,财政大臣洪仁轩,早已不太管理的内阁总理大臣祁隽藻大声笑着道。
  “吾皇圣明,将洋夷玩弄于股掌之上,臣等钦佩。”王韬首先出班恭声向咸丰道。联军的脚步越来越离咸丰设下的陷井进了,大清真正中兴的时刻就在肯前,令他早已情绪激荡。
  “皇上,臣不明白既然洋夷已入我瓮中,何必再要向罗刹人卖个乖呢。”洪仁轩满脸疑惑地出班说道。原来咸丰今天招集三大大臣来御书房议,却是要招见早已到了北京的俄国大使普提雅婷。咸丰的意思是向普提雅婷演一出戏,以坚定联军继续向天津进发的决心。
  “此时还不是会我等高兴之时。倘若洋夷在此时刻察觉到什么,既龟缩到海上,利用海军长期封锁我大清海面,朝廷也是吃不消的了。”咸丰收起兴奋之色,正色道。他还不知道刘铭传在台湾狠狠打击了一下联军,若是知道他也不会这么早就得意忘形了。联军大有可能因为在台湾的损失而彻底放弃直逼的战略,转道实行封锁大清沿的稳妥计划。
  三人听得咸丰如此说,同时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时殿外传来了俄国公使普提雅婷求见的呼声。咸丰与三人连忙整束好心情,准备着给普提雅婷上演一出大清国抵抗英法联军而致使国库空虚,财政不支的好戏来。
  咸丰咳了数声才在椅子端好装作正在聆听财政大臣洪仁轩报告国家财政的政务一般,淡淡然地向门外道:“传俄国公使普提雅婷进来吧。”既而他又忍不住童心大作,冲洪仁轩做了个鬼脸,用眼神瞅了瞅洪仁轩,意思是说等下演戏要演得真实一点,别让人家洋人看了笑话去。
  一时普提雅婷随着一名小太监身后恭恭敬敬地走进了御书房之内。他自广州与英法联军商好了三国联合对大清用兵之后,使单身北上来向咸丰施加压力,必使俄国能在这场战争之中获取最大的好处,而付出最小的代价。
  他一来北京就见到北京城内一副联军兵临城下的场面。城内侍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面带慌张的大清士兵手里端着步枪,正来回大街小巷之中巡视着。城中实行起了严格的宵禁,一到太阳落山,家家关门闭户不准随意外出,气氛非常紧张。
  当他递上国书的时候,却并没有立即得到大清皇帝陛下的招见,接待他的大清官员语焉不祥,吞吞吐吐得谈及皇上因为战事很非忧心,不能能时接见大使,让他见谅一下。既而便再没有人来答理他了。
  普提雅婷在北京城的驿馆之内一呆便是三天,这三天里北京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甚至开始出现百姓托家带口光出城的情况。普提雅婷这时也开始想信大清在三国的威逼之下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
  本来嘛,就算是俄国面对这样强大的武力威胁也是独立难支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克里米亚被英法土三国打得大败亏输了。像大清这样还处于落后地位的国家被三国联军二十几万大军两路夹击之下,哪有不慌张的道理。
  而且如此一场大战,别说是俄国现在糟糕的经济无法长时间支撑了,就算是英国法国,也会被拖跨的。联军与大清对战已经两三个月了,大清就是再有钱,也无法承受得起这样大型战争的消耗吧。
  于是普提雅婷不急,他知道等到大清国真正到了无法支撑的时候一定会找到自己,让自己居中调和的。如然不出他的所料,当他听说英法联军已经攻克了大沽炮台的时候,大清皇帝陛下咸丰便于当天遗大臣招自己进皇宫了。普提雅婷大喜过望。此时他也开始心急了。联军这么快便通过了大沽炮台,一旦联军占领了天津,指不定大清便会投降的。那俄国的一翻苦心便是白费了,还怎么从大清皇帝那里为俄国谋取好处呀。
  普提雅婷不迟疑,当时便随着宣召的大清官员进了紫禁城,一路上都想着与咸丰的对答之词,怎么样才能令咸丰皇帝害怕,从而屈从于俄国的调和条件。可是当他一进入御书房的时候,却见到大清的皇帝陛下正在与他的三位大臣商谈着什么。那三位大清的大臣见到他的到来,显然神色有些尴尬,只微看了他一眼便回到头去不理会了。
  而咸丰此时也正低头皱眉沉思着什么,脸上的表神显得有些为难,只见他单手支撑着头,正轻轻敲着脑袋,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事情。普提雅婷心下暗自高兴,想道估计大清的皇上也知道了联军占领大沽炮台的事情了,正自心烦意乱呢。这样正好,人一心烦意乱起来,脑子自然便不灵活了,正好利自己向大清政府狮子大开口地讨价还价。
  当下普提雅婷也不声张,只在一旁观望着,并不言语。他想这也是一个察看大清这个时候国内情况的大好时机,想看看大清国的皇上与三位大臣要商讨些什么。这时王韬缓步向前,似怕普提雅婷听到自己说的事情一样小声向咸丰说着什么,可是大殿之内就只他们四人,静得出奇,王韬再小心,那声音也无法逃过普提雅婷的耳朵去。
  只听王韬走近咸丰悄声道:“皇上,洋互已占领了大沽炮台湾,我大清京师之海上门户洞开,各地军心都似开始不稳,百姓私下议论不绝,言称.。言称.”下面的话不太雅观,他只好咽下不说了。
  “王卿意下以为朕该如何是好呢?”咸丰“为难”问道,“只怪当初朕一时不查,致使我大清到今日之地步,实是朕之罪过呀!”咸丰摇头晃脑,眉头深锁着。
  “皇上,我大清与联军交战已有数月,国库已然空虚。加上连年征战,军心民心还未称定,如此实在是大大不妙啊。”洪仁轩也哀声叹气地上前轻声说道。说完便不住地摇头连连叹息。
  咸丰似是更加为难一样,只是不停地用手轻敲自己的头,却是无言以对。这时久未发言的祁隽大步向前,大声说道:“皇上,先帝之时,我大清万不及此时,但仍与洋夷死战到底,力战不果之下才被迫向洋夷屈服。而今我大清将士都是百战精英,臣量他小小洋夷何足道哉!”他说的铿锵有力,声振大殿。只是咸丰似是更加为难了。
  “可是财政不支,粮包饷全缺,令朕好何是好啊?”咸丰气苦地道,大有因自己一时失误而致大清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感到后悔的样子。
  “皇上,而今之季,我等只得暂时隐忍。待国力强盛之时再与洋夷一较高下。”王韬虽是向咸丰说的,却一直眼望着祁隽藻,眼中大有不赞同之色。
  “如何隐忍之法?”咸丰好似在一片漆黑的天地里找到一盏明灯般,猛抬头向王韬道,神色激动万分。
  “皇上,如今天德人与美立坚人与我大清交好,可使两国与英夷法夷沟通,设法暂时罢兵息战,不知道皇上以为如何?”王韬很是得意地望了一眼祁隽藻向咸丰恭声道。
  这一切普提雅婷都看在眼里,心下正欢喜。大清财政难支撑这场耗时良久的大战,就要向联军求和了,他觉得自己的机会已经到来,又见大清的总理与副总理大臣意见出现分歧,更是不疑有他。他到北京数日别的不知道,但是大清组建了临时内阁,而两位话事的总理大臣他去是有所耳闻的。
  官员之间争权夺利之事,哪国都有,普提雅婷自是习以为常了,他自己就身临其境深知其中三味。听到王韬建议咸丰向英法求和的时候,普提雅婷正要上前出声,表示自己愿意代为居中调和的代表时。却大吃一惊地听到王韬向咸丰建议的是德美两,百非俄国。
  普提雅婷心下大急,顾不什么风度,什么礼仪了,大声在殿上呼道:“大俄罗斯帝国驻大清公使普提雅婷参见尊敬的大清帝国皇帝陛下。”这时咸丰才好似刚发现他到来一样,略尴尬了下。
  “公使先生免礼吧。适才朕与大臣商议国事,忽略了公使先生,失敬失敬。”咸丰站起身走下来道。其余三人也似很尴尬地样子冲普提雅婷拱了拱手,却不说话。普提雅婷心里正急,哪里顾得这么多,要是咸丰答应了王韬的建议,那么俄国储心积虑白忙一场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不等咸丰问自己的来意,他便自己先说了出来了:“尊敬的陛下,我沙皇陛下知英法无理向贵国开战,实在看不过去,决意助贵国居中调和此事。”
  咸丰一听果然很高兴,但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双眉皱起道:“贵国难道不是跟英法一道的吗?哼,莫是欺朕无知吧?”说完的甩衣袖,不再理普提雅婷了。此时俄军已然开始越过中俄边境上的黑龙江,向大清领土内深入了五十公里。只是一路之上,俄军除了看到一片片的黑土地,便是空无人烟的村庄,还是就是一望无际的林海了。
  普提雅婷心里提了提回道:“近来鄙国正在近东实弹演习,绝非故意进入贵国境内。若陛下答应由鄙国居中调和,我大俄罗斯帝国的勇士直可快速进入贵国境内,便要威胁到英法两国,使两以为贵我两国以然同盟,不敢盟强硬逼迫了。”他这句话大有,如果咸丰不答应的话,俄国的“实弹演习”有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咸丰却装做释然之态,转怒为喜地道:“原来如此,如此甚好。只是贵国如此大力帮助我大清,却是为何。贵我两邦还不至令贵国与英法为敌的地步吧。”
  “哦,皇上,俄清两国自来交好,只是近年来彼此往来少了。鄙贵此次助大清全然只为友邦着想。只是.”普提雅婷高声赞扬了俄清两国自清康熙之时的友好划定国界线的“友谊”,说到后来,他话峰一转,顿了一下,望了一眼咸丰的神色,不见异样才接道,“陛下想来知道鄙国深处内陆,海军无处容身。我沙皇陛下想向大清在东北借一处海港容身。”
  咸丰心下冷笑,借一处海港容身。怕是没那么简单吧,到了那时,俄国势力便可堂而皇之在东北进出,久而久而之大清的东北便成了你们的老家了吧。说的倒好听。只是他脸上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道:“如此小事,倒也没什么。只是贵使调停我大清与英法争端之事,却多多有劳了。呵呵.”
  “那自是一定的了。但请陛下在此等待本人的好消息。”普提雅婷按在心听狂喜之色,尽量平静得道。咸丰很高兴力邀普提雅婷与自己共进晚餐,却被普提雅婷以事关紧要拒绝了,急急忙忙地出宫而去。
  普提雅婷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以为咸丰急于与英法求和,管不了那么多才一口答应自己的。他相信只要自己与英法再多商谈几次,联军再往北京****,咸丰便会什么都好说的。
  普提雅婷前脚刚走,后面咸丰与王韬等人便一通大知。万事俱备,连东风都自己送来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只等着联军往石达开他们的刀头上撞了。咸丰又下令,让僧格林沁率部再往后撤退一百公里,让俄军有峙无恐地大踏步向东北纵深进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