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92 铁血军魂2

  联军以伤亡一万五千余人的代价彻底占领了台湾,郝莫菲虽然对于自己的伤亡很不满意,但是毕竟自己完成了任务了,而且敌人的反击顽强的令人讶异应该可以成为自己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连续顽强抵抗了自己整整六天的敌军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成功地占领台湾还是令郝莫菲欣喜若狂。在他看来自此以后,不管清军有什么阴谋诡计,联军都已经占据了不败之地,胜利永远是属于伟大的大英帝国的。
  战场之上,战死者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整个战场之上。郝莫菲不禁看得有些心惊。特别是号称东方绞肉机的317高地之上,这里的阵亡淮军将士各种各样的死法都有。有的抱着英军在地上滚出去好远之后,互相对掐着直至窒息而死;有的与英军互相对刺而死,有的用嘴咬破了英军的喉咙或者脖子,而背上却插着一杆步枪,而这柄步枪的主人,同样被一杆步枪从背后捅入,倒地不起。
  “真是一群魔鬼一样的家伙。”这是联军连日来对淮军最多的评价。郝莫菲不知道几年之后,317高地之上将会竖起一块巨碑,上面鲜红的刻着一巨大的“魂”,将淮军台北守卫战的勇敢表现深深地刻入大清帝国国防军的脑海之中,成中大清帝国国防军永不磨灭的铁血军魂。
  大清帝国国防军将带着这种前人留下的铁血军魂,在今天令全世界的敌军胆颤心惊,令所有敢于阻挡在他们之前的敌人趴伏在地,不敢仰视。
  郝莫菲将战场打扫完之后,打算带着联军分舰队从台湾起程奔赴天津与联军主力汇合共攻北京城。但是他前脚还未离开多远的时候,联军第一批刚刚运送到台湾的物资便被莫名其妙的火成了一片废虚,还损失了不少守卫物资的英军士兵。可是当郝莫菲带着舰队再回来的时候,却扑了一个空,什么也没有发现。
  郝莫菲再离开的时候,假做远行而去,却悄悄伏在左近等待隐伏在大山中的淮军再次出现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等到。无奈之下,他只得留下一万大军做为台湾联军的防守力量,既而再次离去。
  可是他又没离去多远的时候,台湾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却是在海面出事了。一支运输船队受到了清军那支时隐时现的舰队的袭击,船队全军覆没了。郝莫菲暴跳如雷的再次回到台湾海峡之时,还是扑了一个空,北洋舰队早已不知道去向。当然这些还是台湾大山之中淮军们的杰作。他们得到了联军运输船队的到达时间向隐没在台海峡一带的北洋舰队传递了情报。
  郝莫菲又扑了个空,无奈之下只得又将分舰队一分为二,一部分留守台湾,一部分随自己与联军主力汇合。仅管他做了周密的安排,可是台湾依旧无法平静,淮军时隐时现。有事没事就趁着夜色出来向联军开上几枪,等联军增援出来的时候,又悄悄地隐入了大山之中。
  联军台湾守军无数次派出人手时山围剿这如吊死鬼一样的淮军,却不是一去不回就是毫无所获。海面上更是不平静,偶尔便会传来联军舰队的巡逻队被不明身分的海上力量袭击。想去围剿却是苦于中国领海面积太大,根本无从找起。
  如此种种,搞到后来,联军的物资还不如直接由广州运往天津来得顺利。这些都无法一一说清,却说郝莫菲将台湾事务安排妥当(他自己以为)。便率领着五十余艘战舰,一万余英军从台湾出发向北与正在天津大沽口与清军大战的联军主力联合。
  轰轰轰.
  大沽炮台之上,坚硬混凝土构筑的炮台,一枚枚炮弹发白的水泥炮台防护之上炸起一阵阵黑烟,既而在上面留下一个个的黑点。郝莫菲与联军主力分道之后,联军额尔金便率领着一百余艘战舰,运输船被给船继续北进,通过几日的顺利航行终于在郝莫菲在台湾大战了三天之后到达天津海岸防御阵地——大沽炮台之上。
  这里咸丰发费了近两近时间休复败建,炮台之上的老旧火炮全部被换在成了新军第一次大战津之时从白河里联军舰队沉没的战舰之上紧急抢捞起来的155MM榴弹炮一百余门。相较于虎门炮门,大沽炮台的炮火力度实在是相差太多。也正是于此,联军舰队对于大沽炮台相当的轻视。
  大战刚兴,联军舰队便分出一部分战舰向大沽炮台之上发起攻进,另一队战舰则绕过炮台向白河口进发。在联军看来,如此规模的炮台实在不经舰的几次轰炸便会成为一片废虚的。
  而守御炮台的清军似乎也知道了这个事实,并没有向绕过炮台的联军舰队进行拦截,而是专心一致地向海面上的联军舰队开炮。这让联军海击官军欣喜不已。只要绕过炮台,再留下一部分战舰对大沽炮台进行牵制,等联军攻克了天津北京,一切都成了事实了,大沽炮台上的清军也只能无奈地放弃抵抗,接受战败的事实。
  但是看似平静的白河入海口却并不那么平静。联军七十余艘战舰顺利得绕过了大沽炮台,战舰之上的联军将士还未高兴起来,开路法国战列舰萨科起号的船底突然猛烈地一振,从水底冒上来一片断裂的木板碎片,以及一大片浑浊的海水。
  既而战舰的海军开始打旗语,水底有炸弹,要后面的战舰小心行驶。受伤的萨科起号开始减慢航速向岸边靠拢,看着他歪歪扭扭的样子,所有的联军海陆军将士都知道这艘法国战列舰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能力需要搁浅了。
  但是萨科起号的噩运似乎还没有完,在他靠向岸的时候,他的船底接连传来两声大的闷响。整个船体都有些振离了水面。巨大的船体开始缓慢地沉向海底。战舰的法国海军士兵再次打出旗语:战舰受损严重,全体弃舰!
  接着扑通扑通的跳水之声响起一片。不断有落水的法国海军士兵向后面的联军战舰游过去,接受盟友的救援。所有的联军海陆军都振惊了。大战才刚才开始,自己就已经有一艘战列舰莫名其妙的沉入了海底。水有有古怪,这里所有人心中升起的答案。
  联军眼望着缓慢沉没的萨科起号,沉默着,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命是否会哪这艘战舰一般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上。虽然知道前路很危险,额尔金还是命令舰队继续前进。直到连续又有两艘战舰被不明的水底炸弹莫名其妙地送入海底之后。联军无可奈何之下,才退回了外海之上。水路已然不通了,强行登陆是联军唯一的希望。
  “哼,还想逃出皇上的五指山做梦去吧!”肃顺远远得拿着望远镜,观望着炮台之上的大战情形,见联军狼狈不堪逃回到了外海之处,嘴角轻轻扯出一个轻蔑的笑容自顾自地道。
  “大人,外面危险,还是请回到里面去吧。”一名亲兵接过肃顺递过来的望远镜恭恭敬敬地道。虽然这里离着整个战场还有很远,而且是在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坡之上,不会引起洋人战舰的注意,但是这里毕竟总还是在战舰炮火射程之内的。肃顺是直隶总督,所有总督之首可不容有失的。
  肃顺哼了一声,甩了一把袖子不悦地道:“圣上尚且能于天津之战中亲临战场,难道本官却是怕死之徒?本官的部下都在炮台之上与洋人殊死搏杀呢。”
  那亲兵被肃顺一顿训斥,不敢再有多言。所有的总督之中怕也只有肃顺还保持着旧式官吏的威严。直隶新军治下没有人敢妄自反驳他的令喻。当然肃顺绝不是一个独裁者,只是多年做官积下的余威却是根深帝固的。
  肃顺望了一眼远处炮声不断地炮台之上。心中暗自生恨地想,可惜自己只有这百来门大炮,否则以这坚固的炮台防御,要想在这里大大地打击一下洋人的威风怕也是可以的了。
  只可惜咸丰早已下达了命令,让肃顺的大沽炮台务要与洋夷殊死搏杀一翻,然后诈做是弹尽粮绝,撤退至天津左翼山地之中等待石达开的命令。这是咸丰欲擒故纵顾纵之计,先打得你生疼再,装做力战不敌,全军撤退引得联军来追。再四周布下口袋等着联军一头扎进去。欲罢不能。
  肃顺回头看了一眼低头侍立在身旁的亲兵侍卫,知道自己的亲兵也为了自己好才建议自己下去的。自己刚才发了一通火,有些觉得不该便再望了一会随着亲兵下到了山坡之下。
  此时联军的主力舰队已经汇合,将所有的炮口都对准备了大沽炮台之上,炮火不简断的打向大沽炮台之上。额尔金万万也没有想过,大沽这个小小的炮台竟会如此坚固。联军几轮炮火打击下来,竟然对整个炮台没起到一点的杀伤做用。
  那炮台之中如房子一般灰白然的炮塔依旧存在,没有一丝的损毁的样子。他与得塞罗对望了一眼,匀感到振惊非常。要知道咸丰为了筑起大沽炮台,几乎用了无数的混凝土与钢铁休筑而成,而且经过很多次炮火打击实验的。可谓是用心良苦。他就是要让联军摸不着头脑。如此坚固的炮台,守军突然一夜之间都消失了,不知道联军指挥官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想法。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