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铁血军魂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联军与淮军双方在台湾血战六天,仅管郝莫菲用尽了一切手段依旧无法突破淮军的第二道防线。六天之中,联军阵亡达到了吓人的六千之数,受伤的士兵更是不计其数。可谓是大英日不落帝国在长达百余年殖民战争之中伤亡最大的一次。
  而刘铭传面对联军的猛烈炮火,自然也没有讨得好去。两万余精锐的淮军将士阵亡了近半数,战至第六天的时候,整个防线最重要的防御地317高地,已经几度易手,之后又被淮军将士拼死夺回来。刘铭传已经没有任何的援兵可以派往317高地了。他连最后的在指挥所执行文案工作的手下都派出去支援了317高地。
  但是战况紧急之时,他仍不断接到高地上请求增援的消息。刘铭传只得令高地上的将士守着。可是联军仍不简断的向高地发起一波强过一波的猛烈的攻击。甚至郝莫菲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将所有的兵力都用到了317高的战场之上。而用在淮军第二道防线的兵力只有一个团左右。为的只是扼制淮军的增援,而作为牵制的存在而已。
  刘有根不断在联军后方进行骚扰,联军的后勤补给线已经汲汲可危了,他不得不顾及整个联军支队的安危而总是与淮军在台北城下耗下去。第六天的时候,联军可谓是拼尽了全力,郝莫菲甚至出动了督战队,阻挡冲峰的英军从高地之上撤下来。这样一来更加大的淮军的伤亡。
  看着不断加大的伤亡报告,刘铭传也顾不得许多了,命令炮兵冒着被联军消灭的危险,将所有的炮火支援都增援到了317高地之上这才勉强稳住了摇摇欲堕了高地防线。
  到得第六天的中午,一条噩耗传入刘铭传的耳中。警卫营营长刘铭礼在高地之上被英军炮火重伤,生死不知地被将士们抬下了高地阵地。战事一时变得风云突变,胜利的天平急骤向联军的一方靠拢。刘铭传已经拿不出人手去增援317高地增援了。而这座高仅几百米的小山之上,已埋葬了八千余名淮军将士了,可谓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铁血墓碑。
  许多年之后,当地的台北高山族百姓在这里立起一块刻有巨大“魂”字的巨碑,像征着大清帝国将士坚硬似铁,豪情似热血的军魂。
  刘铭传已经不止一次抬脚走出门外又回到指挥所内了。他知道这个时候,在指挥所里指挥,比自己亲赴战线之上更需要自己。只是门外炮声隆隆的响着,每刻都揪起着自己的心情。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连绵不绝的炮声就会响起在自己的门外。
  自己的弟弟被抬下来了,满身都是鲜血,双眼紧闭着,胸口之上一枚黑黝的弹片刺眼地扎在他的胸口之上,鲜血还在不断得向外流着,弟弟是生是死,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是刘铭传还是向救治他的军医言道,军中用的药物优先用到其他的淮军将士的身上。
  “报告大人,317高地又一次失守了。我们再没有力量进行反击了.”一名警卫急速走在指挥所内,神色凝重地对刘铭传道。
  然而刘铭传却对他的话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怔怔地出神。那名警卫以为刘铭传被这个消息吓到了,一拍腰中的手枪立正道:“大人,让我去将再招集一批受伤弟兄去把高地夺回来吧?”
  “不用了,去传我命令,让第二团马上撤退到城里来。高地上已经死得够多的将士了,没必要将把兄弟们的性命再填进去了。”刘铭传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神色憔悴,仿若一息之间,他便老去十岁了一般。
  自己仅仅只在台湾守了不到十天,这短短的十天不知道能给内陆的抗击联军战役起到什么样的做用。如果皇上的抗夷行划都因自己的无能而功败垂成,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皇上对自己的一再信任,对面对家乡父老,四万万大清老百姓。
  他已下定的决心,既然这都是自己的无能而造成了,那也不用活着回去见家乡父老和皇上了,便在这台北之与联军同归与尽也算是一点回报咸丰的知遇之恩吧。317高地不然再守下去了。没有增援了,再将伤员们送上高地去也不过是图将追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淮军将士送到联军的炮火之下去送死。
  “可是大人,高地一失守,整个台北城都会被联军的炮火覆盖掉的,到时候敌人只要在高地之上架上几门大炮,就是开炮也能将我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呀。”那名警卫是刘铭传最亲信的警卫,见自己的大人似要放弃抵抗了,忍不住抢白道。
  “不用说了,弟兄们不能再去送死了。马上将后方的伤员全部转移出去,咱跟洋鬼子拼了。快去.”刘铭传不再跟警卫员解释了,厉声喝了一句。317高地的重要性他比谁都知道,但是联军将所有的兵力都用到了高地之上,淮军原本就处在兵力劣势之上。就算再多的增援上去,淮军也会被联军打退下来的。与其如此,不如将兵力撤回城内来,依城与联军进行殊死抵抗。
  虽然联军可以借助317高地的有利地形用炮火打击城内的任何一个目标,但是联军总不能只在高地放炮而不进城了吧。台北城为台湾首府所在之地,城防坚固,再怎么轰炸,联军也不可能将台北城炸成一片废虚吧。
  当上警卫见刘铭传的脸色悲郁,不敢再回话,立了个正,转向门外走去。才团本来在317高地被攻破之后,便开始陷入被动的防御状态。郝莫菲为了防止战果再次被夺,一等英军战令高地之后,后面的援立马大批向高地涌了上去。
  在将淮军的战壕休筑了一下之后,联军立马将几门大炮拉到了高地之上。这座高地便像征着二团的左翼阵地一样。左翼一失,二团的防线立马在联军的火炮威胁之下。瞬间二团的阵地便被联军的炮火覆盖了。连日来还算轻松的战斗立马变得危机四伏,阵地摇摇欲堕。
  就在二团团长简明想要挥军与冲进阵地的英军撕杀的时候,他得到了刘铭传下令撤退的消息。于是整个才团的淮军将士与英军边打边撤,渐渐隐入高大的台北城城门之内。联军终于全线占领了台北的所有外围阵地,郝莫菲连日来头上的阴云终于一扫而光了。
  站在高高的,光光秃秃的317高地之上,郝莫菲见满眼的炮火硝烟,心中却是感慨万千。他发誓有生之年都不再踏入大清这块土地与清军交战了。这些人太顽强了,连一向自称世界第一军的英军都大大地自叹不如。
  草草地打扫了一下战场,郝莫菲将联军的炮兵阵前移至317高地之上,炮口这下便是祈盼已久的台北城池。郝莫菲用望远镜看了下,可以看到城内不断地有人流涌动,显见地淮军正在布置城内防御。
  郝莫菲轻松地吁了口气向部下下达了开炮的命令。瞬间联军百门大炮齐发,坚固的台北城池顿时陷入一片炮火连天的场面之中。不断有房屋被炸毁,富有东方特色的木制结构的房屋,很快便在联军强大的炮火打击之下,起火燃烧起来。
  淮军微弱的炮火反击没一会儿便被联军压了下去,变得沉默了。联军可以尽情地向台北城进行炮火打击而不用担心遭受人员的伤亡。郝莫菲终于找到了当年在非洲屠杀非洲土著人之时的那种快感了,因此联军的炮火延绪的特别长,直至联军在高地之上架起大炮,到夜幕降临,联军向台北城打出了近千枚炮弹,台北城已经满眼硝烟了,郝莫菲才满意地命令炮兵暂时停止对台北城的炮击。
  郝莫菲想的是,用这种方法连续三日向台北进行不简断炮击。这样一来联军的伤亡便可小得多,战斗便可以很轻松地完成。联军这六日来已经有一万多的伤亡了。再这么伤下去,怕是得不偿失了。自己带来的五万大军回去的时候仅有三万余人已够丢人的了。
  联军分配好巡防暗哨之后,便开始全军休息。准备第二天再接着对淮军进行炮火打击。但是刘铭传却没有休息的意思。现在他的部下完好无损的战将仅仅只有刘有根,马长兴以及刚刚撤回城内的二团团长简明,还有就是炮兵团团长左剑新。
  淮军的炮兵已经损失够大了。大大小小一两百门大炮到了第六天已没有剩几门好的了,炮兵更是在几天的炮战之中损了三分之一。这些人都是军队里面的技术人员,培养一名好的炮手远比培养一名好的士兵难得多。因此刘铭传没打算令炮兵参与与城偕亡的战斗,而是令炮兵团护送着淮军轻重伤员悄悄从后门撤入了大山之内与早已出城的刘有根汇合。
  “这几日来我看了一下洋鬼的战术。洋鬼子不擅夜战,可是夜战却是咱们的拿手好戏。我决定咱们今夜给洋鬼一个惊喜。”刘铭传面向简明道。大战六天,联军都没有夜战的习惯,这是刘铭传唯一抓到的联军的缺点。而中国人向来就有夜战的习俗。他决连夜向联军高地炮兵阵地发起突击,最好能够损毁联军的大炮,减少城内淮军的炮火伤亡。
  “大人下命令吧,老简早就想这么干了。”简明跃跃欲试地道。现在淮军里就他一个主力了,其余的人手都是刘铭传临时调来的高山族土兵头领。他说的很硬气,自然不想在土兵们面前丢了淮军的脸面。
  “不急.”刘铭传打算先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大家再仔细商讨一下。却突然被破门而入的警卫打断了。
  “大人,皇上旨意.”警卫脸上有红光,显是内心很激动。
  刘铭传疑惑地接过一张小纸条打开来一看,顿时脸色凝固了下来。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向在坐的各位道:“好了计划取消,今晚趁着夜色全体撤出台北与刘有根汇合。”说完之说,刘铭传脸上不知道是欣喜还是坦然,连日来的忧郁之色却为之一消。
  咸丰的指令迟到了六天终于飞到了刘铭传的手上。这些日子来刘铭传一直但心自己在台湾只防守的十天不到会影响咸丰全盘计划,可是当看咸丰的指令的时候却知道自己原来都错了。便是他不后悔,淮军因此战损失惨重,却重重地打击了联军的威风,令联军再也不敢向以往一样在中国大地上横行无忌了。
  当夜淮军全体撤离了台北城隐入了茫茫大山之中,成了联军在台湾根据地的一枚铁钉,令联军不但没从占领台湾计划之中得到多少好处,反而牵制了郝莫菲所部的三万大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