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血战台湾8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团长,洋鬼子又上来了。”一名左眼被子弹打伤的淮军士兵,露出一小半的头往高地之下望了一望,随即缩回头往一旁趴在战壕里的三团长王宝贵低声道。此时联军炮火刚过,阵地之上还飘荡着浓浓的硝烟。
  317高地之上淮军二个团士兵与联军血战了二个昼夜了,五千多人现在仅余下王宝贵身连不到一百的士兵了,而且人人都带着伤。这些人有本是三团的士兵,有的是先前守卫高地之上的四团士兵,还有的人来自其作的几个淮军团,两天两夜下来,所有的人都已搞不清自己的翻号和编制了。
  自团副营长状烈牺牲之后,王宝贵便成了317高地之上的最高指挥官。王宝贵听听洋鬼子又上来了,他回头望向自己身后。数百个带伤的士兵正蹲在一起,又手紧握着步枪,双眼紧紧地盯着山道上如潮水般涌上来的英军士兵。
  他们的弹药不多了,每人都仅余下了不到五发子弹,但是敌人的人数却如潮水一般,满山遍野都是。派出去的向刘铭传求援的人到现都还没有回来,看来是没有增援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这数十名血战数十场的兄弟死在这小小的高地之上。王宝贵心中没慌张。
  他嘿嘿地一笑道:“弟兄们,咱们没有增援了。今天就是咱们为大清的捐躯的时候了。给老子打得狠点,别到了下面没脸去见你们的牺牲了一干兄弟。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一干将士虽然都带着伤,可是回答的声响去直如山呼海啸一般,振荡着整个317高地。
  “好样的。放近点再开枪,别浪费了子弹。”王宝贵听得心中一荡,顿时豪气顿生,拿起手枪边瞄准,边道。
  联军在317高地之上已经损失了近六千余人了,却始终都拿不下这个座高地来。有几次英军都冲上了山顶与上面的淮军近身肉搏了。可是顽强的淮军将士还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将比之自己来,强壮得多的英军赶了下去。
  高地之上一片狼藉,到处是英军与淮军战死者的尸体,原本郁郁葱葱的小树林也在这两日之间被联军的炮火推毁得一颗小树苗都不剩下。但是山上的淮军却如那坚硬的山石一般,钉在317高地之上,使联军不得寸进。
  英军内部私下里议论的时候都暗称317高地为东方绞肉机。因为在这里战死的英军士兵都快将窄小的山道填满了。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十几次强攻了,英军终于看到了淮军支撑不住了,当英军最后一次被王宝贵他们用几近疯狂的方式将英军从高地之上赶下来的时候,英军其实知道当时敌军的兵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可是守军的反击实在太恐怖了,他们每个人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哪怕被打倒,或者重伤倒在地上的士兵,英军都不管轻易靠近,因为也许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趟在地上的敌军伤员猛地扑倒在地,他们虽然没有武器,可是却仿若全身都是杀人的利器。
  他们用头撞,用牙咬,反正只要能令敌人死亡的东西都会被用来向英军反击。这是一场人间地狱。用退下来的英军士兵们的话讲就是这样。守卫在高地之上的敌人不是人,而是一群大地狱爬出来的魔鬼。
  英军胆战心惊地一步一步向着高地的最顶点处靠近。意料之中,没有遇到守军的反击。虽然他们知道也许只要他们一上到高地之上便会与那群他们心中如魔鬼一般的清军相遇。但是令如山,他们不得不遵令而行。
  一步一步,英军走近了淮军的射种之内,这里是连日来英军战死者最多的地方,这里的英军阵亡者的尸体都快堆成一堵小墙般横亘在英军的面前。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名英军士兵应声而倒。接之而来的是山上淮军连绵不绝的枪响之声。到了这一步英军也不再害怕了,高声着冲峰的口号,忘死地向淮军的阵之前靠近。
  终于在英军付出一百余人的伤亡代价之后,淮军阵地之上再也没有枪声响起了。他们的弹药打完了。英军见状高呼一声,更是大举地向淮军阵地扑来。但见此时,一人率先从战壕之中跳出,一把鬼头大砍刀,紧握在手,虽然上面早已坑坑洼洼的了。但是在所有人眼里这仿如一把绝世的神兵,寒光闪闪。这人便是淮军第三团团长王宝贵。
  “弟兄们,杀啊,跟洋毛子拼了。”王宝高声大喊一声,率先冲出战壕,向英军队形里冲了过去。随之他之后是近百名淮军将士端着步枪,上面刺刀也一样寒光闪闪。众人高喊着冲向英军阵营之中。
  一时之间血光遍地,惨号之声顿起。王宝贵宝刀翻飞,连砍翻了两名迎面而来的英军士兵。但是王宝贵他们在阵地之上与敌军连连接战,早已力竭,加之英军人多势众,王宝一时不防,被一名英军的刺刺中大腿。鲜血立时便将他本是破烂的裤子染红。
  王宝贵一声大喝,并不在意,反手便是一刀将那名英军连人带刀砍做两段。这一下顿时吓得,想要过来的几名英军士兵魂飞魄散,不敢过来。王宝贵被那名被自己砍做两段的士兵的鲜血溅了满身满脸,这时他大喝的样子无比狰狞恐怖,如一尊魔神一般站立着。
  “狗娘养的,来啊!”他睁大双目,啮着牙大呼着向英军杀了过去。一名英军心神还未回过来便被王宝贵一刀砍倒,王宝贵喝了一声,滚你妈的,将那具尸体踢开又挥刀再战。
  但是毕竟英军人多,仿若杀之不完。近百名淮军一冲入英军阵中便如石入大海一般,不多时,王宝贵身旁的士兵便一个个地倒下。长眠不起。王宝贵又是悲愤又是愤怒,连连挥刀强攻,却是毫无用处。英军越杀越多,而兄弟们却是越战越少。
  王宝贵砍杀了一阵终于力竭了,一柄大刀有如千斤之重,再也提不起来,他踢翻身前一名英军,双腿不由自主的往下一跪,大口地喘着粗气。英军见这名杀神一般的敌军军官此时力竭,正要一拥而上将王宝贵杀死,却突然从淮军阵地之上再次响起一片枪响之声。
  与王宝贵他们战成一团的英军士军纷纷中枪倒地。既而淮军阵地之上响起了冲峰的口号之声。数百名养精畜锐的淮军将士从阵地之上冲峰而下,枪声不绝。本以为此战定能占夺317高地的英军没想到这时敌人还有增援上来,心中着慌,混乱了起来。纷纷转身向山下跑去。
  这数百来淮军,正是淮军之中精锐之中的精锐之师,淮军第一师的师部警卫营。刘铭礼率领三百来警卫营士兵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一步,王宝贵此时满身是伤,血流不止,而原先随他冲杀的淮军士兵也伤亡迨尽。
  刘铭礼率着新生力量追击了英军一大程,立即便转身回到战场之上,将王宝贵以及一干淮军伤员拉回战壕之内。王宝贵与刘铭礼相见,仿若隔世。看着王宝贵那张满是血腥的脸,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大笑了起来。
  “王团长,小弟增援来迟,还望见谅一二!”刘铭礼握住王宝贵的手,说笑着道。虽是说笑,可是脸却是没一点说笑的表情,却是满是悲凉之色。没想到三团四团五千多人,等到他来的时候,却只见到了二三十个人还能行动的。这高地上的战斗的残酷可想而知了。
  “哪里哪里,刘营长来得正是时候。哈哈.哎哟.”王宝贵本想大笑三声的,不想笑得太过激动,牵扯到了伤口,连连呼痛。他刚才如杀神一般,杀得英军不敢近他的身,现在危机顿去,心情一放松却是伤口疼痛起来。
  “刘营长,这里便交给你们警卫营了。可小了,别让咱几个团的弟兄们瞧低了,到时被大家笑话,可怪不得王某人啊。”王宝略坐好了一下,又打趣起身旁为自己裹伤的刘铭礼来了。
  全淮军都知道总督大人在外人面前不言明他与刘铭礼的关系,但是细心的将士还是可以从两人的名字,以及平进的关系之上瞧出一点端倪来。新军向来就有争强好胜的思想。虽是战时如亲生兄弟一般,但平日里各各部队之间争强好胜却是免不了的。
  警卫营号称淮军的精锐,自然引得其他各团暗地里有些心里不服气。王宝贵这时打趣一下刘铭礼却是有些争面子的意思。但是大事要紧,谁也不会在意。刘铭礼笑了一笑,打了一下王宝贵的肩膀笑骂道:“王军师少说一两句便会有人当你成哑巴不成。”
  他俩人一打一笑,便将刚刚战场之下的紧张气氛给冲淡了,战壕里淮军将士纷纷含笑。手下却是加紧休复阵地,分配火力等待着英军再次到来。英军又一次被淮军赶下了317高地。郝莫菲在指挥所内暴跳如雷,大骂进攻高地的英军指官是个饭桶。但是光发脾气是没有用的。
  联军再次向淮军317发起不简断的猛烈炮火打击,试图以强大的炮火推毁守军的意志。双方在淮军的317高地以及第二道防线上大战不休,血战了数日,联军却只勉强向前推进了几百米。
  淮军第二团防守的第二道防线迫于压力向后退却,放弃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阵地,收缩兵力,死死堵在317高地与无名小高之地。这些还不是令郝莫菲最为头疼的事情。刘有根奉了刘铭传的命令一直游走在联军的后方阵地边缘。在当地高山族土兵的带令之下,时不时地便对联军的补给来上一刀。
  郝莫菲不但被淮军堵在第二道防线之前动弹不得,连后勤补给都有了麻烦,损失了不少物资弹药。一次刘有根实在看联军的大炮不顺眼,趁夜抄小路摸进了联军的炮兵阵地,炸了联军几十门大炮,便在联军赶来之前溜之大吉,隐入深山之中。
  郝莫菲无奈,只得再分配一支部队围剿游走在大山之中时隐时现的刘有根支队了。可是英军对地形不熟悉却是连刘有根的一根毛都摸不到,刘有根仍是时而出现在联军的大后方,大肆虐联军的兵勤部队以及物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