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直隶巡防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日,咸丰一行起行出发往直隶、天津等地巡查防务。百官送行至城外十里之地才回。咸丰此次出行的人群之中,便有三名大将之才随行在列。他们便是太平天国降将石达开,陈玉诚,李秀成三人。三人被咸丰丢进京师讲武堂进修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加上三人对于战略战术的觉悟与洞察力,可以说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新军指挥官了。咸丰此次带他们同行,便是有将天津至北京的防御任务交由他们三人来完成的打算。
  宽的御架马车之中,咸丰与石达开、陈玉诚、李秀成四人四座在一起,他们的中间是经由李善兰等一批数学,地理天才们经过新军数个月详细探测,修整而来的大清缰域图。每处都经过了无数将士与李善兰他们的精心测画而来。
  咸丰望了一眼三人都有些跃跃欲试的神情,眼含笑意地道:“三们将军在讲武堂进学一年,此次随朕出京,当知所为何事?”
  “皇上,是不是洋鬼子要来了?”陈玉诚最先沉不住气,在讲武堂内他们终于见识了什么叫作火力配合,什么叫步炮同步进攻等等。三人苦心钻研,无不期待地就是这一日的到来。
  这日咸丰突然招他们三前去天津巡视防务,他们三人便感觉到要有大事要做了,因此早就有些兴奋了,只是一路上咸丰都不曾与他们谈起任何关于战事的问题,只是不断地询问三人在讲武堂所学的东西,他们一时也不好随意插口追问。
  “虽未来,却也为期不远了。朕此次前往天津巡视防务便是做最后的安排,三位将军都是大将之才,说说你们如果是洋人会怎么样进攻我大清?”咸丰呵呵笑了一下道。
  咸丰话令三人都有些心动,心知咸丰是在较看他们三人之中谁可以胜任阻击洋人的重任,于是便也毫不客气地寻思起来。他们不明西方国情,只得以本国国情来推测,因此有所差异,咸丰也不以为怪。
  “据朕所知,欧洲刚刚结束了一声历时三年的大战。英法俄等国匀在这场大战之中受到不小的伤亡损失。此次英法急于前业报复,不无想借大胜我大清来压服国内的风波动荡政局,朕估计此次英法前来的力量决不会是小数,倘若此次前来我大清的英法联军超过十万之数,三位将军以为该如何应对?”咸丰为三人先解释了一下欧洲一些基本国情,然后问道。
  “皇上,以末将之见,我大清堂堂天朝上国,岂能随意令洋夷践踏,当是坚决于以反击,御敌于国门之外,誓不叫洋夷再踏上我大清国土一步!”陈玉诚愤慨地道。这家伙从来都是打硬仗的好手,什么事情打了再说。
  咸丰淡然地笑了笑,又将目光转向石达开与李秀成。这两人平时的表现都比陈玉诚沉稳些。石达开沉思了一会儿道:“皇上,末将以为我大清此次只宜智取,不宜力敌。玉诚所说虽能大快人心,却不宜我大清对战。”
  李秀成似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表示赞成。陈玉诚俊脸一白,不服气地轻哼了一声,却不说话,等着石达开说来。咸丰同样也是目光迥迥地望着石达开等着他将道理一一说来。
  “皇上,洋夷水师犀利,我大清无有与之抗恒者,我大清若与之硬抗,必损失惨重,也正中洋夷下怀。既使能胜,洋夷只需暂时退兵,既而从海路攻我之沿海之省,到时我大清防无可防。而洋夷则可以逸待劳,稳操胜卷。”石达开将心中所想逶逶道来。
  咸丰欣慰地点了点头,而陈玉诚也想到这点,不由心下折服,只是脸上却仍是小服气的样子。洋人的战舰,他们都曾在长江之上见到过,他些还只是洋人的小型战舰,就已经比曾经的太平天国水师战舰望而生畏了,何况现在洋人大股来袭,必定战舰成群,火力强劲,拿什么跟人家打?尤其在见识过新军火炮威力之后,对于战舰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陈玉诚等人更加明白以现在新军的实力想在陆地上与洋人的舰队硬悍,于异于以卵击石。
  “那以石将军以为该当如何?”咸丰微笑着问道。
  “如是末将防守,便会坚壁清野,层层阻击。皇上,洋夷劳师远征,补给必然困难重重,若我军在沿海之地清壁清野,使洋夷得不到补充,再以层层阻击来消耗洋夷锐气,则时日一久,洋夷必定签于补给的难题急于与我军决战,最好的办法便是逼迫我大清投降。”石达开说到这里望了一眼咸丰见咸丰并无异样。便继续道。
  “如此直接北上,攻我京师便成首选。皇上请看!”说着石达开用手指沿着中间的那张全国地图,从广东一直由沿海几个省划到天津,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阵。咸丰与其他两人被说得直点头。
  “只是如此来,便又要苦了百姓了!”李秀成神色凝重地道。石达开所提及的布置确实可一举将洋人消于无形,但是这中间要实行起来的话,沿海一路的百姓便要遭受巨大的损失了。沉思良久又道,“且如若洋夷坚决不与我军决战,而选择在沿海一直袭扰,怕要得不偿失啊。”
  “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咸丰略有同感得道,“为保我大清百姓再不受洋夷的奴役,这点损失又算得什么?三位将军,朕早有安排。洋人此人所费巨大,不可能长久与我大清对峙。洋人运兵来我大清作战,一个兵所耗相当于其在本土战的十个兵所耗。因此朕想来,其最快能坚持三个月,最尽半年,必无承受不了压力与寻机与我军决战。”
  “哎呀,此处如被洋夷所占,那便危险了。”陈玉诚边听着咸丰与李秀成、石达开的对话,一边仔细观看着地图,突然发现一处被他们忽略的地方——台湾。便失声叫道。
  李秀成与石达开闻言忙将目光转向陈玉诚所指之处,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作声不得。咸丰见陈玉诚指着台湾的地方陷入沉思,便笑笑道:“此处朕早已着淮军悍将刘铭传率一师新淮军驻守于此了,呵呵.”
  三人闻言同时轻吁了一口气,但是石达开仍有些心思不定地道:“皇上,到是沿海清空,台湾与大陆相隔甚远,得到不补充,如若洋人集大军先攻克台湾,刘将军的两万多人能坚持三个月吗?”其他两人与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战之所重者,不在于一城一地之得失,朕让刘铭传驻守台湾,只教他在台湾与洋人游击作战,扰得洋人不能轻离台湾。到时洋人不但不能安稳地以台湾为跳板,还要派出重兵守卫台湾,如此台湾与洋人的战略意义便全无了。”咸丰胸有成竹地道。
  “皇上英明!”三人同时拜服。想及用咸丰的办法,洋人确实不但得不到台湾的好处,而且还要头疼对付岛上不时出没的两万大军的偷袭,那占了此地比不占此地还要糟糕一些。
  四人在马车之中钻研着御敌计划,时间却不知不觉之中地去了。一行人行了五六天便来到了天津城内。隶顺早率领一班治小的大小百官出城十里迎架了。咸丰对于这种形式上的礼仪并不在意,只稍露了一下脸便令隶顺带路进了天津城。
  一到天津,咸丰便迫不及待地带领着众大小百官却到城外不远处的高山之上敬拜上次天津之战之时战死的新军将士。这里早已荒草迷漫,只是那数千余座坟头上都时常有人上香,整理,并未被荒草淹没,上山的路口处一块巨碑上刻着那战在战战死者的名字。
  咸丰带着众神情庄重地向着坟地鞠了三躬,洒了几坛好酒才静静地领着人离开。
  “躺在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是英雄。因为他们为我大清的倔起付出了一切?”咸丰下山之时边走边对着身旁的石达开三人肃穆地道。三人似也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心灵振悍,沉思着默不作声。
  第二日,咸丰领着石达开等人来到天津军港,军港里停泊着十五艘上次天津之呀时俘获的英法联军的战舰,海滩上,还在身着白色相蓝边服气的水兵正在训练。咸丰指着这些对石达开三们道:“这便是我大清的北洋舰队!”语气破为自豪,因为这是中国真正要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根本。虽现在只有十几只战舰。
  三人很诧异,不知道大清什么时候有的这支舰队,但是观其规模,怕是大清无认哪支水师也无法比拟的。
  咸丰刚刚站定,便有一名金发的洋人小跑着过来了,在咸丰等人的身前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恭敬地道:“英国皇家海军上校布菲克向您致敬,尊敬的大清帝国皇帝陛下!”
  这人正是上次英法联军舰队的上校官,代表联军舰队投的舰队最高长官布菲克。布菲克虽然作为战俘,但是他必须感谢他的大英帝国称霸海上数百的海军实力,咸丰并没有让这些英国鬼子像法国人一样做为免费劳力参与修筑太原到直隶的铁路。而是很舒服地成为了大清北洋舰队的教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