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60 王韬变法

  望了一眼咸丰,见咸丰依旧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便接着道:“八股繁文,生涩而难懂,我之百姓十有其九不知其所谓者,实是阻碍我在清前进之障碍,应于以革除,实行白话文。如此来,人人尽知国之所行,知国之所谓。至于练兵之改革,皇上已经很好的实施了,无谓于废除弓箭、大刀、长矛,换成新式火器;将帆船换为轮船,“师其所能,夺其所持。”王韬认为单按西法制造枪炮、轮船、建筑铁路,只不过是这些都是抄袭皮毛,更重要的是要变革军队的制度和训练方法。”
  “王先生所言甚是,那如此实行之后,又当如何才能强大我大清?”咸丰点了点头,王韬年言与自己所想的大体相同的,只不过他说的比自己说的条理更清楚,更注重细节罢了,于是便继续鼓励他接下去说。
  “是,如此行来,我之诸民识大体,知差异,自然便想到变法强国。而强之法首在于实业强国。实业强国无异于兴工商,恃商为国本。大力发展矿业,引进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增强我国纺织业,开发皮毛,棉布等纺织业,开发我国铜、铁、金、银、水银等矿业。既而兴修交通。发展水路,海运。铁路,提高物资运输速度,降低运输成本。如此诸利既兴,而中国不富强者,未之有也。”王韬滔滔不绝地道。
  “之后,便是减免商税。厘金税加重实是阻碍物资流通,应以裁撤。须知商富则国富,减免税赋,商不重征,贾不再榷,各劝其业,争出吾市,则下益上富,国未有之不富者,既而大力兴矿业,兴大利。韬以为,取之于民不若取之于天地自然之利,如此既增加国家收入,又可于民生息。”王韬一通言语,对于兴商重工,所见深入。咸丰听得一阵沉思。王韬所讲固然不错,也是当下得宜的政策,但是他这样太过于注重资本,于国家的后期会有很大的阻碍。
  但是咸丰现在也无其他办法,鼓励工商是现在事在必行的事情,而王韬所言也切合现在需要,至于今后如何抑制资本主义过于压榨底层国民的事情,咸丰只得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点头赞许道:“王先生所言正合朕意,但不知对于政治改革,王先生又有何见教?”
  “皇上,草民于上海对于西方各政治略有所见解,结合我大清当前的政体而看,草民治有三策供皇上参祥。”得到咸丰的进一步肯定,王韬心神更是大盛,再次拱手一礼道。
  “哦,有三策,却不知是哪三策?”咸丰顿时郁闷,自己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到如今都只想得到英国的君主立宪有可能适于现在的大清朝。哪想得到王韬这小子既然一下能给出三策来,于是便眼睁睁望着他,静待下文。
  “欧洲与我国相适者政体可分三类,第一类如俄罗斯、奥地利、普鲁士等国家的元首皆为帝,是为君主之国,与我大清颇为类似,然君主之国者,为君者必要有尧、舜帝在上,才能长治久安;第二类者如法国、瑞士、美国等元首是为‘统领’,是为民主之国,然韬以为法制多纷更,心志难专一,究其极,不无流弊;第三类者如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朝廷如有大政,必集众与上下议院君可而民不可者,不得行,反之如君不可,而民可者亦不得行,必君民意见相近方可颁之于远近,是为君民共主之国。”
  说着王韬吞了口口不,润了润嗓子,显然是因为过于激动,话说的太急之敌致口干舌燥,咸丰看着轻笑了一下,示意身后的图先拿来一杯茶让王韬先解解渴再接着说。王韬接过茶,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一口喝下之后,用手抹了一下嘴巴才接着道:“视当下我大清之体制,制度其上三者,皆有可取之处,然韬以为如我大清想要长治久安,享万世基业,则君民共主实是首选之策,请皇上定夺。”
  咸丰嗯了一声,在大殿上踱了几步。看来王韬是个实在的君主立宪制的支持者。这也与中国两千来的封建君主制有莫大关系。既使再变通的人也很难想像突然之间这个国家没有皇帝会是怎么样一副影像。
  君主立宪咸丰也曾想过,但是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很难解决,那便是满清以少数在统治着占据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汉族,且是以塞外游牧民族统治中原先进文明,若实以君主立宪,皇族会不会被其余各族压制,而寻致皇族与其作各族的纷争呢?说来说去看来还是要加大大中华一体论的思想,将********消磨掉。
  “王先生所说甚是,但单纯以君立宪,哦,就是先生所说之君共主之国来看,实之于我大清也未见好处。我大清千年封建君制,臣民思想固化,突然实施这君民共主之制,百姓,臣子都很难接受呀。”咸丰提出自己的担忧。
  王韬表情一顿,他实在未曾想过这些,他只是以他个人的见解来推论的,却不曾想他只是极其个别的人,绝大多数的百姓都未毕能有他这翻见识,习惯了一国之主主宰天下的中国人民,其心底里并不觉得西方的制度有多好,他们更愿意跟随在皇帝的身后。
  “以朕看来,结合王先生所说的三个方面,依次实施起来效果会更好。以朕想来头十年或二十实行君主之国,其间慢慢加强百姓民主意识,推行民主政策,待万民适应了种制度,培养起天下为公的民主自觉性,再实行以民主之国的制度,如此一来便不太会出现王先所说的上下意见不统一的弊端,上下难以意见一统古来自有之,一个国家定当一个强势的引导,故其后,多大清再实行君民共主之国之制,在上下争论难定时,以议会之势引导百姓走向一个与国与民都有好处的方向。王先生以为如何?”咸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也是咸丰根据后世事实而来的。毛大大解放全中国之后,却依旧帝治独裁般地统管了中国几十年,其间的所谓十年大浩劫,不可谓不是毛大大真正切实推行他社会主义制度的前凑。当时的中国以然还留存着旧社会的思想,人民对于社会主义思想还不能完全能够理解,这个时候必当有一个独裁的统治者出现,将一切阻碍社会主义发展的障碍灭除,培养起新的一代,能够完全理解社会主义新思想的一代。
  王韬愕然,对于咸丰的说法也是心服之至,这样行起来,无疑将给中国的变改带来更少的伤害,也能更自然地为中国制度的改革制创造更安定的环境,心下拜服不已。
  对于咸丰的论断,王韬这个政治专业人才也赞同不已。咸丰拿出他与祁隽藻两共同商定的五年计划让王韬参祥,王韬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果然如咸丰所想的那样,条理不清,太过混乱,细节不够精确,都一一被王韬指出来加以指正。
  咸丰大喜,多年来一直寻找的答案今天终于得到了解决,心中欢快不已,对于王韬的才学能力也更加肯定,便道:“王先生既有为国效力之心,朕便封先生为总理副大臣,协助祁大人督办新政改革。五年时间朕要看到一个欣欣荣的大清,十年,朕要让我大清从经济,军事上实现强国的目标。先生可有信心办到?”
  “王韬必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王韬退后一步躬身行了一大礼,声严色正地道。王韬此时心中热血澎湃,俨然一副书生意气,指点江山的架势。他在上海郁郁多年,为的就是今天,如今得偿所愿,恨不能马上便投到工作当中去。
  咸丰看着王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呵呵笑道:“王爱卿不必莫急。我大清地大物博,变法亦是不可急于一时,如若不然大有缘木求鱼之效,与其如此不如我等退而结网。当务之急,王爱卿当是先助祁大人澄清吏治,安抚地方,既而大兴工商,修铁路,约束地方势。”
  王韬唯唯应是。既而咸丰将目光投向一直在旁当听众的李善兰身上。这位先生对于政治不太感冒,完是个务实派。对于咸丰与王韬的对答也只是含笑观望,并没有插嘴其中。
  “李先生精通数学天文生物,正是我大清紧缺之人才。现如今天朕于京城创建第一学新式大学,所要教授的便是这些新学,不知李先生可愿迁居这京师大学校长一职?”对于李善兰这样的实干派人物,咸丰知道他们是不在乎官职的,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一身所学能否造福国家。
  “固所愿也!能教我大清百姓人人能识数理,精算术一直以来便是小民平生之愿!”如然李善兰听了两眼发光,第一次露出那书生气,振声回道。
  “先生不但可以教授我大清子民数理算术,更可助我大清研发新式科技。朕自军械所开办了兴华科技所,为的就是要聚集先生这样的人才,为大清专研科技,追赶洋夷。”咸丰欣喜地道。
  “皇上,韬二人的几位朋友如华衡芳,徐寿,闵宏等人皆精通数学等技艺,同样也是一腔报国之志,如皇上愿意,韬愿书信一封,将其人招来,报效朝廷。”王韬听了咸丰的话,突然上前一步答道。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