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57 五年计划2

  “五年之内,整合六部,既而精简地方行政机构;裁剪旧式八旗绿营,所有新军归入国防军建制,并尽量保持在一百万大军的常备军事力量;普及新学,各省道必须要有一所新学建成开学;铁路休建要开工休建;科举制度要改革;土地改革要在五年内完成;筹划新的大清律法,完善商业法案等等一系列事情,爱卿都要着手去办,具体怎么实施朕不便过于插手,爱卿自己看着去办就是了。”说完咸丰便拿起笑来在黄绢之上为祁隽藻列举了几项重点。
  收下黄绢,祁隽藻又道:“皇上,前些天两广左宗棠上折子言及我大清虽言称富有四海却将整个大清海域付之洋夷横行,于是请求在两广增开海政衙门,督练海军。”
  “这是好事啊,不过你告诉左宗棠练海军朕允他,只是这银子和人朕是一个也没有,让他自己想办法,嗯,还有,叫他多注意香港的英军动向,尽量封锁大陆的情报,别让英夷得了便宜,这眼看着洋人马上就要来报复去年的一箭之仇了,不得不防啊!”咸丰补充着道。太平天国平定了,接下来的时间都要为迎接英法的报复作准备了。
  一谈谈了半天,都快到正午时分了,咸丰起身伸了个懒腰,正想派人去请丽妃一同出宫看看,却突然门外小太监一叠声地道:“娘娘,你不能乱闯呀!”咸丰一奇,不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大胆,敢擅闯御书房。谁不知道这御书房就相当于大清的军机重地?
  咸丰刚想起身,便见一道倩影自殿门口闪了时来,白衣轻纱,衣袖飘飞。咸丰眼前一亮不知道是宫里的哪个女人,居然穿了一身汉家姑娘家的打份,亮丽脱俗。再看之下,身姿娇小,一张圆圆俏脸,显得有些娃娃气,才发现原来是丽妃这小妮子迫不急待想要跟着自己出宫游玩,来找自己来了。
  丽妃一时之间因为冲撞了一回皇上,回到宫里就被封为妃了,欣喜万分,又想着自己能陪同皇上一起出宫巡游,这可是只有皇后姐姐才曾享受过的宠爱。芳心切切地在寝宫里打扮了好半天,却不见咸丰到来,急切之下,忍不住便自己跑来找咸丰了。
  仗着曾经慈安的照护,这小妮子也常常来御书房玩的,所以她从来不认为御书房是什么军机重地什么的,再加上心里觉着皇上对自己宠爱有加,也不会过责备的。因此也不管门外小太监拦着便跑了进来。
  “皇上,咱们什么时候出宫去?”丽妃欲试地道,粉嫩的俏脸上还渗着细小的汗珠儿,估计刚才是一路小跑着来的。
  “你来的正好,朕刚想派来去找你呢?”咸丰走下御案,伸手宠腻地替丽妃擦了一把头上的细汗道,“还是如此猴急的样子,不知道一点轻重的哪像个皇妃?”丽妃早已经沉沦在咸丰的宠腻之中去了,迷离着双眼,哪里还听得进咸丰的训话。
  轻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便迷迷糊糊地被咸丰拉着小手走出门去了。出了宫门,北京大街上的喧嚣之声才将小丫头的神拉回来。天真纯良的她,一见到这花花世界便如同小女孩子一样的领着自己的一个宫女四处游逛起来。
  咸丰四目游看着街道,北京城里的街道都被用水泥重新铺设过了,道路平整,再加上市场整治过,市面上虽然喧闹但却是井然有序的景像。新式的马车时而轻响着玲铛从咸丰他们的身边穿过。
  这种车内铺设豪华,环境舒适的交通工具已成为了北京上流社会的人出外的首选。除马车之外,穿行道路上最多便是那些黄包车了。这种便利,而又便宜的交通工具,不但是一般百姓家庭出外的首选,还是一些百姓谋生的主要来源了,家境稍好一些的年青人则喜自行车这种新奇的玩意儿。
  麻利地穿行在人流之间,偶尔响响玲,提示前面的行人让路。若不是街上的行人都穿着古装,咸丰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后世的平民小巷了。丽妃一直如蝴蝶般穿行在各种商贩之间,好奇的学着别一样跟小商小贩讲着价钱,或者看着远去的自行车自言自语的喃呢一阵子。那是皇宫之中最令她这些后妃们最羡慕的事情了。
  当年咸丰就是骑着这种奇怪的小车子载着温柔的慈安皇后,游遍了整个皇宫,还有那首感人泪下的新奇的曲子。丽妃就曾在慈安的面前满怀羡慕地说过,如果能像皇后姐姐一样被皇上载着游遍皇宫,自己马上死了都愿意。如今天出外再次见到这种怪车,不禁让她想起了前事。
  游了两三个时辰,丽妃的游兴终于抵不住疲劳,轻轻皱着秀眉,眼带幽怨地望了一眼咸丰。咸丰暗笑一声,拉起丽妃小手,径直走进一家茶楼。
  这个茶楼年起来很不错,生意挺兴旺,人进人出的,店小二忙个不亦乐乎。茶楼分两层,最底下一层是专门为一些中低层老百姓设定的,场地很宽阔,足可容下数百人之多。场地的中央搭有一个戏台子,一到晚上便会有来自各的戏班子在这里演出。此时虽还没到晚上,可是楼子里的人已经很多了,许多坐位都已经满了。
  各式各种穿着不一的人占着桌子端着盖碗茶,吃着开心果或者瓜之类的东西正在听正中央戏台子上一名年纪半百的穿长衫的说书人说着书,咸丰一行走到门口处,他仔细一听,这书说得还特别耳熟,再一思量,不禁开怀一笑。原来这说书的老人,说的不别个,却是经过民间传言而来的,咸丰当初御架亲征,大战洋夷于白河的段子。
  咸丰来了兴趣,在门口细听了一阵子,只听这新军在白河上跟联军舰队大战的事情传到民间走样走得令咸丰都不得不感叹百姓的想像力是多么的吩咐,连神话故事都出来了,咸丰微笑着摇头,轻轻搀扶的丽妃的柔薏往里面走。
  耳边戏台上只听那说书人说得兴起,一拍堂木道:“话说,那洋鬼大船见势不好,便要调头逃命,各们大爷,您猜怎么着儿?”说着便停了下来,引来台下听众一片呼喝。这说书人还挺会掐高潮,引得听众吊到半道儿上了,才呵呵一笑,一抬手,向四周拱了拱接道,“欲知后事如何,各位大爷请赏杯茶钱!”
  顿时台面上一阵铜板落之声,哗啦啦,四下听众随手仍出,多少都有,一边扔着一边催着那说书人快讲后面的,台上一名小厮快步走到台中央捡起地上的铜钱,而说书人则再次一拍堂木开说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当今万岁爷眼看着洋鬼子大船要跑路,即忙登山一招手,大喝一声,‘白河龙王何在?’顿时,天地变色,白河巨浪滔天,一条巨龙露水而出,头上比树丫子还粗的龙角,硬是将那要逃跑的洋鬼子大船顶上半天.”
  戏台上老头滔滔不绝,简直将个咸丰说成了呼风唤雨的神棍形像,咸丰听了直摇头,可是老百姓爱听啊。只听台下众人轰然叫好,拍手称快,就连丽妃这小妮子都听得情不自禁地雀起来,扯着咸丰的衣袖问道:“皇上真的有这么大的法力吗?”说完一双乌溜溜的秋眸紧紧地盯着咸丰,充满了渴望。
  “哪有这离谱的,那都是我大清勇士欲血拼杀的结果,不是朕的功劳。”咸丰哈哈一笑,轻轻拍了略有些失望的丽妃的小手道。这时早有一名小二迎了上来躬着子将他们引到了楼阶处。
  “这位爷,夫人,你二位是楼上请还是?”说着打量了一下咸丰一行人的行头,接道,“这楼下嘈杂了些,爷和夫人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要喜欢听这段子,待下可让人叫这老李头儿到楼上雅间来单说给爷和夫人听。”
  咸丰看着这嘈杂的场面,略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一旁的丽妃还是被这种场面吸引着,但是咸丰还是示意小二领着他们上二楼的雅间。小二乖巧地将咸丰一行人引进了楼上一间天字号的雅间便询问道:“爷和夫人爱喝什么茶,我们这家茶楼可是北京城里数得着的,各种名茶都有,都是请京城有名的茶博士泡制,无论茶叶,水质,火候都是最正宗的。”
  “来壶铁观音吧,再来些招牌的点心就好。”咸丰觉得这小二挺机灵,便冲一旁侍立着的图先道,“图先看赏!”
  图先立忙从衣袖中摸出一锭足有五两的银子丢到小二手中,喜得小二眉开眼笑地躬身退了下去。丽妃一见人都走了,便小孩子习性发作,拉着咸丰的手死活要让咸丰讲讲当初在白河上跟联军舰队大战的情形,咸丰被逼不过,只得含笑地将那场大战一一跟丽妃道来。说得小妮子一惊一乍的,用小手掩着婴红小嘴,秋眸瞪得老大。
  不一会儿,小二便端着四色点心与一壶泡制了的铁观音进了来,将东西放下便悄悄将门带上出去了。后宫里天天山珍海味的吃惯了,丽妃一时被这民间的特色小点迷住,也将大战的事放到了一边,专心地品尝着民间的美味,时而乖巧地拿起一块点送入咸丰嘴中。
  咸丰一边享受着美人的温情,一边思索着过往的种种。他虽然与祁隽藻初定了一个五年计划,但是现在细细想来,却是很粗略,实行起来难度很大。他不由得再次感叹着自己缺乏人才,没一个能够直掌大局的政治人才来辅助自己。心里大骂自己当初为什么学的是英文而不是什么政治理论,或者别的什么,都对现在多少起点作用,却偏偏是在这个时代最没用的英文。
  咸丰正自懊恼自己,却突然雅隔间好像也有人在,轻稍了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是掷地有声。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