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56 五年计划

  咸丰淡笑了一下,对祁隽藻道:“爱卿不必担忧,来年的科取更改为公务员考试,文人士子仍旧有入士的希望,只是想要只凭几句之乎者也便想成为一方父母,怕是不能了。这对于我大清精化吏制自是好处多多。如今的世界日新月异,我大清科举改革事在必行!”
  祁隽藻也知这个道理,也不反驳应声回是。这取消八股文考试,改为公务员考试的事情,咸丰也知道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就能成功的。单就国内没多少人学习那些数学啊,政治啊等一系列后世里满天飞的新东西就知道,这几年之内都别想有多少新式人才出现了。
  “这两项任务当列入这几年首要执行的事情,不过都是急不得事情,爱卿明日拟个条阵,在朝会集众大臣议议具体细节再报上来给朕看看。”咸丰见祁隽藻还有犹豫,便自己拍板道。轻摇了一下头,觉得祁隽藻虽是个人才,却还是有很浓的文人气息在,遇事不太果断。
  “是,”祁隽藻应声道,再次将话题转到别处道,“督查院一些大人弹劾苏州商人胡雪岩有拉帮结党,扰乱市场,哄抬物价的嫌疑。”祁隽恢复他了严谨的作风道。
  咸丰眉头一挑,仔细听祁隽藻将事情原尾一一说来。原来胡雪岩在山东河南等地大肆高价收购棉花,生丝,至使百姓都将这些东西全部都卖与胡雪岩等苏州商会的人,本来今年这些地方棉花等作物丰收,一些商人本想借机压低价钱,借机谋取更大的利益,被胡雪岩一帮人一搞,价钱不但没压下来,还反升了一倍有余。
  此举喜了百姓,却开罪了不少其他商人,这些人之中不乏与朝中官吏有关系的,更有许多人就是官员们的亲人或下人。这些人觉得胡雪岩断他们的财路,齐齐将胡雪岩告上的京城,说胡雪岩哄抬物价,这事在督查院闹了很久了。
  咸丰一听有些玩味地沉思了一会儿,这便是民间资本开始运作了吧。看来更为完善的商业法案要快点出台了,要不然明天他也组团把一样一商品买断了,你也来把一样商口全屯积了,就要变成资本拢断了。
  “嗯,今后要将一些农产品的价格以朝廷的名议定个价格上限,凡超过了这个上限的便视为哄抬物价,要抓起来严惩,不过胡雪岩这样做也是为了百姓好,棉花价格涨了,百姓收入自然就多了,日子便也过好了嘛。”释然地道,心里想这胡雪岩如我有两下子,这种缺德事他都想得出来,这样一来,想来中国捡便宜的洋可就要有苦头吃了。不过这种缺德事,能多干的话,绝不要少干,咸丰内心讦诈的大笑着。
  “皇上此举有理,洋夷技术发达,大量原料都从大清进口,只原大清价格低,他们获利丰厚。如此一来,朝廷限定出产物的上限价格,便绝了那些不法商贬趁渔利之机,又可稳定物价,百姓之幸啊。”祁隽藻诚服地道。咸丰这样一策实是万全之举,免除了多种可能的不稳定因素,又可借此厚待了百姓。
  “胡雪岩此举虽有些猛浪,不过其心却是好的,下道密旨给他,嘉奖一下,但是在新的商业法案正式出台之前,不可大肆宣扬,以免造成市场混乱。嗯,朝廷的默许就够了。在不触动百姓的前提下,朝廷不作任何处置,但是要是有人想借机压榨百姓,朕不介意杀几只猴子。咱们要因利导势,将国内资本引向国外,给大清百姓一个更好的生活空间。”咸丰神彩飞扬地道,他打算借胡雪岩给全国一个信号,那就是你们可以组团去忽悠洋人,但是千万不要把主意打到老百姓身上来了,不然老子的刀可是很快的。
  “还有其他事项进展如何了?”咸丰再次问道。这些年整个直隶地区都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咸丰自己又很少有时间去关注,只得先从祁隽藻这里了解一些情况。
  “回皇上,京师大学在年底便可建造完成,完全由原来的恭亲王府改建过来的,预计明年春天便可开学招收学生。”祁隽藻想了想开声道。学问总是他们这些文人第一看重的,虽然这所京师大学新开的科目都是些西方科学等新学。
  “嗯,奕忻好事没做什么,到是留下个好府砥啊。这京师大学堂按要求,划分小学部,中学部,和大学部,老师可以从各外语大学招收会中文的洋人,懂西学的中国人就更好了。”咸丰完善道。现在新式学堂才刚刚开始,不可像别所说的一下就成为最高学府吧,总得有个过程的,小孩子是整个国家的未来,小学教育才是重中之重啊。教育从娃娃抓起嘛。
  何况现在也没多少会数理化的中国人啊,早前咸丰开设的学校一般都是属于技校之类的职业学校,为的是缓解工业发展的人才需求,这京师大学可是陪养未来国家人才的地方,只能慢慢来了。
  祁隽藻应了声是,再接着道:“由直隶到太原铁路预计今年年底也可以通车了,按皇上的意思是这条铁路通车之后,便要开始修筑三条横贯南北的大铁路,可是这资金却是一个难题。”祁隽藻有些苦恼地道,这些年看着户部,那是看着银子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几经起落。
  各地道路硬化,尚可让各地乡绅捐款解决,但是这铁路建起来就不只是一点半点银子能够解决问题的,这一建起来,银子可比流水厉害多了。
  “难道大清真地这么苦?”咸丰不解地问道,这些年的工商发展地还算不错了吧,怎么还是没银子呢?
  “回皇上,这些年算是好的了,有大战之时国库尚有存银,全是因圣上发展工商所得的商业税,只是例来,天下税银三分归国库,七分归内库,因此才会用度如此紧张”祁隽藻心思不稳地道。这可是揭皇上的老底啊,要是皇上因此大怒就不好了。
  这天下税银三分归国库,七分归内库一向是历朝历代的成例,虽然历朝历代以来,外廷与内廷争端了多时,都未有个结果出来,一方面确实是因为皇家用度实在太大,另一方面也是皇室制约外臣的一种手段。祁隽藻想来皇上能用内库的银子救济黄河水灾,现在是不是也能挤出点银出来救济一下他这个总理大臣呢?赌吧,赌一把总还有点希望,不赌可就是什么都干不成了。
  “呃!”咸丰尴尬的咳了下道,“原因如此!嗯,图先如今天内库尚有多少存银?”咸丰其实根本历史上每个朝代还有这个惯例,天下税赋七分归内库?咸丰心里暗道一声“靠”。这得多少银子啊,怪不得户部官员老冲自己喊穷,原来这银子都到老子口袋里去了。
  “回皇上,内库现在存银七百万两!”图先躬身回道。一副肉疼的样子。这主子,可又开始打内库的主意了,这三年来好不容易皇上省吃减用,外面税收多了一些才有这些家底留着,这一次不知道又要出多少。这里面还有皇上自己经营的店铺呢,历朝以来怕也只有咸丰这个主子最不像皇帝了,到像个商人。
  图先肉疼,咸丰却是心疼。七百万两银子,咸丰觉得自己像天下第一号大贪官。这么多银子能做多少事情?
  “修路的事情,祁爱卿可以让户部出一半资金,另一半资可以集资的形式来完成。商人对于铁路的利润不会不知道的。朕这里将内库的银子交由你来的处理,另从今以后,内库不再从税赋里拿银子,这大清的钱袋子就交给爱卿了,可要给朕看紧了。”咸丰有些“痛心疾首”地道,也不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这天下第一号大贪官的身分还是为把钱袋子交出去了而心疼。
  “微臣叩谢吾皇隆恩!”祁隽藻激动的起身下拜道。天下税赋终于回到了国库了,多少年内外廷的争端终于可以休止了。今天本只想从皇上那挤点银子出来,没到这一挤却把整个大清的钱粮税赋都讨了回来,这今后户部可就要宽松多了,有了银子什么事情都好办了不是?
  “还有船厂呢,马鞍山钢铁厂等处的进度怎么样了?”咸丰虚抬了一手让祁隽藻起来才接着问道。
  “回皇上,船厂年底基本可以俊工了,马鞍山刚刚探测出一个大型的铁矿,准备马上兴建练钢厂。这里些地方都倒还不怎么缺银子。”祁隽藻恢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道。他知道这些都是咸丰极为关心的地方,所以前期投入都很尽心。
  “嗯,这样好了,爱卿明日把这些繁杂的事情理清,做个五年计划出来,以五年为限,设个目标,这样便于百官们有明确的方向,不至于不过混乱,到头来什么都只做个半吊子水平。”咸丰嗯声道,看了一眼祁隽藻,见他投来询问的目光,笑了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