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55 容妃

  咸丰细眼一看,竟然都是自己的女人们,婉贵人等等都在,只是好像刚刚受到什么刺激,小脸上都是煞白的有些不自然。容妃一人领路人走在前头,全然不再是那个侍候人的小宫女模样了,一身白色百花宫装衫着苗条的身形,款款行来,咸丰不经意间觉的这小桃儿不知什么时候也出落的如此美丽了。
  咸丰打了个哈哈,摆手道:“起来吧,怎么这后宫里也开大堂会吗?”一句话,咸丰并未引来众女人娇笑连连,却令这些女人们更加讪讪,一一起身告辞而去。咸丰越发地觉得不自然起来。
  容妃轻轻笑着将咸丰迎进了大殿,为咸丰亲手斟上一杯茶,乖巧地帮咸丰按摩起来,多日劳累,让咸丰很享受这种安静的祥和,不经意轻轻呻吟了一声,闭上双眼。容妃静观了一下咸丰的表情没有什么改变,一颗提起的心也放下了。她今天很是气愤那些后宫里的贵人,常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总拿自己女宫出身来说事,一气之下,就都招集到永远宫中,明里暗里的讽刺了她们一翻,不料刚好咸丰到了。
  她虽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其实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毕竟与咸丰相处的日子也不短了,知道咸丰最讨厌的是什么,只是一个原本处身底层的丫环,突然之间得到难以想像的权力与地位,总会有一种想要炫耀的心理,那些妃子总是以她曾经有身份来打压她,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今儿个怎么了,嫔妃们好像很怕你一样!”咸丰突然轻声地说了一句。虽是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令容妃小手轻颤了一下,顿住了。
  “皇上,臣妾只是想和众位姐姐们联络一下感情,并无其他。”说着秋眸略有些泛酸地道,“臣妾原不过是个宫女,得皇上垂幸,一步登天,荣耀无比,但是是臣妾在这宫里头,在别人看来总像个奴,臣妾.”
  咸丰拍了拍她柔软无骨的小手,安慰道:“朕知道你心中想什么,你是跟着慈安的老人了,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别人的眼光不用去理会,有朕护着你还怕什么?”说完便转过身去一把拉住容妃的娇躯,抱入怀中,伸手将她俏脸上的两泪清泪擦去,淡淡地笑了笑。
  “这阵子苦了你了,今天朕便歇在这里了。”咸丰状似轻挑地挑起容妃的下巴道,惹来容妃一阵欲拒还迎的羞涩,一双秋眸波光闪闪地,轻轻喃昵了一声后直,便被咸丰直接抱起,走向寝宫。
  一阵羞喜划过容妃的心头。这么多日子来,咸丰一直都不曾临幸她,在她心中一直以为咸丰不过只是将她作为代替品,等到小念慈长大了咸丰便会将她忘记。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今天,她又怎么舍得,于是在后宫里便有些飞扬跋扈,想借此来喧布她在宫中的地位。
  现在看来,心愿就要得偿所愿,芳甜蜜阵阵,少女的羞涩悄悄爬上俏脸,一抹粉红,惹人至极,星眸半眯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皇上的临幸。她实是个聪明的女子,曾经最羡慕的无过于咸丰与慈安的恩爱,这些日子来的浮华也只不过是一个心不惴惴的女人委屈的无奈而已,若早如此,她宁愿自己做个如慈安一样的女人,静静守候在自己男人的身后。
  满堂春色,一夜无话。容妃在略带疼痛里,满怀着少女的羞涩与渴望完全成了自己真正一步登天的期待,一夜与咸丰几尽缠绵。
  咸丰早晨从容妃温柔乡中爬起,享受着娇妻无尽温柔的情意。容妃虽初经人事却是止不住满心的欢喜,隐忍着身子的不便,极尽温情地为自己的男人穿戴,梳理着咸丰短短的头发。咸丰从来不对自己的女人吝啬情话。一早上咸丰都对着镜子里头容光焕发的容妃说尽情话,甜言蜜语地逗地容妃时而娇笑连连,时而满脸幸福。
  打情骂俏地磨蹭了一早上,咸丰才听到图先在外传达着早朝已经结束了,总理内阁大臣祁隽藻正在御书房等着自己。这才极心温柔地在容妃小脸上香了一口,随着图先去见祁隽藻。自他开始渐渐下放权力之后,朝政堂会咸丰都开始不再参加,除了有重大事情之外,咸丰一律让总理内阁衙门自己商议着解决。
  咸丰今天穿了一身便装,这是为了便于自己今天出宫作的打算,来到御书房的时候,祁隽藻早已等候在那里多时了。一见咸丰到来,便要上前见礼。咸丰无所谓地拦住了他,细细打理了祁隽藻一眼,半开玩笑地道:“这官服配着这头短头发,朕怎么看起觉得别扭呀。呵呵,祁爱卿看,是不是这大清的官服也改改?”
  祁隽藻呃了一声,不知做何回答,只得默然无语地看着咸丰得趣的咸丰。心里暗自寻思着,这皇上这么一大早把自己叫来不会就只为了打趣一下自己吧。难道皇上已闲到这个程度了,需要用打趣臣子来添加一下自己生活的乐趣?看来自己得再次考虑考虑皇上这放权的动机了。
  皇上这把权力一放,到是轻松多了,自己可就苦了,整天的东奔西走,忙死累活的。自己还有一大滩子事情没处理完呢,皇上就为招自己来打趣几下?祁隽藻郁闷,陪笑道:“皇上招臣来见,不知有何示下?”
  咸丰看了祁隽藻郁闷的表情,本想笑的,不过想想这些日子来,这位老臣子也是够忙活的了,要整肃六部,要盯着整个直隶的道路硬化工程,要盯着新政推行.一堆破事等着他处理呢,确实不应该这么和他打趣。可是中国千年来的君主统治让皇权的影响力太大了,咸丰不得不慢慢将皇权的影响降低,今后再加实行其他的政体,将皇族作为荣誉的像征便好做多了。便收色道:“朕想听听爱卿这些日来的一些朝廷政事的动态,爱卿向朕说说。啊.坐下说!”
  祁隽藻松了口气,看来皇上还没到闲到拿政事不当回事的地步。于是正色道:“启奏皇上,土地国有制改革正在有条不紊的实行当中。其中以直隶等地由于实行较早,到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而其他各地由于战乱等原因,可能会有所延期,以臣看来,要想完全完成土地国有制改,需五年时间。”
  “嗯,这个不急,我大清这么广阔的土地,需时五年来完成是正常的。但是爱卿要记住各地实施行改革,要切实抓紧,不可随意了事,一旦有阳奉阴违的官吏,立即给予严惩不怠。”嗯了一声,咸丰着重将后一句加重点语气。
  “微臣遵旨。至于其他方面,直隶道路硬化也进展顺利,只是,国库的银子怕又要短缺了,皇上着臣渐次合并,撤销六部九卿,也很顺利,部理衙门各部门都已含有六部在内,实行起来不难。”祁隽藻拱了手继道。
  “造桥休路,自古以来都被视为善举,如若国库不足,爱卿可着情向各地富商征捐,但不可强行,应以自愿为主。”看祁隽藻点了点头,咸丰便接道,“至于合并六部九卿,这只是第一步,朕要依次实行全国精兵简政之策,合并六部九卿只是上行,今后便是下效了。明年起,爱卿便派人手赴各地方督巡,凡玩忽职守的一律撤职查办,将有真才实学的干吏,不论出身功名提拨录用。”
  “皇上打算如何精简官使?”祁隽藻知道这样一来,咸丰便是要大刀阔斧地大干一场了,但是便来精简官吏,都是最难实行的事情,其阻力之大,实难以想像,一个不好便会引起朝廷动荡,如今大清刚刚平定叛乱,这么快就要实行大举裁员,一定要慎之又慎才行。
  “今后,地方要军政法分家。撤除地方督抚制,采取省市制。一省设省长等官员管理地方民政,不再分管军务,律法。设地方军区,设军区司令,执掌地方军务安定。设法院主管地方刑事纠纷。合并各府道,全国各省采取层层直辖的方式,弃除中间多余的环节。如地方村镇受辖于县市,县市受辖于省府,省府直接受辖于中央。”咸丰列举了一些例子,如旧有各种赋税道台分立,实只要一个税务部门便可统管了,这样一来便可合并六道衙门等。
  祁隽藻一一谨记,也觉如此来各地行政效率要大提高一些,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动荡。其实中国历代官吏制度都很繁杂,官员冗长,精简吏治谁都知道是好事,却只是实行起来很难罢了。经咸丰如此一行,祁隽藻想倒是可行的。上行下效,而且趁着官员政务考查,撤掉一批无关紧要的部门,到时候水到渠成,再要反趁机闹事就是造反了。
  突然想起因连年大战,例年来的京试都一直托延未能如期举行,而且各地因大战的原因官吏或逃亡不知所踪,或战死捐躯了,因此起身向咸丰道:“皇上,如今天下太平,是否再开恩科,再士子,以补各地之不足?”
  “确是正理,就定于明年春重开恩科吧。这题目就由朕来出,阅卷之人朕都替你想好。”咸丰说着神秘的笑道,“就是前阵子刚刚回国的留洋学子。”科举取士要改革,以往的八股文是肯定要废除的,咸丰想来便从这次恩科开始好了。
  祁隽藻一听要用一帮毛孩子当阅卷官,不由得吃了一惊,连忙道:“皇上,科举取士尤为重要,怎么可如此儿戏?”
  “祁爱卿,朕并非儿戏。如今八股取士之道已不再适合。这些只知道德文章的文人能够胜任如今的总理衙门的什么工作?朕就是要借此次恩科,开我大清取士改革的先河,再配合新儒学运动,制定出一套新的取士之道。凡以后所录士子必须通新学,方可入士。”咸丰沉声地道来。国家取士之道有多重要他自然比任何人都知道。
  八股取士通行了千年,教出来的确是一批批不知变通,死守着圣人文言文的远腐文人,这些人除了会几句诗词歌赋,别的全然不会,试问这样一群人于治国会有什么样的好处?祁隽藻也是八股文人出身,对于八股文的害处他自然知道。但是突然之间要将这实行了千年的取士之道废除,他自然一时难以接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