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收服三将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石达开与陈玉诚和李秀成相继于咸丰五年十月底进入了北京城。他们一路由南而北而来,所见所闻让他们有些吃惊。北地百姓几乎不知南方有太平军的存在,一个个安宁生活,仿若居于世外桃源一般,男工女耕,小孩子则在路边嬉戏打闹,一派田园风光的景像,这几乎就是陈玉诚梦想中想要一般模样。
  几乎没有见到多少朝廷设下的关卡,没有凶神恶煞大兵跨着大刀四处游走在街头巷尾。男人早上起来便去工厂里做工,女人和老人则去田间劳作。到陈玉诚他们一行人进入到中原腹地的时候,早已是收获的季节,路边田间满是喜获丰收的老人妇女满脸喜气的笑容。
  又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年,这对于一直靠天吃饭的河南,山东等地的百姓来说是多么的难得,最重要的是这几年都不用向朝廷交纳税赋,而且地是自己的,也不用向地主们交纳田租,那满满堆积如山的粮食都是属于自己的,辛辛苦一年的收获都是自己的,看着这些粮食不会少一分的运回自己的家中,喜悦的百姓忍不住在田间歌唱着。
  从开始的郁郁不喜,到后来的吃惊,再到越接近北京,越迫不及待的心情,陈玉诚与李秀成便像换过了两个一样,期待着。期待着咸丰将会用怎么样的方法处置他们,他们突然有一种紧张感,突然害怕起来,害怕自己就这样的死掉。
  这样的死掉,那么自己将被历史写成什么后,被后人看成什么?乱贼还是流匪?突然见到自己梦寐以求,费尽千辛万苦要达到目的就在眼前,陈玉诚蒙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错了,原来自己不是在为老百姓打江山,去打造一个太平盛世,而是在破坏老百姓的美满生活。若自己变作是这里的地方官员,那该是怎么样一种受老百姓爱戴的喜悦?
  石达开依莫如是,三人急迫地来到北京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和囚禁。接收他们的士兵将他们安置到了一处驿馆中休息,便再无任何音迅了。咸丰似乎很忙,一连十几天都不曾招见他们,也没有拿他们当囚犯一样地看着。他们有自由,可以随时上街去走走,看看。看看北京城的百姓的生活是怎么样一幅画卷地生活。
  十几天过去,三人的心中再次生起疑惑,不是说大清到处是哀民遍野的吗?不是说,大清的官吏横行不法吗?为什么越往北走,百姓的生活便越富足?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带着这种心情,三个人终于等来了咸丰的招见。
  穿过巍峨的紫禁城,随着领路的小太监来到了咸丰时常办公的所在——御书房内。三个人终于见到了曾经自己口头上常常骂起的“咸丰妖头”。微瘦的身躯,略带苍白的脸,迥迥的目光,二十多岁的所纪。一袭宽大的龙袍端坐在御案之后。三人不禁有一种与被老天开一个天大的玩笑的感觉。
  自己三人纵横战场,却是被眼前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年青轻轻意意地的打败了吗?虽然有着满腹的疑惑,但是那种久经战场拼死而打磨出来的傲气,令三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以一副倨傲的脸面对着咸丰。一言不发地望着咸丰,像是在等待咸丰的叛决,或者是期待。至于期待什么,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放肆!见到皇上,竟敢如此无礼!还不快快参见皇上?”咸丰还未发话,一旁侍立着的图先却是怒目圆睁地怒喝道。这些发贼真是一点礼数都不懂,虽然现在不用三叩九拜了,但是哪里有一名被俘的叛贼首领如此嚣张的。
  咸丰一摆手,制止了图先,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眼前三个太平军青年悍将道:“怎么,见到朕不服气了,朕告诉你们,既使朕再放你们回去再来过一次,你们一样是输。三位一路北来可曾见过北方百姓过得是怎么样的生活?想没想过一旦三位的大军进入这些地方,将给这里的百姓带来怎么样的伤害?”
  “哼,小人得志!”三人里年纪最轻,也最率直的陈玉诚一抖衣袍哼声道,“那依你的意思,这大清就不该反了?北方,你这个皇帝有没有见过南方的百姓过得怎么样的生活?”
  “既为阶下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石达开扬起一双浓大眼粗声粗气地道。转过脸去,正见到陈玉诚望向他,两人相视一笑,陈玉诚忠于天王洪秀全,本来有监视石达开之意。虽对这位太平天国第一名将心神向往已久,确不曾仔细了解过,如今天看也和自己一样性情,不禁生出相见恨的感觉来。
  三人之中,功之心比较重的李秀成对于两人表现不禁皱了皱眉,尴尬地咳了一声不作回答。在他想来,太平天国已成为过去,自己现在都为阶下囚了,还拿着昔日了架子不放实在有些可笑。自己等人起义造反为的是什么,还是为了一路北来时看到的百姓的生活?现在还拿架子,太幼稚了。既然咸丰没有让人把自己就地处决,而是一路押来北京,自然不会是想要杀他们的。
  既然不杀自然是别有所图了,他不禁心中生起了一丝丝的期待之情。咸丰会怎么样对待他们呢。也许功成名就就在这一时也说不定?
  “哈哈,两位将军实是性情中人。自然,我大清以前是腐败无能,弄得天怒人怨,要是朕是你们,也会跟着造反的。”没有如石达开等人想的那样大怒,咸丰大笑了几声道。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三人两眼一愕,觉得不可思意。哪有皇帝承认自己腐败无能的,还要造自己的反?
  咸丰看了一眼不说话了三人,收色道:“若太平天国想要成功,朕送位一句话便或可十几年之后能一举成功。”见果然三个人都聚精汇神地望着自己,咸丰轻笑了一下接道:“据蜀中,图四扰;广积粮,缓称王;民心定,出两路;进陕甘,下江南;克山西,进河南;左右攻,一举定。”
  咸丰说完,三人务自沉思起来。成然咸丰所说便是自己曾经所想。若如咸丰那样去做了,说不定这江山还真被自己坐了。可惜,可惜天王洪秀全目光短浅,只知金陵风月,东王野心勃勃,内部未稳便开始自乱阵脚,导致天国一改涂地。
  三人陷入沉思不说话,咸丰便继续说道:“承然三位都是太平天国的青年俊秀,朕刚才所给的只是战略上的方向,凭借着三位的才能,如果太平天国领导层不出现错误,自然也很容易达到。但是三位将军可知道,想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权,不仅仅是战略上的胜利那么简单?”咸丰询询善诱地将三个人慢慢引入自己的圈套当中。
  这三人都是太平天国威望盛极的大将,想要他们真心地归降,咸丰知道不仅仅要从战场上打败他们,更要从精神上压制住他们,使他们心悦诚服。打仗咸丰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忽悠人,咸丰却是不在话下的。
  果然三人再次被咸丰话调动,投来询问的目光。咸丰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狡黠,作势地起身,走下御案背着手在三人周边慢慢移走地道:“太平天国有今天的失败战略的错误只是其一,洪秀全过早称王,致使其作地方起义军不敢轻意加入到太平天国的序列中去,害怕被天国吞并。呵呵,既然起义造反了,谁都希望是那个得坐天下的主。”
  说着咸丰转望了一下三人,见三头都有点头默认的意思,便接下去道:“洪秀全过早称皇,碍于太平天国本身的原因,太平天国是不可与其他势力平起平坐的,这样一来,便陷太平天国与孤立无缓的境地了。其二便是太平天国本身的建国思想。纵然广大百姓都希望生活在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里,而太平天国所制定的《天朝田亩制度》也固然满足的广大百姓的期望,这也是太平天国起初能得到百姓拥护的原因。”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