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英雄末路8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宝庆被发贼攻陷了?塔布齐干什么吃的?”曾国藩也不管湘军帐下许多大将在场了,当着那名小校的面便一跳而起。此时天已大亮,曾国藩率湘军主力半夜伏击了前来经由此处而过的石达开左路大军。
  此路在军大部分由广西天地会组成,成分杂乱,纪律远比之石达开的主力天军差上很多,刚一遇袭便全军大乱,被湘军四面合击,枪炮齐上阵,会军覆灭,左路大军主帅广西天地会刘四只带手下亲兵三百余人脱出包围转头奔宝庆来与石达开主力汇合。
  曾国藩正满面喜色地吩咐大军打扫战,却不料苦心布置的口袋阵势,袋底首先被石达开出其不意的给捅破了,他怎么能不急上火,此时布置下的三路合围大军尚未汇师宝庆周边,若给石达开趁机从间缭溜走,突然大军背后,湘鄂之地空无防范,那这次苦心经营的围石大计便是送给石达开最好的礼物了。
  众将领见主帅发火,纷纷上前来劝。曾国藩仍自在帐内大骂塔布齐蠢贷,为了让宝庆成为托延石达开的累赘,曾国藩可是给了塔布齐湘军之中最精锐的三千人马守城,却想不到一夜之间便告被破,塔布齐死了不要紧,可惜了那三千人马与军火了。
  “命令肃启江不惜一切代价快速突然破发贼右路防线,与水师汇合之后南在增援宝庆,另令李续宾部加快速度从北路堵住发贼,不可让石贼突然破重围北上入川!”曾国藩猛然转身下令道。
  众将轰然应诺。曾国藩仅留下了一营人马打扫战场其余两万大军快速向宝庆增援而去。四日后曾国藩终于赶在石达开突然出重围之前赶到宝太城下,筑营扎垒,深沟高垒等到另两面路大军到来合围宝庆。
  石达开在宝庆休整了一日之后,便想马上起军趁湘军还未在宝庆失守之后作出动作之前撤离宝庆,渡资水北上。但是却得知左路刘四被湘军伏击,全军覆灭,湘军正快速挺时宝庆之时,大吃一惊。刘四大军虽都是些天地会会众,但人数却在三万左右,一夜之便被湘军消灭,湘军之可怕实在难料。
  左路湘军既然赶来,那么北路与东路自然也有湘军围困,如此一想来,那赖欲新与张忠义一路大军实在危队,忙调转人向手下道:“传令命赖欲新与张忠义火速赶赴宝庆汇合,赖汉英速起人马于北路与东北路方向立营扎寨,围城挖起壕沟。
  命刚下达完毕,又接到永州被湘军所破,湘军正自永州合围上来,石达开才知被湘军彻底困在了宝庆了。无奈之下只得放弃继续北上的计划,坚固城池,打算死守。只是天军北来的粮草带得本就不多,湘军又提前于宝庆周边实行坚避清野的战策,天军一路上所得粮草根本不能长久。
  赖欲新奉命攻右路娄底,正遇上前来的湘军李续宾一部,两军接战,湘军火器犀利,赖欲新,张忠义等人不敌只得退走,半路之上正好撞到前来传达石达开将令的小校。立即马不停蹄,奔宝庆而来。十日之后,湘军三路大军于宝庆城下汇师。天军则于城外立起营寨,阻挡湘军攻势。
  两军于城下大战四天,石达开于宝庆得湘军塔布齐部军械步枪两千余条,弹药若干,全部用到了湘军自己头上,接战四天,湘军被自己人的火枪打得伤亡惨重萧启江的四万余“田勇”更是损失了大半,更有半路悄悄逃走的。
  但是天军粮草不齐,又被困死城中,粮道尽断。第四日夜,石达开尽起大军悄悄出城,分路直取湘军李续宾大营,望图打通北上通道,借机北遁。不料李续宾警备森严被,天军被发现,李续宾查觉石达开岂图,联结水师骑兵水陆夹击,天军不敌,弃城而走,南下欲再次回广西休整。
  曾国藩闻石达开趁夜袭营,被李续宾查觉正率大军南下,连夜尽起三路湘军尾随其后。天军一路南逃,将所有辎重尽皆弃之不顾,而湘军则是一路南追,最终于第二天正午之时追赶上了被永州湘军大将曾国荃于永州外二十里一处山坳内堵住后路的石达开大军。
  天军被湘军四路大军合围于野外,再无凭借,又急奔了二天,人马都滴水未进,人困马乏之下,无力再战。只得整军备战,但是人马都无力气,与士气高涨的湘军相隔千里。见如此狼狈,石达开于战马之上悲愤欲死,“卟”的一口鲜血喷出,晕倒下马。
  终于围住石达开的曾国藩欣喜若狂,聚将于大帐之内商议咸丰发下的旨意。早前咸丰便已发下旨意令曾国藩务必活捉石达开解送京师。因此于此之际,他虽心里急于报仇,但自谓卫道之士的他不得不顾及到咸丰的圣旨。
  “皇上的意思是要一定要活的石达开,但是石贼骄狂,自恃傲物,现在已是穷途末路,本督欲趁此招降,诸位以为如何?”曾国藩脸带微笑地向手下道。多年耻辱一朝得雪,曾国藩顿如年轻几岁一样。
  “大帅所言甚是,如今石达开人困马乏,又这我大军困于野外无路可走。正是招降之时。既可向圣上交待,又可避免两军撕杀。”曾国藩手下第一谋臣郭松涛道。一双小眼睛里满是得意之色。这合围石达开的在计可是有他的功劳在里面。如今叛贼覆灭指日可待,到时皇上论功行赏,也不枉他曾弃官追随曾国藩一翻。
  众将对石达开可谓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有咸丰的圣旨在那,只得依了。再说狗急跳墙。天军此时虽是穷途末路,但是尚存有实力,若穷极之下与湘军决一死战,湘军怕也讨不好处去。两下一计较,便轰然称是。
  曾国藩大喜,忙令一名亲兵带上自己的手书,去天军阵中招降。石达开自马上晕倒之后,便被众将救起,扶入阵中。一翻急救才救醒起来。望眼一看,四周大军人人面带疲色,虽然还自阵静自若,但是天军两日前就已断粮,将士饥肠辘辘,怎么上战场与湘军拼杀,一时悲从心中来,憔悴不已,竟似老了十岁一样。
  想想自己自广西起兵,纵横两湖,两淮,所到之处官兵望风而逃,到如今自己尚未界三旬,却落入如此境地,大军被困,人困马乏。覆灭之期近在眼前,不禁抽出身上配刀,欲自刎而死。
  “翼王不可,如大军正望翼王带咱们杀回广西去,翼王如此便丢下兄弟们,于心何忍?”赖汉英眼疾手快,一把将石达开手中刀抢了过来,语重心长地道。
  “我石达开对不起众将士,累及大家陷于死地,还何面目活在这世上?”石达开捶胸顿足地道。心灰意冷,还有什么比一个大丈夫失去信心更令人心冷的了?太平军一路走上鼎盛,却也一路从巅峰之上急速摔落而落下,天国四分五裂,被官兵各各击破,曾经的一翻壮志,到如只余下眼前一片仓凉。
  “我等皆愿随翼王死战!”众将轰然跪地,抱拳毅然道。
  “好,好,好,我石达开今生得遇众位袍泽,石达开之幸也!大丈夫生逢乱世,不能建一翻功业,便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众位袍泽自回各阵,与清妖决一死战!”石达开从赖汉英手中接过配刀举起道。
  “属下遵命!”一众天军将领起身便欲回阵整军奋战。却见一骑自阵外急驰而来,到了石达开身前下马跪下。
  “禀翼王,清妖遣派阵外传话!”既而上马又急驰而去。
  石达开与天军众将四相视望了一下,不知道曾国藩又在搞什么鬼。天军被困在这山谷死地之内,可谓九死一生,除死再无其他。清军突然派个人来是为的什么?正式决战还是招降?招降是没有理由的,自己把清军整治得那么惨,他们不恨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