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英雄末路6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月,大雨滂沱,石达开信心满满,兵分三路,左右两翼分取宝庆周边各要地以为阻击清军的支援,主力三万老部下直奔宝庆城而去。他没有多少时间了,石达开知道在清军号称三十万重兵的围困之下,杨秀清就是再能,也顶不过多久的,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三天昼夜不停的急行军,让将士们疲惫不堪,但为了早日夺取宝庆,然后能安然入湖北,石达开也只得不询私情的不停叫喝着部下急速前进。终于在经过艰苦异常的急行军之后,石达开到达了宝庆城下,一路上除了道路的湿滑之外,顺利得让人难以想像,根本未遇到料想中的清军阻击场面。
  兵围宝庆,石达开离十里下塞,令探马前去探听城中虚实,大军休息一日再行攻城之役。石达开亲下到军营之中,查看将士伤病情况,慰问将士,信心满满。只要宝庆一下,派一得力将领奋死守住几天,定能顺利到达兵力空虚的湖北,再由湖北入川,大事定矣!
  石达开冒着雨,走出营帐,抬眼望了一下雨有些模糊不清的宝庆诚,心中坎坷不已。不远处一骑打马飞奔而来。石达开以为是前去探听宝庆虚实探马到了,连忙迎了出去。却见来一身伤痕,虚弱至极,若非左右眼疾手快,将快马拦住,定然要撞上。石达开细细一看,却是留守桂林的赖汉英手下,不由心底生起一股不祥之感,不由多想,石达开连忙扶起来人急问道:“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这副模样?”
  “颤告千岁殿下.桂林失守了?”来人气喘吁吁地躺在石达开亲兵怀中道。双眼有些失神,嘴唇已经发白,明显是赶路太急,又冒而而来伤势恶化的样子。
  “啊!这,这,这.”听到这个消息,石达开身边将领一阵惊慌。桂林是天军最后的根本,临走之前,石达开由于不放心还特命大将赖汉英亲自领兵守城,不想自己前脚刚走不久,后脚就被清军占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赖军将呢?”石达开心里虽惊,但是作为三军主帅,他只能将心中惊讶埋在心底,面上仍是一片镇定。
  “千岁刚出广西不久,清妖两广总督左宗棠亲率大军三万突入广西,与清妖广西提督察尔汉,两面夹击,呃.清妖火器犀利,赖将军不敌,只率得三千残军随后赶来.将军怕千岁中清妖歼计,故,故.咳.。”来人胸口起伏,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
  “来人,抬下去治伤!”石达开有些失神地站起身道。既而脸色阴沉起来。这一路太过顺利,他还以为是大雨的原因,令清军摸不着自己方向,现在看来,广西如此快的失守,清军怕是早料到自己要来宝庆了,这分明便是清军守株待兔之计。石达开望了一眼身后众将,悍然转身道,“走!”
  清军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自己上勾,但是箭已发出,已无回头之理,石达开在帅帐之内踱了几圈。心思沉浮不定。如今广西已然回不去了,宝庆又是清军的圈套,该往哪里去?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可安身立命?
  “命令部下,今夜子时起兵,攻打宝庆!”石达开停下了步子,肃然道。既外清军有奋而来,那自己只得兵出不意,速战速决了。
  “翼王!如今清妖以役待劳,我等不可如此莽撞才是啊!”原太平天国相天侯黄升期起身道。清军明显有奋而战,他不明白为什么石达开还要固执地去攻打宝庆,这与送死何异?
  “翼王,兄弟们已经累得全身无力了,咱们还是另想法子吧!”护国侯胡以晃沉思着道。他与石达开共同经略湘鄂,屡屡合作,对石达开的为人深知,他知道石达开不是这么奔撞的人。
  “退,退,往哪里退?清军既知我军目的,哪有不早布下天罗地网的道理,依我看,天国也算没了,咱们不如在这里跟清妖拼了!”咆哮着,西王萧朝贵之子萧有和大声道,萧朝贵丧生在长沙城下,萧有和与湘军可谓苦大仇深,自石达开出兵湘鄂,便有自请随同石达开出征。为的就是为父报仇。
  石达开沉默着一挥手道:“有和说的对,我看咱们是无处可去了,左右两翼兵马,不是我军精锐,不出两天必有被清军伏击的消息传来,到时全军必将不稳。我们的根又断了,曾妖头如此苦心经营,哪有轻意放我们离去的道理。且箭已发出,再无回头,与其被清妖追得如同丧家之犬不如趁敌不奋,我们今夜突然发动袭,还有些胜算!”
  众将一思量,纷纷点头,拱手道:“翼王所虑极是,我等便去准备,有死是活,我等愿随翼王死战!”更麻烦再次一拱手,众将便一一退下去了。石达开在帅帐内沉静下来,思考着今后部下的去向。
  广西是回不去了,左宗棠断的所有的要道。就算没有清军的阴谋,他们还要速战速决的,天军没有像官兵一样的后勤职司部门,因此,粮草问题一直是天军最大的隐患。仅管石达开在广西的时候多方面收集粮草备战,但是广西贫苦已久,能收集到的粮草也不能支撑到天军入四川。时间,现在石达开要和时间赛跑了。
  先占据宝庆,再以一部兵力据此死守托延官兵,再视机突围北上,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至于以后的事情.石达开也不好多想了,能走一步算是一步吧。石达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的,赖汉英于子时之前率丰三千余残兵狼狈不堪的与石达开汇合了。三千将士衣不敝体的就那么赶了五天的路途,早已人困马乏了。一见到石达开赖汉英便热泪纵横地跳下马来扶住石达开,一个堂堂男儿,五尽之躯,天军悍将就那么扶着石达开哭泣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时众将士匀有感而发地沉默着,石达开安慰了赖汉英一翻将他扶到帅帐之中休息,将与其余将领商议的大军子时攻城的计划与赖汉英说了一遍。赖汉英一抹英雄泪目光迥迥道:“翼王,末将无能,未能保住桂林,让兄弟们陷入进退两难地境地,末将有罪,请翼王允许末将第一个攻城!”
  赖汉英再次主动请樱,看着他那破败的将袍,石达开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道:“好,赖将军先下去好休息,子时赖将军便是攻城先峰!”两人又手紧握,心有灵犀地一点头,既而开怀大笑。男儿之间的情意,有时也可用此时无声胜有声来表达的。天国走到这个地步,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
  众将被他两人感动,瞬间战意凛然,纷纷将双手重重叠起,目光坚定。此时营门外一骑呼啸着停下,跑进一名小校,见众将都在见忙跪地道:“禀翼王,清妖宝庆守将为湘军悍将塔布齐,守军三千人,都是新军!”禀告完毕小校很知趣地退了下去。
  众将左右望望,一时有种生死一战就在今日的感觉。湘军悍将塔布齐,实在是湘军里的第一虎将,悍不畏死,战场冲杀绝不落在后头,其刀下的天军战亡将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在坐的众将几乎都曾与之交手,塔布齐手中一柄大刀,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真真的是一蹲杀神。
  如今曾国藩派塔布齐守宝庆,必然想借此托住天军待其四面合围。石达开悍然转身,走向令箭抽出一枚令箭道:“赖汉英听令,着你速领五领精干,趁夜悄悄摸入城中,事成,举火为号,我大军随后拥杀!”
  “末将得令!”赖汉大步向前,跪接石达开将令。之后便毅然决然的走了营帐。石达开望着赖汉英走出营帐,又把目光转向余下众将抽出一枚令箭。
  “众将听令,待赖城上火起,便挥军攻向南门,一路直入城中,直掐黄龙,取塔布齐狗命!”众将慨然应诺。一时分配得当,大军出发。人衔枚,马摘铃悄然而进。赖汉英只带五百善于攀爬的精干短小的广西壮家子弟,身配百宝钩,摸着黑夜向宝庆南门悄悄摸了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