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英雄末路4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五年八月,太平天国青年悍将陈玉诚、李秀成被围苏州近两月,城中粮尽率部向清军投诚,江北最后一座天军据点被克,至此江北告平,尚存几股城死守的天军将校,闻陈玉诚降,相继向清军或团练献投降。
  扬州城外,新军大营门外,李鸿章与刘铭传带领一干将校列队于营之外,李鸿章不时地将目光投向城门之外不停的观望。前日终于收到陈玉诚与李秀成投降的降表了。这意味着江北从此将再无发贼,两淮动荡了近六年的局势终于要平息了,皇上推行的新政改革将能更好的在两淮地区推广。
  李鸿喜不自胜,时而与老部下刘铭传相视而笑,江北首先告平,又劝降两位太平天国悍将,这样大功自然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了,最重要的是,扬州收复,对于整个剿灭发贼有着举足轻重意义。扬州一破,伪天京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座孤城,任他杨秀清怎么厉害,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大人他们来了!”刘铭传兴冲冲指着城门处道。他迫不及待要见见那两位与自己对战了几年的太平军悍将。
  城门缓缓打开,一队天将领列成两队缓缓朝清军大营行来。李鸿章看了一眼便挥手领着众将朝那队天军将领走了过去。众人脸上都扬仰着笑意。战打完了,论功行赏自然是少不了的了,更重要的是,再不用拼死拼活的跟同胞们硬拼了。这是所有新军在入军之后所接受的一条教导。
  新之中有政课,是咸丰为了拉近民族关系,向士兵们灌输的大民族主义思想。渐渐的这样的话听多了新军士兵产内心都产生一种民族大团的使命感。开始觉得中国人与中国人打仗实在是一件心痛的事情。现在陈玉诚投降了,不管他曾经是什么背景,现在终真正的成了自己人了。
  “败军之将岂敢劳总督大人亲来迎接?”陈玉诚与李秀诚见远处一簇清军将佐向自己迎来,前头一位官员着清满官袍走在前头,料必是两总督李鸿章了,连忙快走两步也迎了上去,跪地道。
  李鸿章迎上两步,双手虚抬笑道:“两位将军不必如此。现如今我大清皇上早已下令废除了这跪拜之礼。”李鸿章见两将都有不可思意之色,有些自豪地向北拱了拱手道,“我皇万岁曾言,我大清儿郎,炎黄子孙,龙之传人。自此上只跪天,下只跪地,中间只跪父母。尤其在洋夷面前,我等更当挺直腰杆,横眉以对。”
  陈玉诚与李秀成相礼沉默,不知道该如何表示心中讶异。大清废了这跪拜之礼,臣见君也跪吗?那岂不是失了礼法,不过李鸿章口中所说的话却是令两人心血澎湃不已。不自觉得脸上激动了一下,双双拱手为礼道。
  李鸿章又笑着将身后将校一一向陈玉诚与李秀作了介绍。清军将士无不是以新式军礼向二人抱以微笑,令二人渐渐心中那丝丝的屈辱之感。双方互相介绍完,李鸿章便带着领着众人进了军营,帐中坐下商讨着对天军的收容事宜。
  李鸿章并不含糊,从容以对。凡天军将士有愿回家者,朝廷立即发给路费遣其回乡,有愿继续呆在军中效力的,李鸿章愿将其编入新军接受新式训练,之后编入苏州新军序列。跟随陈玉诚与李秀诚的那都可是百战精兵,只需稍加训练他日必成苏军精锐。
  苏州民团官兵久不经战阵,李鸿章初到之时这些兵油子连做治安警察他觉得不合适,那里又向民风柔弱,他早就为兵源头痛很久了,现在有了这批兵源,苏州新军便一下可增加数万精锐。
  对于两位主将的支向问题,李鸿章不敢私自作主张,毕竟是皇上要的人,他只得正然道:“两位将军治军有方,精通兵法,悍勇非常,我皇万岁仁慈,对二位怜惜有加。如今二将归顺我大清,皇上令本督务要遣二位进京面圣。”
  陈玉诚与李秀成听说心中有些不悦,以为是李鸿章托辞借口要将他二人押入京城受死。但是现在在人家屋檐之下,而且早已有了赴死之心便起身道:“悉听大人之令。”
  二位将军不必疑心,招降二位将军亦是皇上旨意,此去京城必受我皇重用。“李鸿章看出了两人的心思,起身解释道。陈玉诚又与李秀成相视了一眼,两人都觉得不敢相信。按说咸丰应该是最希望他们死的,怎么反而是他要招降他们呢。带着满心的疑惑,两人抱拳还礼,再次坐下与李鸿章高谈事情。
  第二日,清军进入扬放城,天军放下武器,接受清军改编。有要回家的,一律都发放白银十两,遣散回家。愿意留下参军的,全部由苏州新军带回苏州,准备改编。一时州天军六万余人,去者一万余人,愿意留下的近四万。李鸿章大喜,安排人手将要留下的天军整编成一个师又一个旅,其余的人打入原行的两个师。
  接收完的降兵,李鸿章又马不停蹄地令一队新军护送着陈玉诚与李秀成开拨往北京去见咸,一面调集苏州粮草救济苏州百姓。原本还以为清军入城会引起大动荡的老百姓见清军如此友,对百姓秋豪无范,顿时放下心来,欢欣自觉地去清军处领取粮食等物。扬州自此才彻底平复。
  天津的平复直接影响到了对南京的战事。清军四路大军几乎从东西南北将整个南京城包围的水泄不通。可是由于南京城地势凶险,城池坚固,任聂士成怎么攻打,仍然一无所获。加上新军消耗太大,补给路途遥远,仗是打起来爽了,可是弹药消耗的差不多了。杨秀清缩在城里就是不出来,聂士成也拿他没办法。
  扬州刚一打下来,聂士成便命令将士们停止了对南京的进攻,屁巅屁巅地跑去扬州城见李鸿章去了,不为别的,就为跟苏州新军借点弹药用用。聂士成所率领的新军是直接听命于咸丰的,弹药补给都由朝廷负责,按理说李鸿章是不对聂士成部负责的,因此聂士成只得厚着脸皮去向他借了。
  聂士成这些日子过得挺窝心的,自己手里只有两万新军,他又只是个带兵在外的将领没权力私自扩军,要让他把手里宝贝,往死里冲,他自然心疼,所以无法,他只得将部队放在后阵,火力掩护那些与他联合攻南京的地方团练部队。一句就是送死你去,掩护我来。几仗下来,伤亡倒是没什么,几个弹药就没几颗了。
  李鸿章虽然破了扬州城,收降了陈玉诚与李秀两员太平军悍将心里正美,但是攻扬州他的部队伤亡很大,弹药也没少往扬州城里砸。聂士成来借弹药,他也没有啊!只得两手一滩,表示抱歉。而且他比聂士成还惨,聂士成还有朝廷在后面给他撑腰,根本不用担心军饷军资问题,可是李鸿章现在名义上是朝廷的军队,可是还算是地方团练,军资全靠地方乡绅捐款,虽然有咸丰一道旨意将地方财政归于总督,但这几年到处打仗,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多少余下。
  “唉,没想到李督也是泥菩萨,末将还以为各位苏军兄弟大功告成,可以匀点给末将呢。”见李鸿章一脸无奈,聂士成只得耸拉着脸,一脸失望之色。本来想着扬州城一破,南京必定全城不稳,到时一个总攻,南京城必定手到擒来。哪想得到自己兴冲冲大老远从南京跑过来,却是这样答案。失望,实在失望。只得等着朝廷从水路将弹药补给运来之后,再作打算了。
  聂士成敬个军礼,打算告辞,他是一军主帅老是吊在这扬州城也不好说。万一战线出个什么问题让杨秀清给跑了,他百死难辞其疚。
  李鸿章见聂士成一脸的失望之色,忙拉住他道:“将军莫急,这南京不比扬州。早先南京被围之时,洪贼就大量屯集了粮草物资,以为坚守之用。南京又素来易守难攻,城墙高厚。将军不若对南京围而不攻,待江西韦昌辉授首,到时朝廷大军云集,量那杨秀清也掀不起多少风浪来了,到时南京一破,将军还不首攻?”
  聂士成摸着日渐成熟的脸,沉思着嗯了一声,若有所思地道:“李督说的是,那末将就回去准备了,等着朝廷大军到来。哈哈.”想通了这一点,聂士成的心头也亮了起来。虽然急着争这最大的功劳,可眼下看来,真是急不得。而且也看出来李鸿章真的不是有意敷衍自己,怕自己得到了头功。
  聂士成满意地告辞,高高兴兴地回到军营组织包围去了。此时江西却是风去聚汇,扬州告破的消息瞬传开,顿时激了清军的热情。湘追击石达开去了之后,进攻江西的重担但由湖北胡林翼担当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