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英雄末路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鸿章见老部下还是不解,便笑了笑道:“省三啊,如今这扬州城这被咱们围个水泄不通,陈玉诚与李秀成又粮草不济,他们又无外援,逃又逃不掉,只有坐等灭之日。如今贼首杨秀清困守南京,被聂大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韦昌辉被托在九江一带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石达开更别说了被曾督追回广西老家了。陈玉诚还有什么希望。我等只要围着扬州不动,等到陈玉诚与李秀成无粮可用之时,再派人招降,他们必降!”
  “可是二人向来仇视我大清官兵,岂会轻意就范?末将想来,他二人便是宁是不降之人!”刘铭传不以为然地道。这老上司未必太小看了陈李二人了。
  “不然,陈玉诚与李秀成向来有贤名。到时他们不顾及那几万部下,也不能坐看扬州数十万百姓活活饿死呀!”李鸿章不以为忤地道。刘铭传听了眼前一亮,觉得有道理。他也是个穷苦人出身,深知百姓之苦,所以自掌安徽之日便深记李鸿章的教导,善待百姓。
  战场汉子,自不畏死,但有如此之多的百姓要活活饿死在眼前,任谁都无法不动心。刘铭传一跳,急冲冲地向李鸿章告辞下去整顿防务去了。两天的强攻,新军与淮军也吃不消了,正好借机休整一下部队。
  李鸿章望着远去的刘铭传的背影,轻轻感叹了一下,沉思着。皇上性情大变,如今大张旗鼓改革,大兴工商,整肃军队,大清国一扫往日之颓势。先有大胜洋夷于天津,现大将大破发贼。皇上选贤任能,不计出身,自己与曾国藩,左宗棠皆被委以重任,实是天下之幸事。李鸿章望向天,心中有感而发:“大清中兴之日不远矣!”
  清军一改两日来的疯狂攻势,再次围而不攻。陈玉诚与李秀成苦不堪言,正如李鸿章所说二人向来深知百姓苦楚,善待百姓,才有他们能稳守扬州这么多天的奇迹。自大军被困之日起,陈玉诚受李秀成之议,将城中粮草集中看管,实行分配制度,希望借此杜绝因缺粮而引起的不必要恐慌。
  如今清军再次围而不攻,粮草又得不到补统。他二人曾试图派人夜间出城偷袭清军营地,希望借此打开一个出口,却屡屡被警觉的清哨探发觉,匀以失败告终,被挡了回来,还损失了几千精锐的洋枪队。
  再被围半月,扬州城粮草告磬,只得杀战马以充饥,可是战马能经几天杀,渐渐战马也被杀光,城内草根树皮都被饥肠辘辘的老百姓扒光吃光了。城内开始因饥饿而出现死亡。
  每天看着那些因饥而死的人被抬走,陈玉诚与李秀成心如刀铰。奈何却是无计可施。清军摆明了就是要坐等天军粮草告完,好轻取扬州。正觉无计可施之际,一名面黄肌瘦的天军小跑进了陈玉诚与李秀成的官衙内,眼中带着兴喜,却又有一丝悲哀。
  “城外清军派人招降?”陈玉诚腾身而起,有些不可思意的望着李秀成道。几日来的饥饿,那虎壮的身躯也消瘦了不少,深陷的眼眶,却仍然神彩不凡。陈玉诚在大厅里踱了几步,打不定主意。
  先不说自己与李秀成曾打得清军哭爹喊娘的,就算清军不与他们算这笔帐,那原先杀官造反是为了什么,如今却要投降清军,他陈玉诚做不到。可是如今城内数十几忍饥挨饿的百姓怎么办?几万跟随自己的部下怎么办,难道让他们跟自己一样活活被清军困死,饿死?他也做不到,那样就太自私了。
  谁没个兄弟姐妹,父母亲人?他陈玉诚有什么资格要求那些人为自己了一己之私死在这座死城之内?可是投降,那这些年几经沙场,血流无数,就是为了这些?陈玉诚茫然了,他不怕死,自加入太平军的一日起他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打算,可是他却无法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陪着自己一起去死,那有违他参加太平军的初衷。他慢慢地将目光投向了李秀成。
  “如今之计,我们还有得选择嘛?清军就算不招降,我们也是个死!”李秀成长叹了一口气道,“天国早就完了,我们这些人又是为什么而打仗?为了百姓?为了百姓我们更该降了!”
  “清妖有什么条件?”陈玉诚跨出一步向跑进来报信的天军士兵问道。在他看来,清军不会没有那么轻意放过他和李秀成这两个发贼头领的。必是要以他二人的命来换这全成的天军与百姓的命吧。也好,自己生不如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死后也能救活这扬州城内数十万百姓的命,也算不妄此生了。李秀成与他是同感,只是他比陈玉诚功名之心要重些,想自己就这样死了,不经意地眼中露出些许感伤来。
  但他毕竟不是庸俗之辈,大丈夫死则死矣,能够战死沙场,还能活下数十万百姓,也算是死有所值了。他心有灵犀地与陈玉诚对望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作出了打算,神色轻松的笑了笑。
  “清妖来没说有什么条件,只说只要我们放下武器便不于追究了。”小兵并没发现两位主帅眼中的决绝,听两位主帅的口气像是有降的意思,心中一松,有些兴奋的道,“他们还送来几车粮食,说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必需给予他们答复。兄弟们,兄弟们.”小兵不敢抬头,吞吐着。
  城内天军饿了几天,突然清军送来几大车粮食,也不敢什么便派人下了城将几车粮草全拉进了城内,这小兵不知道他们不请示主帅就私自收下了那些粮食,两位主帅会怎么样,一时担心了起来,话也说不出了。一直低着头跪在地上,颤颤地等陈玉诚与李秀成的反应。
  “你先下去吧,粮食煮作稀粥,别忘了百姓。”顿了一下,陈玉诚又冲惊喜若狂的欲出门的小兵道,“先让人试过再分发下去,小心清妖使诈!”陈玉诚毕竟不是个大意的人,虽然全城都虚弱之极,清妖不一定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但还是小心地交待了那个小兵。那小兵听主帅没有怪罪他们,应了一声是,便急冲冲跑出去了。
  留下两位主帅一副不可思意的表情在原地苦思着清军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清军没要求要以他两个人的命来换全城人的命。还这么好心送来几车粮食给他们。他们哪里知道李鸿章与刘铭传对这两位才干惺惺相惜,又是咸丰看重的人,害怕这两上一根筋的太平军主将为了全全成人的命,宁愿放弃自己的命,到时就不好向皇上交差了。
  陈玉诚想不通,李秀成却是从中看出一些道道来了,既而心中那死恢复燃的志向又开始活动起来。李鸿章与他两人对战安徽良久,对这位老对手他还是很了解的,治军有方,智计不俗,待人处事都是宾宾有礼,若是李鸿章生了招他两人为部下的心思,跟随这样的一位上司,也算不错了。
  既然就是为了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好才造的反,而今听说咸丰皇帝大兴工商,减免百姓税赋,征治贪官污吏,百姓的日子多有起色,那么自己报效朝廷也算是不违当初的志愿了。
  “不如招集部下们来商义一下!”李秀成有些心动的提议道。见陈玉诚迟疑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些心虚,毕竟刚才自己心中所想确有愧于这位坦率的兄弟。
  “嗯,秀成兄说的有理。呵呵.罢了,想我陈玉诚纵横两淮,追随天王血战无数,有此一生足矣,叫那些兄弟们来谈谈归顺的事情吧!”陈玉诚自嘲的笑笑,朝门口唤来的一名亲兵吩咐了几句,与李秀成一起沉默地坐在大堂之上等着部下的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