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英雄末路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与李秀成不同,他是农民出身,根本没上过几天学,对于老百姓的困苦他比谁都清楚,所以自加入太平军之日起,他就深信那个由洪秀全捏造的上帝可以为老百姓带那教义中所说的太平盛世。
  也因此,陈玉诚一部对待百姓最为关心,几乎每攻克一地,他便让部下开仓放粮,惩治恶霸豪绅,对待清军也是手段最为残酷的一个,之前清军只要听到陈玉诚的名号,哪怕天军还未到,便早已丢盔弃甲四散逃走了。陈玉诚对清朝的恨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
  “老弟说的不错,如今观之,到是清妖治下的百姓日子越过越好,反倒是天朝治下的百姓生不如死,流离失所。纷纷逃往清妖治下,这岂不是对你我的讽刺?”李秀成若有同感地道。
  二人相视而笑,只是那笑那么牵强,那么苦涩。沉默良久,直至一名衣裳凌乱的天军将士跑上城来通报了此战伤亡情况,二人更是心中悲痛难言。二人揩手下了城,去后方看望伤员,整顿城防。
  李鸿章同样手拿望远镜对着扬州城墙一通猛看。连续攻打了两天,毫无进展。这让一向心中气傲的李鸿章多少有些气馁。没想到陈玉诚和李秀成两人这么强横,果然不愧为天军之中数一数二的悍将。如此人心不稳,粮草不济之下,能抵挡住自己连续两天的强攻。
  “唉,他娘的,老子就不信这扬州城还能是铁打的。李督,末将再组织一次强攻。”刘铭传为淮军第一悍将,因李鸿章而得青云直上,对于李鸿章他是佩服万分。如今自己也为一方封疆,与老上司一起将发贼两员悍将困于这扬州孤城之内,却是连续两天强攻都不得而下,这次又被天军调上洋枪队一通猛打给打退了。刘铭传不由气得直跺脚。
  “不可,天军士气未丧,一味强打硬拼只会惰了我军士气!”李鸿章一挥道,“陈玉诚,李秀成果将才也,可惜不能为朝廷所用,奈何奈何!”两天打下来,李鸿章地陈李两人生出了惜才之心。太平天国到这一步上,已再无咸鱼翻身的可能了,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他不禁为陈李二人,曾叱咤风云,如今却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而感到惋惜。
  默然地一阵感慨,刘铭传望向城头,大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两天来,尽仅自己用尽一切办法,都被陈玉诚和李秀成苦苦坚持住了。陈李二人治军有方,兵将的顽抗力不比淮军和李鸿章的新军差多少,几次好不容易攻上了城头都被陈玉诚亲自带着亲兵将攻势打下去了。
  “李督说的是,末将一时气愤。唉,若我军都能装备上洋枪洋炮,也不至于伤亡近半?”刘铭传不是蠢人,心中略一思考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转而惋惜起自己的伤亡来了。
  这两天虽然给天军巨大的伤亡,但淮军与两江兵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李鸿章的两师新军,都只有一半人马装奋了新式的洋枪,还是从德国人那里买来的。大清军械局所生产的军械大部分都装备到了闵浙的英桂与直隶的肃顺两地去了。两湖与两江,两广暂时都只能从德国人那里购买军械,所以这三地的新军进展缓慢,而且三地又是名义上地方团练,军资大部都由地方乡绅捐助的,三地建军之难可想而知。
  但也是咸丰的无奈之举,国库虽然经过这一年多来的兴办工商有所起色,但是一系列的改革与各项建设的破土动工,国库依旧不敷使用,加上新军所耗远比旧式军队要大得多,只得先捡比较重要的地方着重发展了。
  直隶是大清首所在之重地,自然第一个先支援这里。闵浙之地虽与苏常不能比,但邻近上海,又可扼制长江水道,也是重中之重。咸丰本还想将两广纳入第一批支援之列,奈何资金实在不足,班书的大清军械局要想达到供足这三个地区的军事装备的规模,必要等到年底才能勉强达到。而且想来,当英法再次大规模来范之时,没有强大的海军,广州依旧保不住,因此将两广放到了后面。任左宗棠慢慢去发展。
  朝廷的苦李鸿章自然知道,他不会认为咸丰大力支持两位满族总督建军而生出这里咸丰以此制衡三位汉人总督的想法来。
  李鸿章在苏州借由新淮军的一些老班底搭起了两个新军师的架子,由苏州财团捐资向德国人购买新式武器。由于资金不足原因只斩时将武器各师装备了一半。原本并不打算将所有的新军都拉上来的,但考虑到陈李二人的悍勇,想了想还是都拉上来了。这两天一通强攻,两个师都伤亡了三分之一。
  不过伤亡大部是那些还未装备上新式步枪的旧军,刘铭传以新淮军第一师与苏州新军装备了步枪大炮的部队作为后阵,以苏州新军没有装备火枪的旧军为前峰。后阵火器掩护,旧军冲峰攻城,虽不像平时打得那么爽,但是也算是激烈了。
  李鸿章放下了望远镜,背着手出了用茅草在战壕中搭起的指挥部,一面与刘铭传道:“省三啊,看样这仗还不能这样打了。陈玉诚与李秀成都是智将,又治军有方。发贼军心未乱,强攻图增伤亡。咱们还得继续围着,等着!”
  刘铭传一边走一边轻轻点着头。新军建起来不容易,皇上又将第一批建军的名额都全了五大总督,他的安徽暂时还未接到允许扩军的旨意,一直有心大力扩大新淮军却也不敢妄动,以免招朝廷猜忌。他只有一个新淮军师,还是李鸿章留下来的,每伤亡一个将士,他都肉疼不已。
  两人刚走出指挥部没多久,就见两名士兵小跑而来。李鸿章赶紧停住。等到那两名士兵近前,仔细一看,见其中一名士兵与苏州新军穿无差别,肩章却有所不同。几乎所有总督建军都是仿照武卫军的,军装上与武卫军无差别,苏州旧军还穿着清军兵勇装,但是新军已与武卫军一样了。
  那名肩章不同的士兵是黄色底子上面嵌着金色横条,代表着他是天子近卫军的一员,而其余的清军新军都是蓝色底子,金横条或者金星。李鸿章一见来的是天子近卫军的士官,吸了口气,不知道皇上这时候派来有什么事。
  “皇家近卫军团,少蔚参见大人!”黄色肩章的士兵见到李鸿章与刘铭传“啪”得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
  李鸿章与刘铭传两相对望了一眼,彼此眼中都看出了疑惑的。李鸿章不敢怠慢,来得虽是个少蔚,却是天子近卫军的人,孤身前来应该带着皇上的旨意,连忙拱了拱手。刘铭传是一身灰色军装,他虽是巡抚,但是他自觉得这身军装要比那些拖踏的官服要正气得多,肩上扛着一颗金星,说明他是将军。他还了个军礼示意了一下。
  李鸿章道:“少蔚匆匆赶来可是皇上有旨意要传达?”
  少蔚点了下头,伸手自肩下拿出一份明黄色黄绢来,正声念道:“两江总督李鸿章,安徽巡抚刘铭传接旨!”李鸿章与刘铭传忙整了整衣冠,庄重地静候着他的下文,虽然突然觉得接旨不再用下跪了有些不习惯,但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承继大统,有发贼觊觎神器。今发贼内乱,即日将灭,皆众臣工之功也。有贼将陈玉诚、李秀成,大将之才,朕甚惜之。望爱卿活擒二将,晓之以情,动之以义,招为朝廷所用!切切!”读少那少蔚便收起黄绢,双手奉往李鸿章面前。
  “臣等遵旨!”李鸿章与刘铭传躬身复礼,双手接过,接道,“天使远来辛苦,请先下去休息片刻。”说完向那领着少蔚来的苏军士兵抬手示意了下。少蔚立正敬礼,便转身随着下去了。
  李鸿章沉思了片刻,突然大哈了起来。刘铭传觉得奇怪,不禁疑惑道:“李督为何发笑?”
  “省三啊,皇上英明啊。哪此你我便可轻意坐等陈玉诚与李秀成前来投诚了!”李鸿章意甚欣喜地转头对刘铭传道。眼中恢复了昔日的大将风范。他原本还怕皇上恼怒于发贼,要将之暂草除根呢。要是那样,少得还要与陈李两人硬拼几场。如今看来,皇上对于陈玉诚与李秀成有怜才之心,有心要招降二人,那他就好办了。
  刘铭传仍是不解,挠了挠头,一脸的疑惑。要活的与要死的有什么不同吗?不一样要跟发贼拼到底,才能冲进城去抓人,难道就因为皇上一句要招降他两人,陈李就会自动送上门来投降?刘铭传觉得没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