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38 天国分裂1

  视查完毕班书的进展之后,咸丰带着图先悄悄来到一处秘密的庄园之内。这里几乎与世隔绝,这里收容了数百名咸丰从各地收养来的孤儿。他们都是聪明灵利的孩子子,他们将在这里与世隔绝的长大,接受各种高难度的训练,成长为一名名拥用许多才能的杀人机器或者是间碟。
  与英法的一战,将古老的东方大帝国与世界拉近了距离。咸丰不得不开始着手收集世界各国的情报。借着中国开放外贸的加大,这群接受了近现代的训练的孩子们将一个个借由商人或学子的身份被放到西方各国收集情报工作。
  训练的是残酷的,经受不住考念的人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咸丰编写的训大岗,虽然只是从军事小说与杂志上观摩来的一点点皮毛,但是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都会得到更好的完善。
  咸丰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大我波动,训练依旧继续着。耳边不时传来孩子子稚嫩的叫喊之声,与教官们严厉的口号之声。这些教官都是从武卫军或者天机处挑选出来的身手最高的人组成的。
  在这里没有高低贵贱,只有实力才是至高的权威。这里不讲感情,哪怕是师生之情都没有,儒学里所讲的天地君亲师在这里统统都会被抛弃。作为一个间碟,他将只是一个机器,不能有感情。
  咸丰在一个青秀高挑的青轻军官的带领下安静地巡视了一遍营地,指出了一些还不够完善的地方便带着图先出来了。他心里有些不忍,这些孩子本就已经很可怜了,却还要被当面机器一样却从事各种危险重重的任务。可是为了中国的将来,为了不让那些屈辱的历史不再重现,那又何惜一命!
  热火朝天的工商业兴起正如渐渐热烈起来的太阳一样,照耀着整个中国的大地之上。而与清军占领区那种热火朝天的大改革相比,天军占领区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由于连年的战乱,许多百姓都托家带口地去到别的地方躲避战乱去了。留下来的百姓不多,而且太平天国实行的《天朝田亩制度》等一系法案,虽然表面看去很美好,完全在为百姓着想。但是那种吃大锅饭式的匀分制度,在充满欲望的世界是无法真正得到实现的。
  辛苦耕作了一年的老百姓最后发现,他们得到并不比平常多,甚至还要少。许多根本不劳作的人也因为天国制度的缘因,也能够得与他们同样多。与是乎许多老百姓再次对天国失望了,他们成了第二批流离失所的人。
  大量的土地荒芜了,能走的,想走的人都走了。赤地千里,十室九空。这就是整个太平天国占领地区的真实写照。由于太量的地没有人耕种,整个天国都面临着缺良的危险,不管出多少的价钱来收良,却是粒都收不到。而清军又对太平天国实行了全面的封锁,大部分的天军几乎都快伦为强盗了。
  如果不是石达开与陈玉诚、李秀成对待治下的百姓还比较友好,扬州与武汉两地的天军不太需要天京调拨粮草支持,洪秀全早已撑不下去了。尽管如此,太平天国也呈现出了一派日溥西山的颇态,何况还有内部愈来愈烈的争斗。
  五月,天军作了最后一次尝试,试图将一直围困在天京周围的新军聂士成部与张宗禹部击退,以打开天京出路向南获得给养,然而这次却是以惨改而告终。天军与聂士成与张宗禹部在原江南大营清军占领区的地方大战了一场,天军损兵折将,一无所获。燕王秦日纲等优秀将领壮烈牺牲了。洪秀全无奈,只得令天军退回天京死守不出。
  与此同时东王扬秀清见天王一系人马损失惨重,认为夺取天国大权的时机已到,联结一批将领对洪秀作出了夺夺逼人的动作。扬秀清以作战为力等罪名当廷斥责,杖责天王派将领,甚至以天父下凡的姿态指责天王洪秀全指导无能,令天国屡遭怪败,若不是诸将领与领袖苦劝住,杨秀清便想当廷杖责天王洪秀全。
  杨秀清还以天父的身份强命天王洪秀全亲到东王府封其为万岁,与天王平起平坐。杨秀清自视自己在军中的威望与他与石达开的一翻密谋,自己取洪秀全而代之定会受到众将的拥带,与有峙无恐。
  洪秀全怒极,连夜下密召,将北王韦昌辉密秘调回天京,欲除杨秀清而后快。六月下旬,韦昌辉密秘带领亲信部队三千余回到天京,暗中接替天京重要防务,并密秘包围了。
  洪秀江假借要封杨秀清为万岁的事情,表面上对杨秀清毕恭毕敬,以此来麻痹杨秀清,当天洪秀全打着天子仪仗,装模作样的进入了杨秀清的府砥,加封杨秀清。杨秀清久经沙场,能力比之洪秀全强上不知道多少。自然知道自己如此招然若揭的逼迫洪秀全,洪秀全必不会乖乖就范。他同样表面上对于洪秀全的行动装作不知道,同时自己私底下也密秘招集忠于自己的将领,暗中埋伏在东王府内。
  只等洪秀全一进入东王府,仪仗还未过完,突然东王府大门“砰”的一声强行关闭,将洪秀全的人马一分为二。同时府内埋兵四出,将洪秀围在其中。洪秀全应之不急,进入府内的人手不过数十人之多,不向时便被杨秀清的伏兵尽皆诛除,洪秀全授首。可怜洪秀洪一介落弟秀才,辛苦创下太平天国大业,为抓人心,造出杨秀清这位“天父”,最终却死于自己所创的神之下。
  府外突然逢奇变,有洪秀全亲信正待放出信号招集暗中包围在东王府的北王韦昌辉准备强行攻打东王府时,只见府内从围墙上抛出一颗血血人头,一见之下,不是天王洪秀全是谁。杨秀清杀了洪秀全,立于围墙之后,大声呼道:“洪秀全误国误,使天国陷于危难,今天父命东王代之,尔等众将当尽心辅佐,不得造次。速速各归其位,天父便不与追究!”
  门外众人皆哑然,一时怔在当场。那韦昌辉本就自有一套心思,助洪秀全本只为能取信于洪秀全,好为自己的大业谋求机会。不想杨秀清尽然先下手为强,在府内埋伏数百刀斧手,将洪秀全当场格杀。当下眼珠一转,便带头在门外下跪,山呼道:“臣等谨遵王命!”
  当下带着众将退下去。杨秀清既得手,迅速便着手清理死忠于洪秀全的党羽,许之以高官厚利以诱之,软硬皆不吃的人更是被杨秀清毫不留情的剪除掉。天京城内更加动荡不堪。
  为了拢赂天国青年一辈的杰出将领陈玉诚与李秀成,杨秀清下旨封陈玉诚为英王,封李秀成为忠王。传旨的人送到扬州却被陈玉诚指头大骂杨秀清叛国轼君,十恶不赦。愤怒下的陈玉诚将来使的耳朵割下一只,誓与杨秀清势不两立,并与李秀成组织扬州天军五万大军打算回天京平叛。
  另一路杨秀清急欲拉拢的大军自然是他心里认为会与自己志同道合的翼王石达开。而令杨秀清没有想到的是,石达开比陈玉诚做得更绝,使都将杨秀清的召书说完便被石达开直接拉下去砍了脑袋,以此表示与杨秀清划清界线。同时举大军十万自水路出发,同样作出一副回京平定叛乱的驾式。
  杨秀清闻讯又气又急,一面再次派出使节安抚两边,一面将天京周边人马集结于天京外围准备与石达开等人决一死战。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不识时务,还想着为洪秀全,可是忌于石达开等人的势力,他又无可奈何。
  原本就打着小算盘的北王韦昌辉见状,做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借口要起兵讨伐不臣,溜回了江西九江大本营。他原本以为杨秀清早已联络好了大部天军势力,有了底气才敢跟洪秀全撕破脸,没想到却是这副场景。为未被杨秀清连累,他还是溜之大吉为妙。
  他很庆幸自己回去的急时,因为湘军一部与张宗禹部在知道天军内部发生大规模****之后,开始对扼于长江要害的九江城发动猛烈攻击。到他回去之时,九江几欲被攻陷,韦昌辉到得九江整顿人马,龟缩不出,曾经江西战线上的十几万天军被韦昌辉的私兵。为了稳住军心,韦昌辉刚回到九东便转头与杨秀清决裂,声言自己与杨秀清虚与委蛇全是为了保住实力好为天王报仇。
  江西一部的天军顿时士气凝结,清军攻势被抑制住了。韦昌辉见状便声称如今江西战事紧急,待打退了清军才能挥师天京为天王报仇。致使天军各部奋勇当先,悍不畏死,与清军几经死战各有伤亡,清军却不得寸进。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