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36 斩草当除根2

136 斩草当除根2


  上林苑一栋小亭阁内,咸丰阴沉着脸望着对面被新军士兵押倒在地的奕忻。眼中又气又恼。自打一来到这个世界,咸丰就将奕忻当做最新信的人对待,将那以后替待军机处的总理衙门都交给他打理,却没想到奕忻却是最想反他的人。咸丰越想越气,“嘭”地一拍桌子,剑指着奕忻道:“老六啊老六,你叫朕怎么说你。这皇帝的坐位就这么重要了,比咱大清的江山还重要吗?”
  奕忻直视着咸丰不说话,只是冷笑连连。他如今身败被俘根本就不打算善终也由得咸丰指责。他在固山贝勒消失的那一刻就知道大计失败了。可是他想不通自己那么小心还是被咸丰轻意地知道了自己的所有计划。
  他不知道眼前的咸丰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咸丰了。他对慈禧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而他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慈禧那里。原来自咸丰冷漠地对慈禧一通训之后,慈禧便对咸丰怨恨不已,在她想来自己得不到了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于是便连夜密秘招见了奕忻。
  奕忻知道了慈禧对咸丰的怨恨,当时八位********又正好进京了。他一时计上心头。让慈禧摆出一副知错想改的样子,假意在八位********见驾的时候以关心咸丰身体为由进上参茶,暗在茶中下毒。奕忻知道整个大清最中心的就是皇帝,只要皇帝一死,那什么事还是由自己说了算了。到时候自己带兵假召咸丰的命令进宫勤王,将咸丰的突然死亡推到八位********身上,将其一网打尽,通告天下,咸丰无子这大清的江山还不是得让自己来坐?
  只是他不知道咸丰自那日之后,为了防止慈禧再搞出什么事来,早已派人暗中监视了慈禧一举一动。她与奕忻暗见面的事情自然被咸丰知晓。当时咸丰还以为是慈禧真的如野史上所说的与奕忻有奸情呢,还没当场拆穿了。
  整个事情件的露洞却在于奕忻太过于小心了。固山贝勒被天机处的人盯上了,如若不是奕忻心里有鬼,让固山贝勒什么人都不再了,咸丰还不会那知早动手将固山暗中抓获逼问出奕忻的阴谋。
  固山贝勒一装病,咸丰就感到可能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才不敢露面了,于是连夜让天机处的人马暗中将固山贝勒抓获。固山只是一个小小的贝勒,还是承袭了父辈的爵位,咸丰自然不会认为这个二世祖有做出格事情的胆子。连夜逼问之下,没花多少工夫就固山这个二世祖就将奕忻一干同党全都招了出来。
  咸丰根据固山贝勒所说的,再加上最近京城的波动和八王来京,再联系到慈禧的狠毒,将奕忻想借用八王进京机会造么的计划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只是不知道奕忻居然还有一支三千人的洋枪队,这下连带丢失的军火都找到了。
  “老六你还有什么话说?”咸丰转过头去不看他。
  “嘿嘿!事败而已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四,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奕忻忍了这么多年也够了!”奕忻嘿嘿冷笑了几声道,“大清的江山?大清的江山本来是我的,是你,是肃顺那个狗才串通阴了老子的江山,你还有脸问老子有什么好说的。”
  咸丰怔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奕宁是怎么将皇位搞到手的。不是长幼嫡庶吗?他哪里知道大清自康熙之后,早已不按什么长嫡之分了,甚到连太子都不立了,每一位帝王都是由上代皇帝以密召的方式将圣旨放于“正大光明”牌匾之后,到时由亲信大臣取出当众喧读。
  咸丰在历史就是一个皇位来得不明不白皇帝。说法众说纷纭。最多的就是说咸丰的亲信大臣肃顺串通了几位大臣将道光的密召给改了,将本是奕忻的皇位改成了咸丰的了。
  咸丰不明就里,当然不会跟奕忻就过去的事情纠葛不清,见奕忻到这个时候还如此灵顽不灵,便道:“朕不管这些,如今大清处多事之秋,你不顾江山社稷的安危起兵造反,是想陷祖宗于何处?你想当皇帝,待朕将这江山打理顺当了,将这皇位让你又如何?你如此不分轻重,妄先帝对你青睐有加,连朕都为先帝感到悲痛!”
  “哈哈哈.”奕忻大笑起来,似听到最好听的笑话,世间哪有将至高无尚的皇位轻意送给别人的。就这,奕忻就觉得咸丰是跟他装大尾巴狼。
  见奕忻再不可理喻,咸丰便不再说什么,一甩手令新军士兵将奕忻押下去。而早已候在门外的僧格林沁以及肃顺随即进入房中,见礼坐下等丰咸丰对奕忻一党的处决旨意。
  其实僧格林沁的新军根本没有走多远,只不过与八王的军队擦肩而过罢了,等八王的人马过后,僧格林沁便挥军直追其后,八王刚入京城,那四万多人马就被僧格林沁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咸丰也不知道八王与奕忻有没有私下勾结,不敢大意,直到奕忻被抓也没也让人将那四万八旗子弟兵给放了。
  基上都已搞明白事情的真像了,咸丰有种挫败感,见两位亲信大臣进来,挥手让他们坐下道:“僧王领朕旨意将与奕忻勾结人都抓起来吧,明日午时全都推到菜市口砍了!”
  僧格林沁起身应诺,肃顺咸丰没提及叛党家属的处治问题忙起身躬身问道:“皇上,贼子家人该当如何处治?”
  咸丰想着跟奕忻勾结的满清贵族好几十位,这些人家大业大,少的也有几百口子家人,要全杀了怕造成恐慌,正想说只惩贼首的话,却被肃顺抢先一步道:“皇上历史宗室谋反,从无轻赦之理。其作人等虽有无辜,却当保再有有心之人贼心不死。皇上俗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咸丰听了双眉紧皱,肃顺说的话不无道理。如今正是大清改革初期,各项改革才刚刚起步,正需要一个定的环境,要是总有些人暗地里给自己使绊子,还真不好对付,便一拍桌子,沉声道:“男的斩,女子赐白绫鸠酒。”
  “臣遵旨!”肃顺躬身退下。他是扶保咸丰的第一人,最担心的就是有人对咸丰不服,趁机造反。咸丰倒了,首先倒霉的就是他,因此杀心比咸丰更重,希望借此能镇住那些还暗地里不满人的宗室皇亲。
  咸丰在房里踱了两步,突然想起还有一个比蛇蝎还毒的女人埋伏在自己的身边,便挥退了肃顺与僧格林沁,独自一人来到永和宫。兰贵人起先还满心坎坷地期望着奕忻的行动,当听说奕忻全军覆灭之后,她倒是沉静了下来。结果她已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自然也已经知道了。咸丰能这么干脆地扑灭奕忻的行动,自然对他们的计划了如指掌。
  永和宫正殿里,兰贵人独自一人对镜贴着花,原本就娇俏可人的脸蛋被打扮地更加明媚动人,兰贵人冲着镜中的自己淡笑嫣然,轻抚俏脸,如痴如醉。她在等,等着咸丰来下处置自己的命令。
  她不信命,一直想尽办法与天斗,可是事实证明她输了,天命难违大概说的就是自己了。殿中一片寂静,所有的宫人都被她挥退了,明亮的烛光照耀着她如花似玉的娇容。
  脚步声从远而至近地响起,没有想像中的大队侍卫破门而入的场景,只是咸丰一个人,慢慢地走近她的身后。兰贵人从镜中反射中看到咸丰沉静如水的坚毅脸膀。虽没有一丝怒气,却让她更加手足无措,轻描淡写的玉手轻颤了一下,盈盈转身福下:“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吉祥!”声音很平淡,却依旧如黄莺出谷般好听。
  “朕来看你最后一面。今后少些争强之心,多些恬静之性,便不会弄得今日如此这般的下场。”说着咸丰自身后抛下一段白绫,转身而去。
  “臣妾谢皇上隆恩!”兰贵人声音依旧很平静,福着不再看远去的咸丰一眼,静静抓起那段白绫,玉手轻抚着,嘴角带着恬淡的笑容。仿若手中拿的不是要夺去她生命的死神之索,而是一件值得自己珍爱的礼物。
  一阵轻风起,白绫飘零,带走一阵花香。落寞而空寂的大殿之中,在一声磴子倒塌声之后,灰复了一片宁静,只有摇曳的烛光还在风中诉说着生命的冷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