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30 京华浮云3

  皇帝与各满大臣一翻争吵,旁边早已惊吓莫名的汉大臣怎么敢再参和进去,别到时被一怒之下,又被罢了一群大臣,那到是便宜了满大臣了,于是一个个只是当泥培萨口不言,眼不见,耳不闻的。
  眼见着咸丰跟各大臣之间越吵越凶的趋势,祁隽藻不由担心起来。这朝堂之上刚刚被罢免了数十向大小臣工,现在看咸丰样子,再罢去几数十个也不是不可能的。连忙轻咳一声,引来所人的注意,才迈步出列道:“皇上息怒,各位大人也是为社稷着想言辞激烈也是有的。皇上坚持祖制,维护满汉一统,臣等不如也!”
  汉大臣别的不会,这看形势,点鬼火,这些官场一套还是很会的,见祁隽藻这位咸丰亲信的大臣站出来打圆场,也知道如今这形势,不能再让皇上罢官,再罢下去皇上就成光杆司令了,于是也不管满汉了,统统恭声道:“皇上息怒,皇上英明!”
  咸丰本还真想将这些不开的眼东西一举就些扫出朝堂之上,却见祁隽藻边说着话,边过来眼神,原本怒气冲冲的他只得暂时隐忍一下,挥手道:“退朝,再有人挑拨民族关系,以谋逆论处!祁隽爱卿与恭王来御书见朕!”说完也不管殿上群臣了,直接往后殿去了。
  咸丰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御书房内,祁隽藻与奕忻不紧不慢的跟着。两人知道皇上这些日子因为皇后的事一直心情不好,不忆稍有违逆。咸丰哼声坐到御案前指着两道:“两位爱卿坐下吧,那群饭桶,朕见着就有气!”
  祁隽藻与恭亲王唯唯诺诺地坐了。奕忻一直像有心事般从早朝之时起就未说过一句话。祁隽不知道这位王爷到底搞什么鬼,自咸丰御架亲征之后,这位王爷就有点不正常了,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韬光养晦的时候,不肯多行一步,多做一件事情,一直规规矩矩,与世无争的样子。
  可是今天朝堂之上,咸丰一声怒吼就罢了那么官员,那空出来的权利怎么也要快些找出人来补上去了,不然许多事情都做不成了,一时收束心神对咸丰道:“皇上,微臣知道皇上心中难过,那些臣工也是浅见微识,不知道我皇远大报复,只是这样一下子撤了那许多臣工,皇上觉得该怎么安排?”
  咸丰这时怒气已消了一些,顿时觉得祁隽藻说的有道理,这那些老夫子虽然迂腐,但这江山总得有人来管理,还好祁隽藻当时阻止了自己下一步的动作,不然自己就成光杆了,沉思了一气,咸丰回过神来道:“祁爱卿以为如何,如今翰林院可有覆闲的官员,可否先替补上?”
  “微臣也是如此想的。那些被皇上罢免的臣工,也都是年纪在了,思想固然僵硬了些,皇上赐他们的回家养老也是对的。如今我朝新气像,是该有些年轻,敢于进取的一代接手,才更能为我皇办好差使!”祁隽藻委宛地道。
  咸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奕忻那总理衙门已经开办至今近两年时间了,不知成果如何便将目光转向奕忻道:“恭王提办总理衙门,如今不知道可有得用之人?”
  奕忻听到咸丰问起总理衙门,脸上不经意动了一下,才慢慢道:“回皇上的话儿,总理衙门近年来确收罗了些来自南洋的人才,臣未得皇上指示,只将他们安排进一些衙门里先历练一翻再作打算!”
  咸丰听说,有些失望,奕忻没有向自己说出一些有见地的人才,便知道总理衙门里怕也只是招到一些普通从海外归来的人,像王滔、唐绍仪这样的后世留过名的人才却不曾来投。咸丰也只昨无可奈何。对于奕忻的做法也很赞同地点了点头道:“恭王做的很好,这些先在各部的基层了解一翻我大清的治世经验,今后再一体安排担当重任吧。”
  咸丰将这些话题都暂放到一边,复恢神色道:“如今我大清将士用命,洋夷尽没于天津之地,但朕料想洋夷定不肯就此作罢。朕决定令各地裁撤原本绿营八旗之兵,着各地督抚改练新军,加强我大清武备,暂由五大总督全权办理。两位爱卿以为如何!”
  祁隽藻自无不可,只是有些担忧地道:“皇上,如今国库虽有海关税,工商业的巨大收入,但如今各地都在打仗,国库仍入不敷出,不若将各地财政之权下放给各位督抚,着其自行练军?待来年国库充盈再收回财政之权改由朝廷资付军资!”
  奕忻听了眉毛一挑,出声道:“皇上不可,如此那各地督抚如有异心,俨然自成一国,到时政令不行,如之奈何?”
  咸丰怕的也这个,要是到时候再搞出个诸侯争霸的场面,中国大地烽烟四起,岂不是他的罪过?他没想到如今开放海外贸易,鼓励工商,国库银两仍不足用,顿时犹豫不决起来。虽然他信得过左宗棠他们,可是难保他们下面的那些兵官不会为了自己前程着想,逼迫上官行不轨之事?看来还得加大工商力度,将新政推行到全国才行啊!
  见咸丰犹豫不决,奕忻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喜色。咸丰哪里想得到,奕忻哪里是为了他着想,不过是怕到时自己做起事来,如果各地封疆大吏不听调遣,自己既使成功了也不过是得到一个空壳子而已,而且如今咸丰在军队之中威望颇高,万一到时候咸丰一声令下,全国争相来勤王救架,到时自己怎么应付?既使得到那个国家的帮助,一时半会也不好收拾吧。如今新军又大部分出自咸丰之后,那些人自视为天子门生,怕是除了咸丰的命令,谁也休想调得动他们,所以这军需补给,还是抓在朝廷手中的好,到时扼住了军队命脉,不怕他们听自己的调令。
  咸丰沉思着,没有注意到奕忻的变化,自顾想着该如何将工业化进程加快,军队素质还要提高,海军如今刚刚起步,该怎么加强海军建设。海军那可是只吞金兽啊,战舰养护,军队供给,军需物资,都是钱啊!
  “皇上,史上那些地方各自为政的事情都只因中央政权暗弱,各地诸侯才生出不臣之心,如今我皇天威浩荡,平定发贼,歼灭外夷,声威不可谓不高,又有新军威慑其外,使各地不敢妄动,到时皇上再渐次分化,当收其功也!”祁隽藻也着实想了一会儿子,不过他倒不担心出现那种群雄割据的场面。如今的朝廷还未到人心幻散的地步,又经咸丰一阵改革,经济复疏,民心稳定了下来。民心思安之下,就算各地想拥兵在外做出不轨行径也难。
  “既如此就按祁爱卿所说的办吧!”咸丰最终还是这样决定了。毕竟将来英法再来时就不是几千小虾米了,那可是战舰上百艘,军队数万,可好好应对一番。
  “皇上.”奕忻听得一惊,忙起身想阻止。却被咸丰挥手打断了。
  咸丰不再纠集于这个话题,如今重中之重还是尽快实现全国工业化进程,当下道:“如今工商业还不太弱,要加大对工商业主的支持,尽量给予方便。再有如今安徽已被收复,马鞍山矿产丰富,朕想在此再建一座练钢厂,资如果不足可向民间集资,共同开发。”想到祁隽藻可能不明白集资是怎么回事,又细细将集资的理论向他讲叙了一翻,听得祁信服藻两眼放光,如此一来他便不再担心资金的问题了。
  咸丰说完集资建厂的事情,又转到交通一项,在他想来,交通实是带动整个社会经济主流,交流四通八达了,物资运送方便了,物价自然会降下来些,再有今后运送兵员补给也不用无端耗费太多了。乔治这次回来带来了造船设备与人才,也没忘记咸丰曾交待的筑路人才。咸丰打算先在南北筑起中国第一条铁路——京汉铁路。沟通南北,带动南北经济交流。这些咸丰依旧让祁隽藻视情况采取官民合资的方法解决资金问题。
  “如今天俄英法在克里米亚大打出手,暂时还顾不上我大清,我们要争取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加快各项工作步伐,争取洋夷再来之时,将洋夷收服得服服帖帖,一劳永益,再不受洋夷压迫。俄国人虽然野心实足,却不是没有拉拢的可能,两位爱卿,这和俄国谈判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不用跟他们客气,该占的便宜咱们自当寸步不移,两赢的方面,可以慢慢谈!”咸丰终于想到了那个被自己冷落了好多天的俄国大使普提雅婷。
  祁隽藻与奕忻两人唯唯称是。奕忻自咸丰答应将地方财政权力下放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不知咸丰和祁隽藻谈了些什么,只是时而点头而已。
  不知不觉却是天便黑了下来。咸丰将头绪跟两个大臣理清了一便之后,挥手有些疲劳地挥退了两人。空空的大殿之上瞬间便只留下咸丰一人了,有些疲倦,咸丰将身子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眼,静静思考着。突然一又柔柔的小手轻轻按在咸丰的太阳穴上,轻轻揉捏了起来,感觉很舒服。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