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27 天若有情2

  士兵们都放假上大街上游逛去了,却苦了这位大清第一位军长大人忙得脚不沾地,一听图先急急忙忙跑来说皇上招见,只得擦了一把汗,放下手头工作跑来见咸丰。
  咸丰正沉静在第一次做爸爸的喜悦当中呢。见僧格林沁满头大汗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样子,有些好笑,不过对于僧格林沁最宾所做的事情,他是很赞赏的。连忙放下皇帝架子一把将僧格林沁按在椅子上,开心地道:“僧王这些日子辛苦了,一些小事就让手下们去做就是了,朕正要回京了,以后事还多着呢,还怕没事做不成?”
  “多谢皇上关怀,呃,皇上要回京了。可是京城出了大事?”僧格林沁抹了一把汗,也不跟咸丰客气了,反正新军里头接受了咸丰这平易近人的形像,知道皇上不会计较,可是听说皇帝要回京,心里一惊。皇上御架亲征,也保不准有人趁机做乱,因此有些坎坷地问道。
  说起这个,咸丰就越发地激动了,哈哈笑道:“京里确是出了大事,朕要当爸爸了。这事不宵够大吗?”
  “呃,爸爸?”僧格林沁有些愣住了,不过看咸丰的高兴样也不多计较了,忙起身恭贺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哈哈,哪里哪里,同喜同喜!”咸丰前世也好,后世也好,都是第一次当爸爸,有些言不着调。突然想到一年之后,英法肯定大军再度来袭,便收起了那份燥动的心情,正色起来道,“僧王啊,这次咱们在天津打了洋鬼子,洋鬼子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你要用一年的时间做准备啊,争取洋人再来时,再打个大大的胜仗。海军的事你做的很好,我大清万里海疆怎么能没有支像样的海军。不过陆路上也不能放松,抓紧时间多练新军。朕给你权力,你能练多少就练多少,东西银子只管向朕要就是了。”
  “卑职谨遵圣命,洋人再来,卑职定叫他们再次有来无回!”见咸朕好此郑重其事,僧格林沁也不敢再随意了,起身立正。
  僧格林沁去后,图先便回来了,一应事宜都准备好了。从新军之中调拨一营近卫军随行。按咸年意思将被困在驿馆多日的普提雅婷带上。就这样大清天子圣架便起拨回京了。皇帝要回京,天津老百姓夹道欢送,以示对这位保卫他们的生命财产的天子的爱戴之情。
  寒冬之季,寒风凛冽,咸丰骑在战马之上,却是一颗心暖融融的。他并不知道慈安暗产的消息,只知道这个一心痴爱自己的女子,经历了巨大的痛苦,给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他们的女儿。咸丰恨不能背生双翼飞回京中,好好疼惜慈安。
  “慈安,等着朕,朕回来了!”咸丰挥鞭打马,一刻不停地赶着路。
  皇帝的圣要回宫了,担心了近一年的百官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御架尚离北离十里地,百官便出迎圣架。北京城里再次万人空巷,皇帝打退了洋人,保得百姓平字。大街两旁人山人海,百姓争相涌上街头瞻仰皇帝仪容。“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咸丰端坐在马上,面色沉静,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一般,恨不能一步便跨回到钟粹宫。
  一步三回头般地,皇帝圣架终于通过了午门。在经过一番繁锁迎仪式之后,咸丰还得耐着性子接受百官的朝贺。一时间马屁如潮,滚滚而来。别看百官一副皇帝英明神武,众人万所不及的样子,诚惶诚恐。其实他们心底里对于打了洋人至今都还是一副提心掉胆的心情。要不打了洋鬼子的是当今皇上,而是别的什么臣子将领,早被这群畏洋如虎的官员们你一本我一本参得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了。
  咸丰早对这些除了只会拍马屁,万事不会的官员见怪不怪了,不耐烦地退了仪仗,便率着图先等一众士卫迫不及待地往后宫来。一路上看也不看一一拜倒了宫女太监,在咸丰的心中整个紫禁城仿佛就只余下钟粹和那如林黛玉一般柔弱娇柔的身影。
  一路弯弯转转,咸丰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宫殿,还未进得门咸丰便高呼了一声“慈安”,然而咸却未见到那欣喜若狂,奔跑而来迎接的熟悉的身影。相比之宫外那盛大的迎接场面,百官朝贺的热闹,钟粹宫中一片愁云惨雾。咸丰心里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慈安不是刚刚为自己诞下一个小格格吗?整个后宫里不应该喜气盈天吗?怎么会是这么一片场影?
  咸丰不自觉得放慢了脚步,宫中太监宫女看到皇帝突然到来,停下了进进出出的脚步,愁容满面的见礼毕便退到一边。见到皇上归来,他们眼中有着欣喜,更多的却是愁容。低着头,却说不话来。
  “出什么事了。你们说,出什么事了?”咸丰停在门口,有失不知道所措地冲宫人们问道。他还以为是众人因为皇后诞下的不是小阿哥而是小格格而气妥呢,语气里满是愤慨。
  “啊,皇.奴婢见过皇上。”一时不见刚刚还忙碌的宫人的小桃儿,有些悲愤地跑出寝宫来,却意外地发现大清的皇上正双眼冒火地站在宫门之外,不由惊喜若狂,既而想到如今主子命在垂危,一时悲从心中来,两滴清泪跃出眼眶,有些颤抖地道,“皇上您可回来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盼得您好苦啊,呜呜.”
  见到了小桃儿,咸丰总算找到了目标似的回过神来,一步冲过去摇晃着小桃儿娇弱的身子问道:“小桃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桃儿自那日慈安早产,便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悲痛,寸步不离地守在慈安的身边,如今见到了咸丰,总算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顿时大声哭了出来,梨花带雨地将自咸丰走后宫中的情形讲叙了一番。
  咸丰这才知道到底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才知道自己亏欠了慈安多少。原来自那日慈安产后大出血。那太医被老太妃一顿怒吼,三魂差点去了两魂,急忙招集了太医院所有太医,用尽百计,堪堪将血止住,可是慈安生来便是身体盈弱,加上连日操劳,又出了太多的血,身子已经虚弱已极。一时根本没办法康复过来,那太医心里自知皇后怕是回天无术了,撒了个谎说是来回家中拿一副秘药,连夜连家都不敢回便逃之夭夭了。
  余下的太医们也是束手无策,虽是暂时保住了慈安的命,但是能不能好转,他们也只能看天命。慈安心中牵咸丰,一直挣扎着挨到现在。身子也是每况愈下,越发虚弱。
  听小桃儿讲完,咸丰顿觉全身力气全部抽干,险些摔倒在地。幸好图先眼急手快快步上前一把扶住。却被咸丰一把甩开,自顾自奔进了寝宫之中。那刚刚得胜而归的喜悦瞬间不见,充满心田的只有慈安的纤弱的身影和那宜喜宜愁的面容。
  “慈安,四哥哥回来了!”咸丰一步跨进慈安的寝宫,便看见躺在榻上的慈安面容苍白,憔翠之极,一时竟忘记了悲伤,只是静静地走到榻边坐下,抓起慈安的一只小手,淡淡地道。
  “四哥哥,真的是你吗?”慈安正有些惶惶得轻呼着小桃儿的名字,猛见咸丰的身影一时憔翠的脸上出现抹如花般娇艳的神色,既而似想到了什么,小脸渐渐跨下来,有些自嘲地自语着道,“臣妾又做梦了呢?罢了,四哥哥,臣妾怕撑不到你回来看慈安了。能在梦里再见四哥哥一面,臣妾也安心了。”
  咸丰听得这话,一时悲愤涌上心头,两滴男儿泪不自觉地淌了下来,很烫,让慈安的小手不由一振,眼神迷离了起来。咸丰牵起慈安的小手轻轻摩擦着自己的脸道:“慈安,不是在做梦,四哥哥真的回来看你了。你还没见过四哥哥和你的小格格呢,朕不许你走。”
  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慈安竟挣脱开咸丰的手,轻轻用小手抚摸着咸丰的脸膀,有些颤抖,却是细腻而仔细地抚摸着咸丰脸上的每一个地方。她突然相信坐在眼前的真是是自己日思夜想了近一年的四哥哥,喜极而泣的泪水汹涌而出,樱唇轻轻颤抖着道:“四哥哥,慈安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慈安没有用,没能为四哥哥生下一个小阿哥。”
  “不,朕的小慈安这么可爱,以生定能为朕生一打小阿出来。只要慈安好好地就好。而且朕更喜小格格,长大了跟朕的小慈安一样漂亮,一样温柔善良。慈安跟朕一起逗她,哄她,看着她慢慢长大。你说好不好?”咸丰强制压抑着心中的悲痛,强笑着道。只是望着慈安憔悴的脸,那消瘦的身子,咸丰心中就如刀扎一般的痛,痛不欲生。
  他突然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穿越过来,不是自己要做什么劳什子圣君明主,就按着历史的走向当一个胆小怕事,昏慵无能的咸丰,那慈安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她应该会还会多活十几年,还会成为大清的朝的东太后,掌握天下权力的中心。他突然好恨,好恨自己。没能耐,一无是处,凭借着一点知其所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狗屁历史就想当个救苦救难的千古明君,实在可笑之极。
  他只是个平凡大学的学生,平慵无奇,一无所长。可是他突然来到了清朝,突然成为了大清第三衰的咸丰皇帝,却突然像个大英雄的搞改革,练新军,打英法。这一切都那么幻稚可笑。这算什么圣明之君?他连真正爱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真命天子。
  “四哥哥,臣妾不要你哭,臣妾知道四哥哥是个大英雄,是大清的圣君明主。四哥哥不说跟慈安说大英雄是流血也不流泪的吗。慈安.慈安心中的四哥哥就是最大的英雄。”看到咸丰眼泪不住地流淌,慈安挣扎着无力的身体,伸出小手替咸丰轻轻拭去眼泪,轻轻笑着道,“慈安好高兴,慈安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皇后了。和四哥哥在一起的日子,是慈安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快乐。四哥哥回来就好了,慈安还想听四哥哥唱那道〈星月神话〉。”
  “好,四哥哥给你唱。”咸丰抓住慈安的小手,和着泪有些嘶哑地唱着那首偷偷流过多少次泪的情歌——《星月神话》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身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
  画面似首回到了咸丰与慈安揩手同游御花游的那座小亭,鸟语花香,轻风摇曳四围的青竹,沙沙作响着。慈安娇媚的眼神,甜美的笑容。可是泪水却将这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只有那一抹娇美的身影深深印在咸丰的心头。
  慈安轻轻闭上眼,脸上满是满足的味道,嘴角轻轻扯起一丝幸福的笑容。轻轻地,她的手还依依不舍地摩挲着咸丰的脸。这就够了不是吗?我们的故事虽然并不美丽,却让臣妾来生来世都不想忘记。
  “四哥哥,我是你一生之中最美好场景里遇见的那个人吗?”慈安如梦语一般地轻轻自语道。一滴清泪悄悄淌下,划过那花般娇美的容颜。是不甘吗,还是满足。小手轻轻地滑落。好累啊四哥哥,慈安想你想得好累。下辈子我还做你的皇后,好吗?
  “慈安!”咸丰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只是再怎么努地呼喊也唤不回那逝去的香魂玉影。小桃儿不知道几时已随着咸丰走进了寝宫。静静侍立在一旁。皇上与皇后刚才的点点滴滴她都听得一清二楚,看得一清二楚,小脸上早已挂满泪珠。听到咸丰的地声悲呼,小桃儿忙用小手掩住小嘴,不让自己哭声来。
  咸丰的呼喊惊动了宫外的宫人,太监宫女急匆匆奔进了寝宫之中,看见慈安轻闭上的双眼,顿时齐齐跪下,嚎啕大哭起来。太监宫女也许无情,因为他们见到的太多了,可是慈安皇善良却让整个后宫的宫人都为之心折,所有的宫女太监都以能在钟粹宫侍事为幸,只因能在这个善良的皇后手下做事多一份安全感,多一份人情味。
  “不要哭了!”咸丰突然咆哮地站起身来,“皇后娘娘累了,刚刚歇下,莫要吵醒了她!”咸丰失魂落魄地慢慢走出寝宫,任图先在身后忧心匆匆地叫喊他只仿若未闻。
  天若有情,也真的会老去吗?怪不得上天如此无情!老天你一次又一次地从我身边夺走至爱,我岂能饶你。我欲成佛,然佛不渡我,那我便成魔吧。慈安,四哥哥不会让你失望的,四哥哥会成为你心目中最大的英雄,再不流泪的英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