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望断秋水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那日晕厥,醒来之后便得太医嘱咐要好生休养身子,不要动了胎气之后。慈安便像只小鸟般,雀跃不已。每日都要望上自己的小腹一两遍,到小腹开始隆起时,更是不时的抚摸着,安祥而慈爱。在她心那腹中的胎儿,便如展现出孩子一般心性的咸丰,需要她的抚慰。
  女儿家的心思,总是希望在最开心的时候与最不开心的时候将心的快乐与忧伤与最爱的人分享,可如今咸丰带兵在外打仗,凶险难料,慈安心里每天都跟着一惊一乍的。虽然努力做着做为皇后的本分,却耐不住相思之苦,派着小桃儿每天都去前宫官员办公的地方悄悄打听前线战场上面的事情。
  “主子,现今天儿冷了,没事便躺下休息吧,莫着了凉了。”送走了用具的小桃儿快速回到屋里温言劝道。
  “整天价儿躺着也怪难受的。”慈安回头头轻轻一笑,继续手抚着小腹道,“昨儿个你去打听消息,可听到什么关于四哥哥的事情了吗?”说完慈安便双眼定定望着小桃儿,希望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什么好的消息来。
  “是了,主子,前面的大人都说万岁爷带着大军在天津把洋鬼都收拾了。这事儿都传到北京了,老百姓可开心了呢。说是皇上英明神武,收拾了洋鬼子,今年可能过个安乐年了。”小桃儿想起昨天在前头打听到的消息,心中也是一荡,将在外面听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着,那样子仿佛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人是她一样。这一说,顿时将慈安的心也调了起来,入神的听着她说,也随着她说的时而紧张时而展颜一笑。
  “结果,万岁爷,大手一挥,白河里的龙王爷也来帮咱们皇上打洋鬼子。听说那些跟小山一般的洋鬼子大船,被龙王爷一条条打翻了,全搁浅河边了。”小桃儿用一句神乎其神的话做了一下总结,眉开眼笑的望向慈安道。
  “那是自然,四哥哥是真命天子,龙王爷自然也是帮着四哥哥的。”慈安听着这些,甜甜一笑,突然又想起咸丰在外这些日子也没有派人回来看望一下自己,顿时小脸又塌了下去,幽幽地接道,“不知道四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快过年了呢,也不想回来看看我们娘儿两。”说着略带哀伤地着望了一眼腹中。
  小桃儿见慈安刚刚被调起的心性又落了下去,不知道该哪何是好。每回她去打听消息回都会添油加醋一翻说给慈安听,为的就是想让这位主子不要每天忧郁难解。这时有些不知道所措,突然想起一个主意便道:“听前面的大人们说,万岁爷打完了洋鬼子便要回宫了呢。”她实在不知道皇帝什么时候回来,不过为了让慈安开心,瞎说的而已,却不知道咸丰真的已打算着回京的事情了。
  “真的?”慈安一听便将刚刚还对咸丰的幽怨一扫而空,拉起小桃的小手开心而疑问地道。
  “啊,当然是真的了,主子。这发贼也被万岁爷收拾了蹦了几天了,洋鬼子也被万岁爷收拾了。天下很快就要太平了。万岁爷自然要回宫了呀!”小桃儿没头没脑的一件件为慈安分析着。说的连自己都快相信了。
  慈安可不管小桃儿是不是瞎说了,听到她这样分析来,自己也相信了。再她看来自然不会知道国与国之间的纠葛,只知道洋人来打大清的主意。现在全部咸丰收拾了,自然天下太平了。没有战事了,咸丰还能在外面做什么。他是皇上又不是臣子,京城里多少事等着他来拿主意呢。慈安快乐地在屋中转了一圈,华美的衣裙,衫着她仿若一只蝴蝶一般优美。
  这时一个小太监匆匆走进来,扯着嗓子恭声道:“娘娘,枚妃跟丽贵人求见!”
  慈安正高兴着,乍听得后宫里的姐妹着来了,便兴奋地让那小太监快传进来。如此天大的好消息,她自然想跟这些咸丰的妃们一起分享一下。何况天性纯良的枚妃与丽贵人都和自己走得很近。枚常在自从怀上了咸丰的孩子,身分便水涨船高,一直从常升格成了妃嫔。且心性同样与慈安一般有些木讷,慈安看着亲切经常去看望她。丽贵人本就一心向着慈安,虽然性子像个孩子般有些淘气,却是个没有心机的人。整个宫里人人都知道她除了时常跟兰贵人不和之外,对人却也是没有一点子架子。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吉祥!”两个娇媚的美人盈盈向慈安福了一福。慈安也不管那么多便上前挽起了两人,一手拉一个回到香闺之中,雀跃着把刚刚听来的好消息,听得两人也有些心动。可毕竟是在皇后面前,就不好表现得太过了。
  “皇后姐姐,臣妾总觉着这宫里头这些天不太正常。”丽贵人开心了一会子,想起了此行的目的,忙拉着一旁的枚妃道。慈安一顿,望着丽贵人眨巴了下眼睛不解。
  “什么不正常,妹妹想说什么?”慈安安静下来道。却看见枚妃两眼有些躲闪,低着头不敢看人,一双手娇嫩的小手把捏着有些紧张。她身子比慈安丰腴一些,七个多月的身孕,小腹明显要比慈安要大些,虽有宽的宫服罩着,还是有些凸显。慈安打量了她一眼,更加不解了。
  “哎呀,枚妃姐姐,你倒是说呀!”丽贵人在钟粹宫的常客,没事就跑来串门子,跟慈安熟悉,从来都不拘束。她今天眼见着下了第一场大雪,兴冲冲地跑去枚妃住得的宫中找枚妃来看望慈安,却不想刚进宫门却看到整个屋里跪着宫人,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她与枚妃两人跟皇后关系紧密,平时无话不说,一见这阵式,拉着有些惊呆的枚妃问明了情况。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原来枚妃自怀有龙嗣之后,地位水涨船高,宫里头的太医们不时给她瞧身子,平时滋补的药济也不少。这些枚妃突然身体不适,太医院给她开了些安神,保胎的药。可是今天早晨一名宫女不小心将药撒了。药撒了也没什么,以枚妃温吞水似的性格也没因为这个责罚下人的意思。
  就在宫女要收拾东西的时候,那药泼了些到了屋里花草之上。虽是冬季,可这屋里常年温暖如春,花草长得极好。此时那宫女却发现那颗被撒了药的一盘花苗莫名其妙的枯了。这可把这群侍候主子的宫人吓得不轻。这药分明有毒,这要是被主子喝下去了,那可就是一尸两命的结果。把他们五马分尸都赔不起。
  丽贵人个性纯良却有些爆燥,听了这些哪里还耐得住,拉起还一脸惊慌的枚妃就奔钟粹宫来向慈安告状了。慈安听了丽贵人脸带不刹的一翻说道,顿时也有些惊呆了。她是后宫之主,宫里头居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她自当责任,何况枚妃现在肚子里有咸丰的孩子。更大意不得,连忙招来太医院的太医问明了方子,再请太医院院正明查。
  宫里头好久没出过什么大事了,这件事瞬间便在宫里头传开来,宫人们议论纷纷。好奇地私下里打听这里哪位主子跟枚妃过不去,居然这么狠心。皇宫闹闹腾腾地一整天,太医院的院正不敢怠慢,知道这可是杀头的罪名,仔细验查了那方子,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确实是一张安神安胎的方子。那名给枚妃开方子的太医这才松了一口气。
  方子没有问题,那自然是药里出了问题了,可是那名给枚妃煎药的宫女也和小桃儿一样是从小跟在枚妃身边带进宫来的贴身使女,没有可能要害自己主子。事情的严重性,让慈安将往日的悲愁都股脑的收起。恢复了一个后宫之后的形像,虽然不知道宫里谁这么恶毒想将咸丰的孩子害死,但聪慧如她自然知道这里面必有后妃争宠之疑。
  慈安不怠慢,将枚妃移居到钟粹宫中居住,一应饮食起居都和自己一起。他是后宫之主,是咸丰最宠爱的皇后,有谁想争宠也不敢将主意打到她的头上来。慈安想着咸丰就快回京了,可不能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让他添堵。
  自枚妃居住到钟粹宫中之后,再没有像那样的事情发生,一场风波才悄悄平息。慈安不想将事情闹大了,只是她与枚妃饮食都要亲自尝过之后才与枚妃一起用。这也是一个警告,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后妃们知道她这个皇后还在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