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119 一战天津2

  “轰!轰!轰!”三枚水雷仿佛带着促狭的笑意,狠狠地在“女王万岁”号啃出三个大洞,河水瞬间便疯狂地涌入船内。涌入的河水,几乎让这艘载有无尚荣誉的大英皇家海军的战列舰丧失动力。
  卡尔蒙德放弃了继续前进的指望,指挥着战舰慢慢向河岸靠拢并开始组织人员撤离战舰。“女王万岁”号的离开,给后面漂过来的水雷们创造了条件,渐渐空出来的空间,让水雷们有了通过的可能,更多的水雷带着肆意的笑容奔向别的联军舰船。
  “女王万岁”号战列舰在又挨了一颗水雷的光顾之后,终于艰难地在河边搁浅了。然而这不是噩梦的结束,却是噩梦的开始。继“女王万岁”号搁浅之后,随之其后的“温莎公主”号战列舰,在避无可避之下,同样挨了两颗水雷的光顾,船体瞬间开始进水。
  整支舰队都在作着滑稽的躲避动作,时不时就会有一声让海军士兵们心痛的爆炸之声响起。在联军舰队手忙脚乱地躲避着河道上水雷的侵袭的时候,远处的小山包上,咸丰带着兴奋的笑容目不转睛地观看着这场由水雷上演的表演。几乎每一次爆炸都会让咸丰大呼一声,然后一手握拳作出一个胜利的动作。把一旁侍立的图看得一愣一愣的。
  “命令炮兵,开始开炮。哈哈,让这群骄傲的英国皇家海军尝尝咱大清的炮弹是什么滋味吧。一定会让他们回味无穷吧!”咸丰带着戏谑的笑头也不回地向图先发话道。
  不一时,收到命令的传令兵便开始在山头上打起了起语。真正噩梦联军舰队才刚刚开始。其实咸丰心里也很坎坷,联军舰队虽然被水雷爆得半死,但是英国海军士兵表现出来的那种沉稳和训练有素,让咸丰终于见识到了在世界上横行了数百年英国皇家海军的实力。
  趁着联军舰队被水雷这一神秘武器搞得手忙脚乱了,咸丰赶紧下达了开炮的命令。此时不捡便宜,天理都难容!新军炮兵阵地上,早观看很久水上表演的士兵们,已迫不及待了。眼看着这队阵容强大的洋队舰队被一群小水雷搞得不是沉没就是受伤的,恨不得马就上加入到痛打落水狗的行列中去。
  “全体注意,目标正前方,标尺***,预备!放!”各炮兵阵地前的校导兵,略带着兴奋的语气,干净利落的发号施令。顿时数百大小火炮一齐怒吼,种种型号的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毫不留情向着正忙乱着的联军舰队奔了过去。
  “轰.”络绎不决的爆炸声响彻了云宵,早就校准了炮位的炮弹准确无误的全部砸在了联军舰队的周围或者战舰之上。巨大的水注在战舰周围掀起,战舰上到处都是被爆炸掀翻的联军海军士兵,场面一时有点乱。
  一轮轰炸之下,一些小型的战舰便开始起火,水陆两路夹击,确实让联军舰队志初慌乱了一阵,但是英国皇家海军毕竟是横行海行数百的王牌部队,一阵小小的恐慌与忙乱之,趁着新军第二轮轰炸未到来之际,战舰指挥军官便镇定下来,分配着作战任务。一部人灭水,航海长继续驾使战舰躲避随时都有可能过来新吻战舰的水上怪物,作战官兵炮兵全体进入战斗位置,炮手在观察兵的指导之下,快速调速炮位,寻找袭击者的阵地。
  舰战上虽显得有些混乱,但是却是有条不紊。在经受了再一次的数百枚大小炮弹袭击之后,舰队终于作出了反击。虽然由于仓促应战,准头有些过,但是同样给新军炮兵阵地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中外第一次大型炮战才真正拉开序幕。
  在白河之上上演着惊天动地的炮战的时候,联军陆军同样听到了那响彻云宵的爆炸之声,但是两位大使先生只是相视一笑却并不在意。在他们看来,在中国根本没有英勇的联军士兵的敌人,何况是英国人引以为傲的大英皇家海军。这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在两位大使先生看来,不过是不知死活的清国人的顽固不化的代价而已。由于本能地轻视清军的作战能力,水陆两支联军分得很开。两位大使先生根本不相信有清军会来偷袭自己。
  虽然在上海的时候受到一些小小的损失,也见识过清军新式军队的厉害,但是两位大使先生不相信清军都是那样强大的军队,这从那群全部阵亡在大沽口炮台的清军手里拿的武器就知道了。在他们看来,那支能与联军相抗的清军只不过是满清政府用来对抗太平天国的有力武器,清国还没有能力实现全国军队新式化的目标。
  至于水上,清国有海军吗?那些被称为水师的清国水上部队的战舰在大英皇家海军面前只能称得上是渔船而已。巴夏礼骄地想着。望一眼行进中步伐随着军鼓整齐前进的法兰西陆军与英军,傲慢地看了一眼一旁的葛罗,意思就是你丫就只能在陆地上牛逼一下而已。
  葛罗虽然心里恼怒这英国佬的傲慢,但也无法否认英国海军的强大,只得闷声不语,慢慢随着军队前行。但是历史曾不止一次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们,轻视对手的代价往往都是沉痛的。
  并没有受到远处白河之上爆炸之声干扰的联军士兵继续前进着。但是很快,事实便给了高傲的联军一个血的教训。不要轻视任何对手的血的教训。很不出意料地,联军再次迎来的毫无人迹的小村庄。望着寂静无声的村庄,葛罗与巴夏礼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见惯了中国人的逃亡。一路走来,几乎他们所经过的所有村庄小镇上都是空无一人。对此两人都本能的理解为清国人害怕联军的打击,逃之夭夭了。
  行进过这个小村庄之时,马上的巴夏礼眼中充满了炽热的光芒,因为中国通的巴夏礼,对于天津并不陌生,他知道通过这个小村庄,天津就不远了。而到达了天津就意味着这次战争胜利的天平彻底倒向自己了。无尚的荣誉,女皇的嘉奖,甚至于香港港督的位置,巴夏礼都好像他们近在眼前,等待着自己去轻意摘取。
  作势观望地形的葛罗,同样眼中充满着炽热。强压住兴奋的激情,他只得用可笑的并不专业的眼光观察着行经的小村庄的地形来掩饰心中的激动。他早已打定了注意,这次胜利之后,他便要借势执行拿破仑三世交给自己的任务——将大清的广西大部划入法兰西的势力范畴。这样法国在安南与大清的力便可以连一片了。想到完成这次任务之后,即将得到的嘉奖,葛罗心中的兴奋之情不比巴夏礼小。
  “过了这个村庄,就要到达天津了呀,呵呵.”巴夏礼用这可有可无的话题向葛罗道。虽然强烈地掩饰,但眼中的炽热还是透露出他此时的心情。
  “是啊,亲爱的巴夏礼,马上我们就可以结束这场无聊的战争了。”葛罗心情大好地道。
  “轰轰轰.”
  “砰砰砰.”
  “突突突.”
  一阵枪炮之声打断了两位无聊的对话。联军在快要通过小村庄的时候遭遇了早已埋伏在这里的新军的迎头痛击。没有经历过阵地战与战壕战的联军士兵,在突遭打击的时候居然并没发现偷袭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原本整齐的队列瞬间混乱不堪。
  战马的呼啸声与士兵的叫喊声混成一片。官道上人马混杂着四处惊慌的奔跑着,希望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过这突然而来的枪炮袭击。经过一阵混乱之后,联军士兵终于本能地就地卧倒来逃避枪炮无情的打击。巴夏礼与葛罗两人早已在枪炮初响之时,用比兔子还快的速度跳进了路旁一个浅浅小坑之中,颤抖着两眼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望着四处奔跑的己方士兵。
  两人一声都不敢吭地躲在土坑里傻眼地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打法,因为在欧洲交战双方通常都是双方排列着整齐的队形,在军鼓的节奏当中前进,之后,互相对射,而现在自己连对方的人都没看到,联军这边就已死伤了数百名士兵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